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六回。

樂子喵 | 2021-09-24 10:32:44 | 巴幣 100 | 人氣 57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祈音在懸壺洞天外,與摘星再度對上。
比起摘星的威脅,洞穴內的凶獸顯然更為恐怖?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懸壺洞天位於長安城百里之外,是深山峻嶺中的深邃山洞。
  祈音依據地圖的指示,尚未踏入洞穴,先感受奇異刺骨的涼風,並有天然地脈湧出靈力的滋味。
  「吼!」
  從洞穴內發出淒厲的嘶吼聲,透過回聲變得更加駭人。
  「這道聲音離我有段距離,但嘶吼聲這般凶狠,裡面肯定住了不好惹的凶獸。」祈音撫著頭,有些困擾。
  「(我有釋放些微魔氣引她過來,但洞穴內有凶獸,得小心了。)」她可不想躲了摘星卻撲入凶獸的懷抱內。
  她待在洞穴外,感應摘星的氣息。
  她出長安城後一些時間,開始有被盯住的感覺,一開始氣息不強,僅稍加警戒。直到此處時,她發覺了問題。
  「(她的氣息真奇怪……)」
  摘星是仙人,懷有仙氣,但現在她的氣息染上了魔氣,不是像祈音這麼純粹的魔氣,而是如眾色染成混濁的顏色,讓人望之生厭。
  她靜下心,等待摘星前來。
  如她所料,摘星又找來一群遭操控的仙士群,打算讓她困擾一下。
  「……我終於又看到妳了。」摘星陰冷地微笑。
  「好久不見,妳又去哪裡找來這麼多的仙士?」祈音回以笑容。
  摘星揮了手,遭操控的仙士也動了起來,她是操偶師正操作戲偶表演,說道:「有什麼困難的?總是有人喜歡在山間修行。」
  祈音擔心遭操控的仙士的狀況,卻顧左右而言他:「……妳不擔心又遭到天界的制裁?」她姑且以為力量消解是天界所為。
  摘星杏眼圓睜,怒斥:「天界……如今它與我何干!」
  她甫說完,便讓遭操控的仙士群如喪屍攻擊祈音。她難以壓抑喘息的衝動,看得出吃力。
  「(她的實力確實削弱不少,所以她改採魂控之術對付我。)」祈音眼神一閃。
  摘星踩著祈音的痛腳,驕傲地說:「妳好像很在意這些人的死活,那妳加油,可別讓他們死了……因為妳很在意天界的制裁嘛。」
  祈音以輕佻的態度表達不滿:「我在意的是……每當我被仙人襲擊的時候,為什麼天界都沒保護我,至少『郭嘉』是人類吧。」她故意放慢最後一句話。
  「妳少提昆妹!」摘星大怒。
  她不顧身體狀況出絃攻擊,因暴怒不恤力量消耗,只為殺害眼前可憎的敵人。
  「(她出手了……但這裡範圍太大,不好集中攻擊。)」
  寬廣之地不適合兩人攻擊,但很符合將要逃亡的祈音,她的目的是消耗摘星的體力。
  摘星的細絃在過於寬廣或狹窄處都處弱勢,遭操控的仙士天生實力不足,純粹是讓祈音稍感困擾,不會成為制勝關鍵。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把她逼入封閉的地方……)」祈音目前的狀況遠比摘星來得好,只欠得以發揮實力的場所。
  祈音本欲以山洞迎戰,但棲息的凶獸讓她不得不換個法子。
  她邊思考邊閃避細絃攻擊時,天空傳來了凶戾的鳥鳴聲。
  「……鳥鳴聲?」祈音聽取鳥語,但事出突然沒能聽到內容。
  摘星欣喜地說:「這種鳥聲……似乎是猛禽,拿牠來對付妳吧!」她直覺這隻猛禽可能比在場遭操控的仙士來得強悍多倍。
  摘星試著以絃聲控制猛禽,氣息傳到空中卻似煙火四散,連猛禽都碰不著。
  「(她真的削弱很多,但不能讓她一直這樣下去。)」祈音對摘星胡亂攻擊頗為困擾。
  她望著山洞,暗自吐了一口氣。
  「妳慢慢呼喚吧,我進山洞觀光啦。」她踏著輕盈的腳步躍入山洞內。
  摘星惡狠狠地瞪著祈音,「妳……」當祈音踏入山洞內,她操控猛禽又有何用。
  摘星放棄施術,帶著遭操控的仙士進入山洞。

