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三一章:新的亂流(完)

歷史謎團 | 2021-09-25 20:59:22 | 巴幣 2128 | 人氣 370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三一章:新的亂流(完)

***


勿忘草騎士團是一支全由雌性人類組成的人類部隊。

她們的身分多半為法謬拉(純正貴族的僱傭者)或者低階貴族,而且清一色沒有自己的土地。這些女子藉由擔任純正貴族婦女的守衛,來賺取生活費與居住在領地城堡內的權力。

就我的觀察,儘管實際上作為戰士具有高水準的表現,但她們終究無法改變身為雌性人類的事實,而且雄性人類絕不可能看中舞刀弄槍的異性,所以她們也與戰場或武勳無緣;人類文化和獸族文化簡直天差地遠!

抱歉扯遠了......

一個月之前,當屬於人類王國的〈白城〉被我們獸族攻陷之後,勿忘草騎士團也頓時失去原本倚靠的主人。

由於她們各個都是出色(危險?)的戰士,我將總計四十八名女騎士隔離在〈白城〉內的一個區域內居住;至少,我決定在領地內局勢穩定後再安排她們的去留。

結果沒想到——

「你們這些沒長毛的雌性人類真是不可理喻!都說了再過一陣子就能解禁了,為什麼不能心平氣和的等到那時呢?」

「沒根據的話我們已經聽到膩啦,況且兩條腿都長在我身上,我愛去哪就去哪嘞。走開,看門狗......喔不,嚴格來說是看門貓。」

「妳們這些暴力女別太過份了!」

「暴力女?好啊!你們這些毛茸茸的傢伙都給我站著別動,我這個暴力女等等就來把你們一個一個做成披肩,掛在我身上當作高級皮草!」

「光溜溜的無毛醜八怪,穿什麼都吸引不到雄性啦!」

「你說誰是臉頰充滿皺紋的老妖怪而且拖過適婚年齡到現在都嫁不出去的剩女啊!」

「全都是妳自己說的吧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我、吉莎以及奧絲雅(由於事態緊急,所以我讓眼睛看不見的海倫娜留守在城堡內)衝到隔離區的時候,我竟看見十多名勿忘草騎士團的人類女騎士正在跟我旗下的十幾名獸族戰士扭打在一起。

說是暴動有點太誇張了;雙方並沒有使用任何武器,而是徒手幹架。這種宛如小混混鬥毆的場面幾乎讓我看傻了眼,空氣間也充斥著各種辱罵與叫囂。

「貓咪沒事長那麼大,大便一定也很臭!」

「少胡說八道,妳們這些大地之母失敗的作品!」

「死狗,你的爪子劃傷我的衣服了!」

「抱、抱歉......」

「喂,幹嘛跟對手道歉呀?」

「因為我不太擅長面對女性,我上頭還有好幾名鬣狗族姐姐.....」

「這樣啊......有破綻!」

「嗚啊好卑鄙!」

這到底在演哪一齣戲啊?

總之,我得趕快控制住場面才行。

「奧絲雅,妳負責勿忘草女騎士那一邊,我負責獸族衛兵這一邊。」

「沒問題。」

我和奧絲雅立刻採取行動。

「別打了、別打了!我說住手聽見沒?是不是太久沒鍛鍊,現在連團長的命令都聽不進去了嗎?喝啊!」

「全部退到旁邊去,立即停止鬥毆。我是你們的王子,不遵照我的命令行事你們就倒大楣了,嘎吼!」

我們倆一同對自己的同胞發出怒吼,嚇得在場所有人與獸全停止動作。

只見女騎士和獸族戰士被分成兩排,好讓我和奧絲雅紛紛檢視他們的狀況。有的女騎士臉上掛彩,腫了好大的包。而有的獸族戰士毛髮亂糟糟的,背上的毛都被拔得禿成一塊。

幸好沒有誰真的受重傷或出人命。

「你們簡直丟光獸族帝國的臉!」「妳們簡直丟光勿忘草騎士團的臉!」

奧絲雅和我不約而同地開口,使得我訝異地盯著對方一會。

「總之給我安分一點。」「總之給我冷靜一點。」

我們的呼吸再度契合。

眾人面面相覻,而我和奧絲雅則尷尬地轉過頭不看彼此。

「咳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來說明一下。」我乾咳一聲,重新問道。

「稟報殿下,我是負責管理隔離區的小隊長。」

一名的獅族戰士站了出來,他頭上的鬃毛長得比我還要茂密,顏色卻稍微淡了點。他年年紀輕輕就當上小隊長,看來很受長官重視。

「剛才有兩名雌性人類打算擅自離開隔離區,只為了去對面的市場買食物。我們試著跟她們講道理,但她們根本聽不進去半句話,還推擠我們試圖硬闖。然後......然後我們就打起來了......」

