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卡珊卓拉《Next Stop Anywhere》26:精神支柱

LupusMayCry | 2021-09-27 18:00:01 | 巴幣 10 | 人氣 44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練習,艾莎已經能感受魔力的流動,雖然不能隨心所欲,但如果只是操控些微的寒氣在手中成形並不成問題。與以往的經驗不同,艾莎過去是用自身的情感去控制魔法,但這次似乎不怎麼管用,每當她想到不好的事情,魔法就會逐漸失控,都是布萊恩在一旁提醒才沒釀成大禍。時間來到了中午,艾莎的進度已經比預期快了,現在她已經能夠掌握基本的魔法,但還是處於小型的狀態,不過照這樣的進度,不出三天,艾莎應該能回到以前的狀態。

「我去打個獵,妳們在這休息一下吧。」由於已經是中午,布萊恩便提出由自己外出為她們準備午餐,護符一亮,他轉變成夜魔,隨後便走出冰川。

剩下卡珊跟艾莎兩人留下,現場氣氛非常詭異,雖然卡珊已經把艾莎當成自己的姐妹,但她也能很清楚感覺到,艾莎有事瞞著她。艾莎注意到卡珊的視線,她沒敢做出回應,而是自顧自的繼續練習,兩人就這樣一句話也不說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

「所以…」卡珊打破寧靜,她走到艾莎面前問到,「妳…有話要跟我說嗎?」

艾莎故作鎮定的否認,隨後閉上眼睛,繼續調生養息。

「好吧…」卡珊失望的坐在前面的一塊冰岩上,感覺相當的失落,她非常清楚布萊恩跟艾莎有事瞞著她,一想到布萊恩對自己的承諾,頓時覺得難過,這代表不是什麼事情他都會願意跟自己分享。

艾莎嘗試不去睜開眼睛,她擔心第一眼就會看到卡珊失望的表情,怕一個沒忍住,就把她跟布萊恩發生的那些事情給抖出來,然後她們之間的關係有可能也會出現裂痕。

「艾莎…」卡珊這時突然嘆著氣,「我…我不是很了解魔法,我對魔法也沒什麼好印象,但…這件事情我只告訴過布萊恩,妳還記得我曾經說過有關於我之前被圓弧認主,我的外表也這樣改變吧?其實…在之前,我就有過這個經驗…」

「卡珊…」艾莎聽得出來,卡珊的語氣中夾雜著悲傷,出於對朋友的尊重,艾莎也不再冷漠,認真的聽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們在阿托哈蘭的回憶裡,看到了一個女巫-馮帝岡,她也是柯羅納的敵人,她的目的是要搜集陽光滴落還有月光石,為此她用了很多手段,而我…曾經中了她的圈套,我不僅被仇恨洗腦,還背叛了我的朋友們,而將這些負面情緒加強的…就是月光石。」

「月光石?」

「它與陽光滴落一樣,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寶物,它的魔法…我還清晰的記得,我的內心逐漸腐化的感覺,要不是我的朋友始終都沒放棄我,我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卡珊,妳怎麼會突然想告訴我這些?」

「剛才妳的失控,我曾經也有過,我差點殺了我在乎的人,我非常害怕,至於為什麼…我想,只是不希望看到妳跟我一樣吧。」

卡珊的肺腑之言,讓艾莎能感同身受,她以前也因為失控差點害死了安娜,讓艾倫戴爾進入永冬,要不是安娜…結果可能會更嚴重。雖然卡珊說這些是為了讓艾莎更加小心,但她隱約覺得卡珊這麼做別有用意,卡珊才說這件事除了布萊恩以外沒跟任何人說,如今卻又跟她坦白,這似乎暗示著:我把妳當成可以信任的朋友,所以跟妳分享我的秘密;換句話說就是希望艾莎不要對她隱瞞重要的事情,特別是與布萊恩有關的事。

「好了…就這樣了,我不打擾妳了⋯⋯」眼看艾莎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卡珊也沒打算繼續嘗試了,起身要往外面走。

