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二十三幕:瘟疫章.之一】準備之前的聚餐(下)

朝日奈雨香 | 2021-09-25 16:04:58 | 巴幣 1028 | 人氣 145


  「晴香推薦哪些品項呢?」唯對青年禮貌地欠了欠身後就配合入座,開啟點餐機的畫面,一邊瀏覽一邊問道。
  「唔嗯,蒲燒鰻魚飯還蠻好吃的。」晴香揚起了笑容,看得出來她現在很開心,「還有海鮮井,這間店做得很好吃,味道偏溫和。」

  因為是在包廂裡,她沒了在外頭的不安,在唯滑動機器螢幕時也跟著湊上去看,口吻驚喜,「其實自從行軍之後我就很久沒來了......哇,他們新增了不少東西。」
  「那我就選蒲燒鰻魚飯吧。」她聽見唯這麼說,又忍不住在心裡擔心起來,唯跟自己可以接受的口味不一樣,這個推薦是可以的嗎?

  然而,唯沒給她時間深思,補了下一句:「晴香有興趣的不妨就點來嚐嚐吧?如果這裡有外帶的服務。別擔心,今天我買單。」
  「咦?不不不,那個、我們要行軍的話也帶不了多少......」

  其實她原本想請唯吃飯的......!

  見友人這麼自然說出請客二字,晴香一面慌張一面又羨慕,也不好意思說出自己原本的目的。既然被唯搶先了,那當然就不能讓對方破費,更何況,之後的行動也不是去玩的,攜帶的東西都必須要慎重挑選,她們可以在這城中吃飯的日子已經不多,萬一吃不完就浪費了。

   「我沒關係......回來還是可以吃的。」
  
  說到這句,晴香的眸裡黯淡了下,隨後又恢復正常,深吸了口氣,像是強迫自己打起精神,「這裡呀,是我在城裡的時候很常來的地方,對調適心情很有幫助,算是秘密基地。」
  「而城裡有很多店家,也有很多的人,他們肯定也會有這樣的地方,我知道自己還不夠強,不過、至少......這樣的心情,這個地方,我不想它被破壞。」

  「這樣的想法,我認為是可貴的。在面對四災時,計較微小的戰力差距意義並不大,只要我們同心協力、盡力而為、無愧於心即可。」等到她說完對這次戰役的決心,唯才點頭給予肯定,接著頓了下,笑道:「吃飽飯,才有體力打仗的,對麼。」

  「啊、嗯!」
  
  晴香立刻起身點選螢幕上的海鮮井,又點了杯紅茶,然後像是徹底放鬆似的坐下。
  「我......一直想帶朋友來這間呢,因為是秘密基地......」她喃喃地說,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和唯說話,隨後抬眸迎向對方目光,揚起甜笑,「很棒對吧?這邊的氣氛。」

  她會喜歡上這間店不意外,除了令她安心的青年以外,整間店呈現的氛圍都偏向溫馨舒適,又有這些小包廂給客人使用,既不用面對人群,又可以有自己的空間,對擁有社交恐懼的晴香簡直太貼心了。
  「確實,我也喜歡這樣的包廂,很舒適的秘密基地呢。」

  「只是這裡無法一次容納太多朋友吧,看來晴香以後得多來幾次才好。之後有想邀請那些義勇軍的夥伴,或是我也認識的對象麼?」唯的提議其實很正常,當然店內也有供多人使用的包廂,只是那名青年幫她保留的是兩人包廂罷了。
  但聽在晴香耳裡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只見她立馬慌亂擺手,神情上也出現幾絲懼意,「人、人太多我會......受不了的。」

  之前晴香不是跟在唯身邊就是跟著另一個白金髮色的男性,不過因為是同性的關係,也因為起初路線不同的原因,在出發後就沒看見過他了,自那以後晴香就幾乎在唯身側,就算有人找唯談事情也只是安靜的在一旁等著,彷彿是跟著主人的小貓咪,也沒看她跟其他人有什麼過多的交流。
  
  她這膽小怕生的性格雖然比當初還進步了一點,但與人社交對她來說還是可怕的,所以服務生的工作才那麼不適合她吧。
  面對一兩個人還可以,但要她面對一群人,她寧願面對魔物群。

  「這樣……嗯,相信店家會更喜歡像晴香這樣的客人呢。」唯聞言只是笑了笑,「所以我真算是晴香第一個邀請到這裡的朋友了?真榮幸。」
  「唯是、第一個沒錯。」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視線往旁邊游移了一下,雖然有時候會考慮也把阿貝爾找來,畢竟阿貝爾對她來說沒其他人那麼來的「恐怖」,但面對異性更需要勇氣的她還是先邀請唯了,「那個......因為我朋友不多,所以、所以可能有些依賴妳,然後就、擅自把妳放在好朋友的位置了......」

  唯保持溫和的微笑,搖了搖頭說:「我不覺得晴香的依賴對我造成多少負擔,並且,能被晴香當作好朋友,我很榮幸。」
  還等不到晴香高興,她們的餐點就送來了,進門的一樣是那位青年,對著二人笑了笑,將餐點放上後便離開。

  唯打開鰻魚飯的蓋子,香氣頓時充滿整個包廂,接著才接續話題:「以後義勇軍的任務分配多半還是由主官決定,雖然我認為晴香目前的狀態沒什麼不好,只是……如果又有無法一起行動的時候,希望晴香也能堅強地活下去。嗯,我相信晴香可以辦到。」

