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5

葉悠慕 | 2021-09-27 23:18:52 | 巴幣 4 | 人氣 85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5 認出(2)
    凌默煩躁的拉扯著衣領,再也忍不住的開口:「李子玦同學。」

    這突然的叫喚,葉玦愣了一下,抬起頭來。

    凌默的臉看不出表情,卻有點不自然,那雙眼緊盯著他,散發出寒意。

    葉玦見狀,不禁縮起脖子,不敢與之對視。

    「老師,怎麼了?」

    這像是要吃人一樣的氣勢,他感覺得出,凌默是在生氣。

    哪裡又惹到他了嗎……

    凌默深吸一口氣,身體往後躺在椅背上,雙手抱在胸前,沉聲問道:「給你一次機會,你沒什麼想要解釋的嗎?」

    他想要葉玦親口給他一個解釋。

    為什麼要隱瞞身份,什麼都不對他說。

    他實現了那個約定,葉玦卻像不記得,選擇當一個陌生人。

    對他來說,就像遭到背叛。

    「……」

    葉玦愣在原地,張了張嘴,卻像是有什麼哽在喉嚨,說不出一句話。

    凌默這話,明顯是知道了什麼,或者已經摸得清清楚楚。

    他一直都知道,這些最後也瞞不過他,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凌默太過優秀了,從以前就是如此。

    現在,更是站在了他到不了的地方。

    看著這樣的凌默,他就越無法心安理得的站在他身邊。

    如果他們當初沒有立下約定,還有可能一直維持著那樣的關係嗎?

    「……沒有。」他艱難的吐出這個答案。

    「那你,會在什麼情況下,對別人說謊?」凌默慢慢放下了手,緊握成拳。

    葉玦別開了頭,低聲道:「……迫不得已的時候吧。」

    他也想要像以前那樣,什麼事都對他坦白。

    可是,現在他做不到。

    他什麼都沒有,才更害怕得到一個殘酷的結果。

    凌默的身邊,一定有許多比他更優秀的人,他什麼也不是。

    他只是一個注定身在底層,在黑暗中掙扎過活的人。

    這樣的人,拿什麼去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位置呢?

    還不如一開始就什麼都不是。

    所以,他只能把戲演足。

    等事情結束之後,就從他身邊離開。

    「嗯。」

    凌默手指收緊,連指尖深深扎入手背,也不感覺疼痛。

    他知道,那是葉玦的真心話。

    正因為如此,他心中對葉玦的情感,就像成了一根扎在心上的刺,深深刺痛著他。

    那一句迫不得已,就像把他往外推,不讓他靠近。

    為什麼?

    凌默難以接受,想把一切攤開來,一件件逼問他。

    不惜使用言術,也要葉玦交出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他不行,更做不到。

    真的這樣做,就再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他想要的不是那樣,那跟其他人乖乖服從他沒有兩樣。

    他想要的是,葉玦對他付出真心,親口對他坦白。

    就算心中已經沒有他……

    凌默慢慢鬆開手,臉色比以往都要冰冷。

    既然如此,他就只能把葉玦留在他身邊。

    不管用什麼方式,他都會讓葉玦回到像以前那樣。

    這次,他不會再放手。

    「繼續抄你的吧。」

    凌默恢復了平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坐好整理起資料。

    葉玦見他沒打算再繼續追問,總算鬆了一口氣。

    他剛才一度以為,凌默會直接攤牌,逼他承認。

    這樣看來,算是蒙混過去了嗎……

    葉玦把注意力放回講義上,繼續抄寫下去。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凌默越是什麼都不多問,他心裡就越不安。

    但既然都到這個地步了,也只能裝死到底了。

    凌默瀏覽完所有的資料後,全部整理起來,放回了抽屜。

    那女老師交接給他的東西,果然不完整。

    所有資料都是最近才做的新版本,完全看不到李安庭的名字。

    除此之外,教學日誌上也沒提到任何一點李安庭的事,還有多處塗改痕跡。

    就好像李安庭根本沒在高一二班待過。

    李安庭才自殺沒幾天,舊資料就全銷毀光,還把所有留下的紀錄全部塗掉。

    這未免不合常理。

    女老師不可能一個人做到這些,應該是校方要求的。

    只有可能是學校想要掩蓋什麼事。

    李安庭的自殺,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要是還牽扯到他要調查的那些事情,就更複雜了。

    只能慢慢查了。

    凌默鬆開衣領,喘了口氣。

    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他看向旁邊的葉玦。

    「今天就到這。」

    葉玦本來抄到快睡著,聽到凌默終於喊停,馬上來了精神。

    「好。」

    他秒放下筆,揉揉酸痛的手腕,感覺快虛脫了。

    凌默站了起來,走到葉玦身旁,手按在了他前面的桌子上。

    「晚了,一起吃飯。」

    盯著他筋骨分明的手,葉玦突然摸不準凌默打的什麼主意。

    老師約學生吃飯,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不對……

    但是,凌默可不像是會親切的跟學生一起吃飯的人。

    凌默這是真的把他當葉玦看待了嗎?

