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曦光試煉:星銅戰途》第十九章:玉山之巔‧1

時零 | 2021-09-27 21:59:34 | 巴幣 4 | 人氣 52


  十幾分鐘後,劉亞傑接到冥宙的電話,告訴他蜜蜂都散開了,劉亞傑才穿越回去。

  冥宙已經在等他了,他們一起進入事務所,這裡跟曦光的事務所──也就是冥宙家──相同,散發著一股令人安心的居家感,金影的專員跟田瑤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前者忙著講電話,看到劉亞傑時以點頭打招呼,田瑤光則將電視轉成靜音,觀賞旅遊節目。

  「我們什麼時候上山?」劉亞傑問冥宙,田瑤光這麼悠閒的樣子讓他感到疑惑。

  「明天。」冥宙回答。

  「明天?」這出乎劉亞傑的意料了。「為什麼不現在去?早點去看守不是比較安全嗎?」

  「現在去才不安全呢。」金影的專員掛掉電話了。「經過時空協會的全面施壓跟我們的協調,玉山國家公園的負責人才答應全面禁止外人上去,現在只有同時具備時空協會執照,以及戶籍在南投的本地滅形者才能出入玉山,其他人一律不準,明天開始才開放非遊客的工作人員可以上去。」

  「剛剛崔先生還說,今天所有玉山的遊客都被強制驅離了,這樣才能防止任何可疑的人接近超異能場。」冥宙補充說明。

  「說得對,今天的玉山絕對安全。」那位姓崔的專員說:「現在所有滅形者跟玉山的監視人員,都收到秦世淵還在科學研究部時的照片,以及紀回谷的資料了,他應該從明天開始,才會找機會入侵,不過我們會竭盡所有力量防範他們,現在玉山每一台監視器都在運轉,負責監視的人也增加了一倍。」

  劉亞傑輕輕點頭。嚴格的防範才能確保秦世淵不會上山,雖然這這代表曦光今天也上不去,但這也是不得已的。

  「剛剛柳心研打電話過來,說現在超異能場由她跟她妹妹坐鎮。」冥宙說:「今天我們先好好休息,等明天子歐也到了再上去吧。」

  「也只能這樣了。」劉亞傑說,同時他注意到,冥宙的右臂貼了一塊剛剛沒有的OK蹦。「怎麼回事?」

  「啊……這是剛剛進屋時,被一隻蜜蜂劃到的。」冥宙苦笑。「只是不小心擦到而已,明天就好了。」

  雖然她這麼講,劉亞傑還是帶她到蒼日之境去,冥宙配合地撕開OK蹦,讓劉亞傑強化傷口的自癒能力。

  「還好只有一隻而已。」劉亞傑說,此時冥宙手上的紅腫處散發著藍光。「你應該早點告訴我。」

  「好嘛。」冥宙說完後張開雙臂,在劉亞傑反應過來前抱住了他。

  驚訝跟害羞讓劉亞傑的臉很快就紅了,他身子顫抖了一下,張開嘴卻說不出話來。

  過了幾秒,冥宙放開他,劉亞傑發現他臉紅的程度跟自己不相上下。

  「這算是給你的獎勵,下不為例喔。」冥宙說:「我今天很高興,你面對鍾靈育的刺激,沒有在失去理智了。你一定也想通,他之前說的話只是想動搖你而已了吧?」

  聽冥宙提起這件事,劉亞傑的臉孔黯淡下來。「妳不在的時候,我打敗了飛令的呂冠豪。」他說:「而且是他告訴我抓妳的人誰的。」

  冥宙愣了一下,她有聽楊子歐提到呂冠豪被打敗的事,卻不知道過程。「這似乎是個很長的故事。」

  劉亞傑嘆口氣,把他跟呂冠豪說過的話告訴了冥宙,包括呂冠豪會墮入犯罪世界的原因。

  「那天過後,我經常思考一件事:說不定在某個基礎時空的平行宇宙,我成為了跟他一模一樣的人。」每當想起這件事,劉亞傑便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跟我戰鬥時,呂冠豪用了違背人類底線的卑劣手段,所以我殺了他,但我可以肯定,如果他小時候的同學對他好一點,他絕對不會是我們看到的樣子。

  「鍾靈育說我幫助人的動機是仇恨,這讓我無法接受,但現在不同了。」劉亞傑的目光如同太陽般,在冥宙看來閃耀著光芒。「仇恨引發的仇恨有多可怕,我親眼見證過;就算我真的無法拋棄過去的仇恨,只能用幫助別人來安慰自己,也比世界上許多走錯路的人幸運,我不會再逃避自己的心態了。」

  「幫助別人是你自己的選擇,卻被講得好像是運氣一樣,你真的很奇怪,亞傑。」冥宙眼中滿是笑意。「不過,我就是……」

  冥宙話沒說完,臉就變得跟剛剛一樣紅了。

  劉亞傑隱約猜到她沒說完的是什麼,他的心臟怦怦跳。「我們回去吧。」

  兩人回到基礎時空,剛好看到從二樓走下來的田瑤光與崔專員。

  「你們好慢喔。」田瑤光說:「今天我們要住在這裡,我們已經整理好房間了喔。」

  雖然還沒到晚上,不過他們戰鬥後的疲勞都沒有消散多少,因此他們也上樓了。這裡的二樓有三個房間跟浴室,其中兩個門打開的很明顯看得出一套一雅,劉亞傑很識相地逕自走入雅房,冥宙跟田瑤光朝套房走去。

  「真的非常抱歉,我等等要去登山口處理事情,可能很晚才會回來。」崔專員說:「一樓的冰箱有很多食物,如果不想吃的話外面的街上也有很多餐廳,我會把錢放在餐桌上。你們把這裡當自己家就好,別客氣。」

  曦光三人跟那名專員道完謝,他便匆匆下樓了。劉亞傑關上房門後坐到床上,整個人呈大字型躺下。

  難道冥宙……劉亞傑想到這點,雙頰又開始發燙。

  暑假開始之後,冥宙常常展現出某些使他感到奇怪的舉動,這種種跡象加上她剛剛的話,讓劉亞傑產生一個從來沒出現過的想法。

  但也因為這樣,劉亞傑發現了一個他理應知道卻又無法拿捏的問題,就是冥宙對他來說究竟是什麼人。

  如果是在今天以前,劉亞傑會毫不猶豫地認為是同伴,但現在劉亞傑卻不知道如何定位她了。冥宙是他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也是訓練出他戰鬥能力的老師,也是……劉亞傑驚訝地發現,不管什麼樣的定位似乎都不夠。

  苦思過後,劉亞傑穿越,他到達蒼日之境的草原後脫下上衣,強化自己的肌肉,他可以感受到疲累以穩定的速度恢復。

  「不管冥宙到底在想什麼,都得等這次事情結束再說了。」他心想:「必須盡可能回復到備戰狀態,因為我現在又多一個必須保護她的理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