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32.銀鑰的預言

佐渡遼歌 | 2021-09-23 20:00:04 | 巴幣 240 | 人氣 39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本月的瞭望塔會議,由於大學開學日期較晚的緣故,尚未返回台北的張定緯也得以參加,全員到齊。與之同時,這個也是夏羽首次參加的會議。
 
  瞭望塔成員全員在交誼廳的沙發區域集合。
 
  李少鋒坐在沙發中央,左邊是夏羽,右邊是楊千帆。
 
  梁世明和秦樓月一如往常地並肩擠在單人座沙發,林誠直接坐在地板,腿上放著筆記型電腦。
 
  燕子則是單獨拉了一張高腳椅坐在另一側,單手撐著臉頰。
 
  本次擔任司儀的張定緯站在電視旁邊,單手拿著平板,正色開口說:「燕子剛才去買完這個月的最新情報了。雖然有不少情報與最新局勢發展,然而都暫且放到旁邊,重點在於銀鑰於昨日發佈了一項預言,以極為低廉的一百萬元為販售價格。」
 
  「終於啊……」燕子悶悶地說。
 
  「一百萬算低廉喔?」李少鋒訝然說。
 
  「記得這是銀鑰過去一百年來預言的最低售價。」張定緯說。
 
  「少鋒,銀鑰的預言售價基本上都以億為單位,購買時候只會得到內容,並不會有解釋或其他情報,能否正確解讀全賴個人能力。」楊千帆微微側身,靠近地輕聲解釋。
 
  「感謝師父的說明……不過那樣會有人買嗎?」李少鋒懷疑地問。
 
  「還是有一些其他玩家歸類出來的規則,像是九億以下的預言是針對單一隊伍、單一事件;數十億的預言是影響範圍波及數支隊伍、一整個地區,;百億以上的預言則是會動搖整個世界的程度,再加上銀鑰販售預言的頻率並不太高,大多每年一、兩則,即使價格昂貴,各國的大型隊伍基本上還是會在第一時間買下來,某些隊伍內部甚至會設置專門解析銀鑰預言的部門。」楊千帆補充說。
 
  「總覺得一口氣變得很可疑耶。」李少鋒說,暗忖只要說一些模糊難解的內容,到時候有隊伍得出符合重大事件的解釋就是預言正確;如果得出完全不相干的結果則是解讀錯誤,無論怎麼樣都不會損及銀鑰的威嚴。
 
  「本來就很可疑了,像是不久前的教團聯合襲擊事件,銀鑰也沒有給出預言啊。」燕子冷哼。
 
  「……等等,請不要誤會喔,這是因為銀鑰給的預言只會針對『克蘇魯遊戲』的緣故。只要無關克蘇魯,現實世界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給出預言,即使我們銀鑰成員以諸多知識為根基,堅信未來一定會發生預測當中的某件事情,依然不會洩漏風聲。」夏羽皺眉辯解。
 
  「為什麼有這種堅持?」李少鋒不解地問。
 
  「因為銀鑰是一支保持中立的隊伍。」夏羽簡潔地說。
 
  「啊啊。」李少鋒恍然大悟地頷首,暗忖以教團聯合的襲擊事件為例,如果給出預言不啻於妨礙教團聯合的計畫,確實違反中立立場。
 
  「教團聯合都找到了《食屍教典儀》還無關克蘇魯遊戲嗎?那本可是十書耶。」燕子說。
 
  「教團聯合的襲擊行動與《食屍教典儀》並無直接關聯性。」夏羽微笑回應。
 
  「那麼我們讓燕子說明預言的內容。」張定緯半強硬地打斷,島回正題。
 
  燕子用眼角瞪了夏羽一眼,這才拿起手機,凝視著螢幕流暢唸出:
 
  「──預言內容是『宇宙星殞,遙遠古邈存在依然隨侍王側;黎明將至,源自太古之夢將帶來銀之鑰,那是偉大的、崇高的、睿智的、燦爛的、不朽的、無窮盡的、受到啟發的!匍匐於億萬光輝階下之人呀,渴求著睿智、渴求著真理、渴求著真實之人呀,命定時刻已然來到,連接最初真實的孔洞就在彼端,遵循著光的、輝的、彩的殘痕,入世吧,尋找吧,以汝之命為其之盾,務必要趕在伴於黃昏的預兆降臨之前!』。就是這樣。」
 
  「這次的內容倒是意外挺淺顯易懂的。」梁世明點頭說。
 
  「這樣子算淺顯嗎?」李少鋒不禁納悶。
 
  「裡面沒有太過艱澀難懂的詞彙,語句排列也較以往的預言容易辨識。」楊千帆同意地說。
 
  「原文是英文,這是殲滅軍那邊提供的翻譯版本。」燕子補充說。
 
  「等會兒我再研究看看原本的預言吧,這次是英文也算幸運。」林誠喃喃自語。
 
  「嗯?『這次』是什麼意思?」李少鋒問。
 
  「銀鑰每次給出的預言都是使用不同語言喔,有時候用拉丁文、古希臘語、古埃及文就算了,偶爾甚至會出現絕跡語言,那種時候都覺得他們故意在整人了。」林誠笑著解釋。
 
  「這下子教團聯合與銀鑰兩邊都有著『黎明將至』的說法了,至於誰先誰後,以及是否再講同一件事情還需要再做確認。」秦樓月思索著說。
 
  「總而言之,根據『受到啟發』、『入世尋找』、『以汝之命為其之盾』這些關鍵字,我們可以判斷他們確實派出了成員擔任少鋒的紀錄者一職……基於上述內容,我認為夏羽就是銀鑰成員,先前所提出的數項情報也因此得到更高的可信度。」秦樓月總結似的說。
 
