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哈梅爾的吹笛人》序章試閱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 2021-09-25 17:11:26 | 巴幣 1368 | 人氣 167



  恐懼,未知。
  這些是人類從古至今,最害怕的兩樣事物
  而好巧不巧,世上正好有一種經驗,是由這兩種事物,加上人類最引以為傲的創造力所組合而成。
  那就是「噩夢」。
  古時又稱之為「夢魘」。
  存活在世界上的無數個人類,於夜晚所產生的無數個噩夢,在累積了幾千萬年之後漸漸擁有了抽象的形體,並開始侵入了人類的生活。
  在史書上留名的第一隻「夢魘」──也就是由「噩夢」幻化而成的負面意識集合體──其名為「魘魔」。
  根據記載,「魘魔」最初現形於中國南宋的成都府,所有看見牠的人類都嚇壞了。
  為什麼呢?
  套用一句當時的文獻中所寫的資料:「魘魔,噩念之集也,不可名其狀」。
  牠的外貌早已超脫了當時所有人的想像。
  未知點燃了居民的恐懼,城內的軍隊急忙向牠發起進攻,也向其它座城市請求支援。
  然而,無論是飛鏢、箭矢,還是那時候最為強力的火藥「霹靂砲」,都沒有辦法對牠造成半點傷害。
  ──應該說,具體存在的事物,本來就不可能觸碰到抽象的概念。
  像馬車一樣大的牠原本只是懸浮在成都府的上空,沒有任何動作,像個詭異的胚胎。
  但是,大量的武器碰觸到牠的體表,讓牠的體型藉由吸收這些物質進一步擴張。等到牠的觸手接觸到了低空的房舍,情況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沉眠中的牠,醒來了。
  接下來,在這座城內發生了什麼事,後人不得而知,只有最終的結果被史官記錄了下來。
  「其脹如蜀,生眼無數,而民未亡。援兵至此,見數人,呆若木雞。尋醫者,未解。尋巫者,曰:此乃心病,魘奪其魄,不可治也。」
  魘魔的身體吸收了成都府內的所有房舍與城牆,最終取代了城池,變成了無比巨大的怪物,表面還長著許許多多的眼狀構造。
  在完全化為怪物的城市周圍,幾位在家園被吞噬之前逃出來的居民零散地分佈在城外的寬廣平地上。
  花了幾天的時間,江陵府的援兵終於趕到了。
  他們努力將難民集中起來並安治他們。但是,士兵們看著在場的成都府倖存者,感到一絲絲不對勁。
  所有的難民啞然無聲,雙眼無神。依照往常的經驗,這種時候悲痛欲絕、哭天喊地才是正常的反應,畢竟家人或是親友罹難,不免會感到悲傷。
  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家中也總會有財產,或是其它重要的東西吧?
  為什麼連一丁點的反應都沒有呢?
  士兵們找來了軍中的醫生,請他們為難民看診。
  接著,怪事發生了。
  經過他們的檢查,這群人的身體應該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才對。
  醫生感到困惑,開始使用自己所知曉的各種醫療知識,包括了草藥、針炙等手法,甚至連丹藥都用上了,最後卻還是無功而返。
  不得已,江陵知府請來了城內最有名的算命先生,向他請教了這個問題。
  算命先生隨著知府走入難民所在的營地。他看了一眼呆愣著坐在地上的病患後,只簡單地對知府說了幾句話。
  「他們的『魂魄』被魘魔吞噬了,無論用甚麼方法都救不回來。放棄吧!他們現在只不過是會呼吸的空殼而已。」他再三叮囑,「恐懼會助長牠的聲勢,甚至產生出『下一隻夢魘』,請您千萬注意。」
