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末日之時】十一、記憶(一)

冰凜 | 2021-09-27 23:01:42 | 巴幣 10 | 人氣 35




"這裡是A.R.O緊急頻道廣播,位置:西經-73.97,北緯44.32,這裡沒有威脅,重複,這裡沒有威脅。我們提供安全、保護、食物及庇護所,如果你能聽見,我們會幫助你。"

「接下來只要定期廣播就行了,雖然設備不足以讓我們24小時放送,但一定會有聽到廣播的人來這裡尋找庇護的」

放下手中的廣播器,科里向後一靠,臉上的興奮藏都藏不住。

「謝謝妳,科里!」

欣慰的拍拍科里的肩,奧利維亞轉身跟蕾米擊掌。

「終於搞定了!只要廣播跟搜索一起進行的話,這裡的人數一定會慢慢增加的!」

「太好了!我等這天等好久了,也要感謝提出這個建議的科里!」

蕾米跟自家妹妹擊完掌,一把撲到科里身上來個獎勵的抱抱。

「我也算元老級的成員了嘛,有我能做到的事情當然要試試看!」

靦腆的笑容,科里害羞的摸著頭接受表揚。

「等以後這裡變得更加茁壯之後,就可以接納更多人了!」

奧利維亞手插口袋,興奮的表情都收不住了。

「好期待喔,不知道我們的第一個新成員會是什麼樣的人!」

蕾米光是想像以後的事情,就已經忍不住要去實現了。

而在一個禮拜後,蕾米與奧利維亞也如願迎來了第一個新成員。

"噠噠"