  「認識新朋友也好、珍惜並延續過去的情誼也好,只要晴香期望並持續努力,就不會總是是孤獨的。那位店員、那位白金色短髮的義勇軍,也不是平白無故就與晴香親近的,對麼。」
  「我開動了。看起來真美味,晴香推薦的料理是什麼味道呢,真期待。」

  雖然表情和語氣都十分溫柔、明朗,但晴香對情緒本就敏感,又習慣想很多,聽見這番好似遺言般話的她楞了一下,隨即臉色刷白,莫名的怒意湧起,與濃濃的哀傷交雜。
  她知道,以唯的個性說這種話不意外,這也有可能是對方習慣性的口吻,但自己就是聽得難受,也心疼,「......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她不解,在戰場上會發生什麼事情無人知曉,但他們現在還好好的坐在這邊,明明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啊?

  其實她真正想問的是「為什麼要用那種語氣」,但在腦海流動的怒氣不允許她重新組織語言,回憶種種,嗓音帶上了哭腔,「唯,我不要......妳之前也是,不管什麼行動都以犧牲自己的動機亂來,只要可以贏,妳連性命都可以不在乎......我、我知道,唯當冒險者很久了,這種話對妳來說也許是不尊重,但是、可以......麻煩妳為留下來的人想一想嗎?」

  自古以來,被留下的人總是痛苦度日的,比較可以快點走出來的人還好,但是像晴香這種擁有治療能力的法師──還是在行動上以唯為主的法師,不知道要痛苦多久,「我不會活著......要、要這樣的話,那我即使犧牲自己也會以命換命把唯救起來的......!」
  
  似乎是要跟對方較勁,她頭一次對唯用強勢的口吻,雖然聲音裡面帶著顫抖,眼角也閃爍著淚光,但那眼神帶著堅定和執著。
  她一直以來都是溫和的,不管別人如何對待她,晴香始終都沒有生氣過,有的只是害怕和害臊,像個沒有殺傷力的小動物。

  所以此刻的情緒對她來講也是陌生的,一時之間的無法接受讓她怕得想哭,但她不想在傳達這種事情的時候又哭出來。
  唯半舉著筷子,一臉錯愕地看著難得生氣的晴香。

  「呃......」她尷尬了幾秒,才苦笑回應道:「請......別將重要的生命賠在我身上。這世界上,需要晴香的、比我重要的智能體們比比皆是,希望晴香好好守護著他們,妳應該要過得幸福,再將那些幸福傳承下去。」

  接著,也許是想安撫她,唯又補充道:「嗯......當然晴香說得很對。若朋友有個萬一,被留下來的......肯定很不好受。」
  「我不會輕易送死的,為了繼續完成我的義務、為了將希望託付給我的逝者、為了重視我的妳們。」

  ──如果自己再更強一點的話。
  
  聽著唯的話語,她清楚友人並沒有因為自己改變想法,在她之前也肯定有很多人勸過對方,但唯還是維持著這個想法,而也就是這樣的她,讓晴香想要好好站在她背後。
  也因為如此,晴香不由得有些沮喪,自己的能力不足而讓唯深陷危險什麼的,這是她不願看見的結果。

  「......抱歉,我有點、激動。」總之,當她冷靜下來後,第一件事就是道歉,畢竟她的確是帶著情緒說話,還隨便就對友人發了脾氣,「但是在唯改變這種做事風格之前,我、我也不會改掉這種想法......的說。」
  語畢,她趕緊低頭咬了一口碗裡的飯,沒有勇氣對上唯的目光,這一切對她而言都是第一次經歷,不管是情緒還是什麼,她都沒想到自己還有這樣的一面。

  「這不是晴香需要道歉的事,相對的......」唯似乎沒有要說她的意思,只是揚起唇角,如同平時般的溫柔,「我該謝謝晴香,謝謝妳把我當成朋友,謝謝妳這麼重視我。也希望晴香記得,我同樣非常重視著這樣的妳。」

  接著,她稍微停頓一會兒,苦笑道:「我也會繼續努力的,如果能更強一點——」
  這話與晴香心裡的想法不謀而合,聞言,晴香才抬頭對上視線,聽著她溫言:「就不用讓晴香如此擔心呢。」

  語畢,唯才開始動筷子,「嗯,是能讓人精神充沛的美味。」

  其實不管實力多強,唯的這種想法在她這裡都是會令她擔心的,她在意的始終不是對方的實力不夠,而是那種令她懼怕的自我犧牲觀念。
   「唔......!」不過,見唯露出理解的笑,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臉頰騰的一下紅成一片。

  不行不行,她不能仗著唯的脾氣好就對人家這樣,下次要注意一點。
  
  那頓午餐在她的自我反省中結束,二人付錢過後離開了餐館,離開前與晴香搭話的青年還跑來與她說了幾句鼓勵的話,似乎對於她義勇軍的身份很崇拜,搞得晴香又面紅耳赤的否定對方所有的稱讚。
  也許總有一天,她會變得心安理得接受一切的讚美吧,不過那就是之後的事情了。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小洛
平常習慣的存在,在災難來臨的時候 總會特別擔心[e26]
2021-10-31 15:43: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