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76 章 秋山晨曦

空澗飛湍 | 2021-09-26 02:24:56 | 巴幣 20 | 人氣 47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顧青一步三回頭地離開後,陸續又有三個學生前來繳交作品。

一件作品是畫著藍天白雲與飛鳥翱翔的《自由自在》,排列加成兩成一,總魔力值131 昂特。
一件作品是畫著水系魔獸在海中發威的《鬧海》,排列加成兩成,總魔力值 129 昂特。
還有一件作品是畫著飛船的《遠方》,排列加成一成三,總魔力值 116 昂特。
接著,古騏來了。

他的圖案是一面盾牌,盾牌厚實,上面有著紫星學校的校徽。盾牌似乎有著悠久歷史,其上有血跡,有汗漬,有被攻擊的痕跡,但是仍頑強地立在當地,護衛後方。
不知是歌頌紫星作為盾牌,長年守護魔法界;還是表達創作者志在作為盾牌,永久守護紫星?

風鐵笑道:「這學生對紫星非常的忠誠。」
馮豪點頭:「是的,古騏是個很好的孩子。」
季世也讚道:「非常有心。」

畫板燒烤後,測量出魔力值 147 昂特,排列的魔力加成一成七。
季世:「我登記下來了。……嗯,古騏同學,你的作品的名稱是什麼?」
古騏思索了會:「叫做……《守護》。」

***

和燿凌曾有一面之緣的戴星和保羅先後前來。
戴星的作品中畫著狂風驟雨、電閃雷鳴,一道亮光,像是要將畫面撕裂。這幅圖的排列加成兩成,總魔力值 264 昂特,命名為《叱吒》。
保羅的圖案是高深玄奧的魔法咒語,以特殊的方式排列下來,彷彿一劃劃的魔法紋路,勾動著元素之力。這幅作品的排列加成三成,總魔力值 293 昂特,命名為《魔法》。
此時已是傍晚五點,來交卷的學生慢慢少了。

風鐵:「今天收到了好多作品,目前只剩六個學生還沒有來繳交成品。」
木蘅笑道:「燿凌、雁寒、雲曦秋、紫星明這四個砂礫數超多的同學都還沒來。我期待著看他們的作品呢。」
唐紫燄期待地望了望門外,道:「或許是砂礫太多了,要排比較久?我也期待著呢。如果他們明天早上才來交,就不是我輪值了。」

馮豪大笑:「我也想看得很,可是沒辦法呀。還好作品會展覽三天,那時一定看的到。」
季世微笑:「守第一天的魔法師們在第一天什麼作品也沒收到,明天早上是他們再次輪值,也許可以看到幾幅好畫,彌補一下。」
七人聊著天,等候學生們的到來。

***

傍晚五點十五,迎賓館,雁寒輕敲燿凌房門,燿凌開了門。
雁寒問:「你要今天去交嗎?」
燿凌搖頭,臉上微帶倦色:「我晚上才會排好,明早去交。」
雁寒:「那麼,我也明早再去好了。」
燿凌笑道:「好啊,明早九點,我去找你。」

雁寒想了想:「你現在在忙的話,我去幫你買飯回來?」
燿凌笑道:「謝囉。」
雁寒:「普勤今晚會一起吃飯嗎?」
燿凌:「還沒說起,問問看他好了。」
雁寒點頭:「行。」

***

與此同時,雲曦秋剛剛踏進作品繳交處,教授們眼睛一亮。
季世和藹笑道:「曦秋,你來啦!剛剛正唸叨著你們呢。」
風鐵:「雲同學,你排的圖案是什麼,快讓我們看看吧!」
雲曦秋溫文行禮後,交上畫板。

作品上,有一座巍峨大山,雲霧縹緲中,依稀可見古木雄奇,泉石清幽。畫中季節正值初秋,有的樹葉仍然蒼翠欲滴,有的已然色轉金黃,繽紛多姿。朝陽晨曦撒下,雲霧、樹葉染上淺淺金輝,清新而明亮。
山間某處,飛瀑激湍筆直而下,是畫中最為銳利的一筆,帶來迅疾、決絕的力量。
飛瀑底下形成了一池潭水,重歸柔和。潭水旁,有著石桌石椅。有兩人在桌前對弈,有兩人在潭邊垂釣。配合著山嵐晨霧、草趣木意,四人閒逸之情,躍然而出。

木蘅:「好漂亮的山林晨曦圖!」
季世:「秋意皎潔,這幅作品表現得很好。」
唐紫燄:「雲霧和朝陽的關係好美。」
風鐵:「只有我最喜歡那筆直落下的飛瀑激流嗎?」
芬諾德教授:「我特別喜歡從飛瀑到潭水的轉換。自剛而柔,由動到靜。對立的意象之間,很好的對話。」
葛文教授:「還有那釣魚、下棋的四人,讓整幅畫面多了人世間的祥和與溫暖。頂尖的作品!畫中世界,令人神往。」
馮豪笑道:「不枉我們期待了這麼久。」

七人又欣賞、誇讚一番,雲曦秋禮貌回應。
教授們檢查了總砂礫數後,雲曦秋將畫板放入天焰中燒烤。
五分鐘後,火花輕爆,雲曦秋將畫板取出,放到大秤上測量。
秤上光芒晃動了三分鐘,出現數字「5986」。

風鐵驚道:「總魔力值 5986 昂特!」
馮豪:「排列加成四成二。」
季世:「太好了!我們卡加索以你為榮。」
風鐵:「我登記下來。……雲同學,作品的名稱是什麼呢?」
雲曦秋:「謝謝您。名稱是《秋山晨曦》。」

接下來直到傍晚六點,沒有其他學生前來繳交作品。
今日的收件,在七位教授的心滿意足中結束。
學生們,除了還沒交卷的幾人,其他大多三五成群,興致勃勃地討論起來。

***

晚上十點,迎賓館,燿凌在房中長吁一口氣:「終於拼好圖了。」
他檢查了會作品,感到滿意。

收起畫作,燿凌尋思起另一件事:「格佛閣下來接雁寒和我那天,他唸的那句咒語『幽突現影』,似乎是暗系的。……我什麼時候練練看?」
他珍惜能學到暗系魔法的機會。這幾天不時回憶,生怕忘卻,或者有一絲半點的記錯。不過,一直沒有練習的機會。

因為格佛使這個魔法時,燿凌感受到了魔法波動,擔心附近有人時練習的話,可能也會有別人感知到。別說是在飛船中揣摩,就算在迎賓館中嘗試,也不放心。

燿凌沉吟:「現在去?」
他搖搖頭:「這時候出去,無人知道,未必安全。畢竟,現在這裡事多人雜。明天白天再去。」
雖然冷雲已抓到上次事件的主謀汛壘與其他涉案之人,但是燿凌不敢掉以輕心。

「現在,再回憶下,確保我記得咒語,與當時感覺到的元素波動。……那魔法似乎是輔助性的高深法術,並非攻擊或防禦,但是,有監查作用。當時,格佛閣下似乎就是用這個咒語找到我的所在。」
「等一個晚上,明天白天就出去練練。」
「嗯,幽突現影。」

燿凌帶著「完成作品的輕鬆」與「對練習暗系魔法的期待」,拿出了魔獸蛋。
他一邊看書,一邊以手覆著魔獸蛋,用魔力溫養。兩小時後,熄燈就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