  說完,算命先生就離開了,留下不安的知府一人站在難民的帳棚內。
  三天之後,江陵府的軍隊帶著難民,撤離了。吞噬成都府的「魘魔」仍在原地,底部的觸手像是樹根般,深紮於土壤之下,但也就是這樣了。
  除了從遠方就能看見的黑色球體外,那裡毫無動靜,周遭也聽不見任何聲音,像是成都府睡著了一樣。
  一個月後,「吞噬城池的怪物」這件事於江陵府的大街小巷之間流傳,甚至還傳出了這座城市。
  三個月後,「吞噬城池的怪物」成為整個南宋家喻戶曉的事。
  恐懼深紮於全國人民的心中,甚至超越了北方的女真。
  半年後,第二隻「夢魘」的胎兒出現在南宋的首都──臨安府的上空。
  經過了幾十年,不只亞洲,整個世界到處都充斥著夢魘。
  因為數量實在太多了,所以後來的夢魘連名字都沒起,被人類以「噩禍」通稱。
  有些夢魘靜止在原地不動,就像最初的「魘魔」一樣,等著無辜的獵物自己送上門來。
  也有新型態的夢魘誕生,於平地自由移動,以各式各樣的方法追獵所有的生靈。
  在夢魘「獵食」完畢之後,生物體的意識、思維,也就是懵懂無知的人們口中的「魂魄」將會徹底消失,只剩下中樞神經在反射性地維持生命。
  而這時,人類殘酷且現實的本性顯露無遺。
  他們會把變為空殼的人丟在外頭自生自滅,還有意識的個體則躲到了夢魘的魔爪勾不著的地方,渾渾噩噩地度過一生。
  這種狀況,持續到一人橫空出世為止。
  她,是一位特別的女孩。
  女孩沒有名字,但這並不是她特別的地方。在那個黑暗的時代出生的孩子,幾乎都沒有名字。
  名字,本應包含著至親對孩子的寄望與祝福。然而在當時,父母根本無法斷定孩子能活到幾歲。因此,對孩子的「祝福」也變成一種不切實際的奢望。
  但是這位女孩的出現,則帶給了全人類喪失已久的希望。
  她的橫空出世,彷彿是自厚重的烏雲縫隙中,奮力透出的一絲曙光。
  女孩提出了一個假設:夢魘是由人類的想像,綜合對未知的恐懼加以產生,理應也會被人類的創造力所毀滅。
  女孩研究了東方古卷上記載的「仙術」,再加上西方世界流傳過來的「魔法」,最終發明出專門用來對抗夢魘的術式:「創造式」。
  這是一種能夠將人類的「想像力」化為抽象的生命能量,並在現實之中加以呈現的術式。
  那天,她偷偷從人類躲藏的地底走了出來。女孩不知道,原來陽光之下的大地是這麼的耀眼、美麗。
  經過了好長一段沒有動物居住的時間,地球的表面早已被植被覆蓋。各種沒見過的花花草草讓她目不暇給、眼花撩亂。
  晨間的露珠緊緊抱住路邊小花的花瓣,沾濕了女孩的褲腳。細長的野草撫弄著她的腳跟,讓女孩覺得有些搔癢。
  不過,她卻絲毫沒有想趕緊離開的意思,反而盯著眼前直達天際的參天巨木,看得入迷。
  女孩從來沒看過這麼龐大的東西。神木的出現讓她滿心驚嘆,心底也迴盪著一絲歡愉。
  在她抓住巨木上的藤蔓,嘗試著向上攀時,一隻夢魘出現了。
  牠自樹根的陰影下現形,敏捷地從她的身後逼近,伸出隱藏於觸手中的歪曲利爪,準備擷取女孩的思緒與神魄,久違地大吃一頓。
  這時,她感覺到了背後的動靜。
  女孩不疾不徐,一彈指,藉由「創造式」產生的綠色絲線便將漆黑的怪物層層環繞,對方努力地扭動身體,想掙脫卻徒勞無功。
  最後,夢魘被細線包成了一顆深綠色的絲繭。
  女孩將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伸直併攏,半空中出現了另一把同樣由「創造式」的細線所架構而成的綠色大劍。她一揮手,就把綠繭斬成兩半,被困在其中的夢魘也隨之崩解。
  女孩深呼吸,試圖消除悶在心頭的緊張感。這時候的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為整個人類的社會與文明跨出了一大步。
