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5-2 千瘡百孔的家庭

奇箱 | 2021-09-27 22:31:12 | 巴幣 8 | 人氣 93


 
        雖然屋子還沒開燈,這就像是動物散發費洛蒙以示警告一般,兩人的危機感頓時湧上來。
 
        照本來生物對危險的本能,0000與0110應該會暫時遠離這間屋子從長計議,但兩人卻都沒這樣做。
 
        0000自然是用精神力壓制的這份恐懼,屍臭已然放到此等地步而不處理顯然是無人理會的狀況居多,就算要在裡面潛伏,想長期生活於此怕不是要天天帶上防毒面具。因此他不打算暫時離開。
 
        而另一方面0110的理由則是簡單多了。
 
        「嗚…嘔嘔嘔嘔嘔…」
 
        哇,0000覺得自己目睹了一幕宛如1101變臉般精彩的立場變換,屋子受氣味荼毒,0110被害者的立場僅僅只維持不到一秒,她就搖身一變成了加害者,為這腐臭的氣味增添自己新鮮早餐的餿味。
 
        「不過,知道前方有屍體,會有這種反應才是人之常情吧。」
 
        0000姑且不理0110,跳過他吐在門前的穢物。三步併作兩步,迅速的湊近燈光開關附近打亮照明。
 
        「你先等一下,我還沒做好看到屍體的心理嗚噗…」
 
        趁著0110不注意鬆懈時胃酸再度逆流,這下估計是把胃袋中的東西都吐得一乾二淨了。
 
        「嗯,雖然我自己有些婦人之仁,也沒甚麼立場說妳啦,但是當初那個要把我推到絕望邊緣後再殺掉的0110到底去哪了?難道在那時沒想過屍體會如何表現嗎?」
 
        「哪有人會放到味道這麼重還不清理的?」
 
        倒是為甚麼自稱有些婦人之仁的這位還能若無其事地在屋子裡走動,照理說連殺人也會猶豫的0000聞到這氣味應該會比自己還更加不適吧?然而一想到這裡,她便從燈光看到0000的臉上帶著他的招牌工具。
 
        「給我!我需要面具…嗚…」
 
        「你先出去外面用礦泉水清清喉嚨吧,而且只要清異味的話,用濕毛巾摀口鼻就夠了。」
 
        姑且也是有幫0110製作她專用的面具,但是她總沒有與0000一樣機靈隨時帶在身上,因此要進入這滿是異味的屋子中,0110還需要回到車上才能拿到自己的那一份,這一來一往又會花不少時間。
 
        「我不要!」0110拒絕,她皺起眉頭上的青筋,又老了五歲似的說道:「總覺得一堆人都很自然地在我家撒野,要是我離開時0000你又偷偷藏了某些東西,身為這屋子最後的家主我顏面何在?」
 
        「我是不覺得我想藏你抓得到啦。」
 
        一遇到家人的話題還真的會變難纏三分啊,不過在意異味的不是自己,0000也隨她的意思去。
 
        然而經過打燈後,屋內的狀況真的遠比適才的猜想還要嚴重,光是在樓梯間就有被清理過的一兩攤血跡,顯然這裡在兩人離開後曾一度變成戰場過。
 
        0000與遮著自己口鼻的0110,才剛小心翼翼的繞過血跡後,又在二樓的天花板發現到一排明顯掃射過的彈痕。
 
        「妳怎麼想?」
 
        「還能怎麼想?這顯然是1101搞的鬼吧,也只有他知道我住的地點…然後他逃獄後的第一目標,很有可能就是我。」0110無奈地說:「然後…她又是和誰對射我就不知道了。」
 
        「嗯…到底會是誰呢?」
 
        0000又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
 
        「妳家雖然不算繁華地段,卻也不是毫無人煙之處,在這種屋子進行槍戰,首先槍聲會引來所有人注意吧。」
 
        「1101的槍不是消音消得很離譜的特製槍嗎?應該不會有什麼吸引注意的能力啊。」
 
        「但是啊,1101的武器都被繳掉了啊。」
 
        0110一怔,這並非沒有道理,不過她隨即找到問題癥結,馬上反擊說道:「也有1101收下 i 給予武器,再過來的狀況吧。」
 
        「1101是一人獨自行動吧。」0000繼續說道:「而且實際上,妳覺得1101是會隨便,一次就大量擊出子彈的人嗎?」
 
        雖然總說1101是個殺手,但實際上見識到他使用消音槍,也只有在工地擊殺1000的時候用過而已,而且也是帶有愜意風格的一槍斃命。
 
        像牆上蜂窩般的彈孔,想用彈幕壓制對手的行為,絕非1101會做的事情。
 
        「在這裡的衝突頂多十多秒吧,那麼大量的彈孔,本來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從單單一支槍枝擊出,因此這必然是1101對付某群人攻擊時的痕跡吧。」
 
