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10:艾可(4/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9-27 06:32:25 | 巴幣 44 | 人氣 174


兩個長篇同時開連載根本自作孽

這段有次要角色的便當和主要角色掛彩,不過真正的豪華大便當要在下一段才出現就是了~

上一段請見此→鳥頭俠 Case 10:艾可(3/5)

繼續放上本章BGM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

(海港偵探事務所,翁肥面試後當晚)

    或許那位叫約翰‧史密斯的年輕人會是不錯選項,而且他幫自己取的假名還真有創意。吉米鎖上事務所大門時這麼想,順便跟房東威廉斯太太打聲招呼。

    「要去哪裡參加聖誕派對嗎,王吉米偵探?」威廉斯太太友善地問候他。

    「去看戲。」他招手叫來計程車。「市立大學今晚有演出。」

    「祝你看戲愉快啊,大偵探,還有記得準時繳房租。」

    「當然沒問題!」

    他連忙跳進計程車,抵達市立大學後往劇場方向前進,從風衣口袋掏出邀請函遞給劇場門口的保全。

    「來看話劇社預演?」保全死氣沉沉地詢問並從抽屜挖出演出傳單作為回禮,對來賓長相毫無驚訝之意,或許吉米這陣子太常出現在電視上導致S市市民開始失去新鮮感了。

    「沒錯。」

    「上樓左轉,看到一群死大學生聚集的地方就是了。」

    「謝啦。」

    「王吉米偵探!」話劇社長見到鳥頭偵探時不顧臉上的妝還沒畫好就跑來迎接他。「你真的來了!」

    「我很期待你們的這場預演。」吉米鼓勵道。

    「謝謝你!快過來坐下吧!抱歉椅子都還沒排好,正式演出時我們會把你安排在貴賓席的!」話劇社長拉著他走向凌亂的觀眾席。

    布幕敞開後,一頭做工不甚精緻的假牛從塑膠海浪中冒出,游向坐在保麗龍礁岩上的歐羅巴。

    「她還沒正式入學,但實在很優秀,我在她就讀的高中看過表演後就決定把她找來幫忙了。」話劇社長向吉米介紹新成員,舞台上的歐羅巴正著迷地觀察假牛。

    「你是指牛還是指歐羅巴?」吉米打趣問道。

    「當然是歐羅巴啦。」

    「原來。」他聳了聳肩。「她叫什麼名字?」

    「露西‧戴維斯。其實應該是露西‧戴維斯二世,跟她母親名字一樣。」

    吉米接近午夜才告別話劇社,他拉緊衣領走出市立大學,途中差點撞上一個舉牌叫囂的醉酒流浪漢。

    「末日將至!人們全該感到害怕!」流浪漢高聲恐嚇。「你相信什麼啊,偉大的鳥頭偵探?別以為幫人抓猴就能免於天罰!你我都是罪人!沒有人不是罪人!你相信什麼?說啊!你相信什麼?」

    吉米瞄了口袋裡的演出傳單一眼。

    「我相信愛。」

~*~

    刺耳噪音在海妖摔回海裡時從造型詭異的機器爆出。

    「那是什麼?!」亞歷克斯摀起耳朵。

    「噢!」比利痛苦地跪下。

    帖木兒忽然感到頭暈目眩。

    「你沒事吧?」理查拉住他。

    「沒事……」他穩住腳步繼續朝海妖開槍。他不懂飢餓感為何挑在此時試圖佔據思緒,那台機器發出的噪音難道會是原因?

    你終究是掠食者,帖木兒‧道格拉斯二世,開始狩獵吧。

    噪音彷彿在他腦海中叫囂著這句話。

    「快砸掉那台機器!」比利對他們哀號,但一隻海妖已經趁亂抱起造型詭異的機器逃之夭夭。「幹!不!」

    「你到底是怎麼了?」潘蜜拉想抓住他,但成群浮出海面的海妖讓她不得不一邊開槍一邊倒退回颶風號。

    「有隻變形金剛從廢棄監獄爬出來了!」翹鬍子警官歇斯底里地哀嚎。

    「那就是塔羅斯。」吉米伸出黏液觸手把眾人撈回船艙,屁普迅速包裹船身形成屏障讓海妖只能圍著颶風號叫囂,然而屁普構成的屏障仍無法阻擋刺耳噪音在空氣中肆虐。「即使儀式被搞砸,千年會還是成功叫醒了青銅巨人。」