  「看吧!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夏羽雙手插腰地高高挺起胸口,傲然說。
 
  「我在她不會吃漢堡那天就覺得不需要懷疑了。」林誠笑著說。
 
  「誠學長故意捉弄人!說好不要再提那件事情了!」夏羽頓時鼓起臉頰喊。
 
  「抱歉抱歉。」林誠聳肩輕笑。
 
  「前幾天吃披薩的時候,夏羽也是露出這輩子第一次吃的表情吧。原本我們在訂餐的時候還在討論是不是要特別訂一些特殊的期間限定口味,像是炸湯圓或臭豆腐,結果妳光是最普通的美式臘腸就幾乎一個人吃完了。」梁世明同樣笑著說。
 
  「不要再講食物的話題了!每次我都會被笑!」夏羽脹紅著臉喊。
 
  「各位請注意,會議還沒結束,閒聊請放到後面喔。」張定緯刻意清著喉嚨,開口提醒。
 
  「關於那則預言,你們有什麼想法嗎?」秦樓月開口問。
 
  「就是樓月姊剛才講的那樣吧,銀鑰會派人離開根據地,準備去找『受到啟發之人』和一堆教團隊伍最喜歡用的沒有意義形容詞。」燕子低聲說。
 
  「裡面提到『黎明將至』、『命定時刻』、『預兆降臨』這三個時間點,不曉得是否有關於時限的特別意義……另外,一開始的『宇宙星殞』應該不是指時間吧?」林誠說。
 
  「我比較在意為什麼最初的用詞是帶來『銀之鑰』,而不是『受到啟發之人』?」楊千帆轉而問。
 
  「對耶,這樣豈不是會變成在找自己人……等等,該不會你們其實想要把我拉入銀鑰吧?」李少鋒警戒地問。
 
  那個瞬間,瞭望塔成員都不約而同地望向夏羽。
 
  「銀鑰的隊伍名稱就是銀鑰喔,並不是銀之鑰。」夏羽說。
 
  「有差別嗎?兩者只是口語翻譯的問題吧。」燕子皺眉說:「而且妳沒有回答到問題。」
 
  「好啦好啦,只是在說明之前補充一下嘛,隊伍名稱也是很重要的……這邊希望學長姊們不要擅自往負面方向鑽牛角尖,魔法師講話總是喜歡自相矛盾、多重解釋,那則預言本身也沒有太大意義,只是讓真正的紀錄者有一個身分證明。如果是知曉銀鑰這項傳統的各派耆老,自然會懂得這則預言的意思,在見到紀錄者的時候不至於失禮。」夏羽伸手比了比自己。
 
  「自相矛盾和多重解釋那些應該是偏見吧。」梁世明苦笑著說。
 
  「我也算是半個魔法師喔。」秦樓月說。
 
  「樓月學姊從小接受東方門派的教導,即使後來將時間心力都放在西方魔法與十書的研究,本質依然是武術家啦。畢竟樓月學姊是練內功心法,而不是魔法迴路吧。」夏羽說。
 
  「等等,這個就是銀鑰沒有給妳經費的關係吧。他們認為只要到表明紀錄者的身分,當地門派就會看在銀鑰的面子上面負責飲食起居。」李少鋒突然想到這點,無奈地說。
 
  「啊……對耶,很有可能。」夏羽恍然大悟地說。
 
  「妳還真是事不關己……」李少鋒無奈嘆息。
 
  「反正我已經找到學長了,有地方睡又有東西吃,生活無虞,不用在意那些小細節呀。」夏羽笑著說。
 
  「這麼說起來,銀鑰有派出妳以外的成員擔任紀錄者嗎?」林誠好奇地問。
 
  「或許吧?」夏羽歪著頭說。
 
  「這是不能講的情報嗎?」林誠皺眉問。
 
  「記得當時交涉的時候就講過了,我真的不曉得其他紀錄者是誰啦。畢竟待在象牙塔群的成員原本就不太有什麼交流,大家都是窩在自己的塔中閱讀,扣除幾位管事的,我甚至懷疑沒有人知道所有成員的名字和臉孔。」夏羽聳肩說。
 
  「那麼現在有除了笨蛋學弟以外的『受到啟發之人』嗎?」燕子突然問。
 
  「……我不曉得耶。」夏羽微笑回答,接著說:「不過即使學長姊們偶然見到其他銀鑰成員,希望不要進行接觸也不要擅自透露我的身分,畢竟要是講得不清不楚被認為有妨礙意圖就糟糕了,很有可能會受到襲擊。」
 