「等一下。」艾莎叫住了卡珊,「我…」此時她仍然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說,卡珊是如此的信任她,但她卻無法給出任何回應,內心相當的愧疚。

「怎麼了?」

艾莎支支吾吾的,她非常確定如果真的說出來了,卡珊絕對不會原諒她。

「艾莎?」

艾莎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大聲的對卡珊說著:「我…我…我親了布萊恩!」

在剛說出口時,艾莎立馬後悔了,緊緊的閉著眼睛,不敢看卡珊此時的表情。

「嗯…?」艾莎沒聽見任何回應,慢慢的睜開眼睛,意外的是,卡珊居然沒有反應,表情還非常的淡定,完全不像是在生氣的樣子。「我…卡珊?妳還好嗎?」

「嗯,我很好啊。」卡珊非常鎮定的回答。

「但…我剛才說,我親了布萊恩,妳…難道不生氣嗎?」

「老實說吧,我有點猜到了,雖然親耳聽妳說出來確實有點驚訝,但…我相信妳,妳不是那種人,還有布萊恩,他如果親了妳肯定有他的理由,更何況他都願意用一隻手一隻眼睛來向我告白了,難道還會比不上一個吻嗎?」

「呼…」聽到卡珊這麼說,艾莎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我真的擔心妳會非常生氣,還有…」艾莎本來要繼續說下去的,但看到卡珊的微表情,就意識到該閉嘴了。

「即使就算妳坦白了,但…對,我很生氣。」

「對不起…」艾莎愧疚的把頭轉過去,沒敢正眼看著卡珊。

「但…至少妳坦白了,至於另外一個人嗎⋯⋯」卡珊的語氣逐漸變得嚴肅,還折了幾下手指頭的關節,「我肯定會找他算帳。」

此時布萊恩化身成夜魔,在大海上尋找著獵物,他一看到有一隻肥美的魚,馬上變成鯊魚衝進海裡,一口咬住獵物,隨後便游回冰川。他重新變成夜魔,將剛抓到的魚放在岸上,隨後濕透的身體給甩乾,看著剛抓到的魚,這大小夠三個人吃,但總覺得太單調,於是便回頭,準備再次潛海,這個海域裡有非常大的螃蟹,待會抓個幾隻,順便回到部落,拿一些飲用水。

「嗯?」正當他要下水時,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感覺,之前在艾倫戴爾境內就有過,他抬頭一看,被自己眼前所見感到神奇。

一隻有著棕色斑點的白鹿,此時正在海面上行走,與夜魔相差百尺的距離,直視著他。

布萊恩是第一次看見如此神奇的生物,先不說為何牠能在水面上行走,光是從牠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不僅讓他感覺渾身放鬆、心情愉悅,但讓他感到奇怪的是,為何這個氣息如此的熟悉。

白鹿沒有多加停留,與布萊恩對視了一陣子之後便轉身跑開,消失在海平面上,布萊恩還沉浸在剛才被白鹿影響的情緒中,當他反應過來時白鹿已經不見,他本來想追上去一探究竟,張開翅膀在空中環視,但依舊沒有白鹿的行蹤。

「那到底是什麼…」眼見失去了線索,布萊恩也不打算繼續找了,還有兩個人在等他回去準備午餐呢。

聽到卡珊準備教訓一下布萊恩,艾莎有點擔心他們之間的關係會因此緊張,卡珊笑著讓她不要擔心,只是揍他幾下不會要了他的命,而且布萊恩似乎沒打算跟卡珊說這件事情,這給了她足夠的理由。

「艾莎,我想認真的問妳,妳…到底喜不喜歡布萊恩?」

聽見卡珊這麼問,艾莎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特別是現在,因為靈魂相連,她也不確定對布萊恩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我不知道,有時我覺得我真的喜歡他,但一想到靈魂相連的副作用,我又會懷疑這感情是不是真的。」

