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三女巫哭泣之森 第十六章(下)

凡生 | 2021-09-25 17:34:09 | 巴幣 142 | 人氣 81


  僅僅只是在外看了一眼,肴溫就發現自己完全認不得從前所居住的這片故土,當初在固蘭巴倫酒館內店主所唱得歌謠中的描述完全如出一轍,不只是城外被植物佔地為王,就連想從城牆崩垮的地方往內窺視也毫無辦法,裡面儼然成為了一座森林,阻擋住了眾人的視線。
  不只是肴溫,更不光是那名與肴溫同屬王國的女人,就連其他的人都嘎然無語,大家都以為自己要面對的是普通的城市廢墟,沒有任何人會想得到這座城的狀況比想像中來的糟糕。
  那些冷血的殺人犯暨盜墓者視線彼此互相交錯,一直持續著靜默直到老人率先開口說話。
  「你們害怕了嗎?」老人從口袋拿出了一塊灰色起毛球的破布,將其攤開在地面,「相信大家都知道韃幪王國裡面財寶無數,你們應該都聽過琅琅烏說的吧。韃幪王國的貴族把那些秘寶藏在他們的居所,你們也明白,這裡物品的工藝品質跟財寶數量是其他國家達不到的。想在亂世中好好引退,我們就靠這一把了。」
  老人家命所有人從馬車上下來,肴溫也被一腳踢下去,隨後又被從地上拉了起來,站在馬車旁邊,被那個叫做琅琅烏的女人像是人犯一樣看管著,其他人則是先將需要的貨物及武器卸下貨車。
  「如果有人要退出,現在回程的話大概黃昏就能抵達昨晚的村落了,有人想收手?」當所有的貨物都被卸下來之後,老人再次向他們同伴們確認道。
  老翁掃視著他同伴的眼神,肴溫則是跟隨他的眼珠移動同樣的看了一遍這些人。
  眾人的視線停在一個人身上,肴溫的同鄉抿著嘴唇,雙手緊握成拳並且指甲深深地陷在手掌心的肉底,握得整隻手發白,看上去正在顫抖,她深呼吸又吐氣,持續了好一陣子,同伴們都在等著她做決定。
  「老規矩你是明白的,只要你說不參加,不分錢的前提之下,可以離開,而且在座的所有人絕對不會去追究你的決定。」老人出聲指揮鬍渣男與那名分不出性別的人打開一個剛才才卸下來的棕色木箱。
  「要搜刮當然沒有問題,只是畢竟老家在這裡,家裡的人當初其實都還在城內,我只怕我看到認識的人還是會。。。」琅琅烏用左手近似瘋狂地搓揉自己的右手臂企圖緩和那壓抑不住的焦慮。
  殺手也是人,女人的這番焦慮也並非毫無來由。肴溫也不自覺地被她的情緒所影響。
  相反地,老人則是和顏悅色的站在她的正對面,不疾不徐地等待她的回覆,彷彿父親在與女兒對話一樣的穩重,此時,剛才被吩咐要去開箱子的男人則是帶來了三件帶有厚度的衣服分別拿給了正在說話的男女以及肴溫。
  「你應該還記得你家的路怎麼走吧?」老人一邊詢問一邊穿上厚重的衣服,衣服上有好幾個補丁,裡頭的填料還從縫隙中跑了出來。
  經過老人這麼一問,女孩點點頭。
  「要到的時候跟我們說一聲,會讓你迴避的。我們不只需要這個男人,也需要你。」老人向女孩承諾道。
  兩人想出了這個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之後,那名女子也將她手上破舊又骯髒的大衣穿在身上,但是肴溫拿到了棉衣之後,依然只能將其雙手捧著。
  「啊,對。人老了真是健忘,鑰匙在誰手上,老夫先來把你的手鬆綁開來,不要想亂來。」從當初在拍賣時幫忙的那個名叫布布希羅的男人手上接住了鑰匙,解開了肴溫手腕上的枷鎖。
  框啷的一聲,手銬一鬆脫,肴溫的手腕不再那麼的沉重,於此同時他立刻往男人的陰莖處猛踢下去,他的腰間系著肴溫的刀子,見狀,肴溫趁男子雙手摀住自己的私處時抽走了那把原本就屬於自己的刀。
  「你可別要輕舉妄動啊。」與肴溫同屬同一個國家的琅琅烏轉瞬間跑到了肴溫的後方,刀子忽然間從手上掉了下來,他的右手在不知不覺之中失去了知覺,肴溫無法感受到整條右手,彷彿他的肢體出現殘缺。
  往肩膀一看,琅琅烏的整隻右手手掌除了拇指以外,其餘的四根手指頭全部都插進了肴溫的手臂中,他沒有流出任何的血液,也並未出現撕裂傷,肴溫的手臂在此時不像是肉塊而更像是富含水分的麵糰一般。
  「我們也說過了,我們也並不想對你百般苛責,現在我只是廢你一隻手,你之後如果敢再試一次的話,難保我會連你的腳也弄殘。」
  女孩說話時呼出的熱氣呼在肴溫的耳尖,充滿涼意的天氣配上那溫熱的氣息竟然頓時間讓肴溫有種與女人熱戀時的親密感,那柔和的聲音不帶一點侵略性與意圖,跟奈恩那種一開始就給人不對勁的氛圍不同,即便遭受到攻擊,肴溫不僅沒有痛感,甚至如果沒有聽到她說話的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受了傷。
  狩邪固然擁有強大於普通人的實力與智慧,但在專業暗殺上,這些訓練有素的人才是值得委託人信賴以及獵物該害怕的人。
  琅琅烏把手指從肴溫的手臂中鬆開,他的手臂上直到現在也沒流出哪怕只有一滴血液,不過倒是出現了四個凹陷的坑洞,肴溫用左手輕輕地像是輕撫寵物的力道一樣摸著自己位置正好都是女孩手指插入的地方,毫無痛感,肴溫又嘗試將手指伸進去一些,竟然還摸得到骨頭。
  「別摸東摸西了,把手伸進來我幫你把衣服穿上。」那名看不出長相叫做希羅兒的人意外熱心地走過來幫肴溫穿上那件厚大衣。
