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3

葉悠慕 | 2021-09-26 21:43:54 | 巴幣 8 | 人氣 83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3 請託(完)
    那冷傲的樣貌,簡直就是凌默的放大版,只是變得更帥。

    他梳理整齊的白髮,襯托出那張好看的臉,穿上襯衫的鎖骨若隱若現,可以看得出他不錯的身材,更散發出成熟的韻味。

    這樣貌,連葉玦都看得忍不住心臟狂跳。

    「凌老師,您要向全班介紹一下自己嗎?」女老師鎮定的看向身旁的人。

    他往前站了一步,掃視底下的人,視線在接觸到葉玦身上時,頓了一下,又馬上移開。

    「我是凌默,言術師,你們之後的導師。」

    言術師這三個字直接讓全班炸鍋,連做夢都想不到,難得一見的言術師就站在他們面前。

    這就好比明星直接跑來學校當老師一樣。

    凌默轉過身去,正好看到葉玦寫在黑板上的名字。他想也不想的提起粉筆,在旁邊寫下名字,才回過身來。

    葉玦聽見這介紹嚇了一跳,看到那兩個字更是腦袋一片空白。

    真的是他。

    居然真的是凌默。

    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狀況下再見面。

    葉玦手腳冰冷,微微顫抖。

    他內心除了激動,更多的是驚慌。

    突然間的重逢,他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凌默,又該說些什麼好。

    凌默跟他想的一樣,已經是個高高在上的言術師,他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普通人。

    不對,他在想什麼呢?

    他現在是李子玦,不是葉玦。

    想到這裡,葉玦像被潑了冷水,澆熄了心中的熱烈。

    這件事提醒了他,他不能被認出來。至少現在還不能,不然假身份就會曝光。

    他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凌默就在眼前,但就連打個招呼,都必須裝作是陌生人,不能被他認出來。

    不對,他在期待什麼呢?

    凌默就算認出他,又能怎麼樣呢?

    以他現在的身份,有什麼資格站在他身邊。

    他們已經是天差地遠的存在,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了。

    甚至,凌默有可能早就忘了他。就算他表明身分,也只會換來無情的回應。

    意識到這些,葉玦胸口隱隱作痛,難以呼吸。

    就算早有心理準備,一時之間,還是無法平靜的接受現實的殘酷。

    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不應該去期待那些,這輩子都不可能屬於他的東西。

    現在早就不是以前的情況了。

    他也不再是那個他。

    葉玦努力的深吸氣,才慢慢緩過來。

    想清楚這些之後,他反而鬆了一口氣。

    身為李子玦,調查完李安庭的事,他就會離開這裡。

    回到自己的生活,當回葉玦,從此形同陌路。

    至少,能知道凌默過得很好,那就夠了。

    他不該有任何的不滿足。

    現在他應該要煩惱,要怎麼樣假身份才不會曝光。

    如果凌默沒認出他,那就沒事。如果認出來,應該也只能死不承認,反正他現在所有的資料都是李子玦。

    只是,應該瞞不了多久。

    葉玦按住額頭,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大不了真的被發現直接走人,只是李勤那邊,又交代不過去。

    沒想到才剛來,就碰上了一個天大的難題。

    這整節課,他都心神不寧,沒仔細聽大家討論什麼。也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全被凌默收盡眼底。