「這是真的嗎?」奧絲雅銳利的目光一掃整排女騎士。「鬧事的傢伙給我站出來!」

話音剛落,一名女騎士......喔不,兩名女騎士並肩走上前。

她們倆均擁有深褐色的髮絲,過肩的長髮綁成麻花辮並置於腦後,這髮型充分襯托出那張可愛的鵝蛋臉。細長且略微上翹的眸子,勾勒出明顯的笑眼更散發出一種更加青春洋溢的感覺。我猜她們頂多十八歲左右,要比二十歲的奧絲雅還要年輕。

不過真正讓人感到驚奇的是這兩名女騎士的長相;無論是髮色、髮型、臉蛋或身材,她們都長得出奇得相像,簡直就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

「原來是雙胞胎嗎?」我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奧絲雅雙手抱胸,臉色沉沉的直盯著眼前這對雙胞胎姊妹,而她們的臉上卻流露出不合時宜的笑臉。

「哎呀,這不是團長嗎?」「哎呀,真是好久不見了!」

雙胞胎姊妹以開朗的語氣接連說道。

「克拉拉(Klára)、芭芭拉(Barbara),我早該知道這場騷動是妳們引起的。」奧絲雅一隻手扶著額頭,露出頭痛的神情。

「這都是團長教得好。」「如果非要惹事生非,也是由勿忘草先起頭——我們一直將這句話謹記在心。」

「我才沒有教過妳們這種事情!」

這對雙胞胎有意無意接話,彷彿那是再自然不過的行為。我猜這大概是因為她們倆是雙胞胎的緣故吧?

「就是她們!」獅族小隊長指著她們罵道:「當初就是她們在無理取鬧!」

「無理取鬧?我們只是想去對街的市集買些水果——」「——但這些毛茸野獸無論怎麼樣都不肯通融。」

「將軍有令,禁止任何女騎士離開規定的區域。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既不准我們過去買,又不准攤販的人過來賣我們東西——」「——也不能我們出城走一走、散散心,都快悶壞了啦!」

「不肯回屋子裡去就算了,居然還這麼死皮賴臉的死賴在這裡找架吵啊!」

「你說啥?」「想打架嗎?」

「誰怕誰!」

我決定在雙方的談話再度惡化前插嘴。

「你們別又吵起來啦!」我大聲喊道。

「殿下,請您下達懲處命令。」小隊長說:「至少得讓這兩名雌性人類知道抗命的下場」

「呃,這個嘛......」

「她們無視您和將軍訂下的規矩,還引起這件圍毆事件。理當受到懲罰。」

「我不准!」

這時候奧絲雅站了出來,擋在自己的屬下面前。

「妳是誰啊?」獅人小隊長質問對方:「不相干的人類閃一邊去。」

「我是這支勿忘草騎士團的團長。」

「那又如何?」

「我也是殿下的......嗯,母獅!這樣的身分多少有些分量吧!」

獅族小隊長眨了眨,當場愣住說不出話來。

「人類是母獅?」「這是怎麼回事?」「如此一來,我們不就得聽她的話了?」

而其餘的獸族戰士們則揚起一陣騷動。

「奧絲雅,假如不懲處女騎士,我會失去兵士同胞們的信任。他們會覺得我偏袒人類一方。」我試著向她解釋。

「你以為她們是故意引起麻煩的嗎?」奧絲雅雙手插腰,氣呼呼地說道:「她們已經被關在城裡將近一個多月,你有沒有想過那是多麼難受的事情。」

「我當然知道,但......」

在我得以說下去前,剛才那對雙胞胎姊妹就打斷了我——

「沒錯,我們受夠被監控的日子啦!」「別說騎馬了,平常連行動的自由都沒有,悶都悶死人了。難不成妳想把我們關在這變成廢人嗎?」

不只她們,就連其他女騎士都加入抗議行列。

如果我放她們一馬,以後我就甭想命令底下的士兵了。相對的,懲罰這群女騎士將會重傷我和奧絲雅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關係。

更何況奧絲雅講得沒錯,懲處一事只是治標不治本。真正的核心問題是我該拿她們怎麼辦才好?

