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1

葉悠慕 | 2021-09-24 23:39:53 | 巴幣 4 | 人氣 94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1 請託
    葉玦慢慢的醒過來,習慣性摸到旁邊的手機,拿起來看時間。離上班時間還很早,但已經沒有睡意。

    手機放回原位,他手按住額頭,對著天花板上的蜘蛛網發呆起來。

    最近老是夢到小時候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關係。

    不知道凌默現在在哪裡,又在做些什麼,但應該過得不錯吧,說不定已經是個厲害的言術師了。

    他曾經想過,凌默是不是真的有回來找他,只是找不到。但又覺得這只是痴心妄想。

    經歷那些事,開始工作之後,葉玦才瞭解到一件事。

    這個社會,只有洞悉話術,才有出頭的機會,像他這種人只能一輩子活在底層,幹苦力活。

    他從以前就學不會話術,也不會用,完全是別人眼中的廢人。

    凌默則是言術師,地位崇高,連國家都搶著招攬,又怎麼會想跟他這種人有所交集。

    那也只不過是小孩子間的約定。

    葉玦自嘲的笑了一聲,搖頭把這些想法拋開,過好眼前的生活比較重要。

    從那時候開始,他也早就對未來不再抱期望,接受了這種現實。

    換上工作制服,他走進廁所,扭開水龍頭用水抹了一把臉,冰冷的水刺激著腦袋,馬上來了精神。

    他抬起頭,鏡子裡的他面無表情,微捲的黑色短髮亂翹,長相清秀,但平時不善言笑,給人最多的印象就是木訥。

    自從父母的喪禮過後,他越來越少表露自己的情緒,加上有那樣的養父母,就逐漸麻木了,像戴上面具般的過活。

    也沒什麼不好,不會有人想要找他說話,省很多麻煩。

    葉玦提早來到現場準備工作,正好碰見自家老闆李勤。

    「這麼早啊,小玦。」

    李勤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很親切。對於葉玦,早就把他當成自家孩子看待。

    「早,勤叔。」

    葉玦停下動作,禮貌的點頭打招呼。

    李勤是個意氣風發的中年男子,開了幾家餐廳,賺不少錢。他對員工也很好,當成家人看待,葉玦對他也很尊敬。

    而且當初,也是李勤好心收留了他。

    父母出意外過世後,他被接到一個親戚家去,養父母對他很刻薄,老是打罵他。在外人面前,又裝作對他很好,強迫他強顏歡笑。

    那段日子過得很煎熬,一直到國中畢業,養父母不讓他繼續升學,還提出過份的要求,他就直接離開了那個家。

    他獨自流浪在街上,不知道該去哪裡,是李勤發現了他,給他飯吃。在瞭解他的遭遇後,還給他一份工作,更出手幫他解決養父母的事。

    李勤對他有很大的恩情,他只能努力的工作來報答他,就這樣也待了兩年。

    李勤對他則是很擔心。

    葉玦平常不會跟別人有太多交流,平常說話的對象更是只有李勤跟幾位同事。

    這樣下來,遲早會與社會脫節。加上他話術不太會,又沒有繼續升學,出去只會吃虧。

    現在在這裡,不會有人想打什麼壞主意,但以後就不知道了。

    葉玦也不可能一輩子在這裡,永遠只當個倉儲工。

    至少他是希望,葉玦能從這裡出去有一番作為。

    李勤想到這裡,忍不住勾肩搭背起來,關心的道:「小玦啊,你們年輕人不是都會出去鬆一下嗎?」

    葉玦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李勤在說什麼。

    「沒有,我就不會。」他搖頭,沒事實在不想接觸外人,也不想搞那些休閒娛樂。待在房間睡覺比較好,最多用手機打個遊戲打發時間。

    李勤看他這樣,馬上像個操碎了心的家長,碎念起來:「唉,我在你這個年紀就已經交了一大把女朋友了,你也該學學,不要老是像個老人一樣關在房間裡。」

    葉玦表情變得尷尬,沒記錯的話,李勤常常跟別人抱怨自己事業有成,就是交不到女朋友。

    不過他也不敢說破,還沒那麼不要命敢頂嘴。

    「知道了,我有空會出去走走。」

    避免李勤繼續念,只能先應付下來。

    李勤笑瞇瞇的又問:「有空是什麼時候?」

    「那個……」沒想到他會這樣問,一下子回答不上來。

    他哪知道什麼時候,本來就沒想要出門。

    「你根本沒打算吧,現在都學會敷衍我了,年輕人哦,唉。」李勤故作傷心,搖頭嘆氣。

    「……不是,我可能……明天,出去逛一下。」

    葉玦只能硬著頭皮,隨便挑一天休假,反正大不了找個咖啡廳玩手機消磨時間。

    「好好玩,年輕人不要滿腦子工作工作,還有你可不要給我想說找地方混過去就好,記得給我拍照片。」

    李勤笑笑的又拍了拍他肩膀,完全看穿了他那點小心思。

    「……知道了。」他一臉無奈。

    只能想別的辦法了。

    「那就這樣囉,等你給我發照片。」

    李勤滿意的收回手,往辦公室走去。

    目送李勤的背影,葉玦心裡有些複雜。

    很多時候實在拗不過他,也不好拒絕他的好意。畢竟他也知道,李勤這樣做,都是為他好。

    只不過,他心裡總是過意不去,有種欠下更多人情的感覺。

    機場。

    他下了飛機,直接往機場門口走去。經過的地方,旁邊的人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還有人拿出手機偷拍。

