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Gothique Myth: Mitra 蘿絲

幽谷 | 2021-09-22 23:57:06 | 巴幣 4 | 人氣 43

短劇/Mitra:夢見的異世
資料夾簡介
我們從甜美的睡夢中驚醒,在猶如夢魘的現實中安然睡去。

『西西弗斯,他快樂嗎?背負著罪名、肩負著眾神的發難,這樣快樂嗎?』

Gothique Myth: Mitra

蘿絲

I

  我躺著,躺著一張柔軟的椅子;我閉著,閉著雙眼不捨得張開。在我不知道打量了多少次、翻身了多少次之後,才下定決心要睜開雙眼,去認識這張來歷不明的椅子。

  「這裡是?」一張紅色的椅子,天空是藍色的、大地是白色的;看起來,是一個很適合睡午覺的地方。只是,我對著地方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恭喜妳,妳是第一個醒過來的。」第一個?我看了看周遭,除了我眼前的陌生人之外,還有三個我熟悉的人也在這裡。

  「請問,有甚麼值得慶賀的事情嗎?綁架犯先生。」

  「恭喜妳們、巡禮者們……等等,我可不是甚麼綁架犯。」我也不是巡禮者,不是嗎?

  「所謂的巡禮者,並不是一般的旅人而已。是那些擁有強烈意願、願望的,踏上屬於自己旅程的人們。這不是正巧,與妳們一樣嗎?」

  所以說?我根本就不是甚麼巡禮者,誘拐犯先生。

  「想請教一下?我看起來應該不像犯罪者,才對吧?」

  「非常像啊?像是我玩過的那種,美少女遊戲的男主角。雖然是相貌堂堂,但是私底下卻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好比說,有著監禁她人的興趣,並且盲目地相信,相信密室能夠使真愛萌芽的,那種人啊?」順帶一提,那款遊戲的後宮大結局,是全員監禁喔!

  「妳給我等等!『那種的』才不是美少女遊戲,好嗎!」

  那是偏見、那是因為,因為你沒有看過,看過那些女孩的可愛之處。可愛之處在於,她們在恐怖中的強烈情感,恐懼、悲傷、痛苦,甚至是憤怒!憤怒的吼著、訴說著,訴說著他們對主人公的愛意,那種令人戰慄、令人著魔的愛意。可惜,似乎沒有時間讓你親自體驗、體驗了……

  「請問、請問!」麗莎,剛清醒就神采奕奕地問候道:「既然你說我們是旅人,旅人總 該有個目的地、旅途也總該有個方向吧?」這個問題,為甚麼?

  為甚麼會帶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呢?這個問題。

  「沒錯,你們即將啟程、即將前往,是被我們稱呼為『啟程之地』的……」

  似曾相識,難道是所謂的「既視感」?

  『Gothique!』我轉過了頭,瞄了一眼那指尖的方向。一幅畫……

  映入我右眼的,是一幅畫、一幅精緻到令人驚豔的畫作,畫作上有一半是大海、一半是陸地,並且每一半都被描繪的栩栩如生,就像真正的大地、真正的海洋、真正的生命,以及真正的靈魂。

  「哈……啊……」石榴,在半夢半醒間,打了哈欠、揉了眼睛。接著,揉了揉、又揉了揉眼睛;並且,不斷地搓揉自己的雙眼;就像是,想要確認眼前的異樣一般。

  「……啊──啊!」她跌下了椅子、椅子也倒下了;她驚恐的癱倒在了地上,對著我們身後那幅畫,放聲尖叫。尖叫放聲的,不只有她;她也一樣……

  露娜,剛驚醒的她,在驚慌失措之中張望、回頭。接著,她睜大雙眼、張開了嘴,本來只是有些驚慌的神情,逐漸變得恐慌了起來;在恐慌中,她也跌下了椅子、她也癱倒在了地上、她也放聲尖叫了起來。

  她們兩人,匍匐在地上;就像是,忘了如何行走、忘了如何站立,忘了如何才能支撐身子,只是不斷地顫抖、只能無力地簇擁,簇擁起彼此的身體,好讓在恐懼之中的她們,可以稍微得到一絲的安心。

  但是,為甚麼呢?為甚麼她們,好像身在無底深淵那般,那般地無力、那般地驚恐呢?

