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搭檔任務 秘密搜查組 角色心得--如寶石般閃耀光芒的主角們(有劇情雷)

隱名 | 2021-09-23 22:04:55 | 巴幣 1324 | 人氣 430


而四名主角以及歌姬蘇伊,原本都失去了牽絆,處於各自的孤獨之中,但因為緣分而相遇,重新建立與他人的牽絆,在故事中是連繫著緣分的存在。

亞倫(Beast)──重拾夢想與緣分的英雄
亞倫一開始的設定是造成國家級損失的野獸怪盜,刺蝟般的尖銳髮型、銳利的五官以及狂放隨性的服裝打扮,在視覺上給予人強烈的印象。再加上他可以摧毀整棟建築物的強大戰鬥能力,毫不客氣且粗暴的說話方式,儼然就是無法無他人親近的野獸。
主角路克與亞倫在主線劇情中的相遇,亞倫就將路克誤認為敵人的同伴,表現出強烈的攻擊性。直到他看到路克警察手冊上的名字,一瞬間表現驚訝的樣子,之後路克和亞倫兩人合作拯救亞倫娜,從此兩人開始追查有關DISCARD的真相。
不久後,亞倫與其他三人組成BOND小組,歷經與同伴共同冒險犯難,追尋真相的日子,亞倫卻為了治療亞倫娜的解毒劑,強行偷走紅鑽石,打算與伊安進行交易,背叛了同伴,也背叛相信他的路克,與路克在公安大樓的頂樓上做出堅決而殘酷的道別。
「我已經厭倦陪你扮英雄了。」
再見了,「英雄」。
看到至此,我曾以為亞倫終究是徹頭徹尾的怪盜,他無法認同路克想要拯救所有人的英雄夢,只是路克一廂情願地把亞倫當作自己的英雄搭檔,比起認識不久的路克,亞倫最終還是為了最重要的家人和伊安交易,雖然能理解亞倫的苦衷及選擇,但他終究背叛路克與同伴,對所謂的英雄夢不屑一顧。
然而,後面的劇情真相卻又一步步揭露了亞倫所隱藏的面向,推翻了我前面的認知。
原來亞倫的真實身分是唐恩博士的兒子-路克,出生於利卡德共和國,當年和爸爸一起來到赫斯馬利的研究所,並在那裡認識了身為孤兒的英雄,成為了朋友。
當年的亞倫還是必須受英雄保護的懦弱又膽小的男孩,他卻憧憬著和英雄一起締結的,那單純又天真的夢想—一起成為英雄。
但摧毀研究所的一場攻擊跟大火,也徹底摧毀亞倫的牽絆與原本的人生,他的父親因此喪生,為了拯救好友英雄的生命,他選擇將路克的名字及身分全部給予英雄,獨自一人留在戰火不斷的赫斯馬利。
在赫斯馬利成長的歲月中,亞倫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他首先失去了自己真正的名字與人生,失去了身邊的緣分(父親、英雄、傑克跟拉爾弗),為了在殘酷的戰場中存活,亞倫從偷竊食物開始,到為了賺錢當怪盜,也漸漸捨棄了童年的英雄夢,選擇成為孤獨一人的怪盜(惡徒),只為了他唯一擁有的事物-家人。
而為了守護身邊僅有的家人,亞倫就幾乎費盡了全力,也放棄成為拯救大家的英雄。
他在頂樓對路克的道別:再見了,「英雄」。
不僅是對過去好友的告別,也是對自己童年夢想的訣別。
但即使失去了緣分及夢想,亞倫自始至終仍保有英雄的本質,從年幼無力的童年時代,為了拯救好友,他願意付出自己名字及人生的一切;在赫斯馬利的歲月,不斷拯救弱小的孩子,為了家人及孤兒偷竊物資及寶石;為了守護亞倫娜的性命不惜背叛同伴,卻又為了救彌佐男不惜與伊安戰鬥,為了救路克放棄了解毒劑。
