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極短篇】無法請你喝的那杯奶茶

葉悠慕 | 2021-09-24 21:54:39 | 巴幣 210 | 人氣 59

本文為penana創作挑戰所創作的文

    「你喜歡喝奶茶嗎?」

    一直感覺到旁邊病床女孩炙熱的視線,他放下了手中的奶茶,疑惑的轉頭看著那名女孩。

    女孩比他小很多,臉色枯黃,沒什麼血色,但一雙靈動的雙眼還算有精神。

    他記得女孩是兩天前進來病房的,偷聽到醫生跟家屬的對話似乎是腎病。

    「我想喝,可是不能喝。」女孩搖了搖頭,語氣難過。

    「不能喝就沒辦法了吧……等妳病好了再喝吧?」他把奶茶放在旁邊的櫃子上,女孩的視線也隨之移動過去。

    她雙手托頰,有些哀怨的目光放在那杯奶茶上。「大哥哥也生病了吧?為什麼大哥哥生病可以喝奶茶呢?」

    「大哥哥我的病跟妳不一樣啊。」他苦笑的搖頭,在這裡待那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被別人所羨慕。

    「大哥哥是生了什麼病呢?媽咪說我現在生病不可以亂吃東西,不然以後就不能吃甜甜的東西了。」她天真的看著他。

    看著女孩眼中的純真,他內心百感交集,突然很想像她一樣什麼都不懂,這樣就不用一次次的被殘酷的現實所傷害。

    「嗯,很嚴重的病。」他轉過頭,看著窗外,外面陽光明媚,可以聽得見屬於夏天的蟬聲。

    那只讓人煩躁的聲音,對他來說是怎麼也觸及不到的交響樂曲,他無數次的想像,自己像個正常人一樣,走在灼熱的陽光下,感受著屬於季節的氣息,體驗到屬於人的自由。

    可惜--那是不可能的事。

    「哇,那大哥哥你不要難過,媽咪說了如果乖乖聽醫生的話,病才會好,所以你也要乖乖聽醫生的話。」女孩眨巴著眼,像是個小大人一樣認真的叮嚀。

    聽到小女孩稚嫩的嗓音,他忍不住笑了起來,心裡那股陰霾似乎散開了些。

    「妳也是,這樣之後才可以喝奶茶。」

    「嗯!我也會的,大哥哥一起加油!」女孩甜甜的笑了起來。

    那份笑容,在這沉悶冰冷的病房裡,就像照進黑暗地底的陽光,是那樣的溫暖耀眼。

    他一直冰冷的心,也得到了一絲溫度。

    在之後的時間,他們沒事就聊天,女孩常常說著一些上學趣事,描繪著對未來的希望,還有病好之後想吃的東西。

    他則是在女孩的請求下,向他描繪著什麼東西好吃,又是怎麼樣的滋味。

    「大哥哥,奶茶好喝嗎?是什麼樣的味道?」女孩雙眼閃著光芒,盯著他手上的奶茶。

    他愣了一下,看著手上奶茶的封膜,隨口說:「甜甜膩膩的。」

    「哇,那一定很好喝。」女孩表情充滿了渴望。

    在幾次聊天後,他也瞭解到,女孩的病是天生就有,平常飲食被嚴格控管,無法吃任何一點鹹甜的食物,連喝水也無法隨心所欲。

    女孩一直很想上課,但只有身體狀況好轉的時候才有辦法去。

    在女孩的隻字片語裡,他感受到了女孩跟他一樣,擁有對自由的渴望。

    可惜,他們就像折了翼的鳥,只能日復一日的仰望本屬於他們的那片天空。

    「大哥哥,你說,我的病會好嗎?」

    那一天的下午,女孩突然這樣問。

    她的臉色已經越來越差了,說話也開始有氣無力。

    看著這樣的她,他心裡感到說不出的難過,更多的是無能為力。

    那是一個生命在眼前逐漸消逝,他沒有挽留的能力。

    他想說些鼓勵的話,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出不來,只有嘆息。

    他無法說謊騙她,說出一定好的這種話,這無疑是給她遲早會破滅的虛假希望。但是他也無法狠心,粉碎她那份純真。

    那就像告訴她,妳所相信的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根本不存在幸福快樂的結局,一樣殘忍。

    「如果妳病好了,我請妳喝奶茶。」

    他轉過頭,看著外頭逐漸枯黃的葉子,給了她這樣的承諾。

    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善良。

    「嗯,大哥哥,說好了。」

    女孩再次笑了起來,仍是那樣的光彩奪目。

    幾天後,女孩開始陷入了昏睡,醒來的時間逐漸變少。

    他看著女孩一動不動的瘦弱身體,心裡就像有什麼逐漸失去,變得空虛。

    即使在這裡看過太多的死亡,早就以為已經麻木,但看著女孩的逐漸死去,仍是無法坦然的面對,內心有一股疼痛正在蔓延。

    他想做些什麼,但又什麼也做不到。

    那天夜裡,女孩的病床拉上了床簾,許多人來到了病房,討論著女孩的病情。

    「病情已經惡化了,如果再沒有辦法找到適合的器官接受手術,就只能請家屬做好準備了。」醫生沉重的聲音響起。

    「醫生……拜託你救救她吧!她還那麼小……拜託了!不管多少錢!都沒關係!」一位婦人激動的哭了起來。

    「不是錢的問題,只是情況不樂觀,我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醫生淡淡的回應,似乎是對女孩的病情,做了最後的宣告。

    他躺在病床上,聽著這一切,閉上了眼,胸口像被什麼堵住,悶得喘不過氣。

    緊緊閉著眼,他流下了眼淚,緊緊咬著牙不哭出聲。

    半夢半醒之間,他似乎聽見了女孩的歡語聲,但一醒來,卻是急救的吵雜聲,以及儀器的滴答聲,象徵著女孩生命的心跳,越來越微弱。

    他轉過頭,想再看一眼女孩,卻被床簾擋住。

    最終,病房內剩下了一片寂靜,外頭是撕心裂肺的哭泣聲。

    當床簾被拉開時,病床上已經沒有了女孩的身影。

    好似前幾天還在跟他歡聲笑語的女孩,不曾出現過一樣。

    那就像是一場夢,真實又痛苦的夢。

    他轉過頭,透過窗外可見葉子已經變得枯黃,外頭已經是秋天。

    最終,他還是沒能請女孩喝一杯奶茶。

    女孩也從未嚐過奶茶的甜膩,就這麼離開人世了。

    「味覺喪失,看來病情已經不樂觀了,看你要不要考慮轉入安寧病房……」

    其實那個時候,他騙了女孩。

    那個時候,他手上的那杯奶茶,喝起來已經沒有味道了。

    奶茶……

    他也早就想不起來,那是什麼滋味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