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台東超載-32:融合之兆

大理石 | 2021-09-27 02:43:06 | 巴幣 4 | 人氣 84

連載中台東超載
資料夾簡介
當大家以為這些就是極限時,後山之境卻又輕易地提高了上限,彷彿平原與山區之間的緩坡能無限延展,以此收納異界萬物。

※最近《沙丘》的新版電影版上映了,這連帶也使得我很早以前寫的沙丘前三部曲的書評點閱量大增。
※結果也就只有書評的點閱量瘋狂增加,有股淡淡的哀傷感ᕕ( ᐛ )ᕗ



----------《台東超載》-32:融合之兆

  那晚,忘川基地內部出現了一塊由兩面投影交織而成的奇點,所謂的大融合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啟動的。
  
  融合的徵兆共時性地出現在環太平洋區域以外的場域,有些人看見了巨人背影遮蔽了K2的容顏,也有些人則看見了自由女神的火炬吞噬了光芒;來自紅海的濃霧奪走了蘇黎世運河的座標,洲與洲、陸與陸,彼此的界線越趨疏離,那些一度丟失的訊息漸漸地沖淡了人類所熟知的現實,在這顆地球如此、在另一顆地球亦是如此。值得慶幸的是,位於虛空構體內部的它沒有一個可描述的具體位置,這連帶導致奇點所引發的大融合並非時序所能定義的事件,它是同時存在於所有時空的不連續因果。
  
  ("——這裡是IRA大西洋聯合代表,各地分會觀察到了大融合的徵兆,內側的事情快要壓不住了,現在我們將緊急授權啟用日內瓦超大型穩定錨——")
  
  ("——總會聽見了嗎?我是印度洋聯合代表的主席,環太平洋帶南側產生了極端不自然——漲落能——干擾——我不曉得這個通話還能持續多久——還有SI——")
  
  ("——南極洋聯合代表回報,可能是因為認知鈍化的關係,本管轄區的異常現象還沒引起民間政府的注意,然而物理訊息開始偏移了,我們擔心接下來將發生無法挽回的巨大交通災難——")
  
  ("——致美國總會,在六小時前八丈島循環港點突然進入了活躍期,這個異常現象連帶使得日本各地的遺失現象發生率大幅上升,儘管新式穩定錨及時發揮了作用,但專家推測穩定錨只能再撐七十四個小時,若是無法終止大融合的進程,本分會認為有必要提前考慮最差事態—–")
  
  ("——南中國政權——聽得見嗎?總會,這裡是中華分會,我們的人接獲情報,南中國政權正在和SI進行直接接觸——SI不是盟友,他們背叛——")
  
  ("——這裡是拉美新聯合會,以扎庫洛X點為主的各大遺跡設施都傳來壞消息,有遊客目睹不明人形物在半空中遊行,那不是欺視現象,對側地球的座標正在和本地地球重疊,我們無法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各地IRA組織的訊息湧進了北美總會,碩大的情報中心已經連續承受了七小時以上的情報轟炸,此時層出不窮的末日異相與特殊事故弄得眾人焦頭爛額,許多處置方案都是趕鴨子上架,說是這走一步算一步已經算是種讚美了,而北美區自己也是顧不暇給,他們雖然比其他地方都要早進行壓制作業,但美加兩地不同於其他環太平洋帶以外的區域,這塊土地擁有數量龐大的天然載波點與類邊境區,跟各地IRA分會的狀況相比,或許北美總會負責的區域才是那個最接近終局的末日前線。
  
  總會的安全防衛部與隱匿部動用了所有人力前去穩定散落在各大州的高強度溢漫區,即X點,然而無論怎麼拼命,截至目前也為止已五座小城規模的外側聚落完全陷入虛空構體中了,累計的突發事故高達一千件以上,這樣的損害程度令IRA難以繼續掩蓋裏側存在的真相,若是事態持續惡化,北美總會將考慮暫時取代民間政府去執行『魯班鎖方案』,屆時IRA以及虛空構體的事情也將會浮上檯面。
  
