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五十章 聶發

草士 | 2021-09-27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6


第三百五十章 聶發

眾人聽得這話聲,霎時靜默下來,臉上神情各異,有的吃驚,有的不信,有的皺眉,有的嚇得張嘴,無一不是停手下來,循聲看去,就見一名漢子自通道口狂奔而來。眾人見這漢子卻是一身執法堂打扮,滿臉灰泥大汗,神色有些頹然,眼神中渾是恐懼和慌張。

袁昊偷偷側過腦袋,半睜開眼睹望了過去,他對那執法堂漢子有印象,可不就是方才跟著聶輝身旁的一人?他見這漢子倉促慌亂,細細查看一眼,驚覺這漢子體格健碩,面目粗獷,一看就是膽大氣粗之人,居然有事情能嚇得他臉無血色,似個剛出生的小鹿渾身發顫,大是稀罕。

三長老臉上微變,暗覺事情恐有不對勁,但他畢竟是飽經世故的老江湖,甚麼大風大浪沒見過?臉上佯裝雲淡風輕之狀,淡笑道:「聶發你呀,老夫不是常告誡你們兄弟三人,危及關頭,更應當臨危不亂,靜心整理情況。你說萬花幫來人?呵呵,萬花幫那群人雖然氣焰囂張,目中無人,卻非愚蠢之人,尤其是咱們八名長老齊聚,造次之間,他們哪裡敢盲目攻來?」

只見那聶發垂腦抱拳,嘴中發出格格聲響,連連吸氣吐氣,顯是心緒大亂所致。三長老好言勸說幾句,終究沒用,直到張大狂聽得有些不耐煩,猛喝道:「聶發兄弟,你害怕歸害怕,該說的話還是得說,你若自認是個好漢子,壯起膽來,敞開心胸說就是。」

那聶發聞言,愣了一會,吁了口重氣,總算緩過來,向張大狂低頭道:「張兄,謝謝了!」說著,立刻奔到屋前,抱拳道:「堂主,諸位長老,不好了!萬花幫黃家兄弟率幫眾一千餘人,團團包圍幫地,斬殺咱們……咱們的弟兄!此刻他們在外頭叫囂不停,要咱們立刻交人,否則的話,就要傾眾之力將紅纓幫夷為平地,絕不留一個活口。」

此言一落,震驚四座,眾長老紛紛起身,滿臉盛怒,連一臉淡然的三長老都掛不住臉色,老臉緩緩沉下。要知道整個群英樓也就數千餘人,黃家兄弟居然揮手就調動出一千多人,這絕非是唐突之舉。三長老忙問:「聶發,你這話當真出自黃家兄弟之口?他們真有這麼說?你要清楚,這事攸關本幫和萬花幫數千條人命,萬萬不得有誤。」

聶發咬著牙根道:「是,聶發對天發誓,一字一句都是那黃家兄弟親口所說,絕非屬下捏造的虛言。」

那劉長老青袍抖動,左手用力拍在太師椅的扶手,發出一聲喀啦的碎響,喝道:「好一群泯滅人性的走狗,他們……他們當真不顧江湖人的死活了?」他一張滿是黑煤的臉,竟是氣得有些發紅。

紅纓幫以文天義一眾為首,多是不屑歸順萬花夫人和萬花幫的江湖武者,平時沒少尋對方的麻煩不快,互毆砸店、殺人放火等小打小鬧,自是再正常不過,可是雙方都心知肚明,個人恩怨歸個人恩怨,作為江湖上的一份子,哪怕彼此立場不同,也絕不會真正殺到血流成河,六親不認。

顧老六、張大狂、陸象峰等三人一聽是黃家兄弟領眾,還要他們交人,心中已然覺得不妙,目光紛紛轉到袁昊身上。

那黃家兄弟這回率幫眾而來,眾人根本始料未及,別說布置防範,對方率先包圍幫地,便成了甕中之鱉,大大落了下乘,對方還放話要將紅纓幫夷為平地,盡管在場所有人都覺得這話未免囂張過了頭,難以讓人相信,可一來對方似乎胸有成足,應是有備而來,二來挑在八名長老齊聚時動手,實在過於古怪,充滿疑竇,令人不得不謹慎以對。

三長老心中雖對萬花幫的到來有些忌憚,但對那句「夷為平地」,倒頗不以為意,想道:「黃家那對兄弟近來崛起太快,他二人因併吞無數幫派有功,深受重用,但終究太過年輕,咱們紅纓幫和那狠毒女人鬥了如此多年,至今屹立未倒,豈是那兩個毛小子說滅便滅?」言念及此,他突然想到一事,問道:「聶發,怎麼不見聶輝和聶文二人?」

聶發聽到這話,臉上頓閃憤慨之色,眼眶卻紅了一圈,眾人當見一名粗獷大漢低頭啜泣,似乎不願讓人見著他這副模樣,抽了幾回鼻子,依舊不敢抬頭,道:「堂主,大哥和二哥他們……他們已經……」

三長老「啊」的一聲,腦中閃過一個可怖念頭,閃身來到聶發面前,兩隻皺巴巴的老手扣住聶發的肩膀。這一近看之下才發現,聶發的褲襪渾是大大小小破洞,兩隻小腿肚肉血跡斑斑。三長老只覺喉嚨又乾又難受,急迫道:「聶發,他們……聶輝和聶文莫非都遭到萬花幫的毒手?」

聶發聽三長老連連追問,這才低頭緩緩說起,當時他們三兄弟奉命在外巡探,不慎碰上萬花幫的探子。那些探子少說有數十來人,而三人之中就屬自己武功最低,本來他心有決然,要留下遏止敵人,想不到二位兄長卻是率先衝出,不顧性命和萬花幫武者拼鬥,以替自己爭取逃脫機會。他本也有意留下殺敵,大丈夫生死一命,大不了且戰且罷,但一想到當年三長老收留兄弟三人的恩怨未了,怎能糊塗喪命?

聶發話聲一止,雙眼閉上,耳中彷彿還能聽得當時二位兄長的快意笑聲,胸中一酸,當下再難強壓心中悲愴,眼淚潰堤而下,道:「堂主對我兄弟三人照顧有加,宛若再世父母,恩重泰山,兄弟三人一生都難回報。二位兄長深知攸關到紅纓幫大業,茲事體大,大業未成,豈能白白枉死?是以聶發無法陪伴二位兄長而去,如今屬下總算報得小恩,也算不愧二位兄長所託。」他話說到此,突然邊哭邊笑,臉上浮現希翼之色。

三長老一聽聶輝、聶文已死,腦袋宛若遭驚雷轟頂,只覺整個世界好似天翻地覆般,當感頭暈目眩,痛徹心扉,自責不已。他胸臆起伏不定,連連喘氣,淚流不止道:「聶發,幸是你仍安好,否則老夫定要……定要……」究竟「定要」如何,他腦中紊亂,一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哪知聶發臉上慘然一笑,心想他們兄弟三人自幼流浪江湖,自被萬紅夫人捉來群英樓,早已把紅纓幫當作真正的家,為了傳達萬花幫襲擊幫派的消息,他忍痛拋下二位兄長而去,時時憶起二位兄長臨死之狀,悲痛不能自己,如今二位兄長遺志一了,便已無獨活之意。

只見聶發撲通一聲,雙膝跪地,道:「堂主,諸位長老,諸位弟兄,二位哥哥還等著小弟相聚,請恕屬下先走一步。」接著喉嚨發出咕的一聲,好似氣力放盡,身子軟倒在三長老懷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