    凌默長相俊美,冰冷帶點傲氣,舉手投足間又有一股氣勢,給人一種壓迫感,就像是天生的強者。

    沒有在意那些人,也見怪不怪,凌默一心只想趕快回到A鎮。即使事先調查過,葉玦已經不住那裡,也不知去向,還是想回去看看。

    畢竟那裡是曾經住過的地方,或許能打聽到關於他的消息。

    這時候,手機震動起來,凌默也停下腳步,從口袋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收到幾封訊息。

    點開查看,全是上頭發來關於這次調查的內容,還有注意的要點。第一個指示,就是讓他進一所私立高中任職,調查某個事件,以及所有關聯的學生。

    他目前是隸屬隱言組織的言術師,這次為了調查跟通緝犯言術師K有關的事件,才回到國內。

    隱言是國際最大的安全維護組織,專門處理關於言靈的相關犯罪事件,當初帶走他的就是隱言的人。

    當他訓練有成,成為隱言真正的言術師,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這段時間,他也試著找出能聯絡上葉玦的管道,但當初網路還不發達,彼此沒有留下聯繫方式。

    就算透過隱言的資訊網查葉玦的下落,也只知道他十二歲那年,父母雙亡,被帶離A鎮。

    動用隱言的情報網去找一定能找到,但不可能為了私事這麼做,隱言也禁止這種行為。

    凌默只能靠一己之力慢慢找,會接下這次的任務,也是為了找他。

    葉玦忙活了一整個上午,才有時間休息。每天的工作都是固定的,清點進貨,搬運貨品至冷凍庫,再揀選食材配送到各餐廳。

    他做得很上手,很快就能完成工作,還會去幫一下其他動作比較慢的同事,很少偷懶,課長也對他稱讚有加。

    「很不錯的年輕人啊,可惜家裡環境那樣,不然好好栽培一定大有前途。」

    課長坐在辦公室,透過窗戶遠遠看著葉玦,忍不住感嘆。

    「唉,世事無常啊,也是個可憐的孩子。」李勤放下手中的報表,往外看去,心中只有感嘆。

    有時候看著葉玦,就好像看到過去的自己。

    他一直很慶幸,還好當初拉了他一把,不然真的不知道會怎麼樣。

    只是,真的有點可惜。

    「其實他也可以去夜間部上課,補個學歷也好,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課長收回視線,拿起筆繼續填寫文件。

    「你以為我沒勸過啊?只是他一直說什麼,自己也就那樣了。」李勤嘆了好大一口氣。

    「還是錢的問題啊,他好像自己租房子住,開銷很大吧。」

    李勤搖搖頭,拿起原子筆順手轉起來,無奈的道:「他的情況是可以申請一些補助。」

    「我也跟他說過要幫他申請,不夠的我再贊助,但是他死都不要。」

    「喔……你這樣他一定不會答應。」課長抬起頭,搖了一下手指。

    葉玦可是個不喜歡佔別人便宜的人。

    「我想也是啦,這點好是好,就是太死腦筋了。」

    李勤聳肩,也知道要說服他比談生意困難。

    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又低頭繼續處理公務。

    沒過多久,他的手機鈴聲響起,拿手機看了一眼是親弟弟打來,馬上接了起來。

    「喂,怎麼了。」

    「……什麼?你沒有開玩笑吧?」

    李勤變了臉色,像是聽到什麼晴天霹靂的消息。

    「好,好,我知道了,先冷靜一下,有報警了嗎?警察怎麼說?」

    「嗯,嗯,唉,老弟啊,這件事我看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喔,也是,學校只會想辦法把事情壓下來,唉,好,我知道了,晚點我再過去,再想辦法幫你查一下這件事。」

    掛掉電話,李勤揉了揉額頭,沒想到一個好好的人就這樣沒了。學校也不打算配合調查,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有辦法進學校調查,應該就能查出個端倪……

    他抬起頭,遠遠看著正在搬貨的葉玦,頓時心生一計,拿起連接現場的電話。

    「幫我叫葉玦進來。」

    葉玦敲門進來,走到李勤的辦公桌前,規規矩矩的站好。

    「勤叔,有什麼事嗎?」

    李勤雙手交叉放在桌上,正色的道:「我要安排你出差,嗯……可能會需要出差一陣子,有很重要的事要安排你去做,而且只有你才有辦法做這件事。」

    葉玦點頭,很少見到李勤這麼嚴肅,不自覺緊張起來。

    「要去哪裡出差?」

    「薔程高中。你去調查一下我姪女自殺的事情。」

    「……什麼?」

    葉玦腦袋一下子轉不過來,懷疑可能是聽話的方式不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