  也許是明天、也可能是一萬年之後、甚至可能是一萬年之前,大融合都注定要完成或已經被完成,若是能想辦法藉由波函數坍縮來定義大融合的時序表,如此一來有可能讓它推遲至無限遠的時空,而『魯班鎖方案』的具體作用大抵如此,但人倍感意外的是IRA內部有許多人並不只是期望確實地寫下大融合的時間表,他們更希望自己的作為能讓此時此刻化為融合的結果。
  
  此外,當初先驅者們就是為了防止虛空構體的特性被再次被濫用,他們會才決定將IRA從表側完全中移除,同時身居暗處也更符合IRA的任務需求,時至今日,慣於在虛空中行動的後繼者們面臨了重返人間的壓力,雖然沒人能保證自己擔得起後續責任,但再壞的結果都好過自己的家鄉化為烏有。
  
  一面內憂、一面外患,在這種種困境圍攻當下,北美總會的會長不經在立體地球圖前沉思良久,此時幹部們正在會議桌前吵吵鬧鬧,如此經典的場面讓他忍不住多吞了兩顆胃藥。
  
  坐在一旁的副會長說:「按照雷德崔先生的說法,與SI勾結的融合派目前已經佔領了中華分會、大西洋區以德國為主的西歐地帶、印度洋區分別以印度與葉門為主的近海地帶,拉美區與非洲也有疑似傳聞......」
  
  會長回答:「這顆地球跟我們一樣都處在很尷尬的地位,想要做到盡善盡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無論如何,這個世界都沒必要跟那群融合恐怖份子妥協。大家別再吵了,先把眼前的危機給搞定吧。」
  
  邊境管理部部長奧賽德說:「會長,我們不能確定SI留下的技術是否有任何後門,眼下只能繼續將其投入在前線......」
  
  「泰坦原形錨還不能用嗎?」
  
  「能用,但我們產能不足,目前只能先把現有的原形錨拿去處理黃石公園X點的載波溢漫。」
  
  會長心裡想著,就算能用也來不及讓各地分會把SI留下的技術給汰換掉,總之就是問個安心而已。「......台灣分會的狀況如何?」
  
  坐在會長右前方的安全防衛部部長天普回答:「八個小時前SI利用了空拱入侵忘川基地,並且在內應的幫助下佔領了包括奇點在內的半數核心設施,目前基地主任乾中校目前正帶領著鐵鼠部隊進行奪還作戰,岩黑女士則帶領部分人力在外界尋找申仵煦的蹤跡,而其他零碎的情報還有待帕提哈卡先生做第二次任務匯報。」
  
  天普說的空拱是以虛空構體中的負物質創造出的愛伊斯坦羅森橋變體蟲洞,空拱除了連結E域地球上的各大節點外,理論上也可能直通V域地球,但這個假設直到SI入侵之後這個才被完全驗證。為了維持虛空構體的穩定性,空拱每次可供通行的質量有其上限,以往IRA只有運送緊急物件時才會啟用這項設施,而且任何修改與更動都會直接傳達至北美總會的空拱監控中心,換言之既然SI能利用空拱作為入侵工具,要不就是他們有辦法藉由外力操控空拱,要不就是北美總會裡頭正有規模可觀的間諜在到處亂竄。
  
  「聯繫上SI本部了嗎?」會長問。
  
  「沒有,與SI本部的對話通路全面斷線,對方拒絕與我們進行溝通......」情報部的部長雷德崔稍微停頓了一會兒,他側耳聽著下屬剛傳來的最新訊息,厚重的眉毛丘陵緩緩壓成了一片草原,「......會長先生,V域地球傳來了一則不尋常的訊息,對方自稱是境外組織,他們希望能和E域的我們進行合作。」
  
  你們這些外星人就知道怎麼挑時機來談判。會長一邊用左手舒展了緊繃的眉頭一邊暗付,他活了一百五十個年頭,直到今天才首次碰到這個疑似姆聯境外的不明勢力,無論對方是誰,他們似乎都等這一刻等很久了。「......回答他們,說我們E域地球只接受有共識的長期合作,此外我們正努力應付彼此的世界末日,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合作,請他們也稍微努力一下,先撐過了眼前的難關再說。格溫女士,離大會議還有多久時間?」
  