即使亞倫身陷於孤獨中,認為自己只能靠掠奪維生,亞倫的行動從卻來不是只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拯救及守護身邊的人,並秉持不殺人的信念。即使他不認為自己是英雄,卻始終擁有屬於英雄的意志。
而路克早已看出亞倫身為英雄的本質,於是他前去拯救亞倫,再一次對他伸出了手。
「我想每個人大概都只有能力救身邊的人而已。」
「所以英雄需要搭檔,需要夥伴。」
路克是亞倫最初的搭檔,最初拯救的人,以及最初英雄的夢想。
亞倫曾經以為失去的夢想及緣分,卻始終存在,並在那一刻回到了他的身邊。
正因亞倫有著屬於自己的堅強,他才能在宛如地獄中的赫斯馬利變得無比強大;即使失去了名字及人生,他仍以亞倫這個新名字重新站起來,並建立僅屬於自己的緣分;就算路克忘記有關他的記憶,他也不曾後悔救過路克,並和他互相拯救、信賴扶持,打破一道道困境的高牆,最終兩人一同成為真正的英雄,真正的搭檔。
歷經這一切的亞倫,憑藉自身的意志與他人締結緣分,找到了當年父親交予給他問題的真正答案:「無論有什麼理由,操控別人的腦和感情就是不對的。」,亞倫決定要就此埋葬這項研究。
阻止連心計畫之後,亞倫回到赫斯馬利,和家人們一起。亞倫也從保護身旁之人的怪盜,以和他父親不同的方式平息戰火,蛻變成守護眾人的英雄。
即使和路克相隔兩地,因緣分重拾英雄的牽絆與夢想的他,和路克—英雄的友情仍如鑽石般堅固,閃耀著光輝。




切斯雷(Outwitter)──放下過去仇恨,追尋未來幸福的詐欺師
切斯雷最初在劇情中的登場,是在利卡德共和國的監獄中,裝扮成老人的他哼唱詭異的音樂,以催眠殺害大量的惡人,令人不寒而慄。
切斯雷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則是在飛船上的劫機事件,偽裝成空姐的他展現高超的變裝能力,以催眠能力操控劫機犯邁向死亡,初次露面的CG圖也把他的美貌及扭曲顏藝呈現給玩家,給予玩家強烈的第一印象。
綜上所述,切斯雷在前期劇情給我的印象是:扭曲、心機深沉、令人畏懼、捉摸不定,用變裝術迷惑眾人,用催眠術控制心智,在四名主角當中是最不正派王道的角色。
但藉由切斯雷的過去,得以窺見他心性塑造的過程。切斯雷的父親是掌控黑社會組織的老大,他的母親則是妾室,深愛著丈夫及兒子,卻受到丈夫冷落。
當切斯雷因為自身高超的犯罪頭腦得到父親寵愛,卻引來母親的憎恨嫉妒。他母親自身扭曲執著的情感,讓自己邁向死亡,冷眼旁觀這一切的父親,則被切斯雷設計陷害而亡。
親眼見證父母的死亡,在如此扭曲的黑社會家庭中成長的切斯雷,不但嫻熟黑社會的犯罪伎倆,心性情感也如同他的母親一樣,強烈而專一的執著性,用情至深,卻也有可能因此導向毀滅。
這樣的切斯雷,在年輕時遇見了魅影──愛德華,愛德華以膽識、智慧及母親的琴聲,博得切斯雷的信任及好感,成為切斯雷最親近的人,愛德華最後卻背叛切斯雷,摧毀他擁有的一切,在他的左眼及內心留下了傷痕。
「啊啊……混濁,越來越混濁。」
加諸在他人的情感越深,被辜負踐踏的負面情感就更加深沉,切斯雷和他母親一樣都是用情至深的類型,被背叛後所留下的仇恨,盤據於切斯雷的內心,讓他變得跟當初的母親一樣混濁。
切斯雷內心充滿對魅影的恨意,使用的易容及催眠卻是魅影的招數,切斯雷的一切彷彿被仇恨所籠罩,只為了追逐魅影復仇而活。
他也保有年輕時嫉惡如仇的個性與原則,他不殺無辜的人,但他認為是敗類的存在就會毫不猶豫地殺死。就如同他的潔癖一般,即使他自身已經混濁不堪,他也容不下周遭及社會的汙穢。
