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星湧大地】尼諾.里德的日常-最後通牒

凌空夜 | 2021-09-27 21:00:34 | 巴幣 1112 | 人氣 82


歷時近兩個月,五年一度的龍城拍賣會終於結束。本以為終於可以清淨一陣子的尼諾這天居然又收到消息說那些老傢伙召開會議。
不消說,這會議的內容千篇一律的,就是抓住他訓話。只是,任由那一桌子人說什麼,尼諾還是那副油鹽不進的模樣,終是把其中一人給惹怒了。

看著人漲紅著臉拍桌直指他面門開罵,說他恃寵生驕,肆意妄為,枉顧眾人的利益,無論是尼諾本人還是站在其身後的查德都沒有半分動搖。
然,當那人把指責的對象換成是現任里德家家主,也就是尼諾的父親,說其剛愎自用且用人不善,要求里德家讓出首位之時,尼諾頓時收起臉上的笑意。
渾身散發出來強勢的氣息讓眾人驀地一驚,那前一刻還疾言厲色破口大罵的某人也是一愣,堵在喉間的話令其臉色相當難看。
見此,尼諾冷笑一聲,在他身後的查德也會意的動身把一份份資料發放到每個人面前。

「別說龍城已經封門了,就算拍賣會仍在繼續,我還是那句——我不覺得花費巨額拍下那些只是宣傳好聽的玩意對家族有什麼利益可言。」在查德分發資料時,尼諾把氣勢收斂收斂,狀似慵懶的靠在椅背上,緩緩的開口。
坐席間面面相覷,已經獲發資料的數人一面狐疑的動手翻閱那一疊的羊皮紙。
詫異、不可置信、動搖、惶恐。很快的,雖然在座的人都極力掩飾各自的情緒,卻經不起早有目標的尼諾的一番觀察。此刻眾人的反應只是進一步肯定他的調查結果而已。

「要說必須給城主留個印象,這胡亂花費的,莫不成是要給人留下個里德家很好騙,還是暴發戶的印象?若是如此,還請諸位自便,不過從今而後,煩請別再說你們與里德家有關係。」不動聲色的,尼諾繼續把話給說個清楚。
那名站起身來開罵的老者自然也被塞了一份資料,只見他瞄了一眼後,本就不好看的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的,額上甚至滲出汗水。
無他,那份資料上,除卻清楚列明有些人擅自隱瞞了什麼關於龍城的資訊外,更是搜集到有人多次試圖收買外圍成員、散播不實言論、意圖挑撥離間等等的小動作。
雖然資料中並未指名道姓,可裡頭關於時間地點等詳細的描述,足以證明資料的真實性,更別說有些人的神色是更為有力的證據。而眼前的老者,可以說是所有罪狀都有涉獵。

「我目前更感興趣的,是諸位眼前的這份資料。這裡面說的是什麼,你們當中誰是主謀誰又牽涉了多少,念在諸位也跟隨里德家許多年了,這一次,我不與你們計較。」掃視所有人一眼,尼諾手背上的聖石泛起火紅色的亮光,下一刻,眾人手上或是已經被擱在桌上的文件皆被一縷火焰點燃,沉聲補上一句:「但也僅此一次。」
在會議上發動能力,無疑是觸犯了忌諱,然而,平素喜歡雞蛋裡挑骨頭的老者們這回都沒人開口斥責。是自覺理虧,更是被尼諾對能力精準的控制所震懾。

「我也好心提醒諸位,無論你們是否同意,這里德家家主的位置,我是坐定了。我與瑪格麗特家千金的訂婚宴,想必過幾天就會有人給你們正式的邀請函,屆時請務必按時出席。」滿意的看著眾人的表現,尼諾恢復往常玩世不恭的態度,出口便是相當不可一世的話語。
只是,這樣狂妄的一句話,在現場的人聽來,無疑是里德家族就他們是否要繼續保留聯盟的一席之位下達的最後期限。
如果說前一刻還有人暗罵尼諾天真,那麼此刻他是真的體現出里德家繼承人該有的肚量與氣魄。

