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刃魔幻靈錄 第三回 交鋒

荒蕪 | 2021-09-25 21:52:24 | 巴幣 2 | 人氣 190




  三人來到馬車陣前,那裡的道路與山坡的坡腳方向垂直,一片相較於之前的茂密樹林下的小徑要來得寬敞的空間,植被覆蓋不多,裸露出土石。 

  「你們是什麼人!」伊雷斯喊道。

  一群綁黃色頭巾、腰間繫著刀具的武裝集團,一共九名成員。除了帶頭的人雙手持斧外,全員都手持火把,這就是先前那赤色焰光的來源,他們從山坡騎馬飛奔而下,對馬車形成包圍的態勢。

  「你他媽眼瞎了是不是?」持斧的大鬍子接著大喊道:「這是搶劫啊!搶劫!貨物全都給老子留下!」

  對方已表明來意,伊雷斯方三人則站好架勢,進入備戰狀態。

  「伊雷斯,沒看到委託人指派的那位。」皮耶羅說道。

  「現在只能靠我們自己了。」伊雷斯答道,手中緊握著長劍,正對敵軍毫不退縮。

  「怎麼,你們就這三個人是怎麼回事?」邊上一個嘍囉嘲諷式的提問,接著就是一陣此起彼落的譏笑。

  我躲在馬車附近的樹林裡,離岩石裸露的戰場有一段距離,把呼吸聲降到最低,神經全都緊繃著。

  伊雷斯,你們千萬別死啊......

  大鬍子左顧右盼,面色不悅,怒吼道:「那兩個女人到哪去了!」

  聽見這一吼聲,我的心涼了大半。怎麼可能?我與蒂娜下馬車不過幾十秒的事,再說了,對方進攻的來向和我們走的方向是相反的,應該是死角才對。難道我們的位置暴露了嗎?不、不對,這樣他根本沒必要問。眼下的情況是,他知道我們的存在,卻不知道位置。但是能夠知道知道我們的存在是怎麼回事,這群盜匪難道會偵查相關的魔法?

  「什麼女人,你是睡昏頭了吧。」尼洛出聲,想掩蓋我們存在的事實。

  「嘿嘿嘿,少裝了。那兩個女人躲在附近吧!老子要帶回去爽爽!」

  「骯髒齷齪!」伊雷斯面露青筋,憤怒地道。

  「你們還擱在這發呆啥,全給老子上!」

  四名嘍囉衝上前來,伊雷斯沉住氣。待到衝在最前的敵人前腳踏到自己心眼鎖定的那道線時,一個箭步踏出,以迅疾之勢重砍一劍,霎那間血濺銀刃。

  另一名嘍囉趁著伊雷斯揮劍空檔,柴刀擺手就是一劈。差點得手之時,尼洛長棍呼嘯而出,一擊肘內、二擊顏面、三擊頭暈眼花,柴刀落地徒留一聲鏘響。

  緊接其後竄出的兩名想接上攻勢,皮耶羅挺矛前刺,藉長距離優勢鎮住他們,轉瞬的打斷讓伊雷斯逮到空隙,挺身向前連劃二人手臂,鮮血直流。

  三人的舉動讓剩下的盜匪震驚不已,不敢輕舉妄動。然而,唯獨大鬍子不為所動。

  「嘖!一群飯桶!」

  大鬍子身高逼近兩公尺,體格壯碩、氣勢逼人。此時他怒目圓睜,手握單手斧,步步逼近伊雷斯。

  皮耶羅向前了一步,看來是有意與他正面交鋒。伊雷斯見到了他的舉動,對他道:「皮耶羅,對方的首領出動的話,這裡就由我來。」

  「伊雷斯,我曾經迷失過,是你在我差點跌入萬丈深淵的時候,拉了我一把。」

  曾聽他們說,皮耶羅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雙親,唯一的親人就是他的弟弟。為了養活兩人,皮耶羅曾被騙去跟著一群小混混討債,最後卻與弟弟疏遠。最終伊雷斯偷偷獨自與混混談判,甚至在群架中勝出,打醒了皮耶羅。

