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九章 突而出手

草士 | 2021-09-26 19:00:07 | 巴幣 0 | 人氣 40


第三百四十九章 突而出手

袁昊猛見八長老出劍襲來,雖劍未脫鞘,仍對八長老這突來之舉感到滿心疑竇,他怎地也想不到堂堂一幫派的長老,居然會當眾人眼前襲擊自己這後生小輩,更想不透先前分明有無數次機會,偏生要挑在此時此刻向自己出手,屬實怪哉。心神略一遲疑,而這一遲疑在高手過招間,已能要命,何況還是高手對上武功低微的晚輩?當袁昊腳下想施開泥鰍功,已然晚矣。

袁昊剛溜開一步,左側腹忽然傳來劇痛,痛叫一聲,整個人彷彿被人狠推一把,側臉朝地一撞,往右摔了一大跤。他眼前頓時金星亂冒,腦袋生疼,耳中隱約聽得不少人叫喚自己,卻呆愣愣未有反應。不知過了多久,他目光一抬,正巧見著一臉窘迫的八長老,這才回神過來。

只聽顧老六怒吼一聲,道:「洪風立,你我之間的恩怨,和袁小兄弟毫無關聯,你作為幫中長老,作為江湖前輩,竟無恥地對一名小輩出手?」他一字一語都蘊含莫大怒意,每道出一個字,整個窯洞便天搖地動,塵土紛落。但見他雙手齊出,掌招並不快,幾乎和八長老扭打成一團。

洪風立連連急退,繞著屋中打轉,還招也是有一招沒一招,一副不大願意搭理顧老六,但他一雙目光緊緊盯著袁昊,似乎想瞧出甚麼般。顧老六追擊而上,掌招頻出,心下同樣察覺洪風立的不對勁,可是眼角餘光一瞥及袁昊,滿心惱怒,便不再多管。二人在屋內打轉圈子,六名長老六雙目光凝在二人身影,腦袋跟著目光擺動,整齊一律,乍看起來頗是逗趣。

那洪風立和顧老六纏鬥數招,愈發覺得對方出招老練狠辣,掌招打往的位置,盡是長劍難以防範的極近距離,每一掌表面上看來平平無奇,實則一觸及才知蘊藏可怖的威力,攻得他手忙腳亂。洪風立當下急退一大步,運勁於劍,唰的一聲,待顧老六尚未迫近,反客為主,率先斜刺而去。

顧老六左掌下沉,右掌平舉過肩,見洪風立長劍斜刺過來,他雙掌齊動,拍的一聲,兩掌緊緊合十,將挾足勁力的劍刃緊扣掌肉之內,任洪風立如何使力,兀自動也不動。洪風立臉色猛變,忽有種宛若劍刃並非被掌肉所夾,而是壓在兩塊大磐石之間,決計拔不出手。

洪風立大駭不已,他怎麼也想不到使出渾身力勁的一劍,如此輕而易舉便被顧老六接下,心知一旦兵刃被奪去,他根本不會是顧老六的敵手,急中生智道:「大長老,你……你真要為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子,傷我幫內弟兄和氣?」素知這位大長老極看中紅纓幫,只消曉之以情,便能讓他退讓一步。

哪知顧老六哼了一聲,並不應答,洪風立見此,又忙喊:「三長老,老夫……老夫全是為了紅纓幫,絕無二心!」

三長老登時面有難色,心想八長老對晚輩出手乃是犯了江湖大忌,但他一心求好心切,絕不能說錯,而大長老處事平和,鮮少發怒,往往發怒都是為了弟兄,他和袁昊結交,就是把他當成一位小兄弟,八長老觸了大長老底線,他如何能不怒?

袁昊近距離感受兩名少沖境高手的對陣,那陣陣剛猛掌勁、凌厲劍勁衝在臉上,疼得他悶哼一聲,剛想側過臉吸一口氣,頓覺滿嘴血腥味兒,伸袖一抹,驚見渾是鮮血,渾身四肢也酸軟無力,難以動彈,想道:「這老烏龜當真莫名其妙,下手又狠。唉,人善被人欺,說句老實話就被人打,早知當年多練武,何必出島被人欺?」

殊不知他那低低的悶哼聲,根本逃不過少沖境武者的耳朵,當見顧老六、八長老都相繼望來,一人驚喜一人驚怒,各自跳開了一步。其餘六名長老見袁昊醒來,宛若看見甚麼不可思議之物,臉上詫異不已。