這樣的切斯雷卻遇見了改變他心性的人們。
為了追殺魅影,切斯雷與愛德華的養子路克接觸,起初在切斯雷眼裡,路克是普通且不起眼的存在,只是拿來利用的對象,甚至屢次試探路克的本性。但在接觸的過程中,切斯雷對路克的感情漸漸產生了改變。
路克面對混濁的切斯雷,仍把他當作夥伴,想要拯救他,相信著他。路克不論何時何地都想拯救所有人的正義感,對夥伴的信賴,正直善良的特質,切斯雷全部都感受到了,他無比尊敬路克的美德,尊稱他為BOSS,願意幫忙路克的行動。
這也呈現出切斯雷看待他人的兩面性,長年生活在黑暗及仇恨中的他,極度厭惡人性醜惡的敗類,恨不得殺之而後快;但對擁有高尚美德的人,則會付出自己至高的敬意,嚮往尊敬著人性善良正直的一面。
切斯雷稱呼路克為BOSS,也是與切斯雷的父親及自己的對照,切斯雷和他的父親在黑社會時期被人稱為BOSS,卻是代表惡及混濁的那一面,唯有正直清廉的路克,才說切斯雷願意打從心底稱呼為BOSS的人。
另一方面,路克如孩子般純真率直的心性,又喚起切斯雷的另一種情感。
童年時期的切斯雷曾像路克一樣,而他的母親則像切斯雷一樣。和路克相處的時光,讓切斯雷想起童年時期與母親共度的,那份單純美好的時光,並理解到混濁的母親曾有的幸福心境。
切斯雷對路克有著如同母親對孩子的憐愛之情,並在最後對路克施予祝福,他的心與路克同在。
「滿懷正義感,為人清廉,總是用率直的眼神看著我,用真誠的態度對待父親及同伴。」
「這一切塑造你獨一無二的個性。」
對切斯雷而言,路克是充滿敗類污穢的社會中,最為正直善良的高尚存在,贏得他的敬意;同時也是在他陰暗悲傷的童年中,令他回憶起幸福的純真存在,喚起他的憐愛
路克是在切斯雷混濁黑暗的生命中,一道明亮而耀眼的光芒,為了這道光芒,切斯雷對路克竭盡所能地付出關愛,表現出切斯雷深切真摯的情感。
在追逐魅影的過程中,切斯雷也與命中注定之人--默真相遇了。
起初默真以笑鬧隨性的態度,掩藏內心陰暗面的作風,讓切斯雷想起憎恨的魅影;默真屢屢打斷他的計畫,也讓切斯雷感到憤怒。
默真的存在與行動處處踩到切斯雷的雷點,引起他深沉的厭惡感,原本只專注魅影的切斯雷,對默真定下了約定:「只要你還活著的一天,我的目標就是你,我不會對其他人出手。
切斯雷此後以挑釁或傷害默真的言語及行動,以最激烈的方式想要揭開默真的真面目,切斯雷異於常人的執念,讓默真無法再次逃避,進而觸及默真最真實的內心-守護一切的守護者
切斯雷的美學與原則,讓他無法對身為守護者的默真下手, 默真守護的身姿甚至深深吸引了切斯雷,令他為之著迷。
在切斯雷及默真以獨特方式接近相處的過程中,默真也接納包容了切斯雷混濁的情感,從不否定切斯雷混濁的情感及經歷過的一切,就如同濁酒般越陳越香,成就了屬於切斯雷的獨特風味。
而讓切斯雷放下對魅影復仇心的關鍵,仍是默真的話語:「所以實現願望之後,你可以不用再把熱情用在傷害你的事物上,而是用在能讓你幸福的事物上。」
「每次獲得收穫,就會變得更混濁也更芳醇,你就那樣度過剩下的每一天吧。」
童年的陰影及過去的仇恨,一直盤據於切斯雷的內心,讓他深陷孤獨及黑暗中。但緣分的指引下,切斯雷遇到生命中純真善良的光,還有包容他的一切,令他願意付出一切的人
在決戰中,切斯雷得以放下過去的仇恨,不願殺死路克,追逐默真的身影墜樓而下,只因為他選擇了未來的幸福