  「我是因為你那句『跟我走吧!』才找回人生的意義的。你是我們中最重要的人,就算要受傷也應該是我先!」皮耶羅堅定的說道。

  「喂喂,你小子不是老大吧。那邊那個拿劍的,我要宰的是你!」大鬍子惡狠狠地瞪著伊雷斯。

  「要碰我們會長,先過我這一關!」

  皮耶羅架好長矛,運用長距離優勢不斷嘗試戳刺,大鬍子一邊用斧面撥開長矛的攻勢,一邊伺機而動。

  「小心點,皮耶羅!這傢伙恐怕不簡單!」尼洛在後喊道。

  然而皮耶羅開始他一連串的猛攻,大鬍子只能招架,但始終沒有露出致命的破綻。

  「可惡,不好突破嗎......」

  「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

  逮住皮耶羅稍微抽矛退後的那一瞬間,斧頭下緣的斧踵鈎住了長矛中段,大鬍子向前抓住了矛身,往下一壓,再空出自己拿斧的那隻手,直往皮耶羅砍去。

  「鏘!」兩相對峙,震出響亮的金屬碰撞聲,是伊雷斯出劍擋下了大鬍子的劈砍。

  「好重的斬擊......」伊雷斯吃力地說。

  「還沒結束!」大鬍子踹開皮耶羅的長矛,左手迅速的衝出一記直拳,砸在皮耶羅的臉上,一口氣打飛出去。

  「可惡!」伊雷斯調整姿勢,想用劍較為靈活的優勢反擊,然而大鬍子一個後徹步成功退開。「皮耶羅的傷勢怎麼樣?」

  尼洛蹲下查看皮耶羅的狀況,接著說道:「他暈過去了。」

  在一旁躲藏的我目睹了全程。除了逃跑,肯定也有我能做的事。




  滿月當空,夜風從我的耳際削過,微涼的空氣滲進袖子裡頭,加上騎在馬上的速度感,好久沒有體會到這樣的感覺。

  娜拿巴說的話讓我很在意。

  「即使我是個外人,還是想要說。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尋找,愚昧地相信著那一點點的可能性。但是現在那個可能性成真了──你還活著,那麼你就應該去見她。」

  可是如今的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看著滿月,我又嘆了一口氣。
  腰間繫著從娜拿巴買來的新武器,名字叫做「血蛭」的短刀。灌注靈力就會散發暗紅色的氣場,確實地刻上了咒文。

  至於另一把「饞魔」,沒意外的話就在此時的目的地,但是我恐怕是遲到了。得快點,不帶著兩把以上的武器,對我而言像沒穿著衣服一樣尷尬。

  騎進森林深處,耳邊隱約傳來金屬碰撞的細微聲響。

  不對勁。

  前方或許有問題,娜拿巴的預感很可能是對的。我果斷把馬停住,下來潛入樹林裡。

  隨著我不斷接近,那此起彼落的金屬聲的源頭映入我的眼中。一個彪形大漢正在與一個少年戰鬥,旁邊幾個人想圍攻,被另一個少年用棍驅趕。在更遠處的地上,也躺著一個人。

  試著猜想現在的情況,大概是一些臭溝老鼠在搶劫馬車吧。但我看那護衛的兩名少年,相當奇怪,不像是運私貨那群人的作風才對。

  不管怎樣,「饞魔」我要先弄到手。

  沿著植被陰影,迅速地潛到馬車旁。第一輛馬車上沒有靈力的散布,那應該在後面了。果然,拖車上一個箱子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俐落地打開它,裡頭黑色的布纏繞著的就是饞魔,我連忙收入刀袋內,再回頭觀察戰鬥的情況。

  褐髮少年運用自身的靈活取得了一些優勢,但技巧相當稚嫩。另一邊持斧鬍子,似乎有不少經驗,招架的都還不差。

  「喝啊啊啊!」褐髮少年怒不可遏,氣勢漸旺,直向大鬍子連刺數劍,最終的一擊避開了斧的招架,直往腹部刺去,少年喊著:「得手了!」

  「咔咔咔咔......」少年突然愣住了,他的劍抵在了持斧鬍子的腹部,卻刺不下去,發出異樣的聲響,像撞到石頭一般。

  哦,還能使出E級法術。是適合近接戰的岩石皮膚吧。

  「呼哈哈哈哈哈!沒想到我能使用魔法吧!」大鬍子大笑,斧頭直往少年砍去。

  瞬間,從樹叢中閃出了極為刺眼的光芒。「耀光術!」光芒從少年的背後方向直往大鬍子的臉上照,照得他七暈八素,褐髮少年緊急退後。

  「蒂娜,謝了!我真沒想到他竟然能使用魔法。」

  「我的神聖術不適合作戰,剛才的法術要在準備一次的話,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

  「可惡,臭女人!」大鬍子氣憤地道,還沒從視覺刺激中恢復,但是由嘍囉保護著,另一方也不敢輕舉妄動。

  天秤已經晃動了,少年的自信被打散之時,局勢會慢慢倒向大鬍子那裡吧。

  果不其然,兩名少年退縮的時候,這些匪徒就壓上前。在這一刻,一陣馬蹄聲從戰場另一邊呼嘯而過,我也沒看清楚。最後聲音好像消失在遠處的山坡上。

  「搞什麼鬼,現在又是怎麼回事!」大鬍子漸漸恢復過來了。

  「老大,一匹馬從旁邊騎上山了!」

  「還有援軍?」大鬍子面色疑惑。「先趕緊收拾掉眼前這兩傢伙!」

  是懼怕反包夾而著急了嗎。

  大鬍子對著少年們大手一抬,地面產生了龜裂,隨後不停晃動。少年們舉步維艱,這同樣是E級法術,地面裂動。

  「可惡,這是什麼!」

  「快趁現在,你們幾個給我上!」

  此時就在那遠方的山坡上,隱約有股魔力的流動,似乎是準備發動魔法,這些人也都還沒察覺。

  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