分隔線

  祈音進入山洞未久,就聽到摘星等人的腳步聲。
  「(到山洞內可以有效集中火焰,但得讓她深入,我也要逃得掉。)」她觀察山洞形制,搖了頭,「(……這裡似乎不太符合條件,只能一路逃了?)」
  她刻意放輕腳步與呼吸聲,就是不引起凶獸的注意。
  但是--
  「妳別逃!」摘星在洞內大喊,實在引人注意。
  祈音扶額,暗自埋怨:「(若非顧忌那些人的生命,還需要這麼麻煩嗎?)」
  她不禁懷疑摘星是故意要讓她被凶獸發現。
  她不疾不徐,與摘星維持一定的距離,隨時關注凶獸的動態。
  然而,當她拐個彎,就看到凶獸佇立在她的面前。
  凶獸外表似虎又如獅,渾身如赤焰包覆,眼神兇狠且冷酷,體型大到張口就能吞下祈音。
  「吼!」凶獸發出震天巨吼。
  祈音遏止掩耳的衝動,也盡量不要有太大的動作,以還算冷靜的語調說了:「這個姿態……難道是四凶的窮奇?」
  她何其有幸遇到第二隻上古魔獸?但,眼前的窮奇似乎不像檮杌好溝通。
  窮奇在她的面前,摘星在她的背後,可說前有狼後有虎的窘境,她暗暗思考哪邊比較安全。
  「……那是!」摘星看到窮奇,神情大驚。
  摘星臉色刷白,渾身止不住抖意,與強力維持冷靜的祈音形成極大的對比。
  「(她似乎很怕窮奇……說的也是,四凶可不是一般魔獸。)」如果可以,祈音也不想站在窮奇的面前。
  「吼!」窮奇再發怒吼,眼神緊盯兩人,顯然在想誰比較美味。
  祈音只要動一步就吃得到,發抖的摘星逃不過牠,兩者都是盤中飧。
  祈音緩緩側身移動,她得拉開距離,至少不能一下就被窮奇擊倒在地。
  「……可惡。」摘星想要手刃仇人,但她恐懼窮奇,生怕沒達成目標就被吃掉了。
  她以遭操控的仙士為遮蔽,瞬間逃出洞外。
  「吼!」窮奇吼了一聲,對於遭操控的仙士群興趣缺缺。
  「(細皮嫩肉的比較好吃?)」祈音無奈自嘲,好言相勸:「你是領地被侵犯感到不高興的話,我晚點就走;你是肚子餓想要吃東西的話,我給你食物……我跟你的同伴檮杌之前有合作過喔……」
  她努力從行囊中取出比她美味的食物,不忘道出檮杌的名號--雖然她不確定會不會造成反效果。
  「吼!」窮奇怒吼震地,看起來相當不悅。
  「(……這是什麼意思?兩者都是嗎?)」祈音暗自嘆口氣,重申主張:「不要吃我,我不好吃。」她只差沒說「有毒勿食」。
  「吼!」窮奇再度發出不悅的怒吼。
  「我看看行囊裡有什麼好吃的……」祈音感謝窮奇給她多次的辯駁機會,她邊翻行囊邊留意窮奇的舉動。
  窮奇盯著行囊,態度倨傲。
  祈音從仙士的行囊中取出東西,笑著說:「這是不久前從仙士身上拿到的,車馬芝還不錯吧?」
  窮奇看了一眼,發出不屑的怒吼:「吼!」
  「沒辦法,我只拿到這株,不吃拉倒。」祈音發覺窮奇現在不餓,還有時間跟她玩樂。
  祈音試著往前移動,觀察窮奇的下一步。
  窮奇沒有阻止她,但跟在她的背後,讓人很不安。
  「唔……我身上沒啥好吃的,不要跟著我啦。」祈音不禁怒吼。
  她搞不懂窮奇的用意,只覺得頭皮發麻,就怕一道黑影過去就再也沒知覺了。
  她的怒吼算什麼?窮奇繼續跟著她。