高樓上,當班的蕾米從望遠鏡中看到了。

一個髮色很特別的人從遠方朝據點走來,看身形,是女性。

『利維,醒著嗎?』

『怎麼了?』

『有一位女性在不遠處,距離大約800公尺,髮色很特別,頭頂是粉色,髮尾是粉藍色的,正朝這裡走過來』

『......妳擔心那不是人類嗎?』

『對,妳來看看吧』

大概兩分鐘後,奧利維亞開門走了進來。

食指放在唇上,做出「不要說話」的手勢,奧利維亞在蕾米旁邊坐下。

『安娜還好嗎?』

『在睡了,我沒有吵醒她』

接過望遠鏡,奧利維亞看著蕾米指的方向。

『怎麼樣?有什麼異樣感嗎?』

『兩分鐘只接近了200公尺,走的很慢呢』

『看她走路的方式應該是能看到路的,但總感覺她在找什麼才會到處亂走』

『巡邏隊有回報嗎?』

『沒有,巡邏隊一經過她就出現了,超巧的』

『看起來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再觀察一下吧』

『等巡邏隊繞回來再請他們過去看好了』

『好......等等!』

奧利維亞看著遠處的那個人,驚訝的發現她居然跟自己對上眼了。

『怎麼了?我看看!』

接過望遠鏡,蕾米看到的情況著實讓她感到有些驚慌失措。

那個人,居然對著她們的方向舉高雙手揮舞著,像是在吸引她們的注意力。

『該不會......』

『第一個報到的人,就是能力者嗎』

奧利維亞臉上似笑非笑,看著有些苦澀。

隨後,兩人連絡巡邏隊,順利將那個人帶回營地。

那個人名叫虹璃,雙眼全盲,卻睜著水靈靈的雙眼,將每個人仔細的打量了一遍。

像是要跟髮色相對應一樣,虹璃的雙眼也不一般,左粉右藍,漂亮異常又懾人心魄。

營地內的同伴也對這樣一個不太一樣的人抱有些許警戒的心情,所以,蕾米抱著幫她融入的想法,經常去找虹璃聊天。

「我一直很想問啊,妳是怎麼知道我們營地的啊?真的是靠無線電廣播嗎?」

窗邊,蕾米背靠牆坐在虹璃身邊,曲起一隻腿,手裡還搗鼓著奧利維亞煮的晚餐。

「對,我認識一個人,是他教我的」

相比起蕾米的豪邁坐姿,虹璃倒是規矩的彎曲雙腿,將膝蓋當桌子,乖巧的吃著晚餐。

「咦?那妳沒有把無線電一起帶過來嗎?」

想起初見面那天虹璃兩手空空的出現,蕾米不自覺的問出口。

「啊......無線電不是我的,是那個人的,我只是在用無線電的時候聽到廣播才過來的」

「......?那妳沒有跟那個人一起過來嗎?他有所屬的營地了?」

話剛問出口蕾米就察覺到什麼,瞬間後悔自己的提問。

正要開口,就被虹璃搶答。

「他本來要跟我一起來,在來的路上碰上怪物死掉了」

「對不起......」

「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放心吧」

虹璃對著蕾米淡淡一笑,沉穩異常。

「我可以問一件事嗎?」

「可以啊!什麼都可以,儘管問吧!」

「妳們......啊,我是指妳跟奧利維亞......妳們會排斥能力者嗎?」

虹璃小心翼翼問道。

「咦?」

蕾米顯然是沒想到會被問這個問題,遲疑了一下。

「啊!我是問問而已啦,我怎麼可能會是能力者嘛,哈哈......」

虹璃笑著,想打混過去。

即使只有一瞬間,蕾米還是看到了,那是受傷的表情。

羞恥的情緒瞬間湧上。

"搞什麼啊......人家都特地來到這裡尋求保護了,要是真有敵意早就動手了,還會在這裡跟我聊天嗎!?遲疑個屁啊!"

看著虹璃的側臉,蕾米努力思考。

"完蛋,剛剛的反應好像真的打擊到她了,現在說不會排斥她肯定不信吧......怎麼辦~~"

萬般思緒奔騰,蕾米有些朦了,腦袋一片混亂。

「蕾米?」

虹璃不安的聲音傳來,情急之下,蕾米一把握住虹璃的手。

「那個!對不起!我剛剛遲疑了一下害妳感覺受傷了,但那個真的不是排斥的意思,我只是沒想到妳會突然跟我坦白所以......總之,我非常歡迎妳加入,不管誰說什麼我都不會改變想法的,相信我吧!」

"嗚哇哇~感覺心臟跳的好快,應該有傳達到吧,我的心意!"

面對緊閉雙眼,緊張萬分的蕾米,虹璃只是驚訝了一下,隨即笑出聲。

「我知道了啦,謝謝妳」

睜開眼,蕾米似乎從虹璃失去焦點的眼中看見一絲淚光。


日子一天天的過,奧利維亞在從蕾米那聽說跟虹璃的對話後,也試著要分配些工作给虹璃。

雖說無法視物,但出乎意料的,虹璃對於手工活非常擅長。

據本人所說,只要熟悉位置,加上不是平面的物品就可以快速上手。

因此,虹璃便加入手工部,跟其他人一起做事。

手工部的成員們在多日的相處下也漸漸的不再警戒,還會主動跟虹璃交流心得。

虹璃也在連日的相處下,漸漸不再顧慮,臉上的笑容也逐漸增多,讓蕾米與奧利維亞很是欣慰。

這天,奧利維亞來找虹璃聊天。

「這陣子過得好嗎?有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

奧利維亞在虹璃身旁坐下,順手遞一杯熱茶给她。

「沒有,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很開心」

啜飲一口,感到身體都暖起來的虹璃露出暖暖的笑容,看上去非常開心。

「我一直很想問妳一些問題,是有關妳的能力的,但是又擔心妳會覺得冒犯......」

語帶保留,奧利維亞在觀察。

「不會不會,我也想過要找一天跟各位說的,只是不知道怎麼提」

虹璃捧著茶杯,像是苦惱,又像是感到抱歉。

「我介紹一下我的能力好了,我的確是能力者,但是是沒什麼用的能力......」

「我可以透過氣流掌握附近的地形,但是無法看得非常仔細,所以認真點說的話我並不是全盲的」

「氣流......?我不是很懂,能解釋一下嗎?概念之類的也行」

「概念......啊,舉例來說,水是會流動的對吧。水會隨著容器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形狀,流動時若碰到障礙物也會改變方向,把空氣比喻成水的話可以理解嗎......?」

「......嗯......啊......啊!我懂了,所以妳是看得見流動的空氣對吧!」

「可以這麼說」

「嗯?那麼,虹璃妳的能力能看見的範圍跟人的視覺一樣嗎?」

仔細思索,奧利維亞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我不太懂......我是從出生起就是全盲的......」

虹璃帶著歉意的微笑,看得奧利維亞想给自己來一拳。

"沒事戳到人家的創傷幹嘛呢我!"

