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4

葉悠慕 | 2021-09-27 18:15:34 | 巴幣 2 | 人氣 58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4 認出
  一放學,葉玦就迫不及待的低頭往抽屜裡看,果然有一排歪歪斜斜的字,就塗在抽屜凸起的木檻上方。字跡微微凹陷,像是用立可白的尖端刻上去。

    難以想像寫字的人,當時是用了多麼大的力氣,當下又有多麼崩潰。

    如果這是李安庭所寫,那就可以理解了。

    透過那行字,葉玦似乎能感受得到她的絕望。

    沒有人相信她,求救也沒有用,絕望取代了所有求生意志,最後走上絕路。

    葉玦只感到不勝唏噓。

    不知道到底是多可怕的謠言,又或者是利用了強大話術的風言風語,逼死了她。

    葉玦不敢想像,這背後主使者到底對李安庭有什麼深仇大恨,要下如此狠手。

    他用手機拍下了那排字,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正要站起身來,他才想起,凌默要他到辦公室報到這件事。

    他抬起頭一看,凌默已經離開教室了。

    不趕快去的話,不知道會怎麼樣。

    想起凌默發火的模樣,他就忍不住發抖。

    他記得,以前凌默生氣起來沒有那麼可怕。

    不知道是經歷了什麼,或者這就是當上言術師會有的改變。

    不過也可能是,他現在是外人的關係。

    他嘆了一口氣,心裡頭有些悶。

    不敢再多想,他快步往辦公室所在的教務樓走去。

    他只期望,凌默找他過去,不會是真的要把那些課程內容再給他講一次,想到就頭皮發麻。

    同時,他心中也很不安。

    說真的,他沒有多少把握,能像個學生面對老師一樣,自然跟凌默的相處。

    不過這是遲早要面對的事,怕也沒有用。

    凌默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放下教材,坐到座位上。

    他跟其他老師不同,校方特地給他準備了獨立的辦公室,裡頭還放了沙發,跟一張華美的茶几,四周還擺上好幾個景觀花盆。

    說是辦公室,還比較像休息室。

    凌默原本沒有特別要求,但既然校方特地安排,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正好他不喜歡過於吵雜的環境,況且也比較方便做事。

    凌默從旁邊的資料抽出一本學生資料簿,翻到最後關於李子玦的頁面。

    照片中的人和幼時的葉玦,輪廓很神似,只是少了那點明亮,感覺不到一點少年的活力,像被磨去稜角,成為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存在。

    這和凌默認識的他完全不一樣。

    葉玦雖然不喜歡跟一群人混在一起,但相處起來就會知道,他是個樂觀開朗的人。

    不過,也可能是在遭遇父母雙亡的變故後,導致性格大變。

    凌默視線停留在監護人署名上,打算再查看看這個人。

    蓋上資料簿,凌默回想著李子玦的一舉一動,全都有一種熟悉感。

    他很確定,李子玦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對他來說很重要的童年玩伴,葉玦。

    他怎麼找都找不到的人,沒想到居然在這裡。

    這一次,絕不會再離開他了。

    葉玦在別的老師的指引下,才找到凌默的辦公室。

    他看著那道門,手抬起來,微微冒著細汗。

    最後,他才下定決心,鼓起勇氣敲了下去。

    「老師,我是李子玦。」

    這句話一說出口,他忍不住有些彆扭,但很快的整理好心態。

    他在心中拼命告訴自己,他們現在是師生關係。

    「進來。」

    聽到凌默淡淡的嗓音,葉玦心下有點緊張。

    他努力保持鎮定,開門進去。

    「老師,你叫我放學後來找你。」

    葉玦走到辦公桌前,看著坐定的凌默。

    凌默對上他的視線,平淡的問:「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有話要對我說嗎?」

    葉玦愣了一下,隱隱感覺凌默會這樣問,應該是發現到了什麼。

    「沒有吧,老師。」

    他搖搖頭,以他現在的身份確實沒什麼能對凌默說的話。

    「是嗎。」凌默不再看他,指尖輕敲桌面,發出了沉悶的敲擊聲。

    不知道是不是凌默本身的壓迫感太強,葉玦有些喘不過氣。

    「那麼,李子玦同學,知道我為什麼叫你過來嗎?」凌默停下了動作。

    葉玦遲疑了一下,不明白他這麼問的意思,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回:「因為我上課睡覺?」