  「我說……蘿絲,是我眼花了嗎?那東西,在漂浮著……?」突然間,好像大家都開始不正常了。用漂浮來形容,一幅印象派的畫作?雖然,與麗莎的時尚、審美相符,但是她那種驚訝的口吻,還是有些浮誇了。是那麼好的畫?再次,我仔細的去端詳了一番。

  ……怎麼!

  「蘿絲,那東西、那片大地……真的浮在空中,沒錯吧?」

  不對、錯得離譜,麗莎!我們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呢?比起眼前的怪人、比起身後的怪異,我們應該多加注意的是──腳下。

  「喔!妳注意到了?」他開口了。

  那位明顯有著,病態嗜好的愉快犯,正興致勃勃地說道:

  「怎麼樣?這面『牆壁』的顏色,與那片『世界』的色彩,兩種色彩交織而成的,不正是一種橫越『幻想』與『現實』的錯覺嗎?然而,也只有錯覺才合適,適合作為啟程的橋樑啊!」

  適合……你是指這面牆壁、還是指那片大地呢?還是指,那一道名為幻想的畫框、那一面名為現實的大地呢?我很抱歉,在了解自己真正的處境之後,才再次理解到眼前的那位自稱善良市民,到底還是一個嚴重變質的瘋子。且還,接著瘋言瘋語道:

  「詩人,曾經遊走於幽谷之中的他。他看到了,巡禮者與犯罪者的一線之隔,隔著一條水平線、也隔著一條境界線,被流放的罪人於冥河沐浴、旅人則於冥岸奔走;奔走的受到月光關愛、沐浴的受到月光睥睨。」

  他說的話,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我只能一臉疑惑的看著他,他解釋道:「這是一位,對女僕裝情有獨鍾的朋友,說書到的故事。妳難道不覺得?這與我們的處境,正相似嗎?」

  相似?我想要質疑你,以及你的女僕控朋友,一些無可救藥的問題。只是,在那之前我得先質疑道:「所謂的幽谷,是地下吧!這可是,在天上啊!」

  說出口的瞬間,我才意識到自己的雙手,緊緊地抓著椅子不放。但我知道,這一點用處都沒有;因為,我完全感受不到大地的重量;倒是,這所謂的牆壁,是出奇的沉重。

  雖然,連自己都不敢去相信,在我身後的那片景致,無庸置疑的是一片真正的海、以及一片真正的大地;而我們所在的位置,竟然是不知道有多少海拔、有多少高度的,牆面上。沒錯!我們才是真正,掛在牆上的那幅畫作。

  「妳講的沒錯:『幽谷』與『蓬萊』。一個是地下世界、一個是天上世界,它們確實相差甚遠。但是,從天上下落至地面、與從地面下落至地下,感覺應該所差無幾了吧?」語畢,那一瞬間。

  瞬間,畫框消失不見了;天空、大地、海洋,他們不再是畫外之物,空氣在尖叫、塵土在喧囂,海浪產生的波濤在呼喚我們。我們,則毫無反抗之力地,落進了她們的懷抱、溫柔的懷抱之中;不過,她們的面容實在恐怖,恐怖的足以使我們理智盡失。

  興許,我還殘存了一些理智嗎?正好相反,我應該丟掉了不必要的東西。否則,我怎麼會聽到那個,那個對『獵奇ADV』如此擅長的男人,叨念著素昧平生的名字呢?