切斯雷情感的特質,就是專一、深刻而執著,這樣的情感若遭到背叛,隨之而來的恨意與傷痛也更加深刻,宛若詛咒一般,
但這樣深刻專一的情感,如果是為了值得付出的人,向著生命中的光芒與幸福,那無怨無悔的純粹及深情,將會是一種祝福。
最後切斯雷也重拾年輕時的夢想,與默真一同向前邁進,過去互相傷害的約定,也成為相約一生的幸福。
即使過去的傷痛與混濁不會完全消失,卻依然能邁向未來,為了幸福而付出,這份情感的純粹真摯,是屬於切斯雷獨一無二的光輝。
衷心祝福他,從此得到真正的幸福。



默真(Ninja)──活在當下,守護一切的守護者
默真初次登場是在飛船上的忍者小子表演秀,外表是幽默風趣又愛到處搭訕的大叔,卻也有著深藏不露的高強實力,在劇情中也像前輩一般照顧或指導路克及亞倫,但他最真實的傷痛及內心,卻是隱藏於嘻笑打鬧的外表下,不輕易顯露在外。
默真過去是在舞歌村長大的忍者,從小就有深不可測的堅強實力,蒙受村中領導者──丹波的喜愛及指導。默真看似是前途無可限量的忍者,但性格上卻有著退讓及迴避他人的特質,面對爭執總是會選擇退避忍讓,習慣隱藏自己的真心。
默真過去在舞歌村面對楓雅,就發生過不少摩擦爭執,楓雅身為丹波之子,有著高傲的性格及強烈的自尊心,對於受父親關愛的默真總是看不順眼,內心深處卻仍渴望與默真一較高下,甚至與默真成為朋友。
但是默真沒有察覺到楓雅想成為朋友的心意,對於楓雅的挑釁求戰總是一昧退讓,不斷從楓雅面前逃開,從來沒有將自己的真正實力及想法展現出來。楓雅的高傲及默真的逃避,讓這兩人錯過彼此,無法交心成為朋友。
默真面對青梅竹馬的泉水,目光總是跟著泉水的唱歌跳舞的模樣,泉水也悄悄顯露對默真的愛慕之情。但兩人長大成人後,泉水被艾卡德所追求,泉水想要確認默真的真心,默真雖然對泉水有所好感,也明白泉水對自己的心意,默真最終卻選擇隱藏自己的情感,將泉水讓給艾卡德,泉水也只能向曾經愛過的默真告別,離開村子與艾卡德結為連理。
默真總是習慣隱藏自己的真實心意,在情感及爭執上退讓忍耐,逃避面對他人的情感心意,這樣的人格特質,也讓默真一次又一次放棄與人締結緣分的機會,無法與他人建立長久的聯繫。
迫使默真與故鄉舞歌村斷絕聯繫的關鍵,就是他誤殺了丹波大人的事件。當時楓雅將泉水的長子弄成死胎,察覺到真相的默真與楓雅對峙,對楓雅興起殺意的默真,卻反而用當年丹波傳授他的絕招(彎月),親手殺死了袒護兒子的丹波,葬送了與自己有深切聯繫的人。
因為丹波禁止他尋死,自認犯下大錯的默真,希望藉由外力制裁自己,但舞歌村跟布勞森都無法給予他想要的處罰。
總是選擇隱忍退讓而無法締結聯繫(楓雅、泉水),因一時的憤怒親手斬斷自己緣分(丹波)的默真,選擇背負所有過錯。默真離開了故鄉舞歌村,幾乎斷絕一切緣分,懷抱巨大的孤獨與罪惡感,在生存與尋死之間徘徊掙扎二十年之久,默真習慣隱藏真心的性格,讓他以笑容及輕浮的話語隱藏自己的內心,無法向他人訴說這份真相與痛苦,只能不斷折磨自己。
然而,在緣分的指引下,默真終於遇到能真正化解他心結的人。
默真受到恩人撫子的邀請,回到御神樂島與眾人組成BOND小組,追查DISCARD的真相。在過程中,默真的行為與保護他人的舉動,引發切斯雷對他的厭惡及不滿,切斯雷想探究默真藏在笑容下的真面目,他發現默真尋死的念頭,殺死主人丹波的過去,不斷用最尖銳的言語刨挖默真內心深處的傷口,挑釁默真殺死自己與他人,想讓他顯現出人渣敗類的真面目。