「這樣啊…但,我看布萊恩好像沒受到什麼影響。」

「他告訴我,他有自己的精神支柱,每當他感覺到對我動情時,他就會盯著他的項鍊看,來提醒自己。」

「喔…這樣啊…」卡珊聽見布萊恩的精神支柱就是自己送給他的項鍊時,原本想打他的心情有稍微被緩解了,這代表在布萊恩的心中,卡珊依然是在第一位。

「妳的心情有轉好一點嗎?」艾莎看到卡珊正在微笑,於是關心問了一下。

「好一點了,但我還是要揍他。」

「喔,哈哈哈。」

這時布萊恩背著好幾條魚還有螃蟹,手上提著好幾袋飲用水走進來,看見她們兩個相談甚歡,他也是很高興,畢竟因為靈魂相連這件事情,他擔心她們之間會有隔閡,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

「我錯過了什麼嗎?」布萊恩抓好時間加入了她們的談話,將食物跟水都放下來。

「沒什麼,不過…你帶了這麼多東西來啊。」卡珊打算先把要揍他的事情放一邊,看著眼前這麼多未經處理的生食,她看了一下布萊恩,隨後問了一句:「你有帶刀子吧?」

艾莎仔細一看,確實這些海鮮看起來非常可口,但還是未經處理的生食,需要將它們好好的清洗跟處理才能食用。

「別擔心,看。」布萊恩蹲下,用食指在地上畫了個刀子的形狀,隨後他手掌發出藍光,接著直接取出了一個刀子形狀的冰雕,「別看它是冰做的,它也是非常鋒利的,而且非常耐用。」布萊恩將刀子交給卡珊,「我只有一條手臂,所以…就麻煩妳了。」

「好吧。」卡珊接過刀子,待在這裡這麼久了,也是時候該貢獻一下了。

卡珊非常熟練的將魚的肚子給剖開,將魚身體內的器官都取出來,確保過程中不會傷到魚肉的整體性,魚處理完後,卡珊發現布萊恩帶過來的螃蟹還是活的,於是將刀子從螃蟹的嘴巴插下去,這是最快也是最人道殺死螃蟹的方式,在將食材全部處理完畢後,布萊恩手一揮,其中一個水袋的水一湧而出,漂浮在半空中,卡珊很默契的將食材在半空中清洗乾淨,等到一切都處理完畢後,接下來就是要把食物弄熟了。

「看這個。」布萊恩準備好再表演一次,他腳一踏,一個鍋子從地面上浮現,跟剛才的冰刀一樣,不過直接加熱可能還是會融化,於是他召喚黑沙在鍋子底部加做保護,接著讓卡珊把螃蟹一一丟進鍋裡,還有加一袋水。

「那是什麼?」卡珊看到布萊恩從口袋拿出一個小麻袋。

「調味料。」布萊恩將麻袋裡東西全部倒進鍋子,接著他手掌心出現一團火球,他將火球扔出去,在地面上佇立,讓卡珊把鍋子在火上加熱,待會一鍋美味的螃蟹湯就完成了。「這個地方還是挺冷的,喝點湯溫暖一下身體。」布萊恩抽出幾根木棍,和卡珊一起把魚肉插在上面,與鍋子一起在火上烤。

「哇…」艾莎被布萊恩剛才的一頓操作感到目瞪口呆,原來真正的魔法是這種水平,相較之下,以前的自己雖然能用冰雪創造各式各樣的東西,但她能操控的也只有冰,不像布萊恩可以操控其他元素,著實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別擔心,等妳完全掌握寶石的魔力,妳也可以做到。」布萊恩注意到艾莎的眼神,一邊回答一邊將魚肉翻面。

「我…我也可以做到?」

「當然,妳可是吸收了我近一千年的魔力,妳不會以為妳能掌握的只有冰魔法吧?」布萊恩檢查了一下魚肉,確認還沒熟就將魚肉更加靠近了火源。

「我也可以…」艾莎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除了冰魔法,她也能使用其他類型的魔法,不知道該說高興還是擔心。

