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亞洲青少年節篇 遊佐梢之章 第一章 少女們的假期

蘿莉控凱撒 | 2021-09-23 21:11:30 | 巴幣 2008 | 人氣 142

連載中偶像異聞錄-亞洲青少年節
資料夾簡介
時值天下混亂,來自異世界的群雄及軍閥們,為爭奪偶像而互相撕殺。

遊佐梢之章 序章        
                
少女們的假期
 
經過法月仁及AXIS,與及維納斯方舟的暴走,與及解決稀星學園偶像團體KIRARE在本校待遇問題後,沙諾爾等人獲得同父異母弟弟,周王伊斯.莉菲特的兄長,現任法國總統沙達菲(サンダルフォン.リフト)的邀請,參加在三星期後在澳洲雪梨舉行的七大工業國峰會,但是由於會議舉行地點並非G7成員國之內,加上有傳澳洲政府即將會下放各州份的財政及軍事獨立權,令沙諾爾及眾人感覺東漢時期的「廢史立牧」在澳洲再現,雖然事件嚴重,但是在幻想界少女西園寺幽幽子的隨從妖夢的建議下,召集莫巴的諸侯王,以英女王伊莉莎伯二世的名義,收回澳洲各州份的權力,同時,在石川就發生了一個10歲的小女孩一人走去大阪找史上最年輕的永世龍王九頭龍八一及同居事件,因而引起關西將棋界的一陣騷動。
 
為了討論接二連三的事件及以後的部署,沙諾爾在稀星學園演唱會之後的五天後,他就召集了烏尼亞、古路多、沙加拉姆、尼馬蘿等人,與及KIRARE的市杵島瑞葉一同在事務所的大型泳池內,她們在一邊嬉水的同時,以輕鬆的形式討論最近的事件。
 
在事務所平台花園的大型泳池,原本是一個由事務所擁有的空地,但是在當時在神濱市的沙諾爾的遙控指示下建設,雖然泳池表面上是由事務所擁有,但是事實上是沙諾爾私人擁有。
 
而在泳池的卓上,放了一杯冰凍的麥茶,而同時,亦坐在一個男人,他的名字叫沙諾爾,他一個人穿了深藍色背心及藍色長西褲,坐在沙灘椅上觀看神戶的報告。
 
他觀看報告後,他一個人嘆息地說道「那個年輕的龍王,他竟然收了二個JS做徒弟。照神戶的報告看,那個在石川離家出走的雛鶴愛,她除了學習將棋外,更為龍王照顧煮飯。雖然石川有大量名將棋手,但是那個小愛就不要,竟然去大阪找龍王拜師。不過由和倉温泉坐サンダーバード到大阪,最便宜就要8400日圓。但是最令我難以理解是,一直資助關西將棋協會的夜叉神家孫女,有神戶的灰姑娘之稱的夜叉神天衣竟然成為龍王的徒弟…」
 
而此時,一名年約14歲棕色短髮的少女突然出現在沙諾爾面前,她穿著了紫白色格的比基尼泳衣,給人帶有一種神秘的感覺,她就是亞古迪姆的妹妹,米斯加莉,亦即是346事務所的二宮飛鳥。
 
飛鳥她就隨即把手上一份由西木野綜合病院傅來,關於遊佐梢的報告交給沙諾爾,並說道「這份是小梢的腦部檢查報告,瑞妃親自檢查過小梢,她腦部方面…」
 
「不要講了,我知道小梢的事,既然她有病,我相信事務所所有人是會支持及扶持小梢,但是此事不可以向其他偶像公開,我不想小梢的弱小心靈受傷,繼而影響我在澳洲的計劃,明白嗎?而且,小梢如果真是正如瑞妃所說,真是有專家症候群,那麼我就可以利用小梢,繼而從G7手上得到軍政大權,就很以蘇秦同樣。」
 
米斯加莉亦了解兄長的意思,但是二人亦明白如果有蘇秦,就必會有類以張儀的外交家作出反制,所以沙諾爾的某部下,已經想到一個策略,把金磚五國的注意力轉移去中東。
 
而負責策劃及擾亂中東局勢的少女,名為拉迪爾.拉莉亞姆,她在在之前維納斯方舟暴走事件中雖有跟隨大隊,反而沒有參加行動,就是為了想辦法策劃中東新紛亂,
 
「要久等了,老公!」
 
此時,莉露她穿著了紫色的比堅尼泳衣出現,而烏尼亞、古路多、瑪歌、沙加拉姆、尼瑪蘿、維薩特及拉迪爾等人亦各自穿了自己喜歡的泳衣,沙諾爾本人稱讚她們穿的沒裝非常可愛。
 
