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給走

草士 | 2021-09-24 19:00:04 | 巴幣 2 | 人氣 52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給走

當此話一落,無論屋內屋外任何人,通通嚇了一跳,眾人目光齊轉,聚焦在袁昊身上。只見他撅起嘴,滿臉不屑,一對眼珠子左瞧右望,鼻子哼氣,一副當真瞧不起「紅瓔幫」眾人的模樣。

袁昊接著道:「說句老實話,你們這群老烏龜、狗烏龜,有何恩怨情仇,關本小俠甚麼事?本小俠是當真瞧不起你們。」說著,哈哈笑出聲來。

屋中不少長老眉頭微蹙,有心開口,但想來自己在幫中身分不凡,加之年紀又長上袁昊甚多,而袁昊不過是個小輩,實是不便當眾訓斥,因此只沉著一張臉。反倒是外頭護衛大發雷霆,遠遠就罵道:「小娃娃,你又算哪根蔥,你憑什麼瞧不起我紅纓幫?」

袁昊佯裝未聞罵聲,自顧自地說道:「唉,可憐文天義文幫主苦心創建的紅纓幫,讓你們這群臭烏龜弄得烏煙瘴氣,裡外不是東西,要是他老人家得知,非要氣得嘔血不可。」

那「文天義文幫主」六字一出,在場所以人心緒猛震,齊是想到同一道身影。當年以一人之力創建紅纓幫,多年來始終屹立不搖,不屈服於萬花幫和萬紅夫人的魔掌,收留不願同流的江湖好漢一片安身之地,這便是紅纓幫幫主,文天義。

忽有一名長老不知想到什麼,觸動心弦,激動喝道:「袁昊,你……你怎麼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老夫自認做事問心無愧,絕沒有做對不起文幫主的事,你可不要含血噴人,汙人清白。」這長老看來四十多歲年紀,身形魁梧,臉面堅毅,可是眼眶通紅一片,說完這話,更是整個人老淚縱橫,停也不住。

袁昊鼻子哼了一聲,斜眼瞧著抹著眼淚的長老,道:「你們想逼本小俠走,還不叫對不起文幫主?」

那長老一愣,臉上微露古怪之色,心道:「你和萬花幫的事情雖說鬧得不小,但你終究不是我幫中弟兄,且昨日你一到來,咱們幫內莫名其妙死了三位弟兄,你說咱們要不要懷疑到你頭上?」他遲疑片刻,才勉強回道:「袁昊,你的事情和文幫主毫無關係,老夫還是那句話,老夫沒有對不起文幫主。」

袁昊忽然仰頭大笑,笑得又久又響,直讓那長老有些掛不住臉,忍不住道:「你笑甚麼?」

袁昊哼了一聲,說道:「老烏龜,你說我笑甚麼?」

那長老聽他罵自己「老烏龜」,為之大怒:「老夫不曉得!」

袁昊一一看過其他長老,就見那些長老不是搖搖頭,就是冷臉不理。

八長老冷笑以對,望向面無表情的三長老,道:「三長老,此子的汙言穢語,您老用不著在意,只是他對文幫主如此不敬,咱們要是沒點表示,只怕要讓萬花幫的小瞧了。」

三長老素來不喜人犯了規矩,此時卻也未發怒,倒是讓其他長老有些吃驚。但見他靜靜看著袁昊,道:「孩子,剛才那位是五長老,他平生最敬佩的就是文幫主,最厭惡有人說文幫主壞話。老夫聽人說,這些年五長老修神有成,除了萬花幫以外,不再輕易發怒,今日倒是讓你開了先河。」嘴上淡淡一笑,又道:「此事若和文幫主有關,咱們就不可不慎,你且說說,你的事情又和文幫主有何關聯,好讓我們這些老……老傢伙明白。」他畢竟是執法堂長老,一舉一動都受人關注,哪裡敢當眾說「老烏龜」三字?

袁昊眼珠子一轉,臉上流露一絲不解,心道:「怪哉,我刻意以言語激這些老烏龜生悶氣,這位三長老怎地卻處處容忍我?我還道他和八長老是一夥人,非要趕我離開才高興。」

思慮之際,眼角餘光瞥見三長老朝自己一笑,微微一愣,笑道:「那好,承文幫主和三長老的情,我就讓你們這些糊塗腦袋明白便是。唉!我想你們也曉得,我在峨眉派鬧出那點芝麻蒜皮的小事,有人妒忌我,想害我於不義。」

屋內長老和屋外護衛聽得這一席話,均是嗆了一口水,咳嗽連連。自昨日萬花幫吃虧的消息一傳開,很多人都聽說過袁昊的來歷,心想峨嵋派是正派五霸之一,歷代師太哪一個不是武藝高強、德高望重之人,備受江湖人人景仰,尤其是女流一輩,更和靈瑤宮並稱於世,誰敢得罪她們?你一後生晚輩,拜入名門不足一年,幹甚麼事不好,非要放火燒了峨眉派的聖山,這還能算芝麻蒜皮之事?

袁昊義憤填膺道:「當初我被霍家那八婆擒住時,聽說群英樓有數千名江湖上的英雄好漢,我雖然對那八婆的做法不以為然,卻還是滿心期待,英雄好漢齊聚的盛況。誰想到這群英樓居然有那八婆的走狗,好不容易碰上真真正的英雄好漢,打得那八婆走狗落慌而逃,一吐怨氣。結果隔日一早,莫名其妙受人指指點點,怪我害死他們弟兄的人命。哼!本小俠可沒欠你們,萬花幫寧可當裙下之狗,本小俠不願,所以本小俠揍人。這是本小俠的決定,又不是紅纓幫的決定,我當我的江湖好漢,快意恩仇,憑甚麼要聽你們話辦事?」

外頭張大狂大刀在手,兩眼盯著抽出兵刃的護衛,耳中聽著袁昊的話,整個人心中熱血,忍不住道:「好,好,好!」他連道三聲,每一個「好」字,都要比上一個「好」字更加激動,更加欣喜。

那位五長老見袁昊說到激動之處,口沫橫飛,情感真摯,看來絕無有假,想一個小娃兒武功低微,能有如斯膽量和氣魄,整個群英樓又有多少武者能夠企及?當下嘆了好大一口氣,臉上神色由怒轉愧,道:「孩子,你沒有錯,你也是個頂天立地的好漢子。」

其他長老亦是滿臉愧色,聽到袁昊說及「英雄好漢」時,語氣中透著一抹欽佩之情,更覺無顏見人。外頭吵得不可開交的年輕護衛同是如此,他們確實年輕氣盛,卻不失是個漢子,性子耿直,當下你看我,我瞧你,紛紛收起兵刃,自通道口信步而回,朝張大狂一抱拳,便不再說話。

整個執法堂陷入一片沉寂,每一個人都面有所思,目光迷濛,似乎憶起過往事情,低聲唏噓,感慨不已。

卻在這時,忽聽一道冷冽笑聲傳來,道:「你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但這和文幫主有何關係?三名弟兄的死,你又該如何解釋?」眾人循聲看去,卻見說話之人是八長老。

袁昊瞇著眼睹,指著八長老鼻子,道:「老烏龜!自以為是的老烏龜,自以為是又沒腦袋的老烏龜!」

八長老眼中殺機迸現,少沖境的氣勢釋放出來,道道氣浪宛若看不見的牆壁,逼將袁昊呼吸一窒,連連退步,直到背靠牆上,才緩住身子。八長老冷笑道:「小子,別以為你找了萬花幫麻煩,本幫就得承你的情,老夫可不吃你這一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