        「1101在這裡以一敵多的意思嗎?」
 
        按照0110對那位殺手的印象,並不是會用武器的火力壓制對手,他更像是趁其不備奪其性命的暗殺者。
 
        「但是…既然不是1101持槍,既然到現在這間屋子沒有受人注意,不就表示那消音消得離譜的槍枝是被他們所使用的嗎?」
 
        「正解。」
 
        「因此…」0110好像已經知道1101當時敵對的身分為何了:「提供1101武器的人,在這間屋子想要殺掉1101,只能這樣說了吧。」
 
        既然武器被過度限縮,也就表示對象也被限縮了。0110覺得這推論很正常,但就是想不透一些地方。
 
        「那 i 呢?武器不是 i …或是協助 i 的人提供的嗎?1111他們自稱中立,既然不能過度干涉的話,不就無法對1101做出任何不利舉動了嗎?」
 
        「就算是我也不能推出他們發生什麼吧…而且 i 把電極給予1101的話,就不可能會輕易地去捨棄這枚尖兵。」
 
        踏至二樓的地板後,方能發現場面比起一樓更顯殘壞,地板上有屍體顯然被拖行過的血跡,天花板又有無數彈痕,這已經遠遠超出一般人對凶宅的認知了。
 
        「…看樣子就在二樓打完了,三樓的樓梯乾淨多了。」0000輕呼一口氣:「能用的房間似乎只剩下妳三樓,真是太好了呢。」
 
        「先等一下,為什麼你這樣一說,我突然對我房間的現狀感到不安呢。」
 
        以數學而言就是等比級數的關係吧,一樓到二樓已經這麼慘了,想必三樓會更加壯烈。
 
        而且在談論屋況前,還有一個極大的問題在其中。那也是0110最不想遇到的事情,而他覺得依照1101的風格,他極有可能做出來。
 
        「是呢是呢…我就覺得奇怪,即使有這麼重的氣味,為什麼我們直到現在卻還沒發現到一具屍體呢?」
 
        「確實在這裡的味道也比較重呢,我是敵人的話也會把噁爛的東西塞到討厭的人的地盤上呢。」
 
        這次沒經過0000的否定,0110真希望自己身旁的夥伴否定一下。光是想像數天沒處理過的肉身,再配上數分膿血,數分白蟲點綴圖案,0110並沒有自信自己看到這種場景後的那個月還能睡得著。
 
        「反…反正我的房間也沒有爸爸的書,不如我們就別上去吧…不,我們不要上去好不好…血跡和異味已經不要緊了…就算車沒洗也不要緊了,我忍得下去,所以拜託好不好。」0110已經快要哭出來了,這明明是自己的家為何要受這種罪:「今天我受夠臭味了…天底下居然有比生命危險還要更難熬的難關…我還以為自己這陣子長進多了。」
 
        光是這味道對正常人而言就難以忍受,雖然0000不怎麼關心0110的感受,但也不會把她硬往火坑裡推,實際上三樓也的確沒什麼重要性,0000自己一人去探索就足夠了。
 
        「我也認為你進步挺多的…光是忍住噁心感進來就值得嘉許。」0000嘆氣,這種噁心的忍受力並非關係於是否勇敢,受不了的人也不會一個勁的待在暗處發抖,而是會直接瘋掉吧。
 
        對此0000也沒什麼對策:「或許1101下次會藉著這種噁心的策略來襲擊我們,這又要怎麼防啊。」
 
        『我覺得不用想這麼多喔,0000。』
 
        此時本來誰都不應該在的三樓,傳來似曾聽聞的聲音。
 
        「原來還有這種事…真是意料外的訪客啊。」
 
        不,應該說是在情理中吧,如果這些被殺的人是提供武器那方的話,這人出現於此做收屍之類的動作也應該在意料中才對。
 
        對方慢慢的從三樓走下來,睡眼惺忪,意興闌珊。
 
        並且下巴浮現出黑色的光澤。
 
        「1111…」
 
        『對了對了,你們擔心的屍體在前些日子都已經被我清理完了,可以放心待著沒問題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