最後在舞歌村,切斯雷假扮成已死的丹波,以整個村子的性命為要脅,與默真展開以性命相搏的死鬥,以最激烈的方式讓默真面對自深的罪惡與情感,最終探究到的,是連默真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真心──守護一切的守護者。
「忍者,即為守護者。」這是丹波的教誨,也是深植於默真心底的信念,但不斷失去緣分及親手斬斷緣分的默真,也將這份信念也隱藏於自己察覺不到的內心深處。
即使如此,默真依然維持這份信念,不斷拯救身旁的人,不論是空服員還是如沙華爾這樣的壞人,他都想要守護任何人的性命,他守護的行動不只是為了尋死,而是遵循本心的行為。
但默真總是逃避他人心意,隱藏真心的性格,讓身旁的人難以碰觸他真正的情感,唯有切斯雷以最激烈的方式深入探究默真的真面目,甚至為此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這份近乎執著的強烈情感,才得以打破默真虛假的外殼,挖掘出他近乎本質的信念,甚至拯救了默真的性命。
「決心在無可避免的死亡來臨前……以守護者的身分活下去。」
默真與切斯雷以最糟糕的方式相遇,以激烈傷害的方式靠近彼此,卻得到互相拯救的結果,查覺到真實心意的默真,也決定向其他人坦白當年丹波之死的真相,並以受護者之姿守護泉水的女兒,守護整個舞歌村,最終與大家一同守護整個御神樂島。
「我在你身上聽到了強烈的音樂,強調你不想死在這裡。」
「這是當然的啊,我還有很多必須要守護的東西。」
切斯雷一直聆聽著默真真正的意念,當初一心想藉由保護他人,逃避一切尋死的默真,最後選擇面對一切,拚命活在當下,守護著所有的一切,就此蛻變成真正的(忍者)守護者。
「無論是笑是哭,歲月總是一轉眼就過去了,人的一輩子大概也一樣。」
「世事無常,才讓人更期待未來。」
主角群中年紀最大的默真,曾經萬念俱灰想要斷絕自己的性命與未來,但歲月終究讓他與別人締結緣分,以守護者的本心活下去,朝向未來繼續邁進。
歷經世事無常及歲月風霜,默真也如同濁酒沉澱出屬於自己的韻味,散發獨特的光彩。



路克(Doggie)──牽繫眾人緣分的英雄
路克是本作的核心主角,本身的性格與意志就是典型的王道故事主角,也代表了本作故事的王道氛圍與中心主旨──縱使身在黑暗仍洋溢光輝,牽繫無數人的緣分。
主角路克在BOND小組中是最接近普通的正常人,戰鬥力不及默真及亞倫的強大,個人特色都不及其他三人強烈,常被周遭人評價為普通且不起眼的存在。
不過以最接近普通人的角色,作為引入遊戲劇情的主角,能夠提升玩家對主角情緒的認同感及代入感。
路克從前身為國家警察,有著高強的身手及射擊能力,他積極的行動力及推理能力,也讓他能積極投入案件中,判斷情報得出線索後再付諸行動,作為警探的能力相當優秀,所以在追查潛入也有一定的實力。
而路克雖然經常被他人視為不起眼的普通人,卻保有獨一無二珍貴的人格特質,讓許多角色願意與他聯繫緣分,甚至成為他人生命中的光芒。
路克的正直清廉,讓他在腐敗消極的國家警察體制中仍保有自身的信念,堅持在自己相信的道路前行。
路克如孩子般的純真率性,讓他能坦率表達自己的感情與想法,從自己開始放下隔閡與偏見,同時也讓別人對路克生出一股憐愛之情,默真將路克當作後輩般疼愛,切斯雷也因路克的純真回想起自己幸福的童年時光,願意為路克付出關愛。