分隔線

  賈詡敲開茶磚,以熱水一淋,發出醇厚的香氣。
  當眾人前往落仙谷的路上,賈詡沏壺茶,等待貴客的到訪。
  未久,荀彧踏入府內,先聞到宜人的茶香。
  賈詡沒有出聲,僅以手勢帶位,讓荀彧跪坐在他對面的軟墊上。
  荀彧就坐,賈詡即以樸實無華的陶杯裝取熱茶,放置於他的面前。
  「請喝。」賈詡道。
  荀彧從容飲了一口,平靜地說:「……真難得你有事找彧。」
  「荀令君竟親臨前線,可見曹公對你的信任不如以往了。」賈詡道出失禮的話語。
  「比起賈詡大人主導這次戰役的軍師之職,彧確實受到冷落了。」荀彧不算否認賈詡的說法。
  賈詡望著荀彧的玉鐲,有感而發:「你身上的氣息越來越難以隱藏,不是嗎?」
  「……彧不懂你的意思。」荀彧以飲茶的動作含糊回應。
  賈詡笑了一下,「你騙得了司馬懿,騙不了我,何況我還想告訴你一件好消息。」
  「……」荀彧不語。
  「不需要這麼警戒,我不是你的敵人。」賈詡道出主張,試圖軟化荀彧的心防。
  「請說。」荀彧道,
  賈詡語帶玄機地說:「你所思念的人,目前正朝落仙谷而去。」他不忘觀察荀彧的反應。
  荀彧的眼底瞬間閃過一絲震驚,那段時間可比快馬奔馳還要短促,仍被賈詡掌握到了。
  賈詡加重語氣:「你是戀棧荀令君的地位,還是珍惜與她的相處?她遭到仙人的攻擊,你難道要置若罔聞嗎?僅因捨不得荀令君的尊位?」
  「彧不戀棧權位,只為求取蒼生之幸福。」荀彧平穩回答。
  賈詡比著正洩漏仙氣的玉鐲,激昂地說:「你再行干涉,即使說為了蒼生,蒼生也不會因此幸福。」
  他在這段時間中,清楚體認了祖訓--仙人不論出自善惡是非,對人界的影響太過深遠,終究有害。
  「你是誰?為何要跟彧說這些話?」荀彧提出長年的疑惑。
  「我與郭嘉合作多年,應該能算是她的朋友吧?」賈詡道。
  「……你不是一般人,但我感受不出你的氣息。」荀彧無法從此判讀賈詡,難免對其抱持警戒。
  「若非你的仙氣從破碎的手鐲洩漏而出,不然我之前也感受不到。」賈詡回應。
  仙氣洩漏量不多,以荀彧宣稱長期修習仙術不致讓外人起疑,但賈詡(或說檮杌)對仙人和仙士的區分有心得,迅速讀出荀彧是仙人隱藏氣息,而非仙士尚在修練。
  「司馬懿是仙士,他很敏銳也沒發現此事,你為何能發覺?」荀彧警戒地問。
  賈詡輕嘆口氣,「你果然是當局者迷,所以沒發現到『他』的存在。」他看向曬穀場。
  檮杌藏身於地面之下,散發極弱的氣息,以荀彧的修練絕對感受得出來。
  「……他?」荀彧順著賈詡的目光,一時沒有意會。
  賈詡不解釋,逕自說道:「我已經請她的哥哥過去,你也該過去了。」
  「……」荀彧不語,嚴肅地望著賈詡。
  「郭嘉無法完成的心願,荀令君辦不到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賈詡看出荀彧的猶疑,給予了承諾。
  賈詡和曹操之間有複雜的糾葛,竟能如庖丁解牛般優遊相處,可見他高超的處世哲學。這句承諾,他比起失去身分的郭嘉、有要事須先處理的荀彧來得合適。
  荀彧靜思數秒後,緩緩而說:「……西邊戰事暫且交給你了。」
  他站起身,終於能義無反顧追尋著愛人。
  賈詡看著荀彧未飲過半的茶,並搖晃壺內的半壺茶,輕嘆道:「還真是不坦率。」
  檮杌從地面上浮起,走到賈詡的身旁,平穩說道:「有他在,情況會更加穩定。」
  賈詡對檮杌點了頭,倒出壺內所有的茶,供檮杌潤喉。

分隔線

  過了一段時間,祈音仍和窮奇玩著「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
  祈音不時回頭,確認身後的窮奇的動態。
  她回頭不知多少次,嘆道:「……你是要當我的保鑣嗎?」
  「吼!」窮奇怒吼。
  祈音盯著手上的車馬芝,坦白地說:「好啦,我承認車馬芝的等級很低,對你來說有吃跟沒吃一樣,但我不知道你在這裡,不然我會準備好一點的給你。」
  「吼!」窮奇的嘶吼聲稍微放柔了些。
  祈音望著窮奇,想起沒有牠,也難脫離摘星的糾纏,喃喃著:「四凶……看檮杌也沒哪裡兇,你似乎也還好,究竟是為什麼被稱為『凶』呢?」
  她反省既定的成見,覺得所知所學的侷限之處。
  窮奇依然盯著祈音。
  祈音感謝歸感謝,仍得顧及現實因素:「(被牠拖延一段時間,雖然不會餓死渴死,但什麼時候才能到落仙谷啊?本來指望幾天前就要出懸壺洞天了。)」
  「(試著轉移一下他的注意力……然後就跑吧?)」她可不想在懸壺洞天終老。
  她用精緻的紙張摺出栩栩如生的紙鳥,就像真鳥般吸引目光。
  「你看,很漂亮吧?」
  她施予魔氣,紙鳥便在窮奇面前展翅高飛。
  「吼?」窮奇隨紙鳥飛翔而移動身軀,很喜歡這隻紙鳥。
  窮奇對紙鳥的興趣出乎祈音的意料之外,她暗自微笑:「(好機會!)」
  她趁著窮奇的目光放在紙鳥上,推估她出了窮奇的視野範圍,立刻開溜。
  窮奇聽到腳步聲,轉頭去探,祈音正快速遠離牠。
  「吼!」窮奇發出巨吼,緊追過去。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