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永恆

冰凜 | 2021-09-27 05:04:05 | 巴幣 12 | 人氣 37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短篇】永恆



別人總說,活得久了就會對周遭的事物越來越不上心。

跟我無關、我不在乎、沒有也無所謂。

這樣的話語出現的比率會漸漸增加,與自身有所連繫的事物也會越來越少。

最後,除了自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事物,再無其他東西能入眼。

馬德拉完全認同。

是因為快入冬了,工作逐漸減少才有空思考這些事情嗎?

馬德拉久違的想起這些跟這裡無關的事物。


很久很久以前,具體是多久已經不可考,馬德拉因為某些不願回想起來的事情遭人追殺。

躲藏途中,稀里糊塗的救了某個差點被馬車撞過的小姐一命,耽誤了不少時間。

匆忙別過後,卻依然無法躲過敵人的追擊,最後在暗巷喪命。

再次醒來,他已經成了殭屍。

眼前的人是那位自己救過的小姐。

「早安啊?看來術式成功了呢,因為是第一次,如果有什麼缺陷的話就請多包涵啦!」

她笑著,對馬德拉道聲早安。

馬德拉識相的忽略了窗外漆黑的夜空。

在那之後,他得知自己已經死了,遭追殺的人分屍後被隨意棄置在垃圾場的角落,是小姐將屍塊撿回來的。

而他似乎就是小姐利用鑽研許久的煉金術賦予生命後活過來的,不死族。

也就是殭屍。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呢?

鏡子裡倒映出他的臉,俊俏卻毫無血色。

作為小姐的第一個鍊金術實驗品,他身上有許多缺陷,包括從屍塊拼湊回一具屍身所留下的大量縫線,以及無法維持活著的狀態的各種器官。

雖說外貌基本毫無變化,還是一樣的紅髮、一樣的小麥色肌膚,但兩邊嘴角延伸出的修補痕與不斷流出血水的左眼,都在在提醒他,他已經不是人類了的事實。

要說變化,最肉眼可見的變化大概就是他的眼睛從藍色變成了金色。

閃閃發亮,就像無上的黃水晶。

解下沾滿血水的繃帶,鏡子裡映出的,是已經遭蟲蛀蝕,不斷腐爛的左眼。

這次的眼睛質量不好啊。

拿出櫃子裡備用的眼睛,那些眼睛各不相同,來源也不明瞭,但他不在乎。

裝上新眼睛,原本綠色的瞳孔迅速變化成燦爛的金色。

他的左眼總是全身最容易腐壞的部位,但不裝新的,眼窩又總會隱隱作痛。為了不讓血水滴落,即使剛換好眼睛,他也會牢牢的包好繃帶,確保沒有任何破綻。


走過長長的走廊,迎面是許多女僕對著他打招呼,她們全是煉金術下的產物,無一例外。

而他的工作,就是確保她們沒有在偷懶,都有認真工作。

雖然偶爾總是會有人小小偷懶一下,但大家大部分都很聽話,因為小姐對她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小姐,可以進去嗎?」

抬手敲門,馬德拉乖順的在門口等待裡面的回應。

「進來吧」

聲音傳出,馬德拉馬上察覺到了什麼。

推開門,整齊潔白的房間內,一張白色的桌子上放著一具女性屍體,桌子旁則是他的小姐,正掩面哭泣。

"今天的訪客是......茉莉小姐,身患頑疾,來訪許多次了,果然還是......"

「小姐,請不要難過,您已經為茉莉小姐做得夠多了」

為眼前的人披上毯子,這並不是第一次送走病患,但小姐依舊會在結束後感到難過,對小姐來說,這並不是經歷得多了就會麻痺的事。

「我知道,我只是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悲憤」

她哭花的眼一直看著茉莉,深深譴責自己,為什麼不能再多做點什麼。

「她沒有選擇留下,馬德拉,幫我好好安葬她」

「遵命」

推走桌子,馬德拉識相的留给小姐獨處的空間。

小姐是鍊金醫師,長年居住在這棟大宅裡研究醫術與煉金術,房子周圍有馬德拉設下的結界,只有身患疾病、內心毫無希望之人、醫治中的病人以及對小姐充滿感激之情的人才能進入,因此,這裡算是與世隔絕的空間。

多虧了小姐的煉金及植物知識,這個空間內能實現自給自足,東西壞了也能修,除了偶爾需要出去打獵外,也不會有讓人注意到的痕跡,所以不需要過多的金錢也能維持生活。

宅子裡的女僕也跟馬德拉一樣,是鍊金術製造的殭屍。

當出現病人時,小姐便會傾盡一切嘗試醫好病人,若是真的不行,小姐便會给病人自由選擇的權利,吞下小姐製作的藥,死後變成不老不死的殭屍,或者就此永遠死去。

而變成殭屍後,因為外面的世界擁有怪物偵測系統,所以勢必無法再回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只能半強制的永遠留在這裡,作為殭屍女僕生活。

說也奇怪,這些年進來的病人如此之多,選擇留下來的卻是少之又少,雖然馬德拉通過結界能感覺到她們都非常感謝小姐,卻不太理解兩種選擇關鍵的分歧點到底是什麼。

或許是因為作為女性,原本就被外面的世界放棄,所以才不想繼續活下去?

