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言不合

草士 | 2021-09-23 19:00:04 | 巴幣 2 | 人氣 48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言不合

陸象鋒暗暗心想:「四弟因為袁小友的關係,擺明了就想出手打人,可要是當真打了起來,我究竟是幫還是不幫?自昨晚以來,我和二哥探討多時,二哥卻未表明態度,這是讓我自行決定,還是另有計謀?」剛想到此處,說時遲,那時快。張大狂突然轉回頭,整個人如隻猙獰猛禽,笑得駭人心寒。

只見他毫不收斂堪堪高漲的氣勢,反而是偷偷釋放出道氣,隱隱有氣浪成形,盯著那些手按兵刃的年輕護衛,問道:「陸兄,就憑這群狗……狗王八蛋的三腳貓功夫,獨個兒上來打,根本算不上東西,但三五成群,幾十人一塊上了,我兩手兩腳卻也難以十幾隻手掌大腳。要不咱們一人一半?省得他們趁機溜入屋內,找小兄弟和顧大哥麻煩。」

陸象鋒一臉無奈道:「張兄……」

忽然間,只聽那些曾吃過張大狂虧的武者,自通道口齊聲高罵,道:「大膽!」、「無禮!」、「張大狂你好不要臉!」

起初聽到張大狂的話,那些護衛作為高手的傲心尤在,心中確有幾分怒氣,只覺張大狂未免太目中無人,狂傲至極,但一憶起當年往事,以及沐浴在張大狂的氣浪衝擊下,隱隱之間,竟是油然一股懼意。

就見一名滿臉花白的護衛僵著臉,高喝道:「張大狂,你……你這人怎麼如此不知好歹?此處是執法堂,眼下更是長老會會場,如今八位長老齊聚,豈能是大動干戈之地?」他聲音微微發顫,讓呼呼作響的氣浪聲蓋去,因此無人能聽得變化。

眼看年長護衛都相繼發聲,那些早看張大狂不滿的年輕護衛如何忍得住?

那些年輕護衛雖然對「張狂刀法」的威名有所耳聞,但畢竟年輕識淺,自衿驕傲,心態不願服輸,因此心中對張大狂的傳聞,不信者居多。

忽然傳來嘿的一聲,當見一名年輕護衛手按劍柄,鏘的一聲,抽出劍刃對著張大狂,冷聲道:「幾位大哥,多說無用。我倒要看看傳聞中的張狂刀法,究竟有多張狂。」

還有一名護衛站出來,指著張大狂道:「不錯,張大狂,你莫要自以為是,你我武功差距僅不足一個境界,若真打起來,境界不過是境界,能影響比武的變數甚多,根本用不著大夥人一塊出手!」

又有一名護衛站了出來,卻見是個少年武者,一身紫衣,眼中透著顯而分明的憎惡,叫道:「張大狂,你好大的膽子,目無法紀,一心逞凶鬥狠,傷我幫內弟兄,分明是明知故犯。我問你,你還有把八名長老放在眼裡?」

張大狂望向這名少年護衛,臉上神秘一笑,道:「洪風波,還以為你不敢露面,上一回讓老子砍了胳膊沒斷,嘿嘿,這一回你還想讓老子砍胳膊?」

洪風波臉色忽沉,目中憎惡之情更甚,長劍出鞘,罵道:「你這狂徒想打,我洪風波有何不敢?」

在場護衛見二人氣勢逐漸攀升,均知有好戲可看,洪風波和張大狂之間的恩怨過節,不僅僅是幫內,整個群英樓都知曉此事。這洪風波便是三年前,險些讓張大狂一刀砍下胳膊的八長老孫兒。

當年同樣是在長老會,他倆二人因事起了口角爭執,張大狂一怒下使了張狂刀法,洪風波想逃未成,正面吃下刀招,整條右胳膊幾乎是血肉模糊,傷口深能見骨。若非八長老及時出手搶救,洪風波定已少了一條右胳膊。此事過後,八長老懷恨於心,平時沒少責難張大狂,和大長老間的關係也交惡不少。

只見年輕護衛紛紛高聲喝采,他們滿腔熱血,自認是在懲奸除惡,替幫派除去大害。殊不知他們叫嚷起來,和那些年邁護衛的制止聲卻甚分明,屋內八名長老都受到影響,默默觀察外頭情狀,有的不滿張大狂,有的欣賞張大狂,而三長老幾欲苦笑,八長老則面無表情,不知想些甚麼。

眼見情狀愈發混亂,陸象鋒又是苦笑又是嘆氣,道:「張兄,你這就不對了,諸位長老哪一個不是見多識廣,修養高深的江湖前輩,無論才和智都遠勝我們這些毛頭小子,他們尚未開口說話,你怎地不明事理,能說出手便出手?更何況,能夠勝任護衛的幫內弟兄,武功幾乎和你我相當,何來那……那狗甚麼,成何體統?」他這話聲悠悠緩緩,處處顧及在場所有人的顏面。

那些就欲動手的年輕護衛聞得這話,臉上的怒火稍有平復,心中覺得這陸象鋒倒順眼不少。

陸象鋒一方面基於眾人均是同幫派的情面,深怕傷及他人的自尊心,不願真正動手傷人,一方面則是顧慮顧老六未有動作,不敢隨意胡來。

張大狂愣了住,那些識得陸象鋒為人的護衛亦是一愣。張大狂怎地也沒想到陸象鋒居然不幫自己,反而是訓起話來,心中錯愕萬分,有些詫異又有些不快。他雙目愈瞪愈圓,對陸象鋒突然不講義氣甚是不滿,眼看方要發怒之際。

忽然瞥見陸象鋒巧妙移動步子,將身子背對眾人,使盡朝自己眨著左眼,頻打眼色,好端端一張清俊臉面不停擠眉弄眼,甚是好笑。

張大狂沒見過這樣的陸象鋒,果真忍不住想笑,卻又一愣,心想:「三哥這是怎麼了?他顧及同幫情義,不願幫我,那他就是說再多話,眨再多眼,老子都是一概不理。三哥認識我多年,此點他又不是不曉得。」嘴上罵道:「那又怎樣?就是……」

陸象鋒聽張大狂嘴中仍講個不停,不由翻翻白眼,知他沒有會意過來,接著猛地一瞪眼。

這一瞪眼,總算讓張大狂反應過來,他腦袋一暈,只覺背上有冷汗涔流而過,暗罵:「他奶奶的,難不成三哥和二哥通通計畫好了,卻讓我給從中破壞?也是,三哥的腦筋是兄弟間最好的,他怎麼會想不到這等情況,我……我……草他的!」

張大狂嘴巴張著,那「就是」兩個字剛出口,便感後悔無比,硬生生將後面的字眼全吞入肚腹,連忙改口道:「就是……就是長老們不同意,老子也絕不出手!」

當在此時,忽有一道脆聲聲的話音道:「哼,誰稀罕你們的破幫派,你們不趕人,本小俠自兒也要走。」這聲音除了袁昊還能是何人?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來了老哥
2021-09-24 08:45:12
草士
你好呀~~
2021-09-24 18:16:30
oVo巴爾坦星人
抱歉想請問一下你第一章到哪一章算一個大段落或者說中小段落? 這一部有預計做到哪邊完節嗎?
2021-09-24 19:24:28
草士
畫槌錄我有弄個卷分,目前有第一~第四卷,你可能跑去看到更早以前的小說,那不是目前寫得~
2021-09-25 17:35:13
草士
這一部的話,目前還不到一半就是啦(攤手
2021-09-25 17:36: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