    「應該不用,我隨便去外面買個什麼吃的就好。」葉玦收拾好東西,站起身就要離開。

    不管凌默想幹嘛,還是盡量別有太多接觸比較好。

    況且,他現在只想趕快回去休息。

    「那一起。」

    凌默側身擋在他面前,不打算給他逃掉的機會。

    葉玦跟他貼得很近,能看到凌默襯衫下透露出的結實胸膛。

    他還感覺到凌默那溫熱的氣息,以及身上散發出的好聞氣味。

    感受到這些,葉玦臉頰不禁一陣燥熱。

    就算以前他們常常靠在一起,還會抱來抱去,葉玦還是感覺很不自在。

    「有點遠,不太方便。」

    葉玦連忙後退一步,看著不遠處的門,思考要怎麼開脫。

    反正現在是他的自由時間,他要跑應該還不至於強留吧?

    凌默沒有錯過葉玦剛剛的反應,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我開車。」

    不想給他開溜的機會,凌默伸出手,輕易拿走他手上的包包。

    葉玦後知後覺,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才知道包被搶了。

    他抬頭看凌默手上的包,突然有種想硬搶回來,直接走人的念頭。

    可是,一想到現在的凌默有多恐怖,他又沒了這個膽子。

    凌默已經長得比他高很多,站在他面前,他的一切反抗都像不自量力。

    以前他敢,現在……還是算了。

    而且凌默手中還有他的把柄,反抗也不是個明智之舉。

    「好吧,一起吃飯。」葉玦聳肩,只能順他的意思。

    「走吧。」

    凌默滿意的把包還到他手上,先行走了一步。

    看著他的背影,葉玦感到無奈。

    他突然想到,就算他反抗,凌默應該也會想辦法把他弄去。

    畢竟,凌默是個固執的人。

    想要做什麼,就一定會做到。

    凌默車駛出校門口,看了一眼副駕駛座的葉玦。

    「想吃什麼?」

    葉玦愣了一下,剛剛根本還來不及想晚餐要吃什麼。

    「我對這附近不熟,不知道有什麼吃的。」

    「嗯。」凌默手指輕敲方向盤,回想葉玦的飲食習慣。

    小時候在托育中心的時候,點心只要是飯,葉玦就會挑幾樣菜不吃,對於麵食倒是不挑。

    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改變。

    「吃飯?或麵?還是其他?」

    「都可以,老師決定就好。」葉玦沒特別的想法,反正能吃就好。

    凌默看著前方的紅燈,減慢車速停下,又繼續問:「那你喜歡吃什麼?」

    葉玦想了一下,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喜歡吃的。

    「應該沒有。」

    凌默看了他一眼,懷疑葉玦是不是在敷衍他。

    不過看起來不像。

    見燈號轉變綠燈,凌默緩緩踩下油門,繼續追問:「那不喜歡吃的東西,總有吧?」

    沒想到凌默會這麼問,葉玦一下子猜不透他的心思。

    不過想到凌默或許已經把他當成了葉玦,也沒有想太多。

    「以前有。」

    葉玦轉過頭去,看著車窗外燈火通明的店家。

    正好看到一家店門口,有一對夫妻牽著孩子的手,有說有笑,準備進去用餐。

    他別開了目光,雙眼黯淡。

    「現在沒有了?」

    凌默透過玻璃上的倒影,看到葉玦的側臉,察覺到他心情的變化。

    他心中突然有種感覺,那就像是一道真正的虛影,近在眼前,伸手卻觸摸不到。

    「沒有了。」葉玦搖搖頭,突然有種說不上的情緒。

    凌默聽出他口氣的變化,放輕了聲音問:「有原因嗎?」

    「長大了吧。」葉玦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苦笑。

    他想起在養父母家,那連狗都不如的日子,又忍不住自嘲的說:「如果你挑食就會餓死,還敢有不喜歡吃的東西嗎?」

    說完,葉玦頓了頓,有點想收回剛剛的話。

    不知不覺,他就放鬆下來,忘記他現在的身份了。

    他不應該說這些。

    但是,好像又無所謂了。

    說出來,他感覺好了很多。

    葉玦從來不對別人提自己的事,也認為不需要。

    那改變不了什麼,更沒有人能為他背負這些。

    他也不清楚,為什麼剛剛會想表露出來。

    就好像積壓許久的情緒,突然找到了突破口。

    因為身邊的人,是凌默的關係嗎?

    聽到那些話,凌默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自覺的用力抓緊。

    他隱約猜到,葉玦之前過得是怎麼樣的生活了。

    所以,才會有那麼大的轉變。

    也因此,選擇了把他隔絕在外嗎?

    凌默的手放鬆下來,緩緩的道:「以後,就挑食吧。」

    「什麼?」

    葉玦有些不懂凌默的意思,不挑食應該算好事吧?

    「不喜歡吃,就不用勉強,你不會餓死。」凌默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葉玦聽得不是很懂,這話意思就好像他能保證什麼一樣。

    他看向凌默,本想問清楚,想想又算了。

    稍微不留意,搞不好又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嗯。」他只能應下。

    看出他的欲言又止,凌默沒有再說什麼。

    在他面前,葉玦還不至於完全隱藏自己。

    他應該要高興,但心裡又不滿足。

    如果,能全部展現給他看就好了。

    像以前那樣,什麼話都對他說。

    遠遠看見一家麵店,凌默放慢了車速。

    「吃麵?」

    「好。」

    葉玦點頭,確實有點想吃麵。

創作回應

不是等一下,老師單獨約學生吃飯很有問題,葉玦快醒醒XDDDDDDDDD
2021-09-28 21:52:15
葉悠慕
葉玦:(我看電視劇都是這樣演的)嗯嗯應該是很正常
下一秒
啊這個老師是凌默根本不可能約學生吃飯的啊!?他想幹嘛(!?)
2021-09-28 23:27: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