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再容忍

草士 | 2021-09-25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7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再容忍

袁昊後背重重撞在牆上,肺部頓縮,倒抽了一口氣,強忍少沖境氣勢的境界壓迫,道:「老……老烏龜,讓……讓人說破,就……就惱羞動手……」

八長老冷笑不理,他知道憑袁昊的武功境界,根本抵擋不住少沖境的氣勢壓迫,一刻不停手,他就得多受一刻折磨。當下瞧著袁昊那張可惡嘴臉糾結一團,但覺快意無限,暗暗加重幾分力,恨不得多加折騰袁昊。

顧老六不忍讓袁昊受苦,見八長老的氣勢居然隱隱加重幾分,驚道:「八長老,你想折磨死小兄弟不成?快停手!」

八長老搖了搖頭,道:「大長老,老夫這都是為了紅纓幫。」

顧老六更加著急,道:「八長老,你方才也說袁小兄弟的話不像假話,證明他絕非是無恥小人。」

八長老冷笑道:「老夫確實說他不似有假,但此子頑劣不堪,口出狂言,不僅出言侮辱諸多長老,更不把咱們紅纓幫放在眼裡,不把本幫放在眼底,豈不是不把文幫主放在眼底?讓他吃點苦頭,好叫他知錯能改,這絕無不妥。」

只見袁昊雙頰鼓起,臉色堪堪脹紅發紫,渾身筋骨被無形氣勢壓迫得格格作響,整個人狂顫不止。在境界壓迫的情況下,尋常武者連是大氣也不敢一喘,更別提能吸到半口空氣。又過得半晌,袁昊眼前一暈,只覺難受得幾欲倒地,目光忽然瞥見八長老臉上的快意笑容,新中惱怒,傲氣一起,卻是咬緊牙根,打死也不願開口叫苦一聲。

顧老六見出袁昊兩眼瞪大,眼珠子幾乎快跳出來,一臉決然之色,料定他就是活活憋死,也絕不會叫苦一聲,心中暗暗欽佩之餘,更明白若再不出手,自己這位小兄弟定然會被氣勢壓死,吼道:「八長老,給本座住手!」右掌一抬,拍向八長老胸口。

八長老見掌打來,還是顧老六出手,臉上赫然變色,連忙解開對袁昊的桎梏,退開一步,罵道:「大長老,你這是甚麼意思?」

顧老六面無表情看著八長老,道:「八長老,咱們江湖武者的規矩,你莫不是忘了?武者切磋,只許同等境界比武,袁小兄弟是後生晚輩,武功低微,倘若八長老想和小兄弟比武過招,只消自封修為,以執者三脈的境界對小兄弟出手,本座自然無話可說。否則的話……就莫怪本座代小兄弟出手。」

八長老神色又是一變,完全沒料到顧老六說話如此不客氣,道:「你……大長老,你……你是鐵了心要護這奸賊?」

顧老六道:「是又如何?本座做事,難不成還需要八長老同意?」他臉上毫無表情,心中實則怒火狂燒。

其實八長老一開始的針鋒相對,顧老六表面佯裝不快,卻從未放在心上,反而處處顧及八長老面子,畢竟三年前的過節尤在,當年他沒及時制止張大狂,深覺有過,因此從未真正動怒。可是當八長老針對袁昊下手,一動手更毫不留情,這便讓他很是不悅。

袁昊一被解放,整個人如釋重負,總算吸得空氣,連連吸飽三大口氣,喘了半晌,終於緩了過來,罵道:「你……你這老,王……咳咳,王八烏龜……」聲音沙啞一片,連連咳嗽,話也說不清楚。

再喘上幾口氣,清清喉嚨,總算恢復如常,只聽他扯開嗓子,怒罵:「老烏龜,本小俠顧及你們幫派面子,不想把話說得難聽,是以不去說,但本小俠哪裡想得到,你這沒腦袋的老烏龜居然惱羞傷人,若非顧大哥相救,我早恐怕已是一命嗚呼。你這老烏龜不信本小俠的事和你們文幫主有何關聯,是不是?那好,我告訴你,我和你們文幫主確實素昧平生,眼都沒對上過一眼,連對方大名也從未聽聞。」

八長老聽到這裡,臉上冷冷一笑,心想:「小娃兒果然是小娃兒,說話顛三倒四,毫無道理,你既說不識得文幫主,就是說再多又有何用?」嘴上道:「小子,你確實有種,竟然說謊騙老夫,嘿嘿……不過老夫也就罷了,你還不止如此。」言下之意便是:你連其他七名長老通通騙了一回。

果見其他長老臉上甚是難看,隱隱有發怒之狀。顧老六滿臉憂色,卻見袁昊嘻嘻一笑,道:「我和文幫主不相識,卻也沒有騙你們,我的事情和文幫主托不了關係。」

八長老厲聲喝道:「胡鬧!你不識得文幫主,還何來關係可言?袁昊,你是將老夫等人都當成傻子不成?」

袁昊滿臉蔑視,一一掃過諸位長老,邊搖頭邊嘆氣,道:「老烏龜,都說你腦子不好,本來是開開玩笑,想不到是真不好。」他既知八長老出手不留情面,心一橫,說起話來更是毫不客氣,想說甚麼便說甚麼。

八長老怒容乍現,道:「你!小子找死!」大手向前伸到一半,便不敢再動,眼角餘光時時提防顧老六。

袁昊嘴中念念有詞,目光一轉,望向三長老,突地臉色一改,整個人笑容可掬,笑得三長老一陣毛骨悚然。三長老忍受不住袁昊目光,苦笑道:「袁少俠,公道自在人心,凡事憑道理說話,少俠的話可有根據?」

袁昊眼中一亮,彷彿等這話等了許久,嘴中嘿的一聲,道:「敢問三長老,文幫主可有說過,他老人家創立紅纓幫,可是為了何種目的?」

三長老搖搖頭,似乎察覺甚麼,又是一陣苦笑,道:「不瞞少俠,其實這事老夫曾問過幫主,只是一直沒和幫內弟兄說過。當年幫主說過,他創立紅纓幫,一切只因不滿萬紅夫人欺壓江湖好漢,想替群英樓的弟兄尋個安身之地,除此爾外,絕無他意。」

眾長老及門外護衛聞言,均是大吃了一驚,關於文幫主創立紅纓幫的原因,整個幫內幾乎無人知曉,也眾說紛紜,誰都想不到創立紅纓幫的理由,竟是源於俠者最純粹的「見義勇為」四字。

袁昊笑著拍拍手,道:「文幫主高義,果然我和文幫主是同道中人,對那臭婆娘都看不過眼,一心只想找那婆娘麻煩。」他話頓半晌,看著面有不善的八長老,道:「老烏龜,你現下還想說本小俠和文幫主毫無關聯?」

八長老臉頰肌肉頻頻跳動,察覺眾人目光都凝在自己身上,當下再難保持面子,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又見袁昊朝自己偷偷嘲笑,惱怒無比,當喝道:「文幫主俠義心腸,為人公正無私,但你小子不一樣,你有重大嫌疑。不管如何,今日老夫要替紅纓幫除去大害。」

說罷,他右腕飛快一翻,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長劍,但見劍上帶鞘,並未拔出。下個瞬間,猛有風聲作響,那長劍竟是連著劍鞘朝袁昊橫掃過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