顧老六飛快來到袁昊身旁,見他當真無事,大喜過望道:「小兄弟,你沒死!你吃那一劍,居然……居然,哈哈哈,幸好你沒事,幸好沒事。」說著說著,居然語帶哭腔。袁昊聽得不明不白,臉上一陣古怪。

卻原來八長老適才那一劍蘊含少沖境的勁道,雖然劍上連鞘,不至於將袁昊一劍腰斬,但以那劍鞘上蘊含的威力,卻足能讓袁昊受到重傷,甚至喪命。是以向來平和處事的顧老六,才會發如此大的脾氣。

袁昊更是不知,在八長老長劍襲來的那一瞬間,若非他使了那一步的泥鰍功,稍讓八長老失了準頭,以及體內逕自運轉起來的逍遙定心訣,抵禦八長老的劍勁,以他執者境三脈的修為,必然要重傷不可。

其時屋外傳來張大狂憤怒的罵聲:「洪風波,草你奶奶的,你和那老王八蛋當真豬狗不如,居然聯手害死了小兄弟。小兄弟!你等著,老子這就把狗王八蛋送下去向你賠罪!」說話間,那出刀聲愈來愈快,氣浪四震,道:「洪風波,看刀!」

洪風波道:「那袁昊是害死幫內弟兄的奸細,爺爺這是為幫派除害,有何過錯?」嗤的一聲傳來,應是出劍回擊。

張大狂哈哈狂笑,道:「殺我小兄弟,那就是千錯萬錯,就算你是對的,也是錯的,去他媽的!」

袁昊忍著側腹疼痛,嘴巴微開,有意告知張大狂一聲,可是一見得八長老滿臉急色,明白他是擔憂寶貝孫兒的安危,心上壞計,重新軟倒在地上,偷偷探看屋外,暗笑道:「張四哥當我已經死了,想要殺你孫兒報仇,那我就裝死一會兒,待你孫兒死了,本小俠再活過來,嘿嘿。」

「張兄,洪兄,此處是執法堂,快快住了手!」率先出聲制止的,清一色是執法堂打扮,應是三長老的護衛。

那些年邁護衛發覺張大狂顯然動了真怒,刀法愈加狂悍,知道這般下去,他必然要使張狂刀法,臉上慘無血色,連忙道:「別打了,別打了!」

其餘年輕護衛則是熱血沸騰,他們雖覺八長老對一名晚輩出手,有失身分,但也有意給張大狂好看,大叫道:「接著打,接著打!」

有的人更暗耐不住,高聲道:「洪兄弟,我來助你。」就要出手助洪風波一同對付張大狂。

陸象峰一步上前,擋在那人面前,臉上難得沒有半點笑容,道:「道友,武者切磋向來是一人對一人,這是江湖道上的規矩。」

那人瞪著陸象峰,滿臉不快,語氣高傲道:「你這臭道士,滾開!」

陸象峰目光往旁一瞥,眼看張大狂和洪風波打得有來有回,詫異這三年間洪風波武功突飛猛進,居然從執者五脈達到執者境十脈,屬實驚人,心想:「若是讓你上前和洪風波聯手,四弟以一敵二,必然得出真功夫,一旦到了那般地步,要想攔住四弟怕是難矣。」因此無論對方說甚麼,根本不肯讓開。

那人更怒,從後背取下一根三尺長的木棒,道:「好,你不讓開,便接我一棒!」說罷,木棒直朝陸象峰腦門打去。

陸象峰沒有多想,抽出太極長劍架招,輕輕嘆了口氣,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道:「就容貧道獻醜了。」他同樣對八長老的行為憤怒不已,長劍盪開木棒,凌空劃動圓圈,正是那武當派的招法。

 
屋內眾長老見一干護衛圍著張大狂、洪風波等人,齊聲叫喝不停,忙要出聲喝止,哪知三長老伸出一手,目光悄然瞟到袁昊身上,臉上帶著一抹神祕笑意,搖頭示意,制止那些長老。那些長老均是大感不解,想道:「三長老這是何意?」

就在這時,通道口突而傳來一道喊聲:「報、報!萬……萬花幫來人啦!」話聲微微發抖,又是急迫又是懼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