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常駐.短篇】最後的疫苗

葉悠慕 | 2021-09-24 00:57:24 | 巴幣 2 | 人氣 87

此篇為創作自由象限常駐題目疫苗

疫苗,只剩下最後一支了。

明明知道那是走出去的希望,還是捨不得將它注射在自己身上。

對於他來說,自身的那種渴望,遠遠不及小世存活的希望重要。

小世,一起和他在難民窟長大的人,也是他最重要的人,像兄弟一樣的存在。

他們都在那場災難中失去了雙親,在最危急的時候,是小世出手救了他,還受了很重的傷。

當時沒有處理及時,導致小世行走困難,身體一直都很不好。

他抓緊了手上裝著疫苗的盒子,環顧四周破碎崩塌的牆壁,找到一處縫隙,踩在流了一地的藥劑,與玻璃碎片上,艱難往外頭走去。

外頭是怪物張狂的嘶吼,無數的喪屍闖進了醫療所,肆意的破壞。但他不在意,他的目的只是來到被破壞的醫療所,找到還殘存的疫苗。

他躲過喪屍,找到來時的下水道,鑽了進去。

只有注射疫苗,才能夠不被感染成為喪屍。

幾年前腦炎病毒爆發,許多人被感染之後成為了喪屍,無差別的攻擊別人,快速的感染給下一個人。

只是幾天,整個城市就淪陷了,最終蔓延到整個國家。

他們所在的國家,也瞬間變成了難民窟。他們被迫躲進下水道,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只能依賴他國空投的補給物資,苟延殘喘的活下來。

好不容易,等來了他國研發出來的疫苗,有許多國家也才願意接納,打了疫苗的難民。

正當還沉浸在能夠離開的喜悅時,剛接收到疫苗的醫療所就被喪屍攻擊,所有人不得已撤離,眼睜睜的看著疫苗被毀。

疫苗造價昂貴,想要再等來下一批,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所以他才想賭一把,回到醫療所找看看還保存完好的疫苗。

可惜,就只剩這麼一支了。

他緊緊的抱著疫苗,走回到了他和小世的藏身處。

察覺到他的到來,小世發出了虛弱的聲音。

「你回來了啊,去哪裡了?」小世挨著牆壁,無力的半躺坐在地上。

「我去醫療所,你看,我找到了這個。」他湊了上去,將手上的疫苗拿在小世眼前,擠出笑容。

小世雙眼亮了起來,難掩喜悅的說:「是疫苗!這樣我們……終於可以出去了。」

「對,我們終於可以出去了。」他笑得有些僵硬,將疫苗交到了小世手上,緊緊握住。

「快打吧,小世,打完我們可以聯繫外面,讓飛機來把我們接走。」他催促著小世,鬆開了手,手心上還殘留著疫苗本身的涼意。

小世看著那盒疫苗,似乎想起了什麼,抬頭問:「那你呢?你……打過了嗎?」

他扯出了沒事的笑容,說出事先想好的說詞:「我剛剛去醫療所,打過了。」

「醫療所……不是被喪屍攻擊了嗎?」小世聽出了話中的不對勁,原本湧上的喜悅,也逐漸消失。

他給了一個安心的眼神,語氣輕鬆的回:「我有找到另一支疫苗,先打了,不然外面那麼多喪屍,不小心被咬了怎麼辦?」

「確定嗎……」小世還不太信,盯著他好一陣子,才點點頭。

「好吧,我知道了。」

「那,快打吧,我幫你打。」他迫不及待的想拿出疫苗,打在小世身上。

只要打下去,小世就自由了。

他不想讓小世一直待在這陰暗潮濕的地方,小世只有出去,才能得到妥善的治療。如果一定要留一個人下來,那只能是他。

畢竟如果沒有小世,他就不會在這裡了。

小世搖搖頭,把疫苗收了起來。「沒關係,等一下吧,我有點怕痛,做一下心裡準備。」

「到現在還是怕痛嗎?」他皺起眉頭,思考起等會疫苗要打在哪裡,才不會讓小世不會那麼痛。

「嗯,對了,你還記得嗎?」小世微微仰頭,像是看著很遠的地方,緩緩說:「我說過如果我們出去了,要一起開店的事情。」

「嗯,我記得。」他點點頭,黯然的別開了頭。

可惜,再也沒有機會一起實現了。

「你還記得你說想開一家什麼店嗎?我還記得,好像是咖啡店。」小世陷入了回憶,眼神中滿是懷念。

「對,你還說你要學煮咖啡,泡一杯最好喝的咖啡出來給我喝,然後……我可以做一些甜點,給你吃。」說到後面,他喉嚨有些酸楚,聲音微微變了調。可他還是盡量保持平靜,不想讓小世察覺到。