  「銀鑰的成員都這麼衝動嗎?」梁世明皺眉問。
 
  「畢竟如果我覺得有人想要暗殺學長,絕對會立刻反殺回去。寧可殺錯也不會放過。」夏羽輕描淡寫地說完,突然皺眉問:「等等,世明老師,你剛才說『都』這麼衝動是什麼意思?」
 
  「妳想多了,沒有特別的意思啦。」梁世明笑著搖頭。
 
  雖然氣氛頗為愉快,李少鋒卻突然覺得後背流過一滴冷汗,不由自主地捏緊手指,慢了好幾秒才意識到在場只有自己親眼見識過夏羽淡然擊倒教團聯合成員的情形,因此也只有自己理解剛才那句輕描淡寫的「反殺回去」沒有任何誇大之意。
 
  若是真的出現那種情況,夏羽絕對會痛下殺手。
 
  李少鋒緩緩地吐出一口氣,微微側臉看著坐在左手邊、笑靨盈盈的夏羽,忽然無法判斷那是她原本的個性還是偽裝出來的其中一面。
 
  「各位,不好意思,話題又偏了。」張定緯以司儀身分,再度無奈地說:「我對於銀鑰與紀錄者的話題也很有興趣,不過至少等到會議結束再聊啦。」
 
  「抱歉抱歉,是我起的頭。」林誠立刻說。
 
  「直接結束會議也沒差吧,反正最重要的預言也討論完了。剩下都是些不值一提的情報,教團聯合幾乎從全世界徹底消聲匿跡,沒有任何動作,殲滅軍那個最初鬧得轟轟烈烈的玩家協會也沒有消息,想要花大錢買重要情報也買不到,大家自己找時間看過一遍就行了。」燕子說。
 
  「這麼說起來,那個一直說要舉辦的總會確實無聲無息。」李少鋒說。
 
  「聽說是因為鯤島丐幫公開表示不會加入玩家協會,楚久樘卻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支持才會不斷往後順延。」張定緯說。
 
  「目前都有近七成的台灣隊伍表態支持了,楚久樘真是不滿足呢。」林誠說。
 
  「對了對了!我要臨時動議!既然證明了我的身分,有件小小的要求想要麻煩學長姊的協助。」夏羽跳下椅子,舉手說。
 
  「請說。」張定緯擺手說。
 
  「學長學習心法的進展相當順利,然而寒假已經結束了,治療燕子學姊的準備只有達成三分之一而已,有違當初的承諾。」夏羽繼續說。
 
  「本來就不可能趕在寒假結束之前處理好吧。笨蛋學弟剛開始練心法不到一個月,關於盜藥的事情也依然沒有個實際計劃,你們可是打算把人家的身體切開來耶,在這種情況下動刀是想殺人嗎?」燕子沒好氣地罵。
 
  「當初訂下寒假這個期限是因為必須在冬花宮舉辦總會之前出手盜藥,然而總會延期了,斟酌之後,我也選擇靜觀其變。」夏羽說。
 
  「冬花總會延期了?」梁世明皺眉問。
 
  「是的,今年不知為何延後舉行,考慮到時間拖久了難保出現變數,我希望盡快參加一場或數場的克蘇魯遊戲。」夏羽說。
 
 



創作回應

Ddpaul
雖然少鋒是紅色真氣,火的克圖格亞,但我記得泡泡糖在德雷斯那邊是地陣營的,這項設定有引入本作嗎?
2021-09-24 10:41:08
佐渡遼歌
本作還多了白色、黑色,兩個顏色系統
這邊就是中後期才會揭露的設定,還請期待XDD
2021-09-24 11:22:05
Ddpaul
說起來在情報機構的章節那邊就有提到銀鑰的預言,好像久樘會在一、兩年內就超過百級,大家都積極參與遊戲,不知道這個和夏羽現在勸大家參加遊戲的行為有沒有關係?莫非所謂的黎明就是指楚久樘破百然後開啟新的遊戲類型,也就是與外神、舊日支配者直接相關的遊戲,然後到時候就是愛依的天下?
2021-09-24 15:55:25
佐渡遼歌
講到愛依
這個稱呼究竟是什麼意思,其實也尚未說明
還請期待後續劇情XDDD
2021-09-24 16:12:49
Ddpaul
我回去看了一下,當初關於少鋒的夢好像只寫道他想去掀人家的布疋就結束了,之後還有沒有發生什麼不知道,還是就醒來了?請問第一場夢的部分還會有後續嗎?
2021-09-24 16:13:36
佐渡遼歌
夢境的部分,目前描寫過兩次XD
剛破完『詭譎叫聲』的時候還有夢到一次
2021-09-24 18:01:18
Ddpaul
如果李少鋒是猶格·索托斯,那夏羽就是拉薇妮亞·沃特雷
2021-09-25 10:32:42
露米諾斯 Luminous
這裡有大佬欸
我都記不住那些神的名字…
沒人陪我完CoC 5555
2021-09-25 21:19: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