至少馬德拉沒有遇過男性病患。

埋好茉莉小姐的遺體,馬德拉擦擦汗,看著手臂上的縫線,突然想通了什麼。

"是那種所謂「不能给她添麻煩」的心情嗎?"

正如他被小姐所拯救,所以決定留下來報答,那些選擇離開的病患,感受到的應該是「不能留下來给小姐添麻煩」吧?

果然只能用教育背景來說明兩邊的差異嗎?

相比起男性,女性在社會地位上總是遭到打壓,會有「不能比男性出色」、「不能给別人添麻煩」、「要順從男性」的觀念不斷出現,進一步形成女性心中根深蒂固的標籤及壓力,即使好不容易有了自由選擇的機會,還是會下意識選擇不给別人添麻煩的選項,能真正做出內心嚮往的選擇的女性少之又少,所以宅子裡的女僕數量才一直寥寥無幾。

馬德拉想通了,卻越覺悲哀。

小姐明明是如此出色的醫師,卻也在許多年前遭到打壓,不得已離開原本任職的醫院,在途中遇到他、救了他,如果不是遭到打壓,小姐一定會成為小有名氣的醫師吧。

那些女僕也各個都在某方面擁有驚人的天賦,馬德拉相信那些離開的病患們一定也是這樣在某些地方擁有驚人天賦的女性,無奈社會不公,連能讓她們得到充分訓練的地方都沒有,又怎麼會有能讓她們展現的舞台?

馬德拉回到房間,小姐已經冷靜下來坐在窗邊,一旁還有女僕在幫忙倒紅茶。

「辛苦了,下面交給我吧」

女僕恭敬的退出房門,馬德拉看著小姐的側臉,美麗卻透著一股孤寂。

「小姐,您平靜下來了嗎?」

單膝跪在小姐身旁,她沒有轉頭,而是閉上眼睛。

「是,我平靜許多了」

「我只是......感到痛心,我明明發現了那麼多疾病的解藥,卻依舊有許多新的疾病出現,難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嗎?」

「小姐,您已經足夠努力了,請不要貶低自己,被您拯救過的人一定也認為您是她們的大恩人,她們一定不會想看到小姐傷心難過的」

馬德拉真摯的說著,他一直真心希望小姐能夠幸福,卻沒想過小姐會一直將所有死亡記在心上,將自己的心也困住了。

「我有時候會想,這會不會是上天給我的懲罰?懲罰我違反世間常理,僅憑私慾復活許多人,所以不斷增加疾病的數量,给世人帶來更多痛苦」

「我並沒有能力評論命運,但如果上天真的如此不看好小姐的所作所為,我定會第一個反抗這所謂的命運」

她轉過身,看著他的臉。

「我很抱歉,當初沒有問過你的意願就將你復活,還是這種不得不經常更換器官的不完全復活,我一直希望能將你醫好,卻做不到」

「......我不怪您,當時的我早就已經死了,對於現在的生活我並沒有任何不滿,能侍奉您是我的榮幸」

看著她的臉,久違的,他感到有些緊張。

「馬德拉」

「是」

「吻我」

她下令。

遲疑了一秒,他站起身,搭住她的肩膀,低頭,卻被她推開。

狂喜的情緒瞬間轉換成不解。

「不用了,是我太亂來了,不要勉強自己」

誤解。

他一把抓住小姐的手。

「不是的,小姐,我......」

"砰!"

「小姐,小心!!」

雷光閃現,馬德拉精準的捕捉到光出現的剎那,抱住小姐進行躲避。

下一秒,兩人原本待的地方被炸成一片殘骸。

「小姐!您沒事吧!」

焦急的情緒湧上心頭,馬德拉急著確認懷中人的情況,卻不見對方有任何回應。

"暈過去了嗎......"

「馬德拉先生!」

慌亂中,一名女僕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馬德拉先生!結界......結界被入侵了!」

順著女僕的視線,馬德拉終於注意到那在結界上空逐漸集結的天馬部隊。

而帶頭的將軍手上,握著一名女性的脖子,強硬的將她懸在空中,馬德拉認出來了,那是曾被小姐醫好的女性,名叫萊拉。

而萊拉現在,被吊在空中一臉痛苦,已經可以認為她不是自願的了吧?