「別擔心,妳想要做到這些還太早了,有的人花了半輩子都做不到,更不用說我們只有三天了。」布萊恩拿出魚肉,確認了是完全熟,便將其中一支魚肉遞給艾莎。「妳現在只要專注於如何重新掌握魔力,到時…我再教妳。」

「謝謝。」艾莎接過了魚肉,過程中還碰到了布萊恩的手。

「咳!」卡珊看到他們之間的互動開始有點親密了,便大聲咳嗽提醒他們。

「喔對了,這個也熟了,給妳。」布萊恩拿了另外一支魚肉要給卡珊。

「哼…」卡珊怨恨的看著布萊恩,從他手裡奪過魚肉,接著大口大口的吃起來,過程中眼神沒離開過布萊恩。

「呃…好吧。」布萊恩對卡珊的行為有些莫名,回頭看看湯煮的如何。「嗯…味道剛剛好。」布萊恩拿起木湯勺喝了一口,對湯的味道很滿意,然後盛了一碗放在旁邊,這樣她們要喝可以直接取用。

「布萊恩。」這時卡珊突然叫了他,「你…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卡珊試探性的問布萊恩。

「呃…沒事啊,怎麼了?」布萊恩非常認真的思考,想了想還是想不到該跟卡珊說什麼。

「你確定?」卡珊將手裡的木棍給折斷,感覺光用眼神就能把布萊恩給瞪死。

「這…」看到卡珊的行為,布萊恩有些被嚇到了,但還是想不通該說什麼。

「咳咳。」這時艾莎故作咳了一下,並用眼神示意著布萊恩。

「喔…那個喔…」看到艾莎眼神,布萊恩意識到卡珊可能已經發現有關他跟艾莎之間發生的事情,一臉無奈的回答:「對…我親了艾莎。」

「終於啊!」卡珊將剛被折斷的木棍仍在他身上,「你確定向我隱瞞這種事情是個好主意嗎?」

「卡珊,我…不,妳是對的,我應該一開始就跟妳坦白,或許事情會簡單的多,但…我不希望妳誤會,那兩個吻都沒有特別的意義。」

「我…等等?兩個?」卡珊驚訝的看著艾莎,她只說她親了布萊恩,沒說親了兩次。

艾莎尷尬的把頭轉過去,安靜的喝起湯。

「唉…」卡珊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從你願意用一隻手一隻眼睛來向我證明的時候,我就打從心底裡相信你了,所以…我希望你也可以相信我,我又不一定會跟你翻臉,好嗎?」

「嗯,好。」布萊恩拿了一碗湯遞給卡珊,並認真的說著:「不再有秘密。」

「不再有秘密。」卡珊滿足的接過了湯碗。

看著和好的兩人,艾莎在一旁看著也是鬆了一口氣,但為了避免未來還會發生類似的事情,艾莎下定決心,要儘快重新掌握自己的魔法,不再麻煩他們。

卡珊看到艾莎一個人在旁邊有些寂寞,於是便過去,牽起她的手,將她拉到他們這邊坐下,他們現在把話說開了,所以不必要這麼委屈,聚在一起吃飯才開心,艾莎高興的接受了邀請,與布萊恩跟卡珊像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晚上,聚在城堡內一起吃晚餐閒聊。

午餐過後,布萊恩將課程重新引導至掌握魔力流動,剛才艾莎已經能操控微弱的魔力,現在要按照這個感覺,慢慢的將控制範圍擴大,當然,如果不小心失控了,布萊恩不介意再賞她幾巴掌。卡珊捶了一下布萊恩的手臂,警告他別再打艾莎巴掌了,一定有更合適的辦法。

「嗯…更合適的辦法嗎?」布萊恩開始思考其他選項,雖然比起賞巴掌,用接吻的方式來解決也不是問題,但他不想,尤其是卡珊還在旁邊看著的時候。「我想…為艾莎找一個精神支柱是最好的辦法。」