「妳們穿的泳非常可愛,唔…拉迪爾,今付就由妳我抱妳一下,還有大家亦過來了。」
 
「真是?太好了!我可以給哥哥看到我穿泳衣的樣子!」
 
拉迪爾她隨即興奮地跑向坐在沙灘椅的沙諾爾,而沙諾爾他本人就被拉迪爾擁抱的同時,他的右手就溫柔地摸拉迪爾的屁股。
 
「啊…哥哥你真是好色…我知道你想與我做那些…但是大家…望著我…你不要那麼心急…」
 
「不好意思,但是我真是忍不住想摸大家。是了,妳制定的策略已經想好嗎?」
 
沙諾爾此時問拉迪爾關於擾亂金磚五國視線的計劃如何,她就害羞地向沙諾爾表示已經完成,而她之後再問道「那麼…我可以把計畫說給大家知道嗎?」
 
但是穿著鮮紅色運動形泳衣的維薩特突然說道「拉迪爾,妳仍想抱著主公何時,雖然妳很想把自己的計謀說給我們知,但是麻煩做了熱身運動先!OK?」
 
「對不起,嘻嘻!」
 
而眾人就在維薩特的帶領下,一起做熱身運動。就在她們做熱身運動時,沙諾爾此時就閉上雙眼,想回在以前的事情。
 
此時,KIRARE的市杵島瑞葉及雙子姐姐若葉,與及穿著校園泳裝的菲娜亦已經到了泳池。
 
「好嗎?沙諾爾殿下,我們已經到了。」
 
沙諾爾知道後,他隨即向瑞葉及眾人說道「瑞葉、梅特,還有菲娜,妳們就一起做熱身運動,還有大家在熱身之後再集合,我有重要事情向大家說。」
 
眾人一起向沙諾爾高興地叫「是!」
 
在眾人做熱身運動後,眾人圍著坐在沙灘椅的沙諾爾面前,而眾人亦興奮地期待沙諾爾說什麼事情。
 
「各位,在大家玩水及討論之前,首先要說的是我會把瑞葉在加拉斯的名字重新命名,因為我不想把我自己內心的痛留在瑞葉的心中。」
 
瑞葉亦知道沙諾爾為什麼要那麼做,她亦知道沙諾爾亦不想再提及什麼原因。
 
但其實沙諾爾亦已經一早決定瑞葉的新名字,他一邊在手提電腦打宇,一邊向眾人宣布。
 
「從今日起,瑞葉妳在加拉斯的名字阿馬林.艾美妮斯(アジュマリン.エミレース),姓氏始終跟回姐姐是比較好,我已經把這個決定通知了父皇,相信一定會批准。妳們如何稱呼瑞葉或阿瑪林,是妳們的自由,明白嗎?」
 
「是!」
 
眾人高興回合後,瑪歌一個人突然舉手,並高興地向沙諾爾問道「是!殿下,那麼我們第一件事要討論什麼呀?」
 
穿著冰藍色泳衣的拉迪爾,她隨即向眾人表示首先要說明關於中東的干擾作戰,而眾人聽到此干擾作戰後,大家應該心知肚明,為什麼要發動該作戰。
 
「這個干擾作戰就是為了把金磚五國的注意力轉移到中東,那麼我們在澳洲的作戰就不需要受到干擾,不過最緊要是穩住印尼,如果印尼在此時與澳洲萬一發生有海域糾紛,到時就等於印尼在我們的後方插了一刀同樣?是嗎,拉迪爾?」穿著淡綠色泳衣的沙加拉姆,謠頭地分析了中東干擾作戰的目的,而拉迪爾,與及所有人亦認同沙加拉姆的說法。
 
而烏尼亞就對拉迪爾這位專門處理中東問題的謀士如何策劃感到好奇,她坐另一張沙灘椅,用誘人的姿勢向拉迪爾問道「妳應該知道如果要在中東製造事端,就要其中一方受到攻擊及有大量平民傷亡。而且美軍第五艦隊為了制衡伊朗,是絕對不可胡亂離開霍爾木玆海峽,否則會引起其他國家注意。我們真是想聽聽在拉迪爾妳如果構思這個難度極高的作戰計劃?是嗎,哥哥?」

但是穿著淡紫色比堅尼泳衣的杜拉古利亞,就拿了自己的浴巾包著烏尼亞的大腿,並向拉迪爾說道「不過,現在中東的一些恐怖份子只是用火箭炮或用汽車炸彈襲擊,但是以色列一旦反擊,後果是非同小可,妳應該知道以色列空單的主力是F-35,威力是可以破壞一個市鎮。還有,當年澳洲20世紀初白澳政策,澳洲將自己定位歐洲國家,自己以為實力強勁,與英國、美國他們去玩馬尼拉條約及成立東約組織(即是東南亞條約組織),到最後東約自己隨著時間的消磨,直至1977年解散,1年後,澳洲就取消白澳政策,澳洲才在種族問題上翻身。如果印尼在外交上如果轉向中國及俄羅斯,那麼新加坡的駐美軍基地會被孤立,後果很難想像。」
 