    「嗯。」凌默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沉聲道:「你是第一個敢在我說話時打瞌睡的人。」

    「……對不起。」

    葉玦低下了頭,背後冷汗直流。

    凌默只是一個眼神,就讓他膽戰心驚。

    這就是,現在的凌默。

    「處罰你之前,有些問題要問你。畢竟,你是插班生,要確認一些資料。」

    凌默坐直往前一靠,像審問犯人般的盯著他。

    葉玦一陣心虛,但還是保持鎮定。

    「老師想問什麼?」

    「你,有改過名嗎?」

    這話一出,凌默的眼神頓時變得銳利,似乎要看穿他整個人。

    葉玦下意識想要後退,但還是挺直了腰,穩住身子。

    他心裡清楚,凌默已經對他產生懷疑了。

    即使如此,他也只能打死不承認。

    葉玦壓住心頭的恐懼,對上他的視線,盡量以平穩的口氣道:「沒有。」

    凌默不動聲色,又問: 「李勤,是你的父親?」

    葉玦努力的代入李子玦這個身份,面不改色的回:「他是我叔叔,我爸媽長年不在國內。」

    不過李勤確實可以當他的父親,法律上也是他的監護人。

    凌默臉色變得難看,他看得出,葉玦明顯在說謊。

    想不到,葉玦居然會欺騙他。

    到底是為什麼?

    還是他想錯了,李子玦根本不是葉玦?

    畢竟,他剛才已經使用了話術來問話。

    照理來說,葉玦所做的回答,只會是真的。

    但是,也有可能是他的話術被識破了。

    有可能嗎?

    凌默打量起他全身上下,不像是訓練過的樣子。

    「你接受過關於話術的訓練嗎?」

    雖然不太可能,凌默還是想讓他親自回答。

    突然改變話題,葉玦愣了一下,老實的回答:「沒有。」

    凌默沉默下來,知道他說的是實話。

    他想起了跟葉玦認識的過程。

    那個時候,只有葉玦不受他說的話影響。

    當對言術有足夠的瞭解後,他才知道,那些人會對他言聽計從,是因為他不經意使用言術的關係。

    言術無法被識破,只能使影響降到最低。

    葉玦本身是如何做到不被言術控制,凌默還是想不透。

    只不過現在,類似的情況又再一次發生。

    李子玦,只有可能就是葉玦。

    想對他使用話術是不可能了。

    凌默身子往後傾,靠在椅背上,伸手擺弄後方景觀花盆上的枝葉。

    「怎麼會想來這所學校就讀?」

    即使視線不在他身上,葉玦還是有種被緊盯住的感覺。

    似乎只要稍微鬆懈,凌默就會馬上揭穿他所有的謊言。

    葉玦不經意的看到桌上的日曆,想到最近李勤的新分店剛開幕,解釋道:「我叔叔忙,沒時間看顧我,才把我送到這邊來上課。」

    注意到他的小動作,凌默冷笑一聲。

    「那你之前,在哪裡就讀?」

    聽到那聲冷笑,葉玦突然產生了動搖,不敢看他。

    「A鎮高中。」

    越是問下去,他心裡就越沒底。

    那種感覺,就像是凌默在慢慢揭穿他的偽裝,等他原形畢露。

    不過都到這個關頭了,也沒辦法在這時候退縮。

    「嗯。」

    凌默沒再問下去,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或許話術對他沒用,但他的回答漏洞百出,都是隨便一查就會曝光的拙劣謊言。