「精神支柱?就像你的項鍊?」

「嗯,精神支柱可以是任何東西或是想法,但必須是對妳有特別意義的東西,那種妳一看到就能安定心神的東西,在妳重新引導自身魔力的同時,思考一下,什麼東西對妳來說是最重要的,我會在一旁觀看妳的狀況再決定要不要介入。」

「呼…好吧。」聽了布萊恩的建議,艾莎決定試試看,她首先想到的是安娜,但一想到大廳的事情就停了下來,她害怕會失控,接著又回想到父母帶著她們姐妹倆進行聖誕節的開幕儀式,那時她們年紀都還小,但艾莎記得一清二楚,因為那是為數不多她們一家人一起渡過的聖誕節…艾莎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因為往後好幾年,她們再也沒一起渡過聖誕節,只有在自己上任女王後,才認真的舉辦了一次,其他的時間都只有安娜,還有獨自一人在房間的自己。

布萊恩看著艾莎的表情逐漸變得傷心,但看著她手上的寒氣還算是穩定,因此沒打算介入,雖然不忍心讓艾莎一直沈浸在傷心的回憶裡,但為了尋找有用的精神支柱,這過程是必須的。

「對了。」這時布萊恩看向卡珊說著,「也該是時候教妳怎麼使用妳的新眼睛了。」

布萊恩一樣讓卡珊席地而坐,然後在很遠的地方放了一個石頭,他在石頭上不知道寫了什麼,接著他回到卡珊身邊,並問她:「告訴我,上面寫了什麼?」

卡珊覺得莫名,那麼遠她怎麼可能看得到,但布萊恩讓她試試看,然而不論卡珊怎麼看,甚至瞇著眼睛,都覺得那種距離不可能看清楚。

「不要嘗試控制它,它本來就是妳的一部分,是妳的本能,但妳一直用人類的角度去看,這次嘗試用一個獵食者的角度去看。」

「好吧…」卡珊半信半疑,她想像自己是一個獵食者,而那個石頭是自己的獵物,但不是以一個人類的角度,而是一個野生動物。「嗯?」漸漸的,卡珊的視覺出現了變化,她感覺那個石頭離自己愈來愈近,上面的字也逐漸清晰。

「看樣子妳成功了,告訴我,上面寫了什麼?」

「我…愛…」卡珊沒唸完,故作鎮定的咳嗽一下假裝自己不在意,隨後站了起來。「那…確實挺酷的。」

「老鷹、豹、狼,牠們能在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獵物,慢慢的靠近最終將其獵殺,牠們也沒特別控制自己的視力,靠的只是本能,妳現在能使用牠們的眼睛來看遠物,等妳熟練了,我再教妳其他用法。」

「還有其他用法?」

「當然,其中一個是視力共享,我能看到妳所看到的,很需要彼此的默契,不過我們之前成功過,所以應該不會比我想像中的難。」

「之間有成功過?什麼時候的事情?」

「呃…」布萊恩想起來這件事情還沒跟卡珊說,之間他去森林精靈的礦山時發生的插曲,他透過卡珊的眼睛看到了…

「怎麼了?你臉為什麼這麼紅?」

「卡珊,我答應過妳我們之間不再有秘密,所以我要說了,但妳要知道那是一個意外。」

「到底什麼事…」

「妳把耳朵靠過來。」布萊恩希望在跟卡珊說這件事的時候,艾莎最好不要聽見。

卡珊把耳朵跟靠過去,聽著布萊恩說的秘密,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喔…」卡珊聽完一開始是有點生氣的,但剛才布萊恩也說了那次是一個意外,所以接下來她覺得很尷尬。「我們最好別告訴艾莎。」

「同意。」

一整個下午,艾莎都沉浸在自己的回憶裡,嘗試從中尋找足以當作精神支柱的東西,她試過美好的回憶,但那些都只在父母還在世前;她試過與安娜之間的回憶,但絕大多數都被恐懼給併吞;她嘗試想起與安娜、雪寶、艾倫戴爾的人民一起渡過的聖誕節,那時的她確實非常快樂,大家都聚在一起,是她當上女王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節慶,艾莎覺得就是這個了,她以這個記憶為媒介,重新運起魔法,但一直有個異樣的感覺在心頭裡作亂,她無法專心,最終還是沒能成功…