  人類將踏出夢魘的陰影,不再受到牠們的脅迫。
  夢魘的殘骸化為一陣翠綠色的清風,鑽入女孩嬌小的體內。她頓時覺得精神百倍,但同時卻也感到惋惜。
  這陣風是前人的靈魂碎片。他原本的軀體應該已經被其他人棄置,死在野外了。想到這裡,女孩再次下定決心。
  她離開了樹林,四下張望,接著朝向草原上離她最近的夢魘奔去。
  一天後,女孩活著回到了人類位於地底下的營地。
  她的父母慌張地衝到她的身邊,檢查自己的女兒是否安好,而女孩則趁著居民前來湊熱鬧時,向他們陳述自己的經歷,還有精心研究後所創造的法術。
  居民們聽完她的故事後覺得十分奇妙,但是沒有幾人願意相信。畢竟夢魘帶給他們的傷害太大了,不應該是這麼簡單就能解決的問題。
  況且,說這些話的還是一位年輕的女孩。
  願意相信她的人只有她的父母,以及與她一起長大的兩個弟弟。
  在與居民商量後,女孩花了半年的時間教會了弟弟們駕馭「創造式」的方法,並帶上足夠的糧食,再度啟程。
  商量的結果是:只要於啟程一個禮拜後,女孩與兩個弟弟活著回來,居民們就願意相信女孩的理論,並且無條件接受她的領導。
  女孩當然不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一週後,除了女孩與兩個弟弟,他們還帶領了另外一群人成功返回了營地。那是他們在野外救回來的、還沒有經過夢魘捕食的人類。
  居民們又驚又喜,女孩的家人更是激動得痛哭流涕。
  後來,居民相信了女孩的說詞,且按照一開始的承諾,跟著女孩學習「創造式」。因為是將想像力表現出來的術式,威力與使用者的想像力豐富度成正比,十分地簡單,所以全部人學會「創造式」並沒有花上太多的時間。
  很快地,除了最開始的術式,聰明的居民們也另外發明了兩種能與原始術式相輔相成的「創造式」分支,每一種都有相當良好的效果。
  最終,在居民們認為準備就緒後,他們捨棄了原本營地的冰冷營火,踏入太陽的溫暖光輝之下。
  自此,人類迎向了新時代:從獵物轉變成獵人,開始追獵世界上所有的夢魘。
  五年後,「創造式」在倖存的人類之間越傳越廣,全球各地都有術士在奮力對抗、淨化夢魘,夢魘的數量也因此銳減。
  因為人類對於夢魘的恐懼逐漸降低,所以也更進一步削弱了牠們那會因生靈的恐懼感而增長的實力,淨化夢魘也變得容易許多。
  至於當年的女孩,那時已成為了女人。
  女人與最初追隨她的居民們共同創立了術士組織「龍門」,並被海內外的所有術士尊稱為「始祖」。
  始祖開始招收世間的術士,將他們納入「龍門」之下。很快地,「龍門」成了聲名遠播的組織,在全世界都擁有分部。於此同時,由於毫不間斷的掃蕩行動,夢魘的數量只剩下原本的萬分之一。
  人類終於奪回了陽光,將夢魘驅趕至曾經藏匿的陰影之下。
  接下來的幾百年,人類的文明回到了先前的水準,科技也進步神速。
  術士的組織從原本的單一組織「龍門」演變成了如今各國都有的國家機構。
  人類也對夢魘擁有了多一層的掌控。由術士組成的協會依照夢魘的危害度,將他們訂定成了「災禍級」、「上級」、「中級」、「下級」四種級別;以及巨噬種、擬狀種、智慧體、異行種四個種類。
  最重要的是,術士們將牠們的稱呼從「夢魘」改成了「喰夢獸」,象徵人類將不再懼怕牠們,只將牠們當作普通的野獸看待。
  至於術士呢?
  他們現在也有屬於自己的稱呼。
  西元一七六二年,由「龍門」演變而成的全球協會通過了一項決議。
  為了紀念已故的「龍門始祖」,他們決定取「創造式」之中、其「架設思想、構築意念」之基礎,將全體術士統一改名。
  這群持續守護著人類、讓世界重返光明的英雄,其名為────
  「架構師」。

