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替灰黃的童話增添色彩(小王子X灰姑娘)

懵夢 | 2021-09-25 23:13:14 | 巴幣 28 | 人氣 141





  我的玫瑰,到底在哪裡呢?
  

  為了尋找我的玫瑰,我離開了我居住的行星,開始了漫長的旅行。
  

  而這一天,我降落到了一座行星上頭。
  

  我原本以為我住的行星已經很小了,沒想到這座行星比我住的還要小,若不是遠方就看見這裡有個老人坐在這裡,我想我不會選擇降落。他身上穿著的長長的外袍幾乎都快要成覆蓋整片星球的草皮。

  我小心翼翼的不要踩到對方的衣服,然後打了聲招呼。

  「您好,我來找我的玫瑰,請問您有看到嗎?」

  「你要稱呼我為『偉大的國王』,然後向我行禮,我才能回答你的問題。」

  「那我離開了。」

  「等等,就算不行禮也沒關係,稱呼我為國王就好!」

  聽到這句話,原本要離開的我突然停下腳步,我好奇的睜著眼睛看著對方。那個人是個年邁的老人,頭頂帶著閃耀的皇冠、身上穿著黃鼠狼毛皮的紅色大外袍,看起來……

  看起來好像邁入老年才得中二病的老人。絲毫感覺不出屬於國王的威嚴,身形的頹廢、外貌的老態,無不證明了他只是個硬待在這個王座上,到死之前都不肯下來的固執老人。

  果然,還是快跑吧。

  「等等,我沒有命令你跑!」

  雖然我可以直接離開,但一來是我來此處就是來找我的玫瑰,不能連找都沒有找就離開,而且仔細一想我想要走隨時都能走,我不情願得緩緩轉過頭。

  只是原本還旺盛的好奇心已經消失,我只想狠瞪著這個老人。

  「你要稱呼我為國王,然後小心翼翼地詢問我能否做這件事情。」

  「真麻煩。」

  「我沒有命令你抱怨。」

  「那我能抱怨嗎?」

  「不行,我是高高在上的國王,你只能讚美我。」

  看吧,我就說都遇到怪人。是暴君嗎?

  「我讚美你有什麼好處嗎?」

  「沒有。」

  「那我走了。」

  「別別別!你只要讚美我,我就能答應你一件事。」

  「任何事都可以?」

  我提出反問。而這個國王也算大方,雖然霸佔著王位不走,但他還是張開雙手說什麼都可以。

  我想了想,或許可以問對方玫瑰的下落。

  「你知道我的玫瑰在哪裡嗎?」

  「我的國家裡有很多株玫瑰,你只要讚美我就能送一朵玫瑰給你。」

  「可是我只想要我的玫瑰。你這邊有我的玫瑰嗎?」

  「我是偉大的國王,你想要你的玫瑰,我當然可以給你,前提是你必須讚美我──你那是什麼表情?莫非是在懷疑身為國王的我?」

  太明顯了嗎?

  「正常人都會懷疑吧?我又不曉得你是不是真的認識我的玫瑰。」

  老國王哼了一聲,拍了拍手似乎要叫僕人前來。

  想當然沒有人理會他,他只能自己拿出了一張紙筆來,好像為了證明要在我面前畫畫。

  「你手在抖耶,真的能畫畫嗎?」

  老國王又哼了一聲,似乎對我頻頻的無禮不大想理我了。只是專心在手上的圖畫,不得不說雖然拿筆的樣子很不穩,但是開始動筆後倒是畫得有模有樣。

  沒有等待太久一幅畫就誕生了。

  「這是蛇吞象正在休息的畫吧?畫的還真好!」

  看到比預期還要好的圖畫讓我有些吃驚,這怎麼看都像是一隻剛吞了隻大象等待消化正在休息的蛇。

  只是老國王並沒有很高興。

  「這是一頂帽子。」

  「好吧,你畫的還真醜。」

  我說出修正後的感想後,我必須雙手摀住耳朵才能隔絕對方氣急敗壞對我破口大罵的聲音。

  看著對方罵的連脖子都紅的樣子,我默默後悔降落在這個行星上。
  

  「我是偉大的國王,你想要找你的玫瑰,對於本王來說又有什麼難的?」

  「我還可以相信你嗎?」

  「住嘴!都說了你不能質疑身為國王的我!」

  「好好好,你想畫就畫吧。」

  我已經想要放棄隨對方去了。

  「人民不能命令國王!首先她是乘坐著一輛馬車──一輛本王賞賜給她,由南瓜跟老鼠變成的馬車。」

  那為什麼不直接賞賜馬跟馬車就好?還要把老鼠跟南瓜變成他們不是原本的樣子?

  看著圖畫紙上歪七扭八的圖畫,我默默把想吐槽的畫給吞了回去,這個必需充滿「想像力」的畫槽點比較多。

  「然後她有雙很漂亮的玻璃鞋、穿著一件非常漂亮的禮服──這是她在舞會上跳舞的模樣。」

  玻璃鞋?禮服?跳舞?

  我怎麼看起來那麼像蛇在跟大象打架的畫面?而且我的玫瑰才不需要那些東西。

  「我果然還是離開好了。」

  「等等,不要走啊!」

  這次完全連威嚴也沒有了呢,親愛的國王(笑)。

  看著對方苦苦哀求的樣子,這次我沒有那麼多耐心了,直接扭頭就走。

  後方傳來動靜,好像是某人從椅子上摔下來的聲音,但是我沒有理會。

  幾張紙從我眼前閃過,上頭勾勒出一眼難以辨別的線條,即閃而逝的從眼前一閃而過。

  但其中一幅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我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張紙,但卻又深怕自己的動作太過粗魯不小心傷害了對方。

  我的手就這麼停在半空,紙張連我的指尖也沒有觸碰到便悄悄溜走。

  無視著其他畫著難以理解的藝術,我毫不猶豫的像是跨過別人的屍體直接踏了過去,目光從始至終都專注在我的目標上。

  後方好像除來了甚麼聲音,但我沒有理會。任何事情都沒有我的玫瑰那般重要。

  我輕輕捧起那張紙,在潔白的畫紙上用著黑色的線條勾勒出有些歪七扭八的線條,雖然難看但我看得出來,那是一個盒子。

  一個關著某樣物品的盒子,大小不大,但這樣的大小剛剛好。

  我小心翼翼地收進了懷裡,沒想到這裡真的找到了我的玫瑰。

  我轉過身,回應剛剛許下的約定,我由衷得讚美了對方。

  國王一時之間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但很快便不在乎那些事情地笑著接受了我的奉承與讚美。
  

  他當然不會明白。

  我不需要穿著用魔法變出的禮服或者玻璃鞋。我的玫瑰已經夠漂亮了,不需要那些東西。

  也不需要舞會。我不想讓我的玫瑰被其他人看見。

  更不需要用魔法變出來的馬車。若是馬車讓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玫瑰逃跑了怎麼辦?

  所以,我需要這樣一個盒子。

  一個,無論用了甚麼魔法也都不會逃跑、能夠關住她的盒子。
 

  這樣,我就能跟我的玫瑰永遠在一起。

後記:

感覺很久沒有寫了所以就隨筆寫了個短篇;原本沒打算公開但被我放置一個月後,覺得好像也不是說不能公開。

是說啦,我覺得自己的第一人稱真的寫得很爛(等等,第三人稱好像也沒比較好耶XD)。所以未來這個系列可能會改第三人稱,不想練第一人稱了。

※題外話:最近想開新系列,所以這幾天應該會用老方法來決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