  秘書格溫說:「還有三十分鐘,會長先生。」
  
  「謝謝提醒。雷德崔先生,確認SI接下來的舉動了嗎?」
  
  雷德崔讓下屬把破霧者計畫的相關情資傳至與會者前方的虛擬螢幕,會議桌前則展示了希爾伯特斷裂點的塔型設施結構。「我方推測SI的下個行動目標是摧毀破霧者計畫的關鍵設施,阻止我們利用啟動子申仵煦去切斷E域地球與V域地球之間的連結,若是此舉成功,接下來申仵煦若是活著,他就會以自然完形的身分確立融合觀測點,而他若是死了,就會改由鏡像庫雷塔吉直接進入自然完形並確立融合觀察點,反之亦然。不幸的是,我們現在無法聯繫上負責設施物的莫切博士,亦不能確定SI是否已經佔領了設施物。」
  
  奧賽德接著說:「如果是要在失去設施的情況下阻止自然完形,現階段我們只有兩種方法,一則是同時消滅申仵煦與庫雷塔吉,另一則則是讓申仵煦與庫雷塔吉進入邊境區進行數據修正。」
  
  天普果斷地答道:「那就把啟動子跟鏡像給消滅吧!趁現在空拱還能用,我們必須立刻派遣核心戰力前去處理台灣分會遇到的問題,現在只要幾個簡單的步驟就能永絕後患,技術、情報、戰力,所有東西都佔在我們這邊,就算另一端的姆聯能有辦法抗衡,他們也沒辦法在這場混亂中抵禦來自虛空的重擊!」
  
  與之對坐的隱匿部部長梅斯特用她一貫的冷淡地語氣提醒:「現在根本沒人力可以送去台灣瞎攪和,天普先生,而且就我所知,最適合執行這場任務的淨空小組被派去鎮壓阿拉斯加之淚與安德烈諾夫群島了。總之,當地的事情就先讓當地分會以及駐地軍處理吧,只是找個人,沒必要這樣像大張旗鼓......另外,邊境研究局的人也說過,大融合不一定真的會發生,不如說發生的完成度將比我們想像中的還低,相比之下,先穩住我們國內的事態才是第一要務,許多地方的座標已經開始產生重疊了,發生回歸湮滅只是遲早的問題。」
  
  「您這是想賭一把嗎?」
  
  「在下只是比較務實,比較喜歡著眼於可預期的未來跟合理的預算。」
  
  會長在兩人準備又開始吵起來之前下了結論:「讓外交委員會的福克斯先生去和姆聯接觸,SI是姆聯的問題,而大融合則是我們所有人的問題,我相信他們會很樂意幫我們一把的。另外,雖然北美董事會將期望壓在希爾伯特斷裂點,但那東西已經成了不定時炸彈,因此我也提案將『破霧者計畫』以及備案的『止風者計畫』無限期凍結,直到我們確定SI沒在裡頭動手腳為止。」
  
  坐在靠窗側中段位置的邊境研究局局長多蒙不敢苟同會長的提案,他說:「我們沒必要凍結『止風者計畫』,它是由研究局多方團隊親自打造出了心血結晶,和SI一點狗屁關係都沒有!」
  
  「多蒙先生,邊境地理學以及物理學都不是我的專長,可是我對研究局以及全球大小分會的狀況瞭若指掌,如今我擔心的並不只是SI狂妄的舉動,我也擔心在這個密切接觸SI的半世紀以來他們是否早已嚴重影響了我們的基礎。我相信研究局的諸位同仁都是最為頂尖的人才,所以我只是希望你們能利用這份專業重新檢查所有邊境與虛空構體的相關技術是否也存在著被開後門的疑慮。請將『止風者』與『破霧者』一起列為這項檢查任務的首要目標,謝謝。」
  
