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7

阿曦 | 2021-09-26 17:43:51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2月19日,早上八點,宗教人文藝術D區,黑教堂,北棟


不需要鬧鐘就自動睜開眼睛,梳洗完畢的檸檬打開衣櫃,發現除了媽媽的衣服,還有一件用塑膠套罩著、屬於她尺寸的黑色教袍。

「……。」

賴家想讓她受洗、成為薩拉凱爾教的一份子──檸檬早就有心理準備,所以她乖乖換上那件黑色教袍,掛上金色的十字架項鍊。

「扣、扣。」

八點半,一分一秒不差,敲門聲。檸檬打開房門,她的小舅舅──賴冰河正站在外面,依然是那張嚴肅的臉,及與教袍格格不入的深藍色頭髮。

「早安。」

基於禮貌,檸檬向他打招呼,但賴冰河沒有說話,只是瞥了她一眼,然後冷漠轉身、邁開步伐;檸檬本就不期望賴冰河會回應自己,只能默默跟上去。


「還真冷漠啊。」


羅笙的聲音突然在腦中響起。檸檬左看右看,整條走廊只有她和賴冰河兩人,驗證了羅笙昨天所說──不論距離多遠,他們都能用蜘蛛糖的頻道溝通。

「你昨晚沒經過我允許,就讓我睡著了。」

想到自己竟然連睡眠都能被控制,檸檬用頻道控訴羅笙:「我不喜歡這樣,請你適可而止。」

「小天使,妳該慶幸我只是讓妳睡著,勸妳不要跟我鬧脾氣。」

聽聲音,檸檬就能想像羅笙那高高在上的表情,她真的好想揍人。

「機會難得,要不要試用我昨天給妳的人事資料?」羅笙突然說:「小舅舅是什麼樣的人,妳不好奇嗎?」

「……。」

早上梳洗時,檸檬就想通了──蜘不蜘蛛無所謂,她現在的首要目標是完成神與畜的任務;如果可以順利完成,檸檬不介意借力使力、使用羅笙賦予她的蜘蛛糖。


「分析系統 ON」


腦中傳來機械口吻的女人聲線,檸檬盯著賴冰河的背影,神奇的是──所有和賴冰河有關的資料,都用綠色的文字顯示在旁邊。她一邊走,一邊快速瀏覽這些資料,看看有什麼特別之處。


姓名:賴冰河
性別:男性
出生:2123年6月28日(38歲)
身分:十大家族賴家──薩拉凱爾教,副諮理
關係人:賴霜原(兄長)、賴雪檸(妹妹)
學歷:賓夕法尼亞大學 犯罪學碩士
網路搜尋紀錄:「妹妹的女兒」、「外甥女」、「和外甥女打好關係的方法」
(最後更新時間:2161/02/18 23:48)


「?????」

其他條目都很正常,直到最後一個──檸檬滿頭問號地瞪大眼睛。最後更新時間是昨天晚上,也就是說,昨晚賴冰河送檸檬回房後,立刻上網查了這些東西。

檸檬用頻道問羅笙:「為什麼會有『網路搜尋紀錄』?」

「別小看它,那非常有用。」羅笙回答:「人類會對人類說謊,但對網路不會。只要有搜尋紀錄,就能判斷對方在想什麼、策畫什麼、在意什麼東西。」

「……。」

看著賴冰河嚴肅而挺拔的背影,很難想像他正在為「如何和外甥女打好關係」這種事煩惱。既然會特定搜尋,自己應該沒有被小舅舅討厭……吧?

「……!」

就在這時,檸檬發現走在前面的賴冰河正在用手機,而她的資料也同步更新:


「回應打招呼」、「小孩子喜歡的話題」、「怎麼跟安靜的小孩搭話」
(最後更新時間:2161/02/19 08:35)


──沒錯,就是現在,賴冰河正在不知所措,因為他不知道怎麼跟檸檬搭話。長相兇惡的人竟然在煩惱這種事,檸檬覺得有點好笑。原來小舅舅並不可怕,也有笨拙的一面。

「早安,冰河叔叔。」

一名同樣穿黑色教袍、年紀約二十出頭的男子從轉角出現,朝氣勃勃地和賴冰河打了招呼。

「咦?這位莫非是……?」

男子發現跟在賴冰河後面的檸檬。檸檬微微鞠躬,禮貌地自我介紹:「早安,我是安琪。」

「啊!我想起來了,是雪檸姑姑的女兒!」

除了賴梓柔,也只剩有另一個人會稱雪檸為姑姑。男子也向檸檬自我介紹:「我是賴梓威,薩拉凱爾教十二使徒之一。我們之後好好相處吧,安琪。」

賴梓威的笑容很爽朗,一副鄰家大哥哥的長相,怎麼看都是個教養好、腦袋好、個性好的完美男友人選。檸檬開啟分析系統,審視著賴梓威的資料。


姓名:賴梓威
性別:男性
出生:2141年3月9日(20歲)
身分:十大家族賴家──薩拉凱爾教,十二使徒
關係人:賴霜原(父親)、賴梓柔(妹妹)
學歷:不詳
網路搜尋紀錄:「制服」、「軍服」、「膝上襪」、「醫師袍」
(最後更新時間:2161/02/19 01:43)


