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來自絕境 From the Edge 第九章:擦肩而過?

春捲^_^ | 2021-09-26 21:13:37 | 巴幣 10 | 人氣 27


       兩個精靈似乎沒注意到,或者其實是不在意他們所引起的關注,逕自坐進一副桌椅,相對而坐。他們向侍者點了些葡萄酒後,便壓低聲音,開始談話。

       「你知道嗎?布萊克希爾那傢伙死了。」年輕的精靈說道。

       「這我當然曉得。要不是他的行動,我們不可能會知道那小鬼就躲在格爾莫比。」年長的精靈如此回覆。

       雷克利斯一點一點的移動身體,讓自己的臉面向牆壁,防止引起兩人注意。於此同時,他也豎起雙耳,仔細聆聽那兩個精靈間的對話。對早已習慣用耳朵洞察周圍環境的他來說,聽清楚兩人的對話並非難事。

       「而且,那個老狐狸傭兵,好像叫做狄恩吧,也跟小鬼一起在那裡。」

       「哼,那正好。當時要不是他從中作梗,我們早就……」年長的精靈咬牙說道。

       「那時候真的死了好多同胞,不過我們也沒讓他們人類好過。那群愚蠢的傭兵,死了幾百個啊?」

       「別說了,再多鮮血都換不回同胞的命。我們能做的,就是代替那些死去的同胞完成任務,回到家鄉去,過上好的生活……」

       說到這裡,他們的葡萄酒來了。於是,兩人默默將血紅酒水到入杯中,無聲的敬酒後,一飲而盡。

       「對了,布萊克不是有個女兒嗎?」年輕的精靈問道。

       「有的。這下那孩子就是孤兒了,她才十多歲而已啊……」年長精靈感嘆的搖了搖空酒杯,讓年輕精靈替他倒酒。

       「我聽說,她聽到父親被殺的消息之後,就一個人出發前往格爾莫比,說要用弒父兇手的血來為父親悼念呢。」

       「沒有人陪在那孩子身邊嗎?這怎麼行?」

       「老爺子,你別忘了她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魔法奇才,她可是能操縱全元素的天才耶!她能保護自己的。」

       「但是,她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啊……」

       這時,年輕精靈似乎附在年長精靈耳邊說了些甚麼,年長精靈的眉頭於是一皺,看向雷克利斯所在的位置。

       意識到兩道銳利無比的視線盯著自己,雷克利斯一動也不敢動,冷汗從皮膚各處冒出。他開始後悔剛才沒有及時溜走,而是留在原地聽那兩名精靈說話。

       現在,情況對他非常不利。一旦被精靈們發現真實身分,一場惡戰恐怕是難以避免,更何況狄恩此時已經不在他的身邊,沒有人能幫他。只要走錯一步,腦袋分家的結局可以預見。

       他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他還沒和狄恩一起看見外面的世界。

       「喂,只是以防萬一而已,我們得看看你的臉。」年輕精靈兇惡的威脅雷克利斯。

       「沒事的,我們只是在找人,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來,把兜帽拿下。」年長精靈將一手搭到少年肩上,語氣和緩地說道。

       雷克利斯沒有回話。

       他緩緩將手伸向腰間,準備伺機拔劍。雖然他從未殺過人,他還是必須這麼做。因為,他有必須守護的事物。

       一滴冷汗自他臉頰滑落。這麼做,真的可行嗎?他辦的到嗎?

       就在他手指碰到劍柄的那一刻,一個身影忽然出現,拍掉年長精靈搭在少年肩上的手,擋在他和兩名精靈之間。

       「做什麼?外人給我滾一邊去。」年輕精靈不悅的瞪著那個突然冒出、有著褐色頭髮、高挑身材和一雙琥珀色細長瞳孔的青年。

       「你說我是外人?」那青年刻意發出宏亮的聲音,吸引了餐廳裡許多人注意。
       「我告訴你們,這位是我的朋友,他可不喜歡被不認識的怪人隨便碰觸,請別找他麻煩好嗎?」

       「朋友?你搞錯了吧。」雷克利斯一時沒反應過來。

       「噓,你別說話,這裡交給我。」青年身體前傾,嘴巴附在雷克利斯耳邊,悄聲說道。

       「這太莫名其妙了,我們只是要確認這人是不是我們要找的......」眼見一雙雙或好奇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年輕精靈不禁感到煩躁不安。

       「確認是不是你想要的妓女嗎?你這小色鬼也還真心急,希望客官您到時候在床上可別也這麼匆忙,否則就不太好了。」

       青年語帶戲謔的說完之後,餐廳裡立刻響起一陣哄堂大笑,弄得自尊心強的年輕精靈臉上一陣青、一陣紅。

       「哦哦,難不成真的被我說中了?我還以為以高貴優越的精靈種都是愛面子的傢伙,沒想到裡面居然也有你這種不要臉的人。」

       「馬上收回你說的鬼話,跪在我面前懺悔,不然我就打爛你那張醜臉。」年輕精靈勃然大怒,身體釋放出大量魔力,堅硬的石板地應聲碎裂。

       「打架的話我絕對願意奉陪到底,下跪的話等下輩子吧,我還寧願對著妓女磕頭。」青年滿臉不在乎的脫下外衣、捲起袖子,露出刺在胸口的黑色圖騰引起餐廳裡一陣鼓噪。

       「走了小子,這人我們惹不起。」原本在一旁不動聲色的年長精靈,一見到青年胸口的刺青,臉色立刻大變,鐵青著臉拉住年輕精靈。

       「老爺子別攔我,我一定得要打爛這人渣的臉。」

       「我不是告訴過你嗎,那個扭曲的古老圖騰,是惡魔的標記啊。我們快離開這裡。」

       「呿,那我們走,算你運氣好。」儘管氣得咬牙切齒,年輕精靈還是乖乖地跟著同伴,調頭走出旅店,只留下尚未飲盡的葡萄酒。

       「走好走好,跌倒的時候下巴別去磕到地板喔。」青年充滿朝氣的向精靈們喊道,換來了重重的甩門聲。

       「雖然不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不過謝謝你幫我。」見兩名精靈離去,雷克利斯終於鬆了一口氣,用仍然微微顫抖的聲音向那名青年道謝。

       「別客氣,不過是舉手之勞啦。」青年露出燦爛微笑,將衣服穿回赤裸的上身,遮住胸口的黑色圖騰。

       雷克利斯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盯著青年看。

       能令強大的精靈感到畏懼的存在,究竟是何許人也?惡魔的標記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他是某個厲害的人物?

       「我可以請問你一些事情嗎?」雷克利斯鼓起勇氣,向青年搭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