「傳令下去!全員避難!」

這種情況下,馬德拉優先做出的選擇是確保所有人的周全。

「是!」

看著女僕跑遠,馬德拉解下頭上的繃帶,金色的雙眼閃耀光芒,形成一個防護罩,將小姐包裹在裡面。

啟動傳音魔法。

「王之部隊啊,敢問你們是出於什麼目的闖進這裡呢?如你們所見,這裡只是一塊與世無爭的小宅院罷了」

對方沒有遲疑,連傳音魔法都不用,巨大的答覆迴盪在空中。

「這個女人名叫萊拉!是我國的十二王女!身患重疾被國家所拋棄,在你們這裡治好了卻計畫要殺害國王竄位,依王之命令,施行連坐罰,將醫治王女的女醫師及其殘黨斬草除根!」

話畢,數個火球在空中出現,無差別的開始轟炸。

"砰、砰、砰"

「呿......」

馬德拉咬牙,造出一片巨大的防護罩,勉強擋下了火球攻勢,卻再無反抗的餘力。

眼看著下一波攻勢即將發射,馬德拉只感受到不甘與絕望。

「請不要放棄!」

強力的聲音傳進馬德拉耳中,是那些女僕又回來了。

「妳們......我不是叫妳們去避難了嗎!」

「對不起!但是我們都清楚,如果馬德拉先生輸了,小姐會死,我們也會死!」

女僕們排好隊列,集合彼此的力量擋住了王國的下一波攻勢。

「橫豎都是死,我們一定要奮力掙扎過再死!我們本來早就該死去,是小姐給了我們新的人生,一定要保護小姐周全!」

風暴中,幾個女僕的身體開始崩壞了。

幾個負責攻擊的女僕也漸漸開始使不出力,只能匍匐著爬到同伴腳邊,將身體的魔力全數傳给同伴。

殭屍的身體本來就是靠魔力在維持,她們使用了超出負荷的魔力,維持不住身體了。

「妳們居然這麼......」

馬德拉的左眼崩壞了,眼窩處流出膿狀的血水,就像流下了血淚一般。

「馬德拉......」

虛弱的聲音傳來,馬德拉低下頭,小姐正低聲哭泣。

「小姐!您還好嗎?非常抱歉我沒有保護好您......」

「馬德拉......對不起......」

「小姐......?」

「你的眼睛一定很痛......對不起我利用了你......」

「小姐......對不起,請不要再說話了,我馬上就會處理好的」

轟炸還在持續,馬德拉感受得到,有一股特別龐大的魔力正匯聚成團,是大魔法。

一但被大魔法直擊,女僕們一定會全體消滅,而他們倆......如果捨棄部分空間,只留下保護小姐的高強度防護罩的話,應該可以撐過去吧。

看著馬德拉哀愁的笑臉,她也不傻,她很清楚大家都會死。

所以,她從懷中掏出一顆金色的眼珠。

「馬德拉......這是有大量魔力的眼睛,使用它吧」

「小姐......?」

馬德拉看著小姐,她的眼裡寫著堅定,所以他也不猶豫,接過那顆金色的眼珠塞進眼窩裡。

瞬間,他的身體充盈著龐大的魔力。

"這股力量......能行!"

「大家!拜託了,再撐一下,我會反擊的!」

「拜託了,馬德拉先生!」

「给他們好看!」

「打爆他們!」

在女僕的全力中,馬德拉構築著他唯一知道的大魔法──煉獄。

看著他的側臉,她開口。

「馬德拉......對不起沒告訴你,當時,我會把你復活是為了讓我能長生不老,我把你的身體改造成能儲存魔力並傳輸到我身上,使我維持人類的身體卻又能長生不老,持續研究疾病,但你的身體卻承受不住儲存的魔力而日漸崩壞,所以我才把過剩的魔力封到這隻眼裡......對不起......」

「這麼多年過去,我才發現我愛上你了,但是一想到我對你做的事我就好愧疚,連向你表白心意都擔心你會不會只是出於我救了你的恩情而表面答應,內心卻非常嫌棄......」

看著馬德拉逐漸崩壞的身體,她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我知道的,就這隻眼的魔力肯定不夠施放大魔法,你會連維持身體的魔力都投進去,等你死了,我也會死吧,但能死在你身邊,我很高興」

魔法構築完畢。

馬德拉轉頭看著小姐,這個他愛了一輩子的人。

「小姐,我也愛您,不管您當初救我是出於什麼理由,我都不在意」

魔法發射,劇烈的火光吞噬了整個天空,連帶著將整座宅邸吞噬殆盡。

「我才是,擔心我們之間的身分差距而遲遲不敢說出口,現在我終於有勇氣了,我愛您」

「......馬德拉......」

她眼眶含淚,看著眼前半個身體都開始崩壞的愛人。

「是,小姐」

他溫柔的,用僅剩的一隻手將心愛的人抱在懷中。

「不要用敬語,叫我的名字,可以嗎?」

他笑了。

「我很樂意。我愛妳,伊莉莎白」

淚水落下,伊莉莎白激動的吻上眼前她愛了一輩子的人。

而他,欣然回應。

維持防護罩的魔力終於耗盡,熊熊火光吞噬了兩人的身影,吞噬了結界內的所有事物。

待火光燒盡,結界內只剩一片虛無,而結界就像在守護兩人的愛情一般屹立不搖。

碳化的屍骨倒臥在廢墟之上,一旁掉落著一顆金色的魔石。

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擾。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