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8

阿曦 | 2021-09-26 17:53:31 | 巴幣 0 | 人氣 29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2月21日,早上七點,政治中心A區


墓園似乎變成白絃最常造訪的地方。她腳踩在一片綿延的草原,沿途經過一個又一個墓碑,紫色的眼睛掃過每一位死者的名字,每個名字她都認識。

「……。」

四年前,被里奧重傷的那一場戰役,之所以被白絃歸類為黑歷史,不是因為她打輸,而是里奧的那一番話,她沒辦法不去在意。


「都是因為妳,白絃!」

「這一切都是妳造成的,全部都從妳開始的!」


她不能否認,也不敢否認。所有悲劇、錯誤、詛咒的源頭都是她,每一座墓碑下埋葬的人,追溯死因,都是她造成的。

「……。」


她有罪,所以她衰弱。


儘管一切都在掌控,作為懲罰,她依舊選擇承擔,否則她對不起墓碑下的人,也對不起她昔日的夥伴。

「對了。」

從黑色的運動外套裡,白絃拿出之前跟凱薩借的項鍊。她才不是因為喜歡,而是項鍊的寶石和水晶,讓她聯想到了某人。

「……好久沒回去了。」

白絃抬頭,離這裡不遠的山丘上,有棟白色的、形似教堂的建築。她雙腳離地、飛到了山丘上方,最後降落在建築物前。

近看就能發現,這其實不是教堂,而是一座白色的莊園,只是屋頂的尖塔遠看時、容易被誤認成宗教建築。白絃踩上青石地磚鋪成的道路,走到莊園的大門前,上面刻著四行字:


「童年夢境永藏不朽,神秘記憶纏繞交織。枯萎花瓣常伴聖者,芬芳花朵遙遠他方。」


大門是鎖的,沒有鑰匙孔,也沒有能輸入密碼的地方。白絃的雙手撫上門板,額頭輕輕靠在上方,閉起了眼睛。


「──我回來了(I’m home)。」


語畢,裡面傳來「卡!」的聲音,大門自動開啟了一個小縫。白絃握住門把、推開大門,腳步輕輕地踏入室內。

「好久不見。」

挑高三層樓的空間一片潔白,牆壁、天花板、柱子全是白色,裡面只有一張非常大的床──一張足以容納十三人的、白色的床,上面擺了十三個白色枕頭,有一群身穿白衣的人躺在上面。


第一代水果塔。

死去的他們被保存在這,彷彿睡著般,進入了名為仙境的夢。


白色的床,從最左邊開始,依序是公爵夫人、三月兔、空位、假海龜、空位、空位、艾莉絲、紅心傑克、空位、白兔、空位、空位、貓。

因為用了特殊的保存技術,他們的臉沒有死人的慘白,雙頰隱約能看見紅潤,姿勢也不全然是平躺,有的身子往左側,有的右手放在枕頭,有的雙腳微微彎曲……要不是沒有呼吸、身體沒有起伏,他們看起來跟活人無異。


彷彿只是睡著了。

睡得安祥,睡得平靜,沒有人能打擾他們。


「……。」

白絃那句話沒有說錯,這裡才是她真正的「家」。不管生前發生什麼,他們都是第一代水果塔──一群擁有相同命運,共同創造艾莉絲體系的人們。

白絃走到床頭的那一側,從最左邊開始,一個一個呼喚他們的名字:


「薇奧拉.雷蒙。」


公爵夫人,雷蒙一家的創始人,紅心皇后的妹妹、本尊夏悠的阿姨。身兼氣質、美麗、高貴、溫柔於一身。四年前自願放棄永生,在高宇維面前嚥下最後一口氣。


「尤里烏斯.史密斯。」


三月兔,史密斯馬戲團始祖。年紀輕輕的少年和艾莉絲一夥人鬥了一生,實力強勁,脾氣極差,是白絃交手過最多次的敵人。最後與哥哥撕破臉,慘死於哥哥之手。


「凱薩.克里斯托多羅普洛斯。」


空位,預留給書蟲,希波克拉底一脈創始人,原姓史密斯,尤里烏斯的親哥哥。原先和弟弟一起對抗艾莉絲體系,卻因為某些原因倒戈,和艾莉絲、白絃、李仲翔三人,一同跟著阿道夫老師學習,後來娶了阿道夫老師的女兒──葛蕾絲為妻,生下尼可拉斯。