「唉…這個回憶還不夠強烈嗎?」艾莎嘆著氣,失望的睜開眼睛,她意外的發現現在居然已經晚上了,整個冰川內部變得非常陰暗,她轉頭看見卡珊跟布萊恩在一旁好似在做著什麼訓練,布萊恩在陰暗的空間裡四處走動,而卡珊則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你們在做什麼?」艾莎好奇的過去查看。

「卡珊現在正在適應夜視力,如果順利的話,她也能夠在黑暗的地方看的清楚。」布萊恩一邊回答一邊走回卡珊身邊。

「夜視力?像貓科動物?」

「是啊。」卡珊的眼睛感覺有點乾燥,於上閉上眼睛休息一下,「但比我想像中的難…要時常專心。」

「妳會習慣的。」看著外面已經轉暗,布萊恩心想差不多該回去部落了,於是變成夜魔,打算載著卡珊跟艾莎一起飛回去。「今天就到這裡吧,妳們兩個都是。」

「我…」艾莎覺得她還不能休息,她還沒找到足以支撐自己的精神支柱,在那之前她都沒辦法能自在的使用魔法。「我覺得…我今晚可以待在這裡,部落的氛圍容易讓我分心。」

「好啊。」布萊恩聽到艾莎的回答,頭也不回的要往外面走。

「什麼?!」卡珊簡直不敢相信布萊恩打算就這樣把艾莎留在這裡,上前攔住了他。「這個地方冷的要死,你放心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嗎?」

「她如果想回去,水靈會載她,而且阿托哈蘭也在這裡陪她,她會沒事的。」布萊恩打算繞過卡珊走出去,但卻又被攔住去路。

「布萊恩,我們不會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卡珊很嚴肅的警告他。

「卡珊…」布萊恩把嘴靠在卡珊的耳朵邊說著,「我想到幾個新動作想試試看,妳知道的…在帳篷裡。」

卡珊聽到後滿臉通紅,之後不停的捶打布萊恩的身體,還在旁邊的艾莎沒聽到布萊恩剛才說了什麼,所以也不知道為什麼卡珊要打他,不過看卡珊的表情判斷,應該是什麼害羞的事情。

「我們要留下來陪她,句點。」卡珊義正詞嚴的拒絕布萊恩的提議,隨後拉著他回去。

「好啦…」聽到卡珊拒絕自己的同房邀請,他也是無奈的認了,但等到卡珊終於讓開了,他依然是往外面走。

「你又要去哪裡?」

「去給妳們找吃的,放心,我保證我會回來。」說完後,布萊恩就走出去了。

「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傢伙,哈…」卡珊苦笑著搖搖頭,自己居然會愛上這傢伙,真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還是太愚蠢,但在她的臉上,盡現幸福的表情。

「所以…他剛剛到底跟妳說了什麼?」艾莎非常好奇他們剛才的談話,到底是什麼事能讓卡珊臉紅感到害羞。

「就…那樣,妳還是別知道的好。」

「喔…哈哈哈。」看著卡珊難為的表情,艾莎其實也已經猜到了。

在布萊恩回來之前,艾莎打算繼續深入自己的記憶,閉上眼睛原地打坐。卡珊也想試用一下自己的夜視力,於是她走出冰川,在漆黑的夜晚,看著遠洋,本來如果沒有星空,大海會變得格外漆黑且可怕,但在夜視力的幫助下,卡珊能清楚看到海洋的波浪還有流動,對於失去圓弧之力的她來說,能使用一些新的能力,也算能貢獻一點心力。

「呃…我的眼睛啊…」雖然逐漸熟練,但剛才並沒有好好的休息,所以沒有用多久卡珊就覺得眼睛很乾燥,她眨眨眼睛濕潤一下雙眼,但她重新睜開眼睛後,眼前出現了一幕奇景。「是你…」

