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五回。

樂子喵 | 2021-09-24 10:12:47 | 巴幣 100 | 人氣 47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祈律等人本欲透過難民身分混入長安城,
不意遇到有力的大人物,並從中得知了祈音的下落……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等人從夢華池啟程,抵達長安城外已過許久時間。
  「從夢華村到長安城還蠻遠的,音到落仙谷了嗎?」祈律沒想到東西橫亙的距離竟比南北還要遙遠。
  「一路爬山、走山谷,也很難快啦。」羅敷苦笑以對。
  「抱歉,因為我想盡量不要經過城市。」祈律致歉。
  「這無所謂,只希望你妹妹會待在落仙谷等我們。」耕父道。
  之前,三人到鄴城附近時,偶然聽到市民討論魔族,並有仙士到處出任務,判斷馳道不安全,決定迂迴走山間。但山間難行,路程又遠,很浪費時間。
  「話說回來,原本的入城令不知道能不能用?」羅敷疑惑地問。
  「我試試看。」祈律點了頭。
  他靠近城門守衛,先聽到熟悉的話語:「交出入城令。」
  「這個給你。」祈律交出了入城令。
  城門守衛看了幾眼,納悶地問:「這是幾年前的入城令?早就不能用了。」
  「入城令改了嗎?」祈律問。
  「聽說有魔族以假入城令入城,在二年前有改過樣式,舊的入城令一律不能使用。」城門守衛解釋。
  祈律默默收起入城令,以誠懇的姿態詢問:「是這樣的,我們長期待在鄉村,不是很明白時事,請問如何取得新的入城令?」
  城門守衛嘆了一口大氣,「咳……這句話也不是只有你一人說過。你得回到你的戶籍所在的城市申請,我沒辦法放你通行,不然我會很難交代。」
  「我知道了,謝謝你。」祈律向城門守衛致謝。
  祈律走回兩人身旁,神情凝重。
  「不能到長安城,就只能繞路了。」耕父已有再登數座山的心理準備。
  羅敷直搖頭,「要繞很大一圈,還是入城比較方便。」
  長安天險不是浪得虛名,羅敷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我不可能回到原戶籍地,如果知道新的入城令的話……」祈律瀏覽周圍,欲找與他同樣要入城的百姓。
  等待未久,一批百姓也要入城,將入城令交給城門守衛。
  「你們的入城令不能用了。」城門守衛退還入城令。
  「拜託大人!附近有戰禍,我們說什麼都要避難啊!」
  「對啊,對啊,我們得投靠曹大人才行啊。」
  百姓聞知此事,出聲懇求,希望動搖城門守衛的心。
  城門守衛為難地說:「收留難民的事情……不是我能決定的。」他是奉命行事,稍有不慎就會惹禍上身。
  「我們都是來投靠曹大人的,不要拋下我們!」
  「求求您,通融一下就好……」
  百姓搓著手,他們進不了城就獲得不了保護,待在城外肯定成為戰爭的犧牲者。
  城門守衛嘆道:「咳……我去問大人,你們先待在這裡……」他揮手要另一名同伴暫守。
  「謝謝您……」
  「請一定要收留我們……」
  百姓對城門守衛鞠躬再鞠躬,都希望傳來好消息。
  祈律喃喃著:「附近也有戰禍……」此事又引起他對亂世的感觸。
  「我們可以試著用難民的名義進城。」耕父提議。