  「再次歡迎妳們,露娜、麗莎、石榴,以及蘿絲。」歡迎、歡迎甚麼呢?你都是用著,如此粗暴的方式歡迎巡禮者嗎?只是,他彷彿不知道現在是甚麼狀況,依舊用著那副沉穩的神情,接著答非所問道:

  『西西弗斯,他快樂嗎?背負著罪名、肩負著眾神的發難,這樣快樂嗎?不斷、不斷地扛起,扛起眾神加諸的枷鎖,且不停、不停地丟失,丟失解開枷鎖的鑰匙。這有可能會快樂嗎?』沒有、不對、不可能啊!我只能胡言亂語,試著闡述甚麼是不可能。而他,則再次露出了意義不明的笑容,說道:

『其實,比我想像中,要快樂多了。』



II

  磅礡大雨、震耳欲聾,他們鍥而不捨地追趕著我,我則慌忙地藏進了一座涼亭之中。萬幸的是,這是一座我喜歡的和式涼亭;也多虧了她,我才能在突如其來的喧囂之中,得到一絲安穩。

  「多虧有妳,我還是不喜歡大雨、也不喜歡諾亞方舟。」方舟上的,是「阿卡什頓」的學園長,為我們舉辦的歡迎宴會。

  前輩們,野獸前輩與魔女前輩的奪命演出,才讓整個宴會的氣氛有了高潮迭起,但我還是無從靠近、我還是無法習慣,習慣如此習以為常的我。喜歡這個地方、喜歡這座涼亭,也不該如此熟悉這裡吧?陌生人。

  「這裡……是哪呢?」這是另一個世界,與我們格格不入的另一個世界。但是,在這個世界卻有一個,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國度,我們的國度。

  「這裡是『縫來之人』的國度,我們稱其為『異世』。」可能是我沉入雨中了吧?竟然沒有注意身旁,多了一位金髮飄逸的女性。當我還在詫異,她率先開口問道:

  「我是瑪格麗特,妳又是誰呢?」她也有一對,能夠映照天空色彩的眼眸。但是……

  「蘿莎……莉亞……」好生疏,被那種目光盯著不放,就連說出自己的名字,都顯得生疏了起來。

  「真是可愛的名字,就像玫瑰一樣。」是嗎?我倒是覺得,與調酒一般優雅的名字,不是顯得更加可愛嗎?只是,有些彆扭的我,轉而回覆道:「叫我蘿絲就可以了。」

  「蘿絲!我是小瑪。」她……帶著完美的笑容、簡潔的話語,毋庸置疑地告訴了我,她是一名真正的淑女。淑女的衣著、連身的長裙,也仿佛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一般,完美無瑕。無瑕的她,使我無暇去想像何謂不完美?除非是……她神色呆滯的疑惑道:

  「妳怎麼會在這裡呢?難道是迷路了。」沒錯,我是迷路了。但是,我還不想開始找回去的路,所以我稍微撒下了一個小謊話:

  「前輩們,為我們準備了不少東西,但可能因為太嘈雜了吧?我有點頭痛,出來透了點新鮮空氣,不知不覺地走到了這個地方。」

  「嘈雜!我可以過問,他們做了些甚麼嗎?」她的神情,越發慌張了起來。而越發不解的我,只能接著說道:「他們演示了,所謂的『魔法』。」

  「布萊思、布萊思!」她,拿著一瓶葡萄酒,且不斷地念著一個的名字。接著,她踏在了桌子上,繼續嚷嚷道:「麗莎、麗莎!我們的學妹,想要見識一下魔法啊!布萊思。」

  「喔!我親愛的凱瑟琳女士。」他,看著高跟鞋落在自己的眼前,無奈地用著裝模作樣的口吻說道:「我們的國度,不存在魔法。如果,要見識魔法的話,去精靈的國度或許可行;但是,如果要見識一些『戲法』、一些宴會上常用的戲法,我倒可以幫得上忙。」

  接著,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望向桌子上的她且問道:「妳想要看,我的第幾號戲法呢?魔女。」

  「當然是第六十九號呀!」就像個孩子,在要求魔術師去表演,某個戲法。

  「妳是說,六十九號嗎!布萊思,會同意這種要求嗎?」果然,她也相當訝異。且在事後,我們也很意外,那是一場騙局;但在事前,我們根本不知道,即將要發生的,野獸前輩也一樣吧?所以他同意了。

  「他同意了……?這樣說來……凱瑟琳,確實這樣講過吧?要見識魔法。」是啊!但是,野獸前輩也這樣說道:魔法不存在這個國度。

  「只不過,如果是例外、是接近例外的存在,又如何呢?布萊思的戲法、白銀的法則,『法則』是枷鎖、是武器,也是野獸賴以為生的常識。」

  當時,我們看到的鬧劇;竟然是,我們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法則嗎?