  在琅琅烏結束了他的攻擊之後,肴溫的手臂便開始漸漸地恢復知覺,他也能感受的一絲絲的搔癢感,那四個傷口正在癒合中,這種感覺肴溫已經有過數次,但或許是因為女孩攻擊的方式有別於狩邪那般猛烈,因此這次的恢復出乎意料地輕鬆上許多。
  希羅兒先將肴溫的左手套進袖子中,本來他還想要扶起肴溫的右手幫他伸進袖中,但是肴溫右手的感覺已經恢復將近五成,剩下的痠麻感有如趴睡時手麻的不適。
  肴溫本就不喜愛借用他人之手完成事情,何況是這群對他還有他的王國懷有惡意的這群人,他把希羅兒的手甩開,自己穿上衣服。
  「琅琅烏!你這蠢女人!」希羅兒看著肴溫突然間大喊,「他的手為甚麼可以動了?」
  「這不可能,他的手。。。」琅琅烏剛才正在整理她那頭可能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盥洗的結塊黑長髮,但當她望向肴溫的時候,竟然比她的同伴還有來得更啞口無言。
  女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沒有預想過會在她這輩子看過有人中了此招之後還能活動自己的手臂。
  「不可能,我的手指很精確地插進了重點部位了。沒有道理他的手臂還沒開始發黑。奇怪,這樣也不對啊。他的手還沒開始發黑,但絕對不可能抬起他的雙手,欸。。。」
  琅琅烏語無倫次了起來,一臉茫然不知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還有誰記得,前幾天被我們殺死的那個小孩子說了甚麼嗎?臭鬍子,你有印象嗎?」看不出性別的希羅兒這麼向他的同伴詢問。
  鬍渣男子摸了摸他的鬍子,從他的行囊裡面掏出了一罐玻璃罐,裏頭裝著黃褐色的半凝固液體,他打開蓋子,伸手挖出一大坨出來均勻地按摩塗抹在自己的下巴上,另一隻手再度伸進袋子當中取出了一把小剃刀開始刮鬍子,他聳聳肩不以為然地發出「嗯嗯嗯」的幾聲思索著。
  「你是說他說我們是死靈術者嗎?」男子問道。
  「白癡嗎?我他媽的是說他叫這個男的叫甚麼!」
  「你這垃圾,講話最好是講清楚一點。他不是叫他『至尊』嗎?」雖然用詞凶狠,但是語調仍然平靜,好像對這種對話不以為然。
  一提到「至尊」二字,曾經為死靈法師的兩人面面相覷,刮鬍子的男人甚至連動作都停了下來,不到眨眼之間,他們倆人睜大的眼睛,眼神中嶄露出光芒,彷彿明白了甚麼。
  「本來我還覺得是那個傢伙傻了,想不到是真的。」看不出性別的那人端詳著肴溫的臉看,「還在想說琅琅烏的攻擊怎麼可能不奏效,現在謎底全都解開了。媽的,我也真他媽弱智。」
  「你的意思是這傢伙是至尊嗎?」鬍渣男還是有些疑惑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啊。」
  「沒腦的東西,如果他真他媽是那個大人的話,我們在場所有人老早就都變成他的死人魁儡了。」聽著自己夥伴的荒謬言論,希羅兒翻了一個很大的白眼。
  「你沒看見剛才琅琅烏的殺手絕技居然對他沒效,他的傷口恢復了,甚至還能動起來,加上前幾天那個小鬼說的話,我猜想這傢伙。。。」
  那人走到肴溫的左側,果不其然,多年來訓練出來的戰鬥本能告訴他那傢伙不懷好意,他們還沒有把肴溫的手再次束縛住,因此他在頃刻之間先抓住了那人的左手。果不出其然,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尖銳的小刀,看來是正打算要刺入肴溫的腹部當中。
  肴溫用另一隻手頂住那個人的頭,把他的頭往下壓,肴溫則是用膝蓋撞向他的面部,照著常理來說,以這種力道跟角度,肴溫應該會聽見鼻骨跟臉骨碎裂,然而只有一聲「啪」的撞擊聲,肴溫好像撞到的不是臉,而是如同手拍擊水面時的感覺。
  肴溫再用膝蓋用力頂他的臉。
  一下,啪!兩下,啪!
  最後其餘的人把肴溫拉開來,而希羅兒也被鬍渣男給架開,刀子也被他搶過來扔在地上。
  「媽的,你瘋了不成?我們還得靠他帶路啊。」鬍渣男破口大罵道。
  「喔,操。還好你拉了我一把,德夫烈,我差一點就真的死了,好痛,痛死了。」
  那個不知性別的瘋子臉上好像黏上了一層水嫩的黏膜,在黏膜掉落地板之後,就立刻滲入地面,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他的臉則是嚴重的紅腫,鼻孔流出大量的鮮血。
  「你們真的該讓我試試看的,反正這傢伙應該也會沒事。唉,真掃興。」
  「如果我們沒阻止的話,死的就會是你了。」老人嘆了口氣,就像是老人家看到自己的孫子做蠢事時一樣無奈,他拿出了幾瓶的藥罐子,先幫傷兵上藥。
  待馬車也栓在牢固處,而所有人也都準備就緒時,肴溫被推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手無寸鐵,雙手被以術法塑造而成正好可以包覆住肴溫雙手指只露出指尖的鐵手套所束縛著,他們說是為了避免肴溫再一次的反擊。
  老頭站在肴溫的左邊,輕輕地勾著他的肩膀,一同望向這一片早已破敗的王國,至於他的心情是否跟肴溫一樣五味雜陳就不得而知了。
  「只要你幫我們找到寶物,我們就不會虧待你,事情一結束,二話不說絕對會放你走。」
  老人拍拍肴溫的肩膀。
  「現在,帶路吧。」


