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33.小小要求

佐渡遼歌 | 2021-09-25 20:00:05 | 巴幣 218 | 人氣 38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下個瞬間,交誼廳忽然陷入寂靜。
 
  沒有任何人開口說話。
 
  「──呃,為什麼會從冬花宮的話題跳到參加克蘇魯遊戲的話題?」李少鋒姑且代表眾人提出詢問。
 
  「即使進行相同訓練,待在遊戲裡面的場所與待在地球,兩者的效率相差甚遠接下來的時間,只要我和學長收到同一場遊戲的邀請就參加,希望能夠得到樓月學姊的許可。」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在地球需要花費數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學會的變化,待在克蘇魯遊戲的場所只要數天就能夠學會了。李少鋒想起參加『詭譎叫聲』時候讓燕子教導基礎七變的事情,雖然當時沒有練成感知、流轉兩個變化,卻也意外將護體變化練到足以實戰的程度,其中固然有長時間受到拜亞基攻擊的被動因素,然而氣息不會溢散的遊戲場所也是居功厥偉。
 
  「參加遊戲有一定風險,基本上不會有玩家為了修練,刻意參加,那樣有點……本末倒置。」梁世明苦笑著說。
 
  「而且也違反了瞭望塔的隊伍主旨。半住在遊戲裡面埋頭苦修,練就一身武藝卻也等同於放棄了地球的現實生活,沒有意義。」張定緯搖頭說。
 
  「可以提高修為怎麼會沒有意義?」夏羽反問。
 
  「世界上有各種邪道偏鋒的方式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提高修為,然而既然被稱為邪道偏鋒,就表示沒有受到普遍大眾的認同……練武練氣的同時也是在練心。這點必須循序漸進,沒有捷徑可走。」張定緯正色說。
 
  「哪天邪道還是有可能變成正道呀,這種事情誰都說不準。」夏羽嘟嘴說。
 
  「慢著,該不會妳就是用這種方式修練的吧?如此一來,年紀輕輕就達到塵閃境界,以及幾乎不曉得普通社會的常識都可以得到解釋。」燕子挑眉問。
 
  「我不會輕易坦白自己的修練方式。」夏羽說。
 
  「這樣可不算否認啊。」燕子追問。
 
  「樓、樓月學姊!」李少鋒見到現場氣氛似乎快要吵起來了,急忙重提主題地問:「如果是『黃金蜂蜜酒』或『伊斯之大圖書館』這種沒有危險性的遊戲呢?不會有玩家為了修練目的刻意長期參加嗎?」
 
  「首先,同一支隊伍的成員要收到同一場遊戲的邀請就很困難了,尤其像是我們這種人數少的小型隊伍,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好幾個月都無法遇到這個機會,再者,收到的邀請不一定是建議等級低的類型,而且有很多只有在遊戲當中才可以辦到的事情需要學習與教導,全世界應該沒有隊伍會專門為了修練,參加遊戲。」秦樓月說。
 
  「偶一為之無所謂吧。」夏羽說。
 
  「而且待在地球也有各種替代的修練方案,不會用到那個最極端的辦法。」秦樓月說。
 
  「克蘇魯遊戲的天秤一端是性命,另一端如果只有修練,那樣永遠不會平衡。」楊千帆淡然插話。
 
  「我們會順便帶戰利品回來啦,工房的運作資金也很重要吧。」夏羽說。
 
  「難道妳有決定好的遊戲嗎?」林誠插話問。
 
  「如果能夠得到稀少戰利品的遊戲自然最好,然而主要目的是讓學長練習黏勁,因此只要建議等級在Lv.60以下的遊戲都無所謂,不如說,稍微有些難度更好,順便培養實戰經驗。」夏羽流暢地說。
 
  「Lv.60嗎……妳的玩家等級是多少?」張定緯懷疑地問。
 
  「足以應付遊戲的等級。」夏羽微笑著說。
 
  「不肯坦白究竟是幾級嗎?越來越像是曾經待在遊戲場所裡面好幾年苦練的樣子了。」燕子皺眉低語。
 
  「我不會說出這方面的事情,燕子學姊可以放棄追問了……而且已經講過許多次,我的修為抵達塵閃境界,各位學長姊好像都沒有徹底理解這點耶。」夏羽
 
鼓起臉頰說。
 
  「修為與能否通關遊戲沒有直接的關連性。確實很重要,然而並不表示修為高深就可以通關遊戲。」張定緯說。
 
  「我當然知道啦,總而言之,現在正好快要到六點那場遊戲了,要不要看看是否有成員剛好收到同一場遊戲的邀請?」夏羽逕自推進著話題。
 
  上次參加『詭譎叫聲』的結果是差點回不來,李少鋒其實不太想倉促參加,然而自己是瞭望塔成員當中少數立場傾向夏羽的人,為了整體氣氛著想應該在此表態支持,頓時陷入兩難。
 
  「我反對。現在參加遊戲還得提防教團聯合成員的偷襲,即使相當幸運地佔了三分之一的參加名額也有風險,如果另外那三分之二都是教團聯合的成員就完蛋了,至少要過半才能夠安心參加。」梁世明乾脆地說。
 
  「老師,那樣的條件太困難了,一年可能都遇不到一次。」林誠搖頭說。
 
  「根據情報機關的情報,確實全世界玩家參加遊戲的頻率顯著降低了。」張定緯說。
 
  「如果教團聯合那群不怕死的瘋狂信徒持續參加遊戲、破關遊戲,將會獨佔只能夠從克蘇魯遊戲當中得到的情報、素材與物品,配合從《食屍教典儀》當中得到的珍貴情報,拉大與其他隊伍之間的差距。」秦樓月思索著說。
 