那些描繪的夢想,曾經是那麼美好,可惜他沒有辦法跟小世一起實現了。

但是這樣也足夠了,至少那個夢想不再是遙不可及。

「我那時候還在想,你做出來的甜點能不能吃。」小世笑出了聲,又繼續說:「嗯,開玩笑的,如果是你做的,再難吃我應該都會吞下去。」

他張了張嘴,胸口一片苦澀,但還是強顏歡笑的說:「到時候一定要給我吃下去啊,不要賴皮。」

「嗯,如果真的有那個時候,我一定會的。」小世摸著自己的腿,聲音很淡。

他點點頭,看著小世手中的疫苗,忍不住催促:「那……」

「對了,你要不要先去發無線電,讓救援人員過來幫我們抽血,應該會先確定有抗體才會帶我們離開吧?」小世抬起頭,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他猶豫的點頭,視線停留在小世手中的疫苗上。

「是這樣沒錯,可是小世我要先幫你打疫苗。」

「我剛剛想了一下,我自己打好了,比較不會怕。」小世衝他笑了笑。

他想了一下也沒什麼不行,但還是不放心的問:「你自己真的可以嗎?」

「可以,你放心,只是打疫苗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小世低下頭,捏了一把大腿,似乎在研究要打哪個部位。

「好,那小世我先去發無線電。」

他又不太放心的看了小世一眼,才往靠近洞口的無線電設備走去。

小世目送他的背影,雙眼黯淡下來,看著自己手上的疫苗,苦笑起來。

「你以為,我會看不出來嗎,你說謊的模樣真的太明顯了。」

小世放下疫苗,從旁邊找出可以當紙的食品包裝紙,再撿起旁邊的碎瓦礫,歪歪斜斜的寫下了字。

最後把那張紙壓在疫苗上,忍著劇痛,挪動起雙腿,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小世挪動著沉重的雙腿,往反方向的一處水溝蓋孔走去。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走出去了。

終於可以再見到天空的感覺,應該很美好吧。

這樣,就可以跟他一起離開了。

沒有人會被留在這裡。

回到藏身處的時候,小世已經不見蹤影,只有留下的紙條跟疫苗。

他緊抓著疫苗,看著那張紙條上的字,徹底慌了。

「不要找我,疫苗留給你。」

「為什麼……小世!你去哪裡了!」他著急的往反方向跑去,沿路尋找小世的蹤影。

可是不管怎麼找,都沒有小世的身影,他跑遍了整個下水道,問遍了所有難民,都一無所獲。

他回到藏身處,呼吸急促,但也顧不得休息,一直思考小世能去哪裡。

此時他手中的疫苗,已經被拽得溫熱,再不注射,就要失效了。

可是越是思考,腦袋就越慌亂,身體像是被抽乾力氣,不聽使喚的發抖。

如果不是他這樣做,小世也不會做出這種決定。

都怪他,這一切都怪他。

最後,他想到了,只有地面上還沒去找。

要是小世出什麼事,他一個人留下來還有什麼用。

一直以來都是小世陪在他身邊。

失去了小世,就算從下水道出去了,再寬廣也沒有意義,他的身邊永遠少了小世。

沒有小世,他也沒有支撐下去的動力。

他抬頭看著那髒污的天花板,下定了決心。

要上去找小世,直到找到為止。

不管怎麼樣,他都要找到小世。

他快步朝通往地面的排水溝孔走去,接著將疫苗,送給了一個小女孩。

「大哥哥,那你不打嗎?」小女孩看著注射進身體的疫苗,不解的眨著大眼。

「不了,我要去上面,找一個很重要的人。」他幫小女孩打完,摸了一下她的頭,便轉身爬上地面。

「大哥哥,希望你能找到。」小女孩認真看著他的背影。

最後,小女孩順利的搭上了救援機。

小女孩透過窗戶往外看,滿目瘡痍的城市裡,遍地都是喪屍。

此時,在其中一個角落,她似乎看到了那個大哥哥的身影。

不知道與誰緊緊挨在一起,仰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太好了呢,大哥哥,應該是找到了吧,那個重要的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