    「該死它好大!」

    「現在該怎麼辦?」翁肥撞上吉米,來自比利的哀號害他差點腿軟。

    「你他媽在鬼叫什麼?!」帖木兒大吼。

    「不!我不想要──」比利摀住腦袋哭號然後倒了下去。

    「剛才那台機器肯定有問題!」理查也開始感覺頭暈。

    「什麼機器?」翹鬍子扶起倒地的比利,右手卻突然傳來劇痛。

    接著是骨肉斷裂分離的噁心聲響。

    他也倒了下去。

    「老天。」

    潘蜜拉張大嘴巴。

    比利撿起翹鬍子警官的右手咀嚼起來。

    露西爆出淒厲尖叫。

    「幹!」帖木兒立即朝比利開槍,比利閃過子彈跳上儀表板對眾人咆哮。「這傢伙瘋了!」

    「別對儀表板開槍!」潘蜜拉阻止他。

    「我又不是白痴!」然而暈眩感再次襲擊他的感知,比利扔下斷手撲了過來。

    「帖木兒!」理查舉起槍試圖扣下扳機。

    「他好像被控制了!」帖木兒抓住比利的腦袋往地板砸,鱗片不斷從手臂浮出。

    「嘖!」金髮殺手火速加入敲暈比利的行列,但來自比利的劇烈掙扎讓他們不到幾秒就被甩開。

    「這裡真的很不適合打群架啊。」吉米看著他們搖頭。

    「媽的給我安份點!」帖木兒再次揪住比利,比利回以憤怒咆哮然後被猛力撞上牆,這下他終於安靜下來。「把他綁起來!」

    「你真的沒事嗎?」理查找來繩子時再次向他確認。

    「廢話!」他咬牙切齒地綑綁比利。

    「你剛才也感覺頭暈對吧?」

    「對,但現在沒了,那台機器十之八九會控制人的腦袋。」他把神智不清的比利踢到一旁。「別被它影響了,小混蛋。」

    「我知道。」理查抿起下唇。

    「得快點把警官送去醫院,這樣下去他會失血過多!」崁蒂壓住翹鬍子的傷口說道。

    「但那台機器人正朝我們走來!」翁肥絕望地瞪著緩慢逼近颶風號的塔羅斯,幾隻試圖闖入的海妖對他尖聲叫囂讓他只能緊抱同樣瀕臨崩潰的露西。

    「看來只好先處理海妖了,不然翹鬍子會完蛋。」吉米瞄了海妖們一眼。

    「你想怎麼做?」

    「老方法。」

    「老方法?」翁肥看見屁普撲向海妖時只能白眼以對。「是啊……老方法。」

    「你要把海妖吃光?」潘蜜拉不敢置信地問吉米。

    「至少先讓岸上的麻煩少一眼,這樣我們才有機會落跑。」吉米舉起雙手讓屁普擴散得更遠,來不及逃回海裡的海妖全都身陷屁普中發出淒厲哀號,最後化為白骨消失在浪花之間。「快點啟動颶風號吧,理查,塔羅斯快走過來了。」

    「好。」理查把晶片卡插回儀表板,模仿比利先前的操作讓颶風號發出隆隆聲,但他同時也注意到摀住額頭喘氣的帖木兒。「……帖木兒?」

    「別管我,我沒事。」

    鱗片已經爬上帖木兒的臉頰。

~*~

(峽灣)

    酒保茫然注視眼前一切。

    「老江他……他死了。」老江的打手沮喪地走旋轉奶子舞酒吧。

    「……我很遺憾。」

    「聽說國民兵已經在前來S市的路上,希望這場混亂能快點結束啊。」

    「希望如此。」酒保撿起一個在海妖襲擊中落地的相框,他幾乎忘記吧檯牆上有這張照片存在。「我們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待續~



喔不翹鬍子手殘了QQ

(老江:幹)

(殺手好基友:你這個人口販子的便當完全不值得同情啊^^)

(作者:你們這兩位便當高危險族群也要小心點啊ˊ_>ˋ)

(帖木兒:反正我在別的作品已經領過一次了,再領一次也沒差啦=_=)

(作者:你說的喔~我可沒很想再發你一次便當耶ˊ_>ˋ)

(理查:不要又發他便當啦QwQ)

(帖木兒:我的上一個便當不就是你造成的嗎=_=)

(理查:對齁差點忘記ˊ3ˋ)

(亞歷克斯PTSD發作中)

(帖木兒:你還敢說@皿@)

想知道帖木兒的上個便當是怎麼回事請見殺手好基友首次登場的作品「恐怖驚悚十五題」,但跟鳥頭系列沒有任何關係就是了XD

創作回應

ilwiKAMINA
眾角色:必須安慰自己,幸好作者是台灣人,至少下戲後便當比較美味,雖然每場戲都是賽缺。
(我聽待過加拿大等英國前殖民地的人說,就算有錢也要自己煮,不然當地食物太難吃了!)
2021-09-28 16:57:09
黃勤(金絲眼鏡)
身為一個壞作者,我還是叫吉米去準備便當好了ˊ艸ˋ
吉米:欸
理查:我可以負責便當^^
帖木兒:你不要又把我爆頭就該謝天謝地了="=
2021-09-28 17:10: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