  「得要他們願意才行,不然我看夜闖比較乾脆。」羅敷不認為城門守衛有多大能耐得以說動大人物。
  「這樣要不驚動護衛也太難了。」耕父嘆了氣。
  固若金湯的長安城擁有完備的防禦力,尤其戰爭將近,戒備更是森嚴,風吹草動都可能引發衝突。
  「……我希望靜悄悄過去,不要再引來仙士了。」祈律不願重演鄴城往事。
  「好吧。」羅敷對兩人攤了手,無計可施唯有登山健行一途。
  未久,城門守衛帶來了大人物。
  「賈大人,是否要收留這些難民?」城門守衛顯然已經告知原委了。
  「……」賈詡神色無改,靜觀眼前的百姓。
  「大人……」
  「求求您……」
  百姓知道賈詡能幫助他們,聲淚俱下請求收留。
  賈詡環視一圈,比著祈律等人問了:「那邊的三人也是嗎?」
  「(他是指我們嗎?)」祈律不解望著賈詡。
  「是的……」耕父遲疑回應。
  「沒、沒錯……」羅敷也趕緊應聲。
  面對突如其來的機會,三人反應再不自然,也知非把握不可。
  「你記錄入城的難民資訊後,暫且送到我的府邸安置,我之後再請示曹公。」賈詡提出兩全其美的辦法。
  「……是!」城門守衛迅速回復。
  「太好了……」
  「謝謝大人……」
  百姓皆向賈詡表達謝意,但賈詡僅盯著三人。
  「……你們三人,沒話要說嗎?」賈詡出聲問了。
  「(……他是要我們道謝嗎?)」祈律不懂賈詡的意思,維持一貫的禮貌說著:「謝謝您,大人。」
  「……謝謝。」耕父不情願地說。
  「謝囉?」羅敷試探性出口。
  賈詡眼神微妙,看不太出他的心情。
  「入城後安分待著,長安最近情況不安穩,又有魔族作亂的傳聞了。」賈詡向百姓交代事宜。
  「是啊,剛才在路上也看到一群仙士,肯定是去誅魔的。」
  「赤壁戰後好不容易剿滅一批魔族,怎麼又出來了。」
  百姓連忙附和,他們入城求生,怎樣也不想與魔族打個照面。
  「(……究竟是真的作亂的魔族,還是被誣陷的?)」祈律神情凝重。
  賈詡見祈律閃神,語氣短促:「快入城。」
  「……好。」祈律不解賈詡的思考模式,呆愣隨百姓入城。

分隔線

  賈詡請人安置百姓後,帶著祈律等人回到他的家。
  賈詡家占地寬廣,僅有幾座建築物包圍中心的曬穀場,很適合奔跑。
  「(……好奇妙的感覺。)」祈律有種奇異感。
  羅敷環顧後,疑惑地說:「好空曠啊……只有一個小房間與大廳,其他幾乎是空地。」
  「他很少來這裡吧?」耕父隨口說了一個理由。
  祈律停下腳步,靜心感受奇異感來自何處。
  天上,地下,房內,房外……他都感應過,最後提出想法:「……我覺得土地有微幅震動。」
  地面的振幅極小,如微風拂過水面激不起漣漪的程度,但他還是感受到了。
  「震動?」羅敷踩地,沒有感覺異常。
  「……」耕父不語,發覺如祈律所言的震動。
  賈詡坐在廳前的木頭板上,冷靜地說:「你很敏銳,跟你所謂的『妹妹』一樣,感受到他的存在了。」
  「……妹妹?」祈律眉頭微皺。
  心直口快的羅敷直接說了:「你、你認識音小妹?」
  「羅敷,妳怎麼……咳……」耕父撫額。
  賈詡不管三人的內心小劇場,直接表明:「我知道你們是魔族,還是幾年前被通緝的魔族,看來你跳湖沒死。」
  「……」祈律肅然盯著賈詡。
  「外傳說你死了,你的通緝令也撤銷了。在長安幾乎沒人知道這件事,但你不要被仙士看到比較好。」賈詡道。
  「……您為何要幫助我們?」祈律不認識賈詡,難免懷疑其心思。
  「我認識你妹妹,在稍早前,她算是我的朋友。」賈詡回以聽似曖昧實則精準的話語。