眼看著要交代的都交代完畢,也按照計劃的給這些人好好的複習複習上下級關係,尼諾站起身來,叮囑一下差不多該要為冬季作準備,大家記得找時間好好謀劃謀劃,之後稟報後,就把善後的工作丟給查德,自己離開會議廳了。

把擠壓許久的悶氣都吐出來,再想到接下來能享受一段久違的耳根清淨的日子,尼諾心情頗為良好。
心情良好,自然工作意欲也就提高。思考著盡快把龍城相關的收尾工作處理完,就回奧賽德去,於是往書房走去。

「搞定了?」推開房門,一道帶著笑意的渾厚嗓音傳來。
聞聲的當下,尼諾手一揚,兩道火光就往書桌後的人影射去,沒好氣的說:「還不都是你留下來的爛攤子,再有下次我可不管了。」
書桌後,一頭後梳的火紅色頭髮、束著一小馬尾、身穿黑紅色正裝、右眼到臉頰一道傷疤的中年男子徒手就把那兩道火焰給攔截下來,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哈哈,你這不處理得挺好的,看來我可以安心隱退了。唉,兒子長大咯。」

「滾!我可沒打算這麼早把那位置坐實,煩都煩死。」繞到書桌後,尼諾重重的坐在自家老爸讓出來的座位上,抓過一份文件放到面前,順便補了句:「過幾天我會去奧賽德,這幾個月沒什麼事我就不回來了。」
「嗯,查德有跟我說。」
「宴會那邊,我訂秋末了。」感受到對方話語中的包容關懷,盯著文件看的尼諾鬼使神差的就把對方應該也早就得到消息的事情說出。
「嗯,這些你安排就好。」

依舊平和的語調,這回,尼諾沉默了。盯著手上的文件,怎料肩上一沉,竟是還未離開的父親在拍他的肩膀:「這段日子你辛苦了。」
「……莫名其妙的說啥呢,這是我該做的。」短暫的詫異過後,仿佛要掩飾什麼尼諾抬手就把自家老爸的手給拍掉,甚至開始趕人離開:「沒事的話你就快出去,別礙著,不然這些你自己簽。
對此,他的父親配合地退開,大笑著離開房間:「好好好,我走。」

留在房間的尼諾看著那重新緊閉的大門,久久未動,良久才歎氣一聲,重新低頭處理正務。
他很清楚,自己在很多人眼中是一個不及格的繼承人,單是拿他和阿爾維斯的關係以及這些年跑去奧賽德開餐館這些事來說,就足以為人詬病,而這些“污點”將會伴隨他一生。
對於他人的指責,他全都可以認。那是他自己的選擇,他願意承擔結果。但他唯獨無法忍受那幫傢伙拿他父親說事。

他的父親為了家族,操勞大半輩子。
他的幾位兄長和分家的人,也一直為了家族的名聲在外奔波。
所以決不能因為他的緣故令他們所有的努力都斷送。

所有人,包括阿爾維斯自己,都說他應該與其保持距離,最好劃清界限。
可他的家人雖然也有讓他慎重考慮,甚至暗地裡對阿爾維斯施加壓力,卻一次都沒有勒令他放棄這段關係。
除了縱容,他相信,有更多的是相信他的選擇。
既如此,他是不是可以再任性一次?就一次,相信阿爾維斯可以再度創造奇跡,打破那刻板無理的框架,真正的站在他的身邊。




創作回應

狐咪123
月狐:店長...你們什麼時候才回來啊
(坐在營業中的餐館內默默的等店長們回來
2021-09-27 21:39:56
凌空夜
哈哈哈,下一篇,下一篇會回去啦,辛苦了 XD
2021-09-27 21:49:43
小萌
尤伊:(默默的在店裡收集月狐的毛
2021-09-28 03:15:11
凌空夜
我感覺你應該可以弄好幾個狐狸布偶,或者好幾個狐狸耳朵/尾巴了 www
2021-10-06 20:36:46
狐咪123
月狐才不會掉毛QHQ!
2021-10-02 14:23:28
凌空夜
原來不會嗎 XDDD
2021-10-06 20:36: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