「那、那我換個說法,妳能看到的範圍會因為建築物的遮蔽而增減嗎?妳看得到牆壁後的狀況嗎?」

「牆壁後嗎......嗯......這個有點不好說......」

大概是在思考怎麼解說吧,虹璃食指撐在下巴,看上去還有點俏皮的煩惱著。

「拿這個杯子來說明好了」

舉起杯子乾杯,順手拿起一旁扁平的小石塊,虹璃開始解說。

「現在這樣,它是一個杯子,雖然不知道材質,總之是不透明的。現在這樣子我能看到它的外側,也能看到它的內部,但是如果這樣......」

拿起石塊蓋住杯口,虹璃繼續說。

「這樣子,我就只能看見它的外側,看不到它的內部」

「嗯......這樣子是叫什麼......密閉空間嗎?總之,只要沒有可以讓氣流進去出來的空隙,我就看不見物品或房間的內部,但是只要有空隙就能看見」

「......那......妳能看見的範圍是多廣?」

「多廣......?我不太清楚距離......但是整座營地都可以看見喔?」

奧利維亞感覺自己的觀念都被刷新了,是因為面對的是天生就有不同於常人的觀念的虹璃嗎?她完全不知道,居然有人可以如此淡然的面對自己的不平凡。

營地的大小雖說還在擴張但也絕對不小,再加上兩人現在所處的位置靠近營地的角落,等於虹璃的能力範圍甚至可以覆蓋營地外的一部分。

"這是......多麼厲害的偵查能力啊......"

奧利維亞忍住心中激動的情緒,重新審視眼前這位能力者。

「那個......」

『不可以,利維』

「!」

「那個?」

看著面露疑惑的虹璃,奧利維亞用力賞了自己一巴掌。

「咦......咦!?」

多虧她這一舉動,虹璃明顯被嚇到了。

「沒事啦,哈哈哈,我只是想给有那種想法的自己一點教訓而已」

奧利維亞冷靜下來,重新審視了虹璃。

「嗯,我果然還是想問,虹璃,妳願不願意用妳的能力,在妳想這麼做的時候幫我們顧一下營地周遭的情況呢?」

「......可是......我已經在這麼做了啊......」

虹璃一頭霧水,面對真摯的奧利維亞,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比起這個,妳要不要先回房間?」

「咦?」

「她......安娜已經在牆後等妳很久了喔」

「哎、哎呀......」

背冒冷汗,奧利維亞尷尬的轉身,與被抓包偷聽,只能乖乖現身的安娜對視。

明明什麼都沒說,奧利維亞還是感覺到一股濃厚的寒意。

「那、那、那......那麼,謝啦,我先走了!」

奧利維亞迅速握了一下虹璃的手致謝後就跑走了。

拉住安娜的手臂,對方也沒有甩開,奧利維亞總算是放下心,牽著安娜的手一起穿過空橋回到房間。

「妳不是跟我約好今天要一起排班表嗎?」

安娜坐在床上,雙手抱胸,帶著些許雀斑的小臉寫滿不開心。

「對不起,我一時忘記了」

站在安娜面前,奧利維亞總有種自己在罰站的錯覺。

「妳每次都這樣,一有其他事就忘了跟我約好的事!」

生氣的轉過頭,安娜完全不看奧利維亞。

奧利維亞當然也知道是自己忘記約定在先,也知道安娜在意的點,所以沒有多爭辯什麼。

「對不起,最近據點剛確定起來,也陸陸續續來了很多倖存者所以有很多事要做,我並不是故意要忘記跟妳的約定的,妳可以原諒我嗎?」

單膝跪在安娜眼前,奧利維亞真摯的說道。

「......唔」

再怎麼生氣,安娜也分得清對方到底是不是真心反省,所以也不多說,只是伸出雙手。

「我會盡力不再忘記約定的,不要生氣了,安娜」

奧利維亞將安娜一把抱了個滿懷,在外面操勞一整天的安娜身上傳來淡淡的汗味與體溫,讓奧利維亞感到安心。

「好了啦,我還有事情要跟妳說呢」

拿起一疊厚厚的紙,安娜進入工作模式!