  「沒錯,並且;可以稱作常識的法則,共有七十條;排序越是往後,則越是超乎常理。所謂『布萊思最後的戲法』、『Codex No.69』,是一種探究『生命』與『靈魂』的法則。那是無法確認的、是無法觸及的,也是最為接近魔法的戲法。」

  確認生命、觸及靈魂,是嗎?所以當時,魔女前輩不是那個意思?

  「啊──布萊思!」

  「住口!不要那樣喊我的名字。」

  可能是,喝了太多葡萄酒了吧?她開始發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聲音,並且呼吸越發急促、聲音越發高亢地,帶著一點迫不及待的神情說道:

  「六九式──好厲害!身體裡面──好熱!這種感覺──好舒服!」

  「住手!我的法則,才不是甚麼六九式!」

  那麼熟練,不是素人……我是指,那麼熟練的演技,不會是素人諧星的。

  「再一次、再一次嘛!那不是你最驕傲的東西嗎?再用一次嘛!」

  「夠了──我受夠了!妳別想再叫我用它,第二次!」

  在一陣混亂之中,鬧劇──落幕了。

  「女神啊──!凱瑟琳,終究還是將法則,都玩過一遍了嗎?」在聽過了,我描述的鬧劇之後。接著她,稍微嘆了一口氣、換了一口氣後,說道:「這就是她,魔女凱瑟琳。然而,魔女之所以會被那樣稱呼,就在於她對魔法的認識上了。」

  「魔女前輩,會使用魔法嗎?」

  「不會;只不過,魔女所重視的『原則』,相較於野獸的『法則』;確實更接近『精靈』,所謂的『魔法』吧?」

  魔法嗎?我稍微有些改觀了。這個地方,確實比起我想像中,來得更加有意思、更加不可思議,好比說我眼前這位前輩,瑪格莉特呢?

  「小瑪前輩,對吧?」

  「恩恩?」

  「妳也會像野獸前輩那樣嗎?用六九式。」(魔法)

  「嗯……抱歉,我不會。」

  「真的嗎?但是磅礡大雨之中,妳怎麼沒有沾到一滴雨水呢!」

  她瞪大了雙眼,看著我溼透的衣服。並且趕緊地,表達歉意道:

  「真是抱歉,我都忘了。伸出雙手來吧!」這是一個奇怪地要求,但是……

  我不假思索地,將雙手伸至她的面前;她的雙手,則讓我們的手心與手背,緊緊地貼在一起。然而,就在我感到困惑地一瞬間──

  我看到了,太陽的光芒。一種金黃色的光芒,從她的身上散發了出來,並且漸漸地圍繞在我們四周。我感受到了,一種像是雲、像是霧的東西,不斷地散發光芒、散發能量,就像是撥雲見日的瞬間,看到的那種太陽一樣。這是溫暖的感覺嗎?感覺太陽近在咫尺,卻沒有感受到熱的不適。

  「好了!」衣物上的溼氣消失了,彷彿是剛曝曬過的一樣。

  「這是……魔法?」我驚訝的出了聲。她則是理所當然的,搖了搖頭。

  這樣……都不是魔法嗎?在我思考這種蠢問題之後,我笑了出來;我情不自禁的,嘲笑了自己那天真的模樣,就像在嘲笑一個對魔法還有所期的孩子那樣。

  「帶著那份笑容,回去吧!回去我們的朋友身邊。」

  再次,她向我伸出了手,並且將我拉近了雨中。雨中,我們在雨中穿梭,卻像是穿梭進了另一個世界,雨滴猶如花瓣散落、狂風猶如春暖過境、雷聲猶如鳥叫蟲鳴,這裡猶如一片永恆的花海。

  只是,不知道這片一望無際的花海,有沒有可以令人藏身的所在呢?

「我不想,不想讓她們看見,現在這個表情啊──!」



落幕之後

於永恆的貝西莉卡

『密斯拉』

開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