……好吧,果然人不可貌相,看起來忠厚老實的賴家少爺,興趣竟然是變裝癖,喜歡看人換上各式各樣的制服。檸檬隱約記得李晴煬提過這個人,希望賴梓威永遠不要知道李晴煬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否則他會吐血。

「冰河叔叔負責照顧這孩子嗎?」

賴梓威是繼賴霜原後,第二個敢和賴冰河聊天的人,這讓檸檬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賴冰河只是臉兇,人其實不壞。

「嗯。」

賴冰河的回應很冷淡,但賴梓威很習慣叔叔的說話方式,繼續用開朗的聲音跟賴冰河聊天:「真難得,我以為冰河叔叔這禮拜都要忙著打遊戲。」

「這是你爸的命令。」賴冰河嘆氣,「他說我已經是全服第一了,這次活動可以放掉。」

「哈哈!因為爸爸每個禮拜都會去官網看伺服器排名。他知道叔叔一直都在榜上喔,叔叔真的超厲害的!」

賴梓威和賴冰河聊得很愉快,在一旁聽他們聊天的檸檬意識到:賴家人的感情很好。不論賴霜原對賴冰河、賴冰河對賴梓威,甚至是兩位舅舅對死去的賴雪檸……他們的階級觀念沒有謝氏嚴重,家人之間又能像這樣,聊聊遊戲、關心彼此的生活、知道對方的興趣嗜好,關係非常親密。

那麼,賴梓柔又是怎麼回事呢?

就跟賴霜原的慈祥一樣,賴梓柔對家人的那股厭惡,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她為什麼這麼討厭賴家?討厭到不惜與神與畜聯手,難不成有問題的不是賴家,而是賴梓柔個人?

「不過,想想也真划算呢。」

賴梓威突然這麼說。檸檬回神,發現賴梓威用那雙清澈眼,向自己投來一個怪異的目光。


「用一隻骯髒的白惡魔,換回雪檸姑姑的女兒。」

「冰河叔叔,你不覺得這很值得嗎?」


「……!」

心臟彷彿漏了一拍。那一瞬間,檸檬覺得賴梓威很可怕──他還是那副雙朗的笑容,聲音依然朝氣勃勃,可是,他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讓檸檬毛骨悚然。


為什麼?

那個人──賴梓綾,是你的妹妹啊。

你們明明感情這麼好,怎麼能若無其事地,說其中一個家人是惡魔?


「梓威。」

察覺到檸檬的眼神有異,賴冰河瞪著賴梓威,警告:「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說這個。」

「啊,抱歉。」

賴梓威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不是覺得自己言論有誤,而是場合不對,他不該在檸檬面前提起那骯髒的存在──他只承認這一點。

「冰河叔叔,我先去餐廳了。」

賴梓威看了看時間,然後朝他們揮手,檸檬再次瞪大眼睛──等等,只有這樣?說自己的妹妹骯髒、是惡魔,還說很划算。這個話題只需一個「抱歉」,就能稀鬆平常過去了嗎?

「冰河叔叔,安琪,等會見囉,拜拜!」

說完,賴梓威真的離開了。檸檬和賴冰河的氣氛回到一開始的沉默,但現在的檸檬沒有心思,她只在意賴梓威剛才的話,彷彿從中明白了賴梓柔──為什麼她總是皺著眉,為什麼她討厭這個家,甚至,不惜毀掉這一切。

「不用在意他的話。」

賴冰河突然開口,檸檬一度以為自己聽錯──她的小舅舅竟然主動搭話。檸檬看向他,第一次凝視賴冰河深藍色的眼珠。


「這裡終究是宗教家族。」

「妳沒有受洗,有些話妳不能理解,也不需要去理解。」


「……。」

看著賴冰河的眼珠,檸檬很想問他:你也認為賴梓綾是白惡魔嗎?你也是折磨賴梓綾的其中一員嗎?你也覺得賴梓綾很骯髒嗎?

你也覺得,水果塔是罪惡的存在,是需要被抹殺掉的基因嗎?

問不出口,檸檬發現自己問不出口,因為她怕賴冰河會回答「是」──要是這樣,小舅舅就會變成敵人。賴冰河是會為了她、而去搜尋那些關鍵字的人,檸檬實在不想與這樣的小舅舅為敵。

「走吧,我們也去餐廳,妳應該餓了。」

見檸檬沒回應,賴冰河也不多說,繼續幫檸檬帶路,但這次不是走在前面,而是放慢步伐、走在旁邊,跟檸檬並肩同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