大地之母,拜託告訴我要怎麼做!

「愚蠢至極。」

正當我陷入苦惱之際,冷冰冰的嗓音刺耳的鑽進耳裡。

「吉莎?」

與此同時,吉莎一邊踩著優雅的步伐,一邊走入風暴中心。

「殿下,我強烈建議您嚴懲這些不知好歹的女人。」她說。

死定了。我在心底暗叫不妙,卻也為時已晚。

「還記得一個月前的那場戰役嗎?妳們遭到大批人馬族包圍,幾乎毫無存活機會。如果殿下沒有及時出現,妳們以為自己現在會待在哪裡?不是戰死沙場上當烏鴉的糧食,就是成為人馬族的奴隸,被賣到位於遠方的異國度取悅獸族,一輩子再也無法回鄉。」

「妳的前因後果是不是搞混了?」某個較為年長的女騎士回嗆吉莎:「當初要不是獸族主動攻打〈白城〉,我們也不會落得那樣的困境。戰爭的始作俑者居然敢威脅我們?」

吉莎聽聞後冷笑了一聲回答:「戰爭本來就是會突如其來地發生,並且伴隨著誰也控制不了的燒殺擄掠。這個時候只憑軍紀已經很難壓製住。本地人類光是在王子殿下的慈悲之下苟活,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瞥見幾名女騎士輕咬紅潤的下唇,雙拳下意識地緊握起來,眸子中閃爍不甘又無奈的光芒。

「當然,那個時候要不是有勿忘草騎士團通力合作,我們也不可能成功擊退人馬族的前鋒部隊。王子殿下甚至還大發慈悲收留各位,讓妳們能夠在城裡生活。連這一丁點規矩都遵守不了,那最好去接受懲罰。」

女騎士們頓時語塞。

「依我看,妳們最好學著當個聽話的寵物,這樣對妳們接下來的人生會好過些。」

「什、什麼?」

「我是殿下的女僕,也是他最忠心最乖巧的寵物。我每日伺候他來換取衣食無虞的美妙生活。這不是棒透了嗎?」吉莎邊說邊轉了個圈,弄得裙擺翩翩起舞。

我不得不承認,吉莎身上潔淨無垢的女僕裝與女騎士們蓬頭垢面的模樣呈現出強烈的對比;我相信她是故意這麼做的。

對此,奧絲雅卻嗤之以鼻道:「妳以為誰都會和妳一樣拋棄身為人類的尊嚴,甘願臣服在獸族腳邊當他們的寵物嗎?而且妳穿的那身衣服太裸露了,連大腿和小腿都......全露出來了,不知羞恥!」

「連個母獅都當不好的傢伙沒資格批評我。」

「聽著,在我決定弄皺妳的衣服之前,給我——」

奧絲雅正要講下去,克拉拉與芭芭拉再度如連珠炮般喊起來。

「別小看人了,我們才不會對獸族低聲下氣!」

「對呀,我和克拉拉一點都不輸給真正的騎士。」

「不然你們這些大貓大狗派出兩名代表出來,跟我和芭芭拉來一場公平決鬥啊!」

「克拉拉說得對極了!如果你們貓貓狗狗的代表贏了,我們兩人就任憑處置。如果我們贏了的話,那些討人厭的規矩就必須通通廢止。」

聽見雙胞胎姊妹這番話,獸族戰士們也紛紛叫囂起來。

「哼,雌性人類可說是出了名的軟弱。妳們根本毫無勝算。」一名狼族戰士嘲笑道。

「這兩隻小兔崽子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等等就打的你們哭著跑回家找媽媽!」另一名獅族戰士也說。

「你說啥?」「想打架嗎?」

「誰怕誰!」

就在衝突再度一觸即發之際,冷冽如刀鋒的嗓音劃破空氣。

「你們到底在吵些什麼?在殿下面前這究竟成何體統!」

「將軍!」「努、努比恩大人!」「將軍閣下!」

這時一名獅族戰士走出人群.....喔不,稱呼他為將軍可能更為貼切。

「努比恩將軍。」我對他點了點頭。

「殿下。」他一隻手握拳放在胸口,另一隻手抓著掛在腰間的大刀刀柄,向我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就算以獅族的標準來說,努比恩比都比其他同胞來得強壯。他的肌肉精壯結實,毫無一絲贅肉,近乎黑色的濃密鬃毛則讓他看起來更加兇悍。