  「問題在於知道這點也沒有意義吧。」燕子單手撐著臉頰,無奈地說:「如果楚久樘的那個玩家協會有順利運作,還有機會靠人數強壓過去,現在這種情況,全台灣沒幾支隊伍有辦法穩定參加遊戲。」
 
  「我們瞭望塔可以呀!」夏羽再度舉手,朗聲說:「先前因為銀鑰遲遲沒有發佈關於預言的情報,我也不好提出這個要求,既然現在有第三方證實了我的身分,各位學長姊也可以放心了。」
 
  「……方才定緯提到過,修為高深與能夠順利通關遊戲,兩件事情必須分開討論。」秦樓月有些無奈地說。
 
  「瞭望塔工房在短期內不會參加遊戲,這是從『砂之古城』之後所做出的全體決定,夏羽,既然妳是工房的一員就要遵守。」梁世明說。
 
  「我當然會尊重工房長樓月學姊所做出的最終決定,然而那個時候尚未加入工房,既然現在增加塵閃境界的新戰力與銀鑰的大量知識作為後盾,希望學長姊們可以做出新的決定。」夏羽繼續積極鼓吹。
 
  「為什麼妳這麼堅持要參加遊戲……這樣的行為和紀錄者的職責有關連嗎?」楊千帆問。
 
  「要說無關也不是完全無關,所以應該算是有關吧。」夏羽說。
 
  「羽兒,不要用這種故意混淆視聽的態度。」李少鋒皺眉說。
 
  「希望參加遊戲的理由剛才已經說過了,我想要在合適的場所教導心法和黏勁變化,這樣更有效率,如果能夠參加到五天以上的遊戲,我有信心可以讓學長掌握黏勁。」夏羽篤定地說。
 
  「五天啊……」楊千帆低聲重複。
 
  「雖然話題有些扯遠了,不過那之後就剩下盜藥了。」夏羽笑著說。
 
  這個時候,燕子突然咂嘴,看似想要說什麼卻在最後關頭忍住,雙手交還在胸口地煩躁輕踩著腳。
 
  那個很明顯是「不要拿人家的內傷當成說服藉口」的意思吧。李少鋒在暗忖的同時突然想到燕子曾經推測夏羽不會讓擁有『受到啟發之人』稱號的自己過著安逸和平的生活,現在如此積極要求參加遊戲似乎就是如此,一邊暗忖學姊的直覺確實挺準的,一邊思索這樣究竟是好是壞。
 
  「總而言之,看看遊戲邀請也沒有損失吧,正好快要六點了。」林誠出言緩頰。
 
 
 



創作回應

Ddpaul
我忘記之前有沒有提到過,這個世界關於克蘇魯遊戲的歷史最早的紀錄可以追朔到多久以前?話說我可以帶相機到遊戲裡拍照再帶出來嗎?
2021-09-27 17:36:27
佐渡遼歌
人類的歷史乃是克蘇魯的歷史。
那些無法名狀的外星種族在人類誕生之前就在這顆日後被稱為「地球」的藍色星球建立起輝煌璀璨的文明。
其後衰敗、滅亡,由更加強大的外星種族取而代之,此一過程反覆輾轉,最後不知為何由弱小無力的人類成為地球的倖存者。
人們挖掘著外星文明的遺址、模仿著外星科技的技術、崇敬著外星神祇的力量、渴求著外星種族的知識。
於是,人類利用關於外星的瑣碎力量從倖存者晉升成為統治者。
盡管如此,萬般不可遺忘人類的歷史乃是克蘇魯的歷史,乃是克蘇魯不可計數的悠久歷史當中的短暫一瞬......

上面是POPO版本的簡介
至於如何解釋就看個人了XDD
2021-09-27 17:43:39
佐渡遼歌
相機的話是ok
不過建議等級高的遊戲能夠攜帶的物品越少
如果到時候相機順利進去了,但是刀子卻被留在地球,這樣很糗(?XD
而且照片其實賣不了多少錢,除非有隊伍要製作相關資料,否則應該很少玩家會選擇相機帶進去XD
2021-09-27 17:45:13
Ddpaul
我是說你現在作品中用戒指入的這個遊戲是從人類誕生就有的嗎?
2021-09-27 17:44:53
佐渡遼歌
如果是目前內文沒有提及的細部設定,還請期待後續劇情
我個人是世界觀、設定都會架構得很完整的類型,會逐漸揭露XD
2021-09-27 17:46:48
Ddpaul
話說我如果拍外神照片帶回去放到網路上會不會所有看的人直接發瘋?www
2021-09-27 17:47:09
佐渡遼歌
應該會像不久前少鋒同學他們亂拍照片那樣先被暗中駭掉刪除
如果有普通人看到,應該也會先懷疑是CG合成的XDD
2021-09-27 17:50:43
佐渡遼歌
嚴肅點討論,照片能夠帶來的五感影響只有視覺
而且是單一角度,又不會動
能夠造成精神狀態的波動並不會太過劇烈
大概就是意外看到網路一些特別噁心的圖片的反應那樣(?XDD
2021-09-27 17:51:59
oVo巴爾坦星人
小屋背景是不是換了?
2021-09-28 15:11:39
佐渡遼歌
是呀XDD
0w0
2021-09-28 16:54:23
白昼夢
哦耶,終於快日更了 [e7]
2021-09-28 15:30:15
佐渡遼歌
快要了XDD
現在也在努力拚積稿!!
2021-09-28 16:54:4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