「因為據點已經確定了,所以今天外出隊的目標就放在物資跟器材上,已經確認幾個工廠有可以使用的機器,但是不能移動是重點」

「食物的部分,附近的兩間大型超市還有很多長期保存的食材,但是明顯有被人搜刮過的痕跡,可能要再觀望一下,不排除附近還有倖存者或怪物的存在」

「大約6公里外的市區被確認到有巨木森出現,但是接近的小隊裡有幾個人表示有奇怪的感覺,適不適合當作木料來源還要再確認」

「營地據點附近的地圖還在規劃,但主要建築附近的地圖已經畫好了,如果有找到電腦之類用掃描的是最好,如果沒有,會交代他們繼續手畫」

「舊營地那邊,尼克那隊已經到了,大概兩天後會帶剩下的人出發」

翻著記錄,安娜嘆口氣,將資料塞進奧利維亞手裡。

「最後是艾耶,尼克表示沒有在他們那裡,潭雅、麥可跟雪拉擴大搜索也都沒有結果」

「辛苦了,謝謝妳」

奧利維亞親了安娜一下,沉重的心情卻沒有好轉。

艾耶消失至今已經半個月了,雖然大部分的成員都忘了這回事,但姊妹倆的幾名老成員卻還記得,所以奧利維亞也委託他們去幫忙尋找艾耶的下落,但至今卻毫無消息。

她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不存在於大部分人的記憶中。

雖然擔心,奧利維亞卻沒有其他方法能找到她。

「好了,先冷靜下來吧,她不會有事的,再怎麼說她也18歲了,有妳們的直傳,不會輕易出事的」

安娜安慰著奧利維亞,並沒有抱怨。

她也是真心在擔心艾耶,只是其他事情也需要處理,不能一直擔心同一件事。

「我知道,只是......兩年前那次戰鬥過後,我總覺得......我不知道,說不出是哪個方面,但我總覺得艾耶有哪裡變了」

回想起兩年前,在與那名少女死鬥過後,布奇死了,萊斯特打擊過大離開營地,艾耶似乎受到某種打擊,哪裡不一樣了。

姊妹倆則在那之後,透過各種管道,開始瞭解能力者的資訊。

奧利維亞也在不知不覺間,對布奇口中的「波動」有了更明顯的感知。

「我會一直陪著妳,有煩惱都可以跟我說,好嗎?」

安娜抱住她,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她說不出更有建設性的建議,只能說些毫無幫助的安慰話語,只因為她不懂,也沒辦法懂那些像是科幻片中才會出現的描述。