有著棕色斑點的白鹿,此時正朝著她走過來,原本不安穩的海浪,被牠踏過後變得平靜。

「呃…嗨?」見到白鹿已經來到自己眼前,卡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白鹿也只是盯著她看沒有做其他動作。「呃…對了,在艾倫戴爾,謝謝你救了我。」

卡珊向白鹿對於在艾倫戴爾的做為道謝,而白鹿愈發靠近,甚至直接用自己的鼻子磨蹭起卡珊的臉頰。

「哈哈哈,好啦。」卡珊撫摸著白鹿的臉龐,看著眼前如此奇特的生物,她也不禁感嘆著:「你到底是什麼?」

正當卡珊好奇之時,天空傳來一聲野獸的吼叫,她抬頭一看,夜魔正以飛快的速度降落,卡珊下意識的退後了好幾步,而夜魔就在卡珊和白鹿之間降落。

「退後!」布萊恩將卡珊護在身後,還不停的對著白鹿叫囂。

「布萊恩,住手!」卡珊轉而跑到布萊恩的面前擋住他,「牠不會傷害我,牠救了我!」

「什麼?!」

「在艾倫戴爾,在你失控的時候,這頭白鹿救了我。」

聽到卡珊的說法,白鹿是阻止自己犯下大錯的功臣,布萊恩也收起了自己的態度,畢竟如果當初白鹿沒有出現,那卡珊真的會被當時失控的自己所殺。

「抱歉,我太緊張了。」布萊恩重新變回人形。

白鹿並沒有對布萊恩的道歉做出回應,倒是非常平靜的轉身離開,走到一半時白鹿全身發出白色的光芒,隨後變成無數個光點消失在空中,沒了白鹿,海浪也重新變得不平靜。

「那到底是什麼?」卡珊向布萊恩問著。

「我也不知道,我從沒見過這種生物,但如果是連夜魔都會畏懼的力量,那肯定來頭不小。」

聽到布萊恩也不知道那頭白鹿的身分,卡珊有點小失望,不過她看著布萊恩身上背著的行囊,想到他剛才說要去找吃的,不過這行囊看似不大,她擔心裡面的東西夠不夠三個人吃。

「別擔心。」布萊恩注意到卡珊的眼神在行囊上。「裡面的東西雖然不多,但都是對妳們有幫助的,更何況妳們中午吃的那麼好,我幫助妳們注意一下身材,有沒有見過這麼貼心的男人?」

「…」聽到布萊恩如此不要臉的說詞,卡珊只是給了一個眼神,然後一言不發的走回冰川內。

「我又說錯了什麼?」

回到冰川內,艾莎沒有在隨便使用魔法了,不過她在一旁拿著紙筆寫著,那些對她來說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卡珊無意看到有一條是寫著:安娜的生日,我生病了,變成是她在照顧我;卡珊看到後不禁微笑著,對艾莎來說,安娜真的是最重要的人,但也給了她一個問題,為什麼有關於安娜的回憶,還不足以當作是精神支柱。

「你們回來了。」艾莎比較慢反應過來,急忙的把剛才寫的紙張收起來。

「這些都不算正餐,但都是對安定心神非常有幫助的。」布萊恩將行囊中的東西一一拿出,有用熟雞蛋跟生菜炒成的沙拉、香蕉、還有幾朵洋甘菊。

布萊恩拿出一個茶壺,把洋甘菊放進去,再將熱水泡進去,過了一段時間,布萊恩把茶倒給她們兩個,洋甘菊茶有助於減輕焦慮跟放鬆心情,對於需要一直沉浸在回憶的艾莎在需要不過了。布萊恩還把剛才在外面對卡珊說的話再對艾莎說一次,卡珊聽到後嫌棄的搖搖頭,而艾莎則是被逗笑了。