  羅敷搔頭不解:「……稍早前?」
  「您是指郭嘉先生嗎?」祈律正色詢問。
  賈詡微微一驚,「……你知道她的前身是郭嘉?」
  「我從之後的郭嘉的口中得知此事。」祈律回應。
  賈詡點了頭,問了:「那你知道此事後,還想與她見面嗎?」
  「這是什麼意思?我當然想見音小妹!」羅敷為難地看著祈律。
  「……我聽不懂您的意思。」祈律道。
  賈詡話中有話,是標準的聰明人。祈律與幾名聰明人周旋過,經驗告訴他,面對這種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坦白以對。
  尤其,賈詡似乎知道祈音的下落。
  賈詡滿意祈律的回答,他也不想大費周章,只是為了套出一些話。
  「你真正的妹妹的靈魂已經消失了,現在在你妹妹體內的是別的靈魂,也就是只有肉體是你的妹妹,本質上已經不是你的妹妹了。即使如此,你還是想見到她嗎?」賈詡質問。
  祈律對賈詡所知情報難掩訝異,但這個問題不僅一人問過,他回以相同的答覆:「我有事情要詢問她,所以我一定要見到她。」
  「見到她,然後呢?逼她交出肉體,好安葬你的妹妹嗎?」賈詡問法與句芒類似,但更為直接且富敵意。
  「你……」羅敷欲出言,但耕父拉住她。
  「我沒有這個打算。」祈律嚴正否決。
  「為什麼?一般來說都會認為你妹妹被她消滅了,你還打算跟她做假兄妹嗎?」賈詡不相信祈律,非要揪出其虛偽的本質。
  「……」祈律感覺內心苦澀難熬的滋味再度湧上心頭,不得不沉默了。
  「祈律,就算音小妹不是你的親妹妹了,但我不覺得她是壞人啊。」羅敷很擔心祈律被賈詡影響。
  「羅敷,讓祈律自己回答吧。」耕父制止羅敷過度介入。
  這個問題,祈律終究得要面對。他想的是什麼,唯有他自己知道,任何人都無法幫他說明。
  羅敷被耕父強制勸阻而不出聲,賈詡則在等待祈律的回應。
  過了些時間,祈律沉重地說:「我只是想知道音是真的大限到了,還是我讓她提早結束了,因為當時那帖藥湯……」他略微哽咽。
  「不論過程如何,結果都是一樣的,不是嗎?」賈詡不因此心軟。
  「……是。」祈律深刻感受賈詡的嚴峻。
  耕父、羅敷靜觀祈律,最近他們才知道祈律隱藏了多少心事。
  賈詡盯著祈律的雙眸,輕嘆一口氣:「她長期被仙人追殺,你所提的郭嘉也是追殺她的一員,那群仙人似乎與仙士有聯絡。為了永絕後患,她決定獨自行動。」
  「……她確實說過要殺音,但是為了獨占曹操。」祈律對追殺祈音者不止一人展露憂慮的神色。
  「我們遇到的是操控仙士的女人,她一直相信她的好姊妹是死在你妹妹的手上。」賈詡說明。
  「……所謂的好姊妹是指她嗎?」祈律拿出最後之羽,說道:「這根羽毛上傳達的訊息,說她的名字是昆蕗,我一直懷疑她命喪伏牛山,但我沒看到她的屍體。」
  賈詡對鳥族沒有研究,不論最後之羽,僅言:「她死在許都近郊,是天若宮仙士發現的,但那時你妹妹還在鄴城。」
  「所以,音是承擔我的嫌疑了?」祈律皺了眉。
  「不完全,因為那群仙人的目標本來就是你妹妹。」賈詡說明事態的嚴重性。
  祈律瞬間理解,驚呼:「那現在音一個人!」他身體前傾,顯見他緊繃的心情。
  「那個女人會魂控之術,但她的實力只是普通,一對一,你妹妹不會輸,所以她決定離開城市,到偏僻的地方迎戰。」賈詡盡量維持平靜的語氣。
  「即使如此……」祈律從賈詡的語氣中聽出擔憂,他又怎會不擔憂?