而杜拉就轉向烏尼亞吐糟地說「還有,妳們不要再引誘及搾乾主公了,我們是不可以在公眾場合下做出那麼羞恥的事情!」
 
「是是…知道了,杜拉。但是我們首要的是穩往印尼,不要在海域邊界問題出亂子,而且各州份權力即將下放,印尼,甚至是整個東盟如果再重新建立該死的東南亞條約組織,我們莫巴就會很難在東南亞立足!」
 
沙加拉姆雖然向眾人指出如果東盟重建東約自己的國家就會難以立足,但是沙諾爾他向眾表明,即使東約重新建立,亦不會害怕。
 
沙諾爾之後示意拉迪爾坐在他的旁邊,並溫柔地向眾人說道「我是不會害怕東約重建,與及金磚五國,即使他們如果強大,我還有大家在我的身邊一同並肩作戰,雖然我與莉露已經是夫婦,但是我仍然會把妳們當是我的妹妹同樣看待。因為…」
 
而眾人就一同對沙諾爾表白「我們大家是喜歡沙諾爾哥哥!我們願意與哥哥一起出身入死!」
 
「老公,我亦會在你的身邊支持你。」
 
正當沙諾爾為大家鼓勵之際,丘比、法布及可蘿可在眾人面前出現,古路多就反問牠們來做什麼?
 
丘比之後向沙諾爾說道「其實我來是想說,二木市市長的女兒原來與哈布斯堡家族的加爾菲爾有婚約,加爾菲爾及結菜她們就在澳洲墨爾本。」
 
沙諾爾從丘比的情報知道墨爾本有魔法少女團體後,他隨即露出了嚴肅的表情,而卜迪爾此時就突然吻下沙諾爾的臉,之後她用誘人的聲線說道「哥哥不要怒,我已經有辦法對付加爾菲爾及二木市的魔法少女們...如果可以,我可以脫下泳褲,我的小穴就任由哥哥…」
 
雖然杜拉看見拉迪爾又想引誘沙諾爾想上前制止,但是被莉露阻止,她冷靜地向杜拉說明道「雖然拉迪爾的做法是有些過份,但是哈布斯堡在英國人的地方有不尋常舉動,而且維多利亞州會被新南威爾士州合併為一個州,維省的民眾反對合併,我是了解的,但是如果哈布斯堡家族的人在英國人的地方叫維省獨立反抗英國,那麼就是不止是外交問題,更是等同引爆了由三十年戰爭開始埋下的政治炸彈,所以我亦想知道拉迪爾怎麼辦?」
 
杜拉古莉亞及眾人亦明白莉露的原意,而且杜拉是因為愛護自己上司而阻止眾人的舉動,但是為了大局,因而等到拉迪爾及大家的討論後再決定。
 
此時,法唯就向拉迪爾問道「那麼妳怎樣對付二木市的魔法少女與及加爾菲爾?」
 
拉迪爾她拿了自己喜歡的薄荷梳打後,她就向眾人說分析澳洲現時的局勢。
 
「哥哥,各位,我就不客氣了!現在澳洲政府即將向維省以外的各州份下放權力,此筆已經是不正常舉動,除了有魔法少女引誘澳洲政府的高級官員,才有那麼的決定。」
 
不過,烏尼亞就隨即反問道「澳洲政府是嚴打未年少女發生性行為,是絕不可能發生,除非有人用魔法操控,否則妳的想法是不成立。」
 
正當烏尼亞解釋之際,一名年約14歲,並束了紅色長馬尾的少女,她穿了非常性感的黑色比堅尼出現在沙諾爾及所有人的眼前。她就是來自風見野市的魔法少女佐倉杏子,而杏子就向烏尼亞說道「不過在二木市,真是有一個擁有操縱別人能力的魔法少女,她的名字叫…笠音青…她很以是當地一個魔法少女團體PROMISED BLOOD的其中高級成員。」
 
「果然真是有人魔法少女在背後操縱,那麼我們如何對付PROMISED BLOOD?」沙加拉姆雖然知道有魔法少女操縱,但是她竟然反問如何對付她們,此時穿著校園泳裝的菲娜,她在檯面上拿了關於遊佐梢的文件,她翻閱報告後就說道「主公…雖然已經確定有魔法少女操縱澳洲政府要員…但是…魔法少女的魔力始終是有限…是…不可以長時間變身,所以…我想主公帶…小梢一起去澳洲…由她代替英女王及其餘六國代表授予主公及其他諸王,收回各州份的權力。」
 
沙諾爾與及莉露、古路多及烏尼亞等人認同菲娜的建議,但是對方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加爾菲爾所帶領的PROMISED BLOOD,是需要找魔法少女協助才能夠打倒。而拉迪爾就主動提出建議,在神濱市找一些魔法少女一同參加之後在雪梨舉行的G7會議。
 
但是沙諾爾就問拉迪爾有什麼人選陪同前往澳洲,但是他反而留意杏子,而他就對杏子有興趣…
 
(待續)

後記及感想會在幾天之內再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