路克的溫柔善良,讓他能對痛苦悲傷的他人付出關懷,像路克在鐘塔安慰難過的蘇伊,也經常關心身旁的同伴,
路克的重情重義與信賴,讓他能近乎無條件地信任身旁的同伴,主動對他人伸出手,牽起屬於自己的緣分。
而路克本身最明顯的特質,就是「英雄」的信念──「成為一個英雄,絕不背棄需要幫助的人。
路克的夢想是成為英雄,擁有強烈的正義感,想要拯救所有受苦的人,但他不認為只憑一己之力就能拯救所有人,所以他也想要搭檔,相信與搭檔一起成為英雄,就能拯救任何人。搭檔(BOND)的概念,以緣分(BOND)拯救他人的信念,也直指本作故事的核心。
在劇情一開始,在孤兒院孤身一人的路克,不斷問為什麼自己沒有父母,為什麼自己與他人沒有任何連結,此時愛德華不但救了差點被車撞的路克,也領養了路克。對路克而言,愛德華是照進他童年黑暗中的一道光,也是他人生中重要的連結。
與此同時,愛德華也給了他重要的夢想──成為「英雄」。
兩個人一起的英雄就能打破任何困境,拯救所有人。這份夢想成為路克人生的信仰目標,即使在愛德華死後,路克仍將父親視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想成為跟父親一樣的英雄。
路克的英雄夢是追逐著愛德華父親的背影,一種精神的繼承及延續,也是王道故事中常見的精神繼承手法,路克在劇情中追查真相,並與周遭的人建立連繫的行動,皆以這份英雄的精神為核心。
但在劇情後期揭開的真相,路克一行人發現愛德華才是幕後黑手,是DISCARD組織首領,這種父母為主謀者的橋段也是常見的套路。而在本作中,是象徵路克英雄夢的根本性毀滅,他最初與父親建立的連結都是虛假的,他的身心被當初自己敬愛的父親推入黑暗中,遺忘英雄的意志,也遺忘與他人的連結(緣分)。
之後路克尋回記憶的劇情,與遊戲內容的設計也相當巧妙,右上角的英雄量表,會隨著玩家選擇符合路克英雄特質的行為及選項而提升,那英雄量表不僅代表他的本名,也是他純粹的本質,玩家在遊戲中的行動即是見證路克的英雄本質。而在隨著路克遺忘自我之時,英雄量表隨之碎裂。
然而,在深邃的黑暗中,在自己的心中,隨著搜查自我記憶的過程,路克逐漸重拾自己與他人的記憶(緣分),想起他們真正的模樣,最終也想起自己的真實樣貌-真正的英雄。
路克是出生於赫斯馬利的孤兒,因為他的個性是熱心助人的英雄,所以被人取名為英雄。
路克的英雄特質與夢想,早就超越了愛德華所給予的虛假的夢,是屬於他的靈魂本質。不論是在失去記憶,一路成長的過程中,追查真相的旅程中,路克始終保持這樣的本質不斷前行,這份英雄的夢與意志,是近乎純粹而不可磨滅的存在。
而對路克而言,他最害怕的是對自我價值及意義的否定。
「你什麼都不是,一點價值也沒有。」
「你跟任何人都沒有連結。」
這些話語都代表路克內心最脆弱的部分,就像回到孤身一人的童年時代,讓他的身心墜入黑暗的牢獄中。
路克始終以純粹善良的英雄本質,拯救他人,與他人建立緣分,最終自己也被與他人的緣分所拯救。
年幼的路克早已和亞倫建立倫最初的緣分,路克(英雄)不但給予亞倫(路克)英雄的夢想,牽起手拯救他的生命。
在兩人分離之後,亞倫幫路克打破現實的牢獄;而回想起一切與緣分的路克,則打破阻隔自己內心的牢獄與高牆。
路克最終也與同伴一起成為英雄,阻止了連心計畫,並決心繼續締結緣分,朝夢想邁進。
「我已經知道人類力量的來源了。」
