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7、驅逐

湛君 | 2021-09-24 20:29:23 | 巴幣 6 | 人氣 118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同時準備成為冒險者的凡希亞帶著商隊前往亞沙羅,半路上,一位不速之客闖進了他的帳篷……

  月光不怎麼明亮,一被雲擋著,天地間就陷入一片黑暗,只剩下大地上零散的燈火。

  最大的燈火在山坡上,偌大的城堡只有些許人醒著,更多的是寂靜。

  這在某些人眼中正是潛入的好時機。

  兩名身穿夜行衣的人在巡邏士兵離開後從樹叢中爬上樹梢,輕輕一躍就攀附在窗邊。

  其中一位入侵者貼附在窗上,接著就見對面出現一道與其模樣相似的虛影,等到虛影凝實後,窗外的入侵者已經消失。

  藉著能力進入城堡內部的入侵者打開窗戶讓同伴進入。

  「怎麼還不死心啊。」

  聽見聲音,兩位入侵者瞬間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奔襲而去。

  「這是半年來的第四波人了吧?」男人摸著下巴上的鬍渣,感嘆道:「一國的王室還真可怕,僅是一位妃子就能派出三名天命者,上次一個這次兩個,難怪大哥不讓我衝動。」

  在男人說著話的同時,兩位入侵者已經透過眼神交流確定了對方的身分,是本地的領主,薩爾卡達雷奇,一名二次覺醒的破命級天命者。

  交流的當下兩人手上動作亦是沒停,一人自腰間取出匕首,另一人則直接施展天命能力。

  空中凝出數個冰凌,隨著入侵者的動作朝著薩爾卡的要害飛去。

  薩爾卡不知從何處取出一把長劍,用長劍輕鬆擊開冰凌,接著探手抓住另一名入侵者持匕首的手腕。

  「咦?」持匕首的入侵者化為一道虛影,薩爾卡手上抓了個空。

  在薩爾卡身後,一道冰晶結成的冰面浮現人影。

  眼看匕首就要刺入薩爾卡後心,薩爾卡往上跳起。

  薩爾卡沒有跳很高,但雙腳縮起,恰好能徹底躲開自背後而來的攻擊。

  他隨手將長劍擲出去,視線看向身下的入侵者。

  在入侵者驚懼的目光中,長劍擊碎了正前方剛凝結好的冰面,接著後背遭受衝擊。

  薩爾卡抬起腳,看著最後一名入侵者,認真道:「不好意思,我會讓妳死得不那麼痛苦的。」

  最後一名入侵者眼中出現驚恐,破命級的同伴身死,知命級的自己斷然是不可能打贏薩爾卡的,下一剎一道冰牆封住走廊,將薩爾卡擋在冰牆另一側,準備逃走。

  只是她才轉過身,就被一隻巨大的手掌迎面抓住腦袋。

  道倫手上一使勁,入侵者抬起來的手臂便軟了下去。

  「怎麼說對方也是女孩子,至少讓她們漂漂亮亮的死去啊。」

  薩爾卡的聲音從一旁傳來,道倫看著前者手上抓著的那具後背塌陷的身軀,想了想沒說話。

  「這裡交給你善後了。」薩爾卡把屍體交給道倫後轉身離開,一邊打著呵欠一邊道:「每隔一陣子就來一次,還給不給人睡覺了,決定了,我要找個時間把凡希亞趕走……」

  ……

  被點名的凡希亞並不知道深夜發生的事,大清早地就被維爾莉迴盪在走廊的大笑吵醒。

  「啊,我為什麼……」凡希亞痛苦地用枕頭掩住耳朵,重新睡過去。

  等再度張開眼時,凡希亞依舊能聽見維爾莉的笑聲,不過這時變成了室外。

  躺在床上聽了一會,像個傻子似地跟著笑了一下,凡希亞才從床上爬起來。

  凡希亞曾經懷疑是不是所有的貼身僕從都是天命者,總能在他醒來不久進入房間。

  小鴉打開門走進來,開始協助他穿衣。

  「維爾莉是怎麼回事?一大早就大呼小叫的。」凡希亞抬起下巴問。

  小鴉整理著凡希亞的領子,回答道:「大小姐覺醒了。」

  「哦。」凡希亞哦一聲,才後知後覺地驚呼:「她覺醒了?」

  老家是什麼風水寶地不成?一個多月的時間,兩姊妹雙雙覺醒!?