======================================================

  把這篇放出來絕對不是想混更。

  這週的《獵頭者》還是會照常更新喔。

  應該有些朋友已經知道原創星球從今年開始出現《星球爭霸戰》這個比賽(甚至有些人已經是今年的參賽者了),我也在之前的番外篇稍微提到自己有參加的意願。

  畢竟有出書的機會呢,誰會不想參加嘛!!

  這部作品就是當時提到的《架構師》,而本篇就是《架構師》的序章(也算是提前宣傳XD)。

  目前本作的進度到了四萬字附近,預計十二月附近開始會卯起來把這部寫完,到時候所有巴哈上的作品都會改成不定時更新。

  寫完也會開放完整版的試閱(到時候應該會另外公告?),不過因為《星球爭霸戰》規則的關係,應該會用私訊的方式將全部的章節私底下傳給試閱者,也希望大家能給我一些意見回饋!

  對了,還有一件事!不知道大家對於「哈梅爾的吹笛人」(又名「花衣魔笛手」)這個傳說有沒有印象呢?我想幫這部作品取一個有寓意、與劇情走向關係密切的名字,但就是怕這個神話知名度太低(目前問下來知道跟不知道的人數比大約是4:6),讀者會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取。

  請幫我個忙!說說看自己有沒有聽過這個傳說,或對此有印象,拜託各位了QAQ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哈梅爾的吹笛人有聽過,在問題兒童中也有出現過

現在丟出來是要繼續更嗎?還是要等到明年的比賽?
2021-09-25 19:40:28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沒有啦,現在只是一個預告的概念
之後應該也不會放上巴哈,會在比賽開始後於原創星球連載
2021-09-25 20:47:37
我知道,我小時候聽過這個故事之後,
夢到自己跟著吹笛人走了XDDDDDDDD
2021-09-25 21:39:55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帶入感這麼強的嗎wwwwww
2021-09-26 00:54:34
夜梓的臨殃
哈梅爾的吹笛人我也聽過,不過我聯想到的居然是黑死病><
這篇感覺會是非常有深度的故事呢!!
2021-09-25 23:21:43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有深度嗎......其實好像也還好,但也不會到太輕鬆的故事
2021-09-26 00:55:0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恐懼某種程度上確實像鼠患一樣迅速蔓延,至於要如何誕生希望這就顯得十分困難了
用創造式消滅夢魘的方法與人們因為希望而勇敢利用這個機會反擊夢魘,讀起來有種找到希望的感覺


【哈梅爾的吹笛人】有聽過哦
發生在16世紀,德國有個充滿鼠患的村落叫做哈默爾恩。
某天來了能滅鼠的人,村民向他答應能除去鼠患的話會給付重酬。

於是他吹起笛子,而神奇的是老鼠們都被笛聲吸引排好隊跟著他,最後一個個跳水自盡。

但是村民們卻食言不肯給報酬,憤怒的吹笛人便離去,但過了數天,孩子們聽見吹笛人的笛聲便偷偷離家跟著吹笛人一起消失。
(讓我想到了這首歌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6-iXxTkJKY
2021-09-27 20:27:02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設定上是這樣沒錯呢

但是在未來的危機之前,飄渺的希望究竟能不能拯救人類呢((公X小

(話說我沒想到原來有這麼多人都知道這個傳說,然後這首歌聽起來好歡樂wwwww
2021-09-28 01:46:08
井爵
很精彩的序章,世界觀和設定融入劇情中,很自然的呈現手法,我覺得很讚! > w < b

『哈梅爾的吹笛人』我記得是一個吹笛人,利用笛子的聲音幫城中的老百姓趕走了鼠患,

但是得不到回報,於是為了報復而將笛音改成能夠誘惑孩童們的聲音,誘拐城中所有的孩童去販賣的故事?

印象中是這樣,不知道有沒有記錯?

期待星賊大哈梅爾的吹笛人能夠完成,到時候能私信給我就非常感謝! XD
2021-09-27 22:16:18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傳說內容差不多就跟井爵大說的一樣呢!

完稿之後一定會請井爵大幫忙看看的XD
2021-09-28 01:47:2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