「中村凪(NAGI)。」


假海龜,國籍日本,人生失敗組,為了流產的女兒自願注射水果塔,創造了名為「鵺」的存在、取名彌亞(MIA),將之視為自己的女兒。雖然和白絃有私交,卻不願加入艾莉絲一夥,最後被李仲翔殺死。


「羅笙。」


空位,預留給紅鶴。雖然沒有水果塔,但在注射蜘蛛糖前,他的單幹實力就不遜於第一代水果塔,因此擁有與他們齊名的資格。基於僅存的一絲憐憫,白絃把弟弟的位子設在自己旁邊,如他所願、死後能與姊姊相伴。


「白絃。」


空位,預留給獅鷲,也是她本人,Platinum始祖。因為其特殊身分,被賦予「最強」的稱號,也具備其他第一代沒有的特質。一百年前親手殺死曾經的夥伴、朋友,及摯愛,創造《羅琳娜條約》,維持現今的世界秩序。


「夏悠。」


艾莉絲,夏家的由來,水果塔的起源與意義。不屬於現今世上的任何生物,艾莉絲就是艾莉絲,能與所有水果塔共鳴,艾莉絲體系的最高領導、精神象徵,是不容許否定的存在。


「李仲翔。」


紅心傑克,李門創始人,夏悠黑化的幕後黑手,對艾莉絲的影響極其深遠。因為想利用後代的身體復活,目前存在李晴煬體內,卻基於某些原因,還在與李晴煬的意識拉扯。


「小約翰。」


空位,創辦了賴家的薩拉凱爾教,天真、可愛、善良的小男孩,和李仲翔有深厚的交情。為了李仲翔,選擇臣服於黑化的夏悠,最後被白絃殺死。

「……。」

走到這,白絃停下腳步。不是她不願回憶剩下的四位,而是小約翰那顆空蕩蕩的枕頭,打住了她念舊的思緒。


為什麼?

為什麼是空的?

小約翰的位子,為什麼是空的?


「……。」

小約翰死了,白絃不會忘記殺死他的那天,也清楚記得自己抱起他的屍首、將他放到這張床上。因為小約翰喜歡黏著李仲翔,白絃特別幫他安排李仲翔旁邊的位子,而現在──那個位子竟然是空的。李仲翔和阿道夫老師中間,除了一顆白色枕頭,什麼也沒有。


小約翰的屍體不見了。

有人背著她、背著他們所有人,偷走了小約翰的屍體。


「……哈。」

緊握手中的水晶項鍊,白絃彎腰、弓起身子,發出了非常、非常恐怖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


她在生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名為水果塔的東西流竄全身,流入她的心臟、四肢、雙眼。


「很好,很好,非常好……!」


幾分鐘前,里奧四年前的那一番話,還會讓她愧疚、難過、自責;如今那些情緒被水果塔吞食,被憤怒燒得一點也不剩。


「一百年。」

「我們用血汗淚,給了他們整整一百年。」

「他們又給了我們什麼呢……?」


直起身,白絃回頭,看向李仲翔那彷彿睡著的淒美臉龐,然後──明明是「獅鷲」的白絃,此刻卻啟動「紅心傑克」的白色空間,粉紅色的身影剎那消失。


艾莉絲體系的主導權是她的。

一百年,該死的世人遺忘了一百年。

是時候讓他們想起來了。






-

(小說更新通知、阿曦拉哩拉喳的閒聊、二十二世紀角色&世界觀介紹、神與畜各章病例回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