  多蒙鼻子噴了氣,他發誓自己總有一天要眼前這個老不死的怪胎扔進異次元。「會長您說的算,不過董事會同不同意就是另一回事了。」
  
  「謝謝關心,我會盡力而為的。稍後就請副會長先生向各地辦事處下達三級動員,所有人員依據雷鳥協議對已成功封存的失效物進行轉移作業,並且暫時封閉侵蝕度達百分之四十以上之虛空構體設施,而後所以單位的行動方針都以所屬位置之基地為原則。現場各位部會長官還有其他問題嗎?沒有的話就回到各自的崗位吧。」
  
  會長的結語下達,眾人就匆匆起身走出了會議室,關閉的假窗隨著他們的交談聲遠去而再次展開那片虛幻的林蔭,現在會議室中只剩下五個人,他們分別是會長、副會長、秘書葛溫、雷德催與外交委員會的秘書長福克斯,福克斯是個矮小的黑髮男子,乍看之下頗有電視購物頻道主持人的風範,而作為北美總會的外交門面,在任十餘年的福克斯先生也維持著不過不失的表現,總會會長相信他肯定能將這份穩固完美地延續到秘書長手中。本屆的秘書長有個重要的任務,即協調台灣分會、北美總會與SI共同推動『破霧者計畫』的執行,因此他也非常清楚這個計畫的來龍去脈與目前遭遇的困境。
  
  「會長先生,您相信在我們這群幹部、甚至董事會裡也有SI的內應嗎?」福克斯以閒話家常的態度說道。
  
  會長擺在桌上的雙手指頭互碰,形成了一顆中空的尖塔。「這個問題等以後有時間再討論。」
  
  「既然會長先生都說我們還有時間了,那這場災難肯定沒大夥想的那麼接近末日吧!」
  
  雷德崔搞不懂福克斯這種輕飄的態度有何意義,他瞇著疲倦的眼睛表達不滿,接著才說:「咳咳......總之,我還是先和您接著說明一下忘川基地的狀況。在台灣分會與我方的情報網合作之下,我們已經列出了一份黑名單,而這份名單上有個意料之內的重點人物,那就是忘川基地的負責人,林永春上校......既然SI本身確定是敵人了,那SI選定的人選必然也有問題,但這段日子裡林永春的舉動似乎都不符合SI的期望,好比《XXV密件》中SI方就對阿莫克以及山地研究所的陳誠森死亡、以及窩藏申仵煦的事情感到非常不滿,盡管也不能排除這是場戲,然而我斷定林永春確實不完全聽命於SI。」
  
  「就SI的原計畫來看,他們本來也打算讓林永春進行自然完形嗎?如果林永春跟阿莫克就能達到自然完形的成果,那又為何要把申仵煦與庫雷塔吉牽扯進來?」
  
  「根據《寧靜角二十三號匯報》的訊息,我們只能確定林永春與申仵煦各有用處,但實際作用為何還有待確認。」
  
  副會長問:「我再確認一次,申仵煦與庫雷塔吉是在SI安排下出現的嗎?」
  
  「是的,這對人選是SI主動干涉後的結果。」
  
  福克斯隨手點開了申仵煦的資料,他對這些自己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內容毫無頭緒。「申仵煦的確很特別,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乾脆就讓他頂替林永春成為備案啟動子,而若這份特別也是SI刻意篩選出來的,那現在的問題應該反過來看,也就是林永春和申仵煦的相似之處在哪?」
  
  雷德崔說:「喬布斯博士有個荒謬的假設,他認為林永春可能和第三方有牽連。」
  
  正副會長互看了一眼,他們同意這種說法確實很荒謬。會長問:「喬布斯博士的假設是建立在林永春也具備源我或源體上頭,對吧?」
  
  「不可否認,同源異體的源我與源體是對稱雙子,而源體則又與第三方存在為映射關係,所以若是第三方存在現身,那必然伴隨著源我與源體的顯現,然而SI本身可能藏著一些特別壓箱科技,藉由這個技術,他們過去曾讓申仵煦的第三方存在在源體以及源我現身之前就以訊號體的形式轉移至本位時空,因此我們不能排除他們也對林永春進行了類似的加工。」
  