  「你要去幫她嗎?」賈詡嚴肅地問。
  「當然,我不會坐視她發生危險!」祈律堅決回應。
  聽到祈律的覺悟,耕父、羅敷都面露微笑。
  「祈律說得對!不論音小妹原本是誰,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一個。」羅敷宣示主張。
  「她再精明,一人作戰還是讓人擔心。」耕父苦笑嘆了氣。
  「……」賈詡不語望著三人。
  地面又有微幅的搖晃,賈詡瞇起眼沉思。
  「(他很關心音……)」
  祈律明白賈詡的顧慮。
  賈詡希望祈律等人是祈音的助力,而非陷她於危境。這點表示他對祈音獨自行動之憂心。
  「請告訴我,音現在去哪裡了?」祈律嚴正詢問。
  「她說你們要去落仙谷,所以我告知了其位置。」賈詡終於說了出口。
  羅敷詫異大喊:「你知道落仙谷?!」
  「那麼大的魔族部落,要不知道也很難吧?」賈詡平靜回應。
  耕父不解地問:「……不是說很隱密嗎?」
  「再隱密的地方,只要有心探查,都查得出來。」賈詡輕鬆回答。
  「那麼,仙士他們……」祈律不禁擔憂落仙谷也會成為仙士誅魔的目標之一。
  賈詡冷言:「你們先擔心自己。連司馬懿都打不過,要怎麼幫助你妹妹對付仙人?」
  羅敷呿了一聲:「這……好過分啊!」她看向耕父,要其一同否決這道控訴。
  「……」耕父僅是沉默。
  祈律見識過司馬懿的智謀與實力,喃喃著:「這樣,不會把敵人引入落仙谷嗎?」
  「……你會恐懼嗎?」賈詡試探地問。
  「不,只是希望不要讓落仙谷也如平陽村……」祈律搖了頭。
  為了保護重要的人,他不惜和仙人一戰,但他不願牽扯到無辜者。
  賈詡神情一凝,「平陽村等,我們已經盡力彌補,事事終究難盡如人願。」他看著手上的疤痕,此事是他心中的痛。
  「……是這樣嗎?」祈律不解賈詡的意思。
  賈詡揮了手,不悅地說:「你妹妹很擔心你,希望你能聆聽她的困擾。」
  「賈詡先生,您也很關心音呢。」祈律微笑地說。
  賈詡眼睛微瞇,重申:「她是我的朋友。」
  祈律點了頭,很高興祈音有賈詡這樣的好朋友。
  「音在前往落仙谷的路上,我要去找她,不僅是有事要詢問她,也要為她處理天界的仇家。」他重新整理資訊,越發瞭解應行之事。
  「不錯!音小妹肯定需要幫忙的。」羅敷很高興祈律找回目標。
  「這也是我們的目的。」耕父道。
  賈詡見三人幹勁滿滿,催促道:「你們補充好物資就快點離開,司馬懿與天若宮的仙士要來了。」他無法一次包庇三個魔族。
  「……他們是追殺音的嗎?」祈律憂心問了。
  「不要讓他們發現你們,就不會以你們為目標。」賈詡記得有和祈律提過「你已經死了」。
  祈律為之傷神,無奈地說:「所以,又是其他的魔族遭到迫害了……」他真心希望仙士的誅魔行動有終結的一天。
  「你管好你自己比較重要。」賈詡的冷聲澆了祈律一身冷水。
  「……我知道了。」祈律呆愣回應,不明白賈詡為何對他特別嚴厲。
  莫測高深的賈詡不是祈律猜得透的人物。

分隔線

  三人走到西城門前,耕父打開賈詡給予的地圖。
  「我們從此過去,好像必須經過『懸壺洞天』。」羅敷指著相關位置。
  「懸壺洞天怎麼了嗎?」祈律不解。
  耕父皺眉道:「那邊棲息傳說中的凶獸,如果可以盡量不要驚動牠。」
  祈律聞後,沉重地說:「……希望可以先看到音。」
  凶獸恐怖,但耕父也有疑惑:「她被仙人追殺,但我們的實力足夠對付仙人嗎?」他某種程度瞭解賈詡的意思。
  羅敷以手指輕畫鼻子,自信地說:「多一人就多一份力量,何況我們有三個人,總會想到辦法的。」
  耕父嚴肅的神情不因羅敷所言而放鬆,但他不排斥這種說法。
  「嗯,我們走吧。」
  祈律肯定羅敷所言,微笑前行,步伐比平日所見略大。
  耕父、羅敷感受到祈律的好心情,將憂慮的神色轉化為綻放的笑顏。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