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賽博魔法門-7》

西河 | 2021-09-25 16:53:00 | 巴幣 14 | 人氣 39


  然後我的夢就到這裡,
  醒了,但記憶猶新。
 
  心中也不禁膽寒、又有種肅然起敬。
 
  我醒來時是早上的5:30。
 
  電腦、和筆記裡的文字都已經消失了。
  所以說我當時已經同意了這位革命家這件事了?
 
  就我對他的印象:
  他是個理智、明白方向的人。他說話真誠、即便聽不出情緒也能從中感受到飽含人性關懷的情感。這樣的人又如何能是一個騙子呢?
 
 
 
  這裡有謝爾特留下的隨筆,應該是離開時忘記交代的,
  我給大夥兒念一下。
 
  我看了你所記載的文檔,
  關於克拉克對於我的事情,
  事實上是這樣的,我的這位同胞記憶是遭到竄改的。
  他是被植入的記憶,記得嗎?
  我和他的確對抗過,而我也承認起初我確實不小心的摧毀過幾個實驗場。
  但是,並沒有他所說的什麼最終大戰。
 
   真正原貌是,我的同胞最終被我給感動。他加入到我的計畫當中,要幹掉觀察員,放出假消息,說謝爾特戰敗了,好為我爭取躲在暗處的機會。
 
  不過這個秘密的暗殺最後失敗了。反而是觀察員摧毀掉克拉克。
 
  觀察員或許認為,我還尚不知道觀察員被消滅這件事,因此竄改記憶,最好不要跟我接觸就直接開槍是消滅我的最佳方法。(我族法律認為,不論如何,都該給犯人一次申辯的機會。除非對方已有攻擊的企圖,這可以在心電讀數中可以看出是否有攻擊的企圖。)
  只是這個方法對上擁有多次遭暗殺經驗的我其實已經不大管用。克拉克並不是他們第一個派出的戰鬥人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至於觀察員為何不下手?
  第一:他畢竟不是戰鬥人員。
  第二:觀察員也只是一個公職人員而已,雖擁有極高的榮譽地位,但是沒有金錢,他不會為了整個體系而冒著被殺頭的風險。
 
 
 
  我想我偷偷在我的內心做出了一個困難的決定,
  因為我不知道他;謝爾特是否有本事監視我?
  還有,這樣的外星文明,是否也有本事讀取我們的心靈呢?
 
 
  老闆的店依舊沒開。
  正播報著新聞,
  「騙子!」老闆破口大罵。「一個月了,我懶得聽他們的說詞,我只問疫苗去哪裡了。身為老闆的我;嘿!即便我們是光桿司令,唯一的差別只有選票,但誰在乎你們的鬼話!我問的是結果,我們給你這個政府多少時間了?如果什麼事都要我們自己來,那麼我繳稅要聖城政府幹嘛?我真的嚴重懷疑,這些人壓根就只是坐在那裏日赴一夜的報數字,演的多賣力,卻只是不停在原地划水。現在隨便一個民眾幫的一個忙,都比這爛東西多。這些官員只會扯人民的後腿。」
 
  「天啊!他們竟然服軟了?」同樣一則新聞,我卻看到不同的東西,又有幾批疫苗要進來了。「要扛住啊,聖城政府,再撐一下就能達到預期目標,我的股票可全靠你們了!」
 
  「什麼?你竟然買了那隻爛股?」
 
  「哦……它可以賺錢嘛兄弟,反正我是確定了這支股票有政府把關,一定穩賺不賠,他們賠不起。」
 
  「天啊!我真為你感到羞恥。你正賺著那些死人錢。」
 
  「唉,好了好了。我到時也讓你分杯羹,你就別罵了。」
 
  「這不是分不分的問題!這些人本可以快速地讓經濟回復到它的軌道,而他們卻選擇放任事態嚴重,就為了他們自己的荷包。每一天,我就損失了一天的租金,他們最好準備多一點的紓困金,因為我得拿別人納稅的錢來繳房租和麵包。」
 
  唉……
  「唉,我們又能怎麼辦呢?」我是不喝酒的,現在也為自己到了一杯。「如果一個將死之人正巧倒在了官員的車門前,那麼這名官員想的就是如何將這個變量變成他政治上的增量。我說,我們又能怎麼辦呢?那些所謂的【學者】說民主制度不是只有選票,有各種方式影響政府。得了吧!影響政府?如果你說話算是一號人物、有【分量】的話,你可以算是政府眼中的公民。大眾的結論是多麼睿智清晰……就只有選票。老闆啊,我只是在適當的時機站上浪頭。」
 
  「哼,到最後我們還是被制度愚弄了。呸!大多數學者、專家們,我離開學校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他們竟搞一些脫離現實的沒用胡說。現實就是壓迫仍無處不在。哼,我可清楚我的員工偷偷在網路上說我是寡頭,我也常匿名在其中,但他們在我面前可是屁都不敢放。」
 
  「當我知道一個選舉制度能讓一個黨拿走三權的兩權的時候,你就不會對它有所期待了。」
 
  「你這種態度不好,兄弟。別犯了那類虛無主義哲學家們會犯的錯誤,嘴上說什麼生命無意義,其實不過是反覆說著自己做什麼都沒用的無力感罷了。世界的重量壓不垮人的意志,去讀讀一些歷史吧!哪個偉人會因為命運的重擔而屈服的呢?即便現在沒有方法,但我知道我的意志不會被任何的困難險阻折彎。」
  老闆大聲說道「別讓人拿走你天生的權力。記住這句話,沒有人是真正的虛無主義者,即便是在最絕望的故事中,人們還是努力的要把希望的種子種下。」
 
  可不管如何,我現在心中激盪的事,比我們現在關於人生中哲學的問題還要重要一百萬倍。
  我不能相信老闆,他或許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變成了謝爾特的眼線也不一定?
  所有人,都不能信任。
  我得戰勝我的恐懼、懦弱、膽怯,將這封信親筆寫下。交代此次外星文明事件的始末。
  為了擔心聖城政府不理會這封緊急信封,我特地去書店買了大紅色的信封,寫著機密,偷偷投進政府的諮詢業務桶中。
 
  這事茲事體大,恐怕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定奪的,必須交給國家中最睿智的一群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