「如果…這些都不合妳胃口,還有別的選擇。」布萊恩從口袋裡拿出幾塊長方形的巧克力。

「巧克力?」艾莎看到巧克力後兩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想從布萊恩那裡拿走。

「那我的份呢?」卡珊以為布萊恩是為了艾莎特別拿的,內心有點吃醋。

「哈哈,別擔心,妳也有,但這東西吃多了會胖,所以妳們一人只有一塊。」

卡珊跟艾莎吃著巧克力,經過一天的努力訓練,吃點甜食是最開心不過了,她們兩人臉上盡顯幸福的表情,但布萊恩這時卻潑了她們冷水說著:「那些沙拉跟茶也要給我解決掉。」

吃完了布萊恩帶來的‘‘健康食品,,後,她們兩個都有些懶洋洋的躺著,本想著要直接睡著,但地上可是冰啊,沒躺多久卡珊就覺得冷了,馬上動起來暖和一下身體,艾莎在以前就習慣了冰冷,但那是在自己還有魔法的前提下,現在的她居然也開始感受到涼意。

布萊恩一開始本來就打算帶著卡珊回到部落去,那裡不止暖和還有床可以睡,但如今變成這樣他也沒輒。

「過來吧。」布萊恩轉化成夜魔,然後在地板上吐火,畫了一個圓圈,他用腳踩著測試一下溫度,確認了沒有問題後便趴著。

卡珊還在思考著布萊恩是什麼意思,隨後夜魔張開右邊的翅膀,他用眼神示意著卡珊過來,卡珊隨即明白,這是布萊恩要她躺在他身體上,本來她一開始非常抗拒,但這個地方一到夜晚會更冷,於是她只好不情願的走過去,躺在夜魔的身體上;夜魔的羽毛意外的暖和跟柔軟,卡珊才剛剛躺下就意識到剛剛的自己真的大錯特錯,這個舒適度還遠比一般的床鋪還要好,眼見卡珊已經躺好,夜魔把翅膀放下,當成是被子蓋在卡珊上,沒過多久卡珊就感受到一股睏意,打了個哈欠就睡著了。

「…」雖然卡珊是安穩的入睡了,但看著站在一邊的艾莎,布萊恩陷入了猶豫,他本想是盡可能的跟她保持距離,但看著艾莎沒了魔法,現在正冷著,身為一個好男人他也放不下心,於是他張開了左邊的翅膀,並示意讓艾莎過來。

這次換艾莎陷入了猶豫,一開始是她說要留下的,沒想過要麻煩他們,所以遲遲不敢過去。

「快過來吧。」布萊昂無奈的讓艾莎趕緊過來,現在不是想那麼多的時候,趕緊休息才是重點。

「好吧…」艾莎做了深呼吸,慢慢的走到夜魔的身邊,看著那巨大的翅膀,艾莎還是不免覺得害怕,畢竟上次布萊恩失控時可是抓著她在魔法森林裡飛過,那次的事情給了她不小的打擊。

但看著夜魔的青藍色的眼睛,艾莎才終於放下心來,慢慢的躺在夜魔的身體上;令艾莎驚訝的是,這羽毛確實比想像中舒適,甚至比自己在城堡內的床還要舒服,眼見艾莎已經躺好,夜魔放下翅膀,把艾莎包裹的好好的,確保她不會覺得冷。

「謝謝你…所做的一切。」

「真的要謝我的話,妳就要趕緊掌握自身的魔法,然後跟我一起阻止艾力克斯,那就足夠了。」

「但…我嘗試了很久,能夠作為我的支柱的回憶…」

「我很確定妳一定會找到的,妳可是艾莎,沒有妳做不到的事。」

「嗯,謝了。」

「沒問題的,晚安。」

「晚安。」

在道過晚安後,夜魔也趴下安穩的入睡,艾莎則是看著熟睡的他,心中確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什麼有關於安娜的回憶還不夠,那個異樣的感覺又是什麼。

「我想…我找到了。」艾莎帶著微笑入睡,準備明天的訓練到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