她知道許多事情的原由,也知道那場戰鬥的始末,但,就只是知道。

她沒有任何關於那些事的記憶,也沒辦法去理解。

剛剛聽到、見識到虹璃的能力後,她也無法正常的接受,只感覺到畏懼。

還是說,她的反應才是正常?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感覺到自己的無力。

「謝謝」

奧利維亞抱著安娜,心情終於有些放鬆了。


吃完晚餐,虹璃正在縫補破洞的衣物,心思逐漸漂到遠方。

耳邊傳來的聲響讓她無法專注,反而開始想念跟大家一起聊天做事的時間。

長時間沒有人陪伴的後遺症大概就是渴望有人陪伴了吧。

雖然有時候會覺得煩,但還是快樂更勝一籌。

「噢!」

一個不留神,她的手指被刺傷了。

鮮紅的血液從指尖流出形成一個小球,虹璃將手指放進嘴裡,淡淡的血味擴散在口中,還有一絲甜膩。

抽出手指,血卻沒有停止,她只好拿起一塊碎布隨手包紮一下。

「真是......會刺到手還不是你們害的,附近沒有人啦,讓我把這件縫完行嗎?」

對著空氣,虹璃喃喃自語。


「利維~利維妳在哪!」

睡前,蕾米的大嗓門響徹整個走廊。

一把推開奧利維亞的房門,正好撞見門邊正在穿內衣的奧利維亞,床上是熟睡的安娜。

「不要混了,有事跟妳說呢!」

蕾米走進房裡壓低聲音,看著奧利維亞更衣。

「好啦,我快好了」

迅速穿上衣服,奧利維亞趕緊推蕾米出門。

『還是一樣會頭痛嗎?』

『嗯,幸好隔著牆就不會痛,只要不在她身邊的時候都可以通話』

『利維變了~以前明明是效率至上的說,現在都變寵妻魔人了』

『我才沒變』

『明明就有』

『這是順位的問題,只是心裡的順位有變動而已,越優先的當然要越關注』

『哼嗯~那就是寵妻嘛!』

『......我來預言吧,等妳有男友甚至有小孩了,一定也會變得跟我一樣』

『我才~不會呢!』

『等著看~』

伴隨日常的姊妹鬥嘴,蕾米與奧利維亞慢慢走到唯一會在夜間開小燈的廚房。

目前據點裡的電力都靠一台發電機跟幾台舊式的人力發電機在支撐,所以個人房間要不就是蠟燭,要不就不使用照明,要討論事情的話,唯一有燈的廚房就是首選地點。

『尼克那邊似乎提早出發了』

『!,這麼早?』

『聽說留守組遭到襲擊,雖然沒人死亡,但有好幾名傷員,所以每個人都想趕緊離開,早早就把東西都收拾好了』

『知道是哪邊的襲擊嗎?』

『烈月幹的。還大膽到直接報上組織的名號,連追查都不用了』

『那群屁孩,啊我要瘋了!早知道就該把他們的首領那個叫什麼......德凡!早該教訓他一下的』

『啊──不到20歲的孩子帶著一群更小的孩子作威作福,誰想得到呢?』

『唉......也不能說他沒腦袋,如果是想削弱我們,那這波攻擊也算策劃的巧妙』

『那樣有腦袋的年輕人不多見了,再给他幾年肯定會更有城府,到時候就不好對付了』

『要不是他那扭曲的性格,還真想招攬他進來』

『唉,不說這個了,妳看一下這些』

掏出一疊紙攤開平放在桌上,是附近的地圖。

『以這裡為中心,現在已經有附近一圈的地圖了,然後,根據潭雅、麥可跟雪莉的指認,這裡、這裡、這裡還有這裡,他們無法靠近,艾耶很有可能就在這附近』

『真的!?』

聽到這些話,奧利維亞整個人都來勁了,整個身體前傾,仔細對照地圖的街景。

『還不能確定,不過這四個地點,只有一個地方是他們三個都不能接近的,另外三個都是不同程度的抗拒反應,但不至於到三個人都無法接近,所以,我們應該先去確認這三個地點,然後再去這裡』

『嗯......我知道要先確認沒有危險因素,但艾耶已經消失半個月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假設她現在處於無法移動的狀況,先去這裡找她?』

『不不,如果她現在真的是不能移動的狀態,那我們就更應該先清除可能的危險,到時候才可以安全的移動她』

『嗯......Okay......』

『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利維。但,我們都知道艾耶很特別,尤其這兩年不知道為甚麼,怪物出現的頻率變高了,甚至還有怪物會追著能力者跑這種傳聞,如果我們去找艾耶剛好遇到怪物,我們是不可能帶著無法移動的艾耶跟怪物交戰的』

『......如果我們也是能力者就好了』

『我們是啊,心電感應-姊妹限定版』

蕾米俏皮的眨眨眼,卻也帶著一點自嘲的意味。

『說到這個,或許虹璃的能力可以幫上忙?』

『啊......虹璃......』

『我知道妳不想太勉強她,但她的能力真的能做到不進房子就確認底下有什麼』

『......好吧,明天我去問問她,但是!如果她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她,好嗎?』

『沒問題』

夜色漸深,姊妹倆在廚房默默的又商量了許久。


半夜,虹璃悄悄溜出據點。

她知道蕾米與奧利維亞正在隔壁棟的廚房,也知道兩人都是能力者,所以選擇避開她們偷溜出門。

來到這裡也有一個多禮拜了,在某個地方,總有一個讓她非常在意的東西。

但她也知道,蕾米跟奧利維亞是不會批准她單人外出的,所以只能半夜偷溜出門。

跟常人不同的視物方法讓虹璃在黑夜中不藉助燈光也能行動自如,有了目標,她也不需要確認方向,朝著目的地快速前進。

「好吧......現在後悔應該還來得及吧?」

看著眼前的建築,的確是自己在找的地點沒錯,但卻完全不想進去。

照虹璃的能力探測到的,據點附近總共有四個散發異樣氣息的地點,其中最遠、氣息最濃烈的地點現在就在虹璃眼前,光是走過來就花了虹璃非常多時間。

只不過呢,眼前這整座矮房都散發著不妙的氣息,混雜著各種顏色不說,還有非常劇烈的能量在湧動,像是威嚇,又像失去主人的力量在胡亂竄動。

這種程度的能量,讓虹璃完全無法探測到房子內部的情況。

虹璃甚至能感覺到皮膚在這些能量的壟罩下隱隱刺痛。

「來不及了?真的要進去?」

喃喃自語。

「感覺進去會死欸......」

虹璃面露難色。

「我知道我答應妳了,但要是我死了妳也會很為難對吧?」

「我會找機會跟她們說的,在给我一點時間」

「行?那今天就先回去吧,現在回去差不多就到蕾米的起床時間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會忘的」

帶著無奈的語氣,虹璃慢慢往回去的路前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