這名獅族將軍將粗壯的雙手環抱在胸前,微微眯起銳利又狹長的眼眸,目光射向雙胞胎女騎士。遠望的話,還會將他誤以為是一尊精雕細琢的雕像。

「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這樣的,努比恩將軍......」

一名獸族戰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給努比恩聽,期間還不住對雙胞胎女騎士指指點點。

這讓我感到有些心驚膽跳,因為努比恩將軍是目前這一支獸族軍隊的最高指揮官。他不僅對屬下十分嚴格,更是嚴以律己,做任何事情都一板一眼的。我怕他會對女騎士們採取什麼不利的行為,但我又不能喝斥他或什麼的......

「奇怪,這一隻黑色的大貓咪是不是有點眼熟?」

「對呀,總覺得在哪裡看過他呢?」

好死不死,克拉拉和芭芭拉竟然大喇喇地湊上前,對著努比恩龐大的身軀品頭論足一番。

「居然敢對努比恩將軍做出這麼沒禮貌的行為!」「這兩隻人類是傻了還是瘋了啊,難道不怕將軍一掌將她們打成碎肉嗎?」

「喂....喂!妳們別這樣,別把事情弄得更複雜啊。」我試著阻止這對白癡雙胞胎。

「可是可是,這隻大貓貓真的很眼熟嘛!」

「沒錯沒錯,我對這隻大貓咪也感覺有些.....嗯,熟悉卻又模糊,似乎好久好久以前.....」

另一方面,努比恩將軍不僅沒有露出明顯的怒意,竟同樣在打量著眼前這對雌性人類,又彷彿在搜尋記憶深處的某一個片段。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哼,你們兩個長大了呢。」

從努比恩將軍的口中,發出了我永遠也猜不到的低吟。

而且——我的媽呀!我的天哪!我崇高的大地之母呀!那個努比恩將軍,那個即使是千萬名敵人朝他狂奔而來,都能面不改色的努比恩將軍——

他的嘴角竟微微上揚了!

「不......不會吧......」「你你你你你.....你該不會是.......」

雙胞胎女騎士先是變得結結巴巴,連話都說不清楚。

緊接著——

「你是那隻大貓咪!」

震耳欲聾的驚叫聲響徹全場。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所以原來是老熟人嗎@@
2021-09-25 21:10:31
歷史謎團
請看下回分解w
2021-09-25 21:12:08
鴞吉
看來這時代的白城人類很缺乏作為戰敗方的自覺呢
現階段單純限制活動區域還保證基本食宿,而且這些都是傲嬌雅犧牲色相換來的,但這些蠢貨還不知足
若不是媽寶獅子還不成氣候,換成其他領導的話恐怕早就斬下幾顆頭警惕其他人了吧
2021-09-25 23:02:21
歷史謎團
是沒錯啦,這一段確實會讓人覺得女騎士很欠打
但也是因為獅醬採懷柔政策 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2021-09-26 21:33:39
鴞吉
「看來各位都很閒、很有體力,可以在這邊打架鬧事。我可以接受你們不怕我,但我不准你們眼裡沒有我。」

「我們就用和平的方式解決此事,全體十分鐘後全副武裝廣場集合半蹲,頭不准比我高,動作!」
2021-09-25 23:09:12
歷史謎團
靠杯 你這是國軍吧XD有夠傳神的XD
2021-09-26 21:33:03
Sword

從戰爭的敵人,人類戰敗變成了獸人的一個族群,受到管制即使這是一個相對奴隸而言很好的結果,不是所有人能放下心中仇恨以及不屈,在一個導火索點燃時自然會有一群一起參與,人類的未來就是如此艱難

為了人類的未來,身為人類我願意效勞,跟人類騎士們講道理,很簡單晚上我會開設課程,對騎士們進行一對一教學,我甚至可以犧牲晚上睡眠時間

2021-09-26 17:46:55
歷史謎團
謝謝Sword桑每次都來留下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留言~

夜晚的教學~色色的!
2021-09-30 21:48:0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