    下了課,一堆女同學立刻圍上去想要跟凌默說話。

    凌默早有準備,直接冷冷一句禁止討論跟課程無關的話題,就坐下隨手翻起講義看。

    他這生人勿近的架式,沒有人敢上前打擾,只有幾個女同學為了搭話,拿上課本問問題。

    幾位同學則聚到葉玦旁邊,想要認識一下。

    「子玦同學從哪裡來?」

    「隔壁,A鎮。」

    「住哪裡啊?」

    「宿舍。」

    「你有沒有打遊戲?要不要一起玩?」

    「沒有,謝謝。」

    葉玦此時已經恢復過來,禮貌性的回答這些問題。

    他不喜歡被問東問西,可是也沒有辦法,不能給別人不好的印象。

    不過即使他盡力了,大家對他這冷冷淡淡的性子,也提不起一點興致,紛紛散去。

    他嘆了一口氣,心裡知道以這種交際能力很難打入別人的圈子。

    可是,這點他沒輒。

    自從上國中他就是這個樣子,突然要他裝熱情,實在強人所難。

    葉玦嘆了口氣,抬頭不自覺的注意到凌默。

    凌默身邊圍繞許多人,讓葉玦想起以前,凌默曾經跟他說,所有人都圍著他打轉很無聊這件事。

    不知道凌默現在又是怎麼想。

    這時,凌默正好看過來,與他視線交會。

    葉玦一下子心虛,撇過頭去。

    凌默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又像沒事一樣,繼續回答關於話術的問題。

    高一二班來了一位超帥言術師的消息很快傳開來,許多人紛紛跑來教室外面,想看看言術師到底長什麼樣子。

    葉玦本來想出去透風,見外面圍滿了人,又坐了回去。

    他隨手翻起課本,順便觀察整個高一二班。

    李安庭自殺之前,曾經提到一件事。

    有人一直在散佈對她不利的謠言,搞得她壓力很大。

    如果是單純的謠言,能止於智者,殺傷力不高。若使用話術散佈謠言就不同了,不但能顛倒是非,還會對當事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至於把當事人逼到精神崩潰,精通這類的話術,利用強大的言靈,或許可以做到。

    不過能做到這種程度,很難想像是學生所為。

    他程度太差,看不出哪幾個話術特別強,只能以後透過成績觀察了。

    但是,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那幾個女生,確實感覺得到對李安庭有些惡意,但還沒有強烈到致人於死地的程度。

    有可能是李安庭內心脆弱,才會普通程度的話術就承受不了嗎?

    這有可能嗎……?

    思考到有些頭暈,他按住了額頭。

    要查出真相,恐怕還得耗費一番功夫。

    上課鐘響,凌默開始講課。

    「話術的四個要點,分別是語意、表情、語氣、口吻,只有掌握這四個要點,才能控制言語。」

    「語意最為重要,把想表達的意思精確的想像出來,加上適當的表情,想要傳達的語氣,最後以最貼切語意的口吻傳遞出去,加以引出言靈的力量……」

    凌默講解課文的時候,或多或少的使用了話術,讓聽的人更能融會貫通。

    他的嗓音又富有磁性,聽起來很順耳,許多人都比以往認真聽課。

    除了葉玦,他聽得昏昏欲睡。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不到話術的威力,完全有聽沒有懂。

    他從以前話術課程就非常爛,只會死背理論,實際應用的部分常常掛零,一度懷疑是天生缺陷。

    原本還會在意,後來就放棄了,不會話術也是能活得好好的,頂多盡量避免跟別人交流。

    他強打起精神,但沒多久又越來越想睡,這比連續加班好幾天還要煎熬。

    最後,終於是堅持不住了,忍不住打起瞌睡。

    反正他的座位在最後面,應該很難發現到。

    凌默翻著手上的講義,正要繼續講下一個小節,就遠遠看到已經快要睡著的葉玦。

    他停下手中的動作,臉色沉了下來。

    這個人,居然敢在他課堂上睡覺?

    這點倒是很像。

    凌默放下講義,一言不發的走下講台。

    大家一臉疑惑,順著他走去的方向看過去,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交頭接耳起來。

    「這新來的同學是怎麼回事……凌老師講得那麼好,居然還睡覺。」

    「可能太累了吧……」

    「李子玦同學,我講課很無聊,是嗎?」

    聽到這聲音,就像一桶冷水從頭上潑下來,他馬上清醒過來,睡意全無。

    葉玦一抬頭,就對上凌默寒意逼人的視線,嚇得趕緊坐好。

    沒想到被抓了個正著。

    「沒有。對不起,我不應該睡覺。」

    他急忙低頭道歉,背後冷汗直流,不由自主的心虛。

    凌默就站在面前,他一下子沒把握不會被認出來。

    凌默似乎沒認出來,依舊是那冰冷的表情,冷聲道:「放學到辦公室報到。剛才睡覺沒聽到的內容,我不介意再特別教你一次。」

    說完,他沒再多看一眼,就轉身回去繼續上課。

    葉玦望著他的背影,心裡千百個不願意,可也只能全部吞回去。

    「知道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後面的課,葉玦不敢再打瞌睡,但是課程實在太枯燥乏味。只好一直盯著課本看,手偷偷藏在抽屜裡畫圓,藉此保持清醒。

    突然間,他摸到了一處平滑又凹凸不平的地方,再仔細摸,好像是立可白塗上去的痕跡。

    為怕引起凌默注意,他不敢低頭去看,只好慢慢摸出輪廓,看看塗了什麼。

    過了一番努力,葉玦才摸索出那是一行字。

    <誰可以救我、沒有人相信我,我去死就好了。>

    他心下一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