    還有那些說謊會有的眼神變化,口氣都騙不了他。

    光是葉玦不敢直視他,就看得出他的心虛了。

    想讓葉玦說實話,可能只有使用言術這個方法。

    但是,他不可能這樣做,也不清楚葉玦是不是真的對言術免疫。

    對一般人使用言術,下手沒拿捏好分寸,可能會造成永久的傷害。

    他不能隨便冒這個風險。

    李子玦。

    凌默認為他就是葉玦。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不肯承認。

    又是為什麼,要隱瞞身份混進這裡。

    既然問也問不出什麼來,他還是有辦法查個水落石出。

    反正現在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也跑不掉。

    「現在來談談關於你的處罰吧。」凌默隨手從旁邊的書櫃抽出講義,扔到了他面前。

    「既然不喜歡聽課,就抄吧。」

    葉玦看著那本厚厚的講義,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本抄完他的手也斷了吧。

    這麼狠的嗎?

    見他沒有馬上拿起來,凌默瞇起了眼,伸手又再拿出一本講義。

    「不願意?那就抄兩本。」

    「沒有,我抄,我會抄的。」

    葉玦趕緊拿起那本講義,生怕凌默真的又把那本扔給他。

    他以前怎麼都看不出來,凌默是一個這麼狠的人。

    不過想想也是,那時候他們都還小,很難看出彼此的本性。

    「在這裡抄。」

    凌默看了一眼旁邊的空位,示意他拿椅子過來坐。

    葉玦看著手上厚重的講義,不敢置信的問:「今天在這裡全部抄完?」

    「你做得到的話。」凌默清空了那一塊的桌面,又從抽屜拿出了一疊白紙放下,冷冷的道:「抄不完,明天繼續,不准帶回去。」

    「這意思是……我要放學都來這裡抄講義?到抄完為止?」

    葉玦腦袋一片空白,雙手微微顫抖。

    先不說抄完手都廢了,真的這樣搞,他哪裡還有時間去調查李安庭的事。

    這種處罰真的沒問題嗎?

    「有問題嗎?」

    凌默看了他一眼,不認為有任何不妥。

    葉玦突然有無數個想抗議的衝動,可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沒有。」

    他像打了敗仗,無力的低下頭來。

    依他現在的處境,最好還是別反抗凌默。

    葉玦看著那本話術概要的講義,心裡只有後悔。

    他也是大意,居然都忘記凌默最討厭的就是被忽視。

    換句話說,在他的課睡覺,就是在挑戰他的底線。

    雖然,小時候他沒少做過這種事,但現在他們已經不是從前的關係。

    葉玦嘆了一口氣,還是接受了現實,搬椅子過來坐下。

    他打開講義抄寫起來,但抄沒幾個字,就忍不住越抄越亂。

    凌默見他越來越潦草的字跡,抬眼看他,冷聲道:「如果你想隨便抄,就重抄。」

    「……知道了。」

    被逮個正著,葉玦像洩了氣的皮球,有氣無力的把字寫端正。

    他總覺得,凌默是故意的。

    見葉玦安分下來,凌默才拿起自己的手機,連上隱言的資訊網,查起李勤的資料。

    果然跟他想的一樣。

    李勤沒有一個叫做李子玦的侄子。

    繼續看下去,凌默也發現一件事情。

    李勤有個叫做李安庭的姪女,之前就讀這所學校的高一二班,不久前自殺。

    沒過多久,葉玦就偽裝成插班生李子玦,進了高一二班。

    看來,李勤把葉玦弄進來的理由,很大可能跟李安庭有關。

    凌默看了一眼埋頭抄講義的葉玦,寫字的姿勢與幼時的葉玦一模一樣。

    就算他不承認,凌默也已經確定,他就是葉玦。

    自從重獲自由後,他就一直尋找葉玦。

    他像著了魔一樣,想要再看見,曾經照進他心底那道光。

    可是,沒想到再相見時,會是這種情況。

    他滿腔的期待,就像突然被澆熄,只剩下揮之不去的煩悶感堵在胸口,難以平復。

    知道他就是葉玦,卻只能裝作不認識,扮演他的老師。

    這要他如何接受?

    那種感覺,就像有人在他心頭上撓癢,又無法伸手去撫平,難受得要抓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