---------------------------------------------------------------------------------------------------------------------

大家好,這裡是凡生。

久違的三女巫之森新章節啊。

凡生覺得內心激昂,終於能夠發表了。

第一次嘗試用新版的介面發表小說。

做一點新的嘗試,看看這樣自己是否習慣。

不知道各位朋友喜歡用舊版的介面還是新版的介面看小說呢?

歡迎在下方留言告訴凡生。

下禮拜要補完年更作品了。

希望能夠如期完成。




---------------------------------------------------------------------------------------------------------------------

點擊下面的圖片就可以連結到凡生的Facebook粉絲專頁

喜歡凡生的朋友可以到Facebook幫凡生按一個讚或是分享給朋友讓更多人知道凡生。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感覺新版也可以接受
2021-09-25 20:37:32
凡生
可能要好好的把文章搬運過去到新版介面,娜塔莎知道有甚麼好方法可以快速從舊版轉到新版嗎?
2021-09-30 08:58:59
喵君
[e12]
2021-09-25 21:08:56
凡生
[e12]
2021-09-30 08:59:03
2種版本都可以...
2021-09-26 03:07:48
凡生
之前凡生覺得新版看不習慣,不過久而久之也產生了「這樣還不錯欸」的感覺。
2021-09-30 08:59: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嗯...抱歉我也不知道能快速搬運的方法,雖然一個個把舊版文章重新用新版排列也是個方法,但很費時
2021-09-30 09:11: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