  副會長困惑地噘著嘴巴,這個回答無法令他信服,但他也知道這件事還有太多未知數,繼續追問下去也無助於釐清真相。「......剛才你說到SI不樂見阿莫克的死亡,換言之阿莫克之死本來不在計畫之內?」
  
  「是死的形式有問題。就實際案例來看,生化載體的死亡不會造成本體的死亡,而SI的目的是利用消滅生化載體來迫使正在進行鏡像程序的對象發生自然完形,但阿莫克的本體在發生修正之前就死了,這也導致林永春位於本位時空的個體不會發生變質。」
  
  福克斯說:「假設林永春身上真的有第三方存在,那他有沒有可能已經被取代了?」
  
  雷德崔回答:「至少溫德曼博士並不排斥這種說法。會長先生、副會長先生,還記得申仵煦那個被我們代稱作實驗體S的第三方存在嗎?當時參與『破霧者計畫』的三位核心研究者就已經跟喬布斯博士研擬過各種可能性了,最終他們有了一個結論,即是:基於阿納加米塔因果互換原理,第三方存在與相對應的E域和V域的對應子實際上處於流動狀態,即三者的時空性質能互相補足、互相取代,所以第三方存在的確是有可能取代掉本位時空的對應子成為新的對應子。當然,這只是一個有趣的假設,當時溫德曼博士只認為這種說法能增加實驗體S的合作意願,但整個論點沒有任何虛構之處就是了。」
  
  「唯一的問題是缺乏實證。」
  
  會長說:「就忘川基地的訪談報告來看,第三方存在所處的時空似乎正在遭受某種末日規模的災難侵擾,那裡的生活相當貧瘠,社會體系也退化至了封建時代以前的原始結構,所以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第三方存在為何會話乖乖地替SI在這個時空辦事情,只是林永春的表現來不像實驗體S那樣單純,要嘛就是他來的時間比較早,已經完全適應了,要嘛就是他依舊是本人,而關於他身上的第三方存在僅僅是SI的一個失敗的嘗試......雷德崔先生,希望你能盡快抓到林永春,有太多事情等著他來解釋了。」
  
  雷德崔說:「我們和台東分會的人正在尋找適當的收網時機。」
  
  會長思索了一會兒,他總覺得SI的舉動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憑藉SI的能力與技術,他們大可悄悄地策劃大融合,畢竟那些人就連空拱都能作手腳了,我不太相信SI還有甚麼做不到......果然,單是自然完形不足以達到SI對大融合的期望吧......福克斯先生,之後請您和溫德曼博士等人商討瓦解希爾伯特斷裂點的可能性,我認為SI的目標不是破壞希爾伯特斷裂點與其相關設施,而是利用它們作為大融合的推進器,因此希爾伯特斷裂點不能留著,它的存在太危險了。」
  
  副會長皺起眉頭,一臉遲疑的模樣。「我記得您並不是物理學家吧?」
  
  「副會長先生的意思是說我不該對學者們的玩具出手嗎?」
  
  福克斯跟著說:「我相信溫德曼博士等人會同意終止計畫,但要把希爾伯特斷裂點給拆掉,這恐怕就有點傷感情了。」
  
  會長百般無聊地玩著手指,他在想自己兩百年後是不是還得面對同樣的、屬於別人的情感障礙。「IRA不是用來談感情用的,雖然我們的確鼓勵所有IRA相關人員進行正面且積極的互動,此外諮詢中心的大門二十四小時不關閉,可是公事就是公事,就算希爾伯特斷裂點是個奇蹟,我也不希望大家對它放入過度的情感。」
  
  這時秘書葛溫抓準了時機說:「會長先生,該準備出席大會議了。」
  
  「謝謝提醒,葛溫女士。福克斯先生、雷德崔先生,請繼續你們的任務。」
  
  福克斯與雷德崔齊聲回答:「是的,會長。」
  
  聽聞兩人回應後,秘書引導著會長先一步離開會議室,在此同時,遠在台灣的阿煦與灰鸚鵡也正悄悄地走出了劉外科診所的後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