  「別動,又亂了。」小鴉皺起眉,把凡希亞拉近,重新把衣領弄好。

  凡希亞乖乖站好,等到小鴉放手後才又問道:「她的天命能力是怎麼樣的?」

  小鴉把凡希亞上上下下弄整齊了,退後一步道:「玩泥巴。」

  凡希亞隨手拉著袖子讓袖子服貼,無奈道:「說認真的,不要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你自己看。」小鴉說。

  來到窗邊,往下一看就能看見城堡外的廣場上站著幾個人,維爾莉正在與芮菈交手。

  一道黑色的洪流圍繞著維爾莉,仔細一看,能看見洪流中參雜著些許綠色,那是挾帶在泥土中的草。

  小鴉確實沒開玩笑,不過此時凡希亞注意的點已經不在這上面了。

  先前維爾莉就有提到自己打輸芮菈,而如今覺醒不久的她在天命的幫助下,芮菈完全無法靠近她,一身實力毫無用武之地。

  隨著交手的時間拉長,一旁的薩爾卡出聲叫停了兩人。

  維爾莉樣子看上去有些累,但一臉興奮:「哈……我贏了!」

  「親愛的小維爾莉,事實上是妳輸了。」薩爾卡善意的提醒。

  「啊?不可能!」維爾莉一臉錯愕。

  薩爾卡笑了一下,朝一旁的見習騎士喊道:「有誰能說說看為什麼嗎?」

  幾名見習騎士對視,一位見習騎士往前一步,舉著手道:「輸了就是輸了,沒有為什麼!」

  「回答得很好,你今天揮劍增加一千下。」薩爾卡無視那臉垮下來的見習騎士,繼續道:「我問了就是有答案!」

  見習騎士們討論起來,然而半天沒得出結論,見此薩爾卡神色不善,一旁道倫出聲道:「全體揮劍一千下,預備!」

  道倫積威頗盛,見習騎士們連哀號都不敢哀號,提著劍跑到一旁開始揮劍。

  凡希亞這時已經在旁邊待了好一會,看見這情況,不禁笑了兩聲。

  「凡希亞,說說看為什麼。」

  薩爾卡的聲音傳來,凡希亞的笑容隨即定住。

  我……我哪知道為什麼……

  心裡這樣想著,凡希亞還是很快就重新復盤了剛剛兩人的交手。

  視線在維爾莉與芮菈身上來回看,想了想道:「維爾莉太累了?」

  薩爾卡點點頭,用眼神問他還有沒有更多想法。

  凡希亞猜自己思路可能對了,便繼續道:「呃,我想是持久戰,維爾莉的天命雖然很好地拉開了她和芮菈的距離,但她的攻擊也沒產生效果,而且她太胡來了,毫無節制地使用天命,在這情況下戰鬥的時間一拉長,劣勢會越來越明顯。」

  薩爾卡依然點著頭,看著維爾莉道:「沒錯,如果我剛剛沒叫停妳,妳最多只能再打三分鐘,妳就會因為過度消耗精神導致的劇烈疼痛倒下。」

  維爾莉有些不服氣:「我會在這之前打贏芮菈。」

  「芮菈可不會乖乖站著讓妳攻擊。」薩爾卡伸出了兩隻手指道:「有意識地控制消耗,更有效率的攻擊方式,這是妳目前必須克服的兩個問題。」

  「……好的。」維爾莉有些沮喪,但還是接受了意見。

  教完維爾莉,薩爾卡才又看向凡希亞,拍了拍他的肩道:「不錯,在王都見過世面,比我們這偏僻地方的見習騎士厲害多了。」

  「僥倖而已。」凡希亞謙虛道。

  「不過呢,這樣還是不夠的,因此我決定要把你趕走。」

  薩爾卡笑容滿面:「就在明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