「我要在曾經捨棄的這個國家,建立起無數的緣分──這次一定要守護一切。」
路克正向光明的人格特質,牽繫起緣分的情誼,支撐起本作劇情的核心,就像創造御神樂島緣分的流星一般閃耀著光輝,卻絕非轉瞬即逝,而是長存於心中。


蘇伊──連結的象徵,以歌聲引領及祝福眾人的歌姬/巫女
蘇伊登場時已是布勞森的明星歌手,活躍於劇場舞台,對表演有著無比的熱情,希望能帶給觀眾更好的表演,此處便可以看見蘇伊嚴以律己的認真態度及堅持。
但這樣的蘇伊卻身陷於孤獨中,她的母親年幼時病逝,父親從五年前漸漸與她疏遠,就算努力歌唱表演,她的歌聲也無法傳到父親心裡。而接連發生的表演意外,令蘇伊的名聲一落千丈,加上艾卡德在記者會公開發表蘇伊的身世(舞歌村的王族巫女及布勞森的艾卡德的女兒),對自己真實身世的衝擊及外在的流言蜚語,讓蘇伊陷入低潮中,只能回到與母親有所連結的鐘塔尋求安慰。
路克的溫柔話語給予蘇伊重新站起來的力量,蘇伊決定接受舞歌村的邀請,尋求自己身世的真相及家人,蘇伊懷抱著面對自我的堅強,也給BOND小組前往舞歌村的契機,蘇伊最終也得知母親當年的真相,以及父親已死的事實。
「雖然我什麼也辦不到──」
「妳在說什麼啊,多虧有妳不斷為我們開路,我們才有今天。」
蘇伊作為遊戲中的第一女主角,在劇情中有相當重要的關鍵地位,每次BOND小組的潛入行動,都會以蘇伊的表演為契機或引線,不論是在布勞森或是舞歌村的舞台上,蘇伊都是竭盡全力地表演,每次BOND小組就在她的歌聲中展開潛入行動,這樣的劇情設計手法個人相當喜歡。
而蘇伊也從一開始一無所知的少女,漸漸得知自己的真實身世及御神樂島背後的陰謀,而她也以自己的堅強與覺悟陪伴BOND小組,盡全力幫助他們。
而蘇伊在劇情中的另一個關鍵位置,就是象徵布勞森與舞歌的融合,蘇伊的母親是代表舞歌村的王族巫女泉水。父親則是建設布勞森的艾卡德,兩人的結合起初並不被舞歌村的人祝福,但他們都懷抱著舞歌村與布勞森和諧共處的夢想,對自己的女兒蘇伊投注了深厚的愛情,將蘇伊養育善良認真的少女。
蘇伊也秉持著歌唱的初衷-以歌聲帶給大家笑容,聯繫眾人的心。同時擁有布勞森及舞歌血脈的蘇伊,繼承了父親艾卡德的總裁之位,也延續了父母當年的夢想,為布勞森與舞歌村的融合努力奮鬥下去。
「謝謝……我也要代我爸向你們道謝,真的很謝謝你們。」
蘇伊最後傾訴的感謝,不僅是她自身、她的父母,還代表了整個御神樂島的謝意,主線結局迴響起她的歌聲,為整個故事寫下美好的總結。
蘇伊的存在替BOND小組開拓前進的道路,象徵布勞森與舞歌村的融合與連結,是御神樂島上的耀眼明星。

「掬昨日傷痛還予蒼天,今日於雲間沉睡。」
「明日歡笑歌舞,與眾人攜手連心。」

她的歌聲始終縈繞於劇情中,身為布勞森歌手所演唱的片尾曲Meteorite,以及身為舞歌村巫女的巫女之歌,都象徵著牽繫緣分的心願,呼應本作故事的核心主軸,也是給予眾人的祝福。

小結:本作以細膩豐厚的劇情文本,去建構角色的性格情感、價值觀、成長及轉變。這些主角們都各自背負著傷痛,原本都處於孤獨之中,卻因為緣分而相遇,拯救彼此也改變了彼此,最終跨越了傷痛,建立了牽絆,朝未來的夢想及目標邁進。
這些角色們在歷經琢磨之後,宛如寶石,宛如星辰,閃耀著獨特的光輝。這篇心得就是紀錄我眼中主角們閃耀光芒的內在特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