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5──返秦(一)李舟:你不是被楊全搶了女人吧?

火火 | 2021-09-22 23:43:12 | 巴幣 2 | 人氣 42



  55.返秦(一)
  李舟:你不是被楊全搶了女人吧?

  算算日子,馬凡發現恍然間他來到這個世界竟然已經三個月了,四月驚蟄到現在,居然要進入仲夏了。
  因為莫雪氣候涼爽,他絲毫沒覺得違和,直到慕容蘭要人來幫他們訂做夏裝,才驚覺時間竟然已經過了這麼久。
  慕容蘭沒打算把比賽看完了,他之前待在這裡虛以委蛇,但是現在他收到家書,他弟弟三催四請,似乎快被生意上的事情給煩死了,他『只好』半推半就地啟程了。
  繼續待下去,還說不定被人怎麼利用呢,他可不喜歡這種感覺。

  馬凡聽說要走了,還不死心,想著能不能再留久一點,搞不好運氣好就碰上妹妹了呢?
  雖然慕容蘭也勸過他,如果他妹妹能憑藉一個弱女子之力從福丸來到莫雪,那肯定本事不小,搞不好也是要去大秦掛尋人榜的,他當時聽了覺得很高興,感覺尋人有望,可現在又不太確定了。
  「馬哥哥,你妹妹搞不好早就啟程去大秦了呢。」李舟因為不能看完比賽而不太開心,但他還是選擇安慰馬凡,「女生搞不好根本不喜歡這種比賽,早早離開了也說不定。」
  李舟說得也有道理,小芳確實不喜歡這種血腥太濃的賽事。

  馬凡無法,只得乖乖收拾行李,但是他跟謝君憐除了換洗衣物外真的是孑然一身,也沒什麼好收拾的。
  反倒是李舟,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慕容蘭說是送的,在金錢攻勢下,馬凡發現李舟對慕容蘭只剩下慣性上的不客氣,但是沒一開始那麼排斥了。
  人心果然都是肉做的,何況李舟還是小孩,看幾場比賽,買幾個稀奇古怪的玩意哄個幾天,朝夕相處之下,還真就不覺得慕容蘭有多壞了。
  慕容蘭說要離開前得去跟楊全打聲招呼,讓馬凡很訝異:「我以為你跟他不合。」
  「八字都不合。」慕容蘭翻了翻白眼,「但我得去提醒他,我們之間的交易,這傢伙空空如也的腦袋很可能根本沒把這事情傳回去,到時候我領你們上門拿異稟武器,結果卻被請出門的話,那場面可就太難看了。我可不想發生這種事。」
  「楊公子……這麼隨意?」雖然只簡單『打』過照面,不過楊全確實給人一種非常恣意張揚的感覺,「他不用管家中生意的嗎?」
  就算是個富二代,該有的商業基礎也應該要有的吧?
  「他打小就夢想著自己闖蕩江湖,成為一方俠士,對生意管理一竅不通,做他個春秋大夢。」慕容蘭嗤笑,「仗著自己有異稟又姓楊,威風凜凜地以為全天下都得為他的俠義讓道。那個蠢材,壓根不曉得他底下的人有幾人是真心將他當大哥看的。」
  「你之前不也不曉得你老婆們只當你是提款機嗎?」李舟本在一邊吃點心,聞言疑惑道。
  他現在對慕容蘭的態度很客氣了,只不過褪去尖銳後,問題的本質就更刺傷人了。
  馬凡輕輕咳了一聲,算是給慕容蘭解圍:「吃飯的時候不許說話,不衛生。」
  「可是你們不都是一邊吃飯一邊談生意嗎?」李舟放下點心,不甘反問。
  「嗯,因為那是在談生意。」馬凡從善如流,「而我們現在沒有在談生意。」
  李舟摸摸鼻子,好吧。
  慕容蘭或許已經被李舟氣到習慣了,居然也不生氣,繼續道:「楊全那個傢伙就是腦子空空如也的笨蛋,不僅不懂生意,也不懂女人的風花雪月,一堆美人投懷送抱,結果榆木腦袋把人都送給他底下的人了,一個也沒好上。」
  「你是被他搶過女人,所以才看他不順眼嗎?」李舟好奇道。
  慕容蘭頓了一下,沒好氣道:「小孩子別管那麼多。」
  說中了吧。
  李舟在心裡做了個鬼臉。

  慕容蘭領著馬凡他們重新拜訪楊全,這一回他們沒再被擋在門外了,書僮阿米笑嘻嘻地將他們領了進門,楊全也沒再邊跟人下棋邊談事情了。
  楊全對他們的到來並不意外,反而挑眉望向慕容蘭:「我聽霖霖說了,你在打壓他們。」
  「那個廢物說的話你也信?江家不行了,這話哪邊錯了?」慕容蘭嗤笑,「何況你不也沒認他們當小弟嗎?」
  楊全皺眉:「我那是因為家裡人多,顧不來。我不是建議他們給你當手下了嗎?你又不要。」
  「我要廢物進來幹麻?楊全,少把麻煩往我這裡推。」慕容蘭冷笑,「誰不知道現在誰跟江家沾上關係,誰以後就倒大霉,皇上打擊貪腐的力道可絲毫沒有放鬆呢。」
  眼見兩人又要一路吵下去,馬凡輕輕咳了一聲:「兩位公子,異稟武器……」
  慕容蘭率先收了聲,他可不是來找楊全吵架的,話鋒一轉,直奔主題:「我近日返秦,你把你的令牌給我。」
  「令牌怎麼能隨便給呢。」楊全老大不願意,「你要我的令牌幹麻?要霸佔楊家產業也不該是這麼玩的……」
  「誰要霸佔你家產業了,當我慕容家窮嗎!」慕容蘭怒道,「你不把令牌給我,我怎麼知道要是屆時上門討東西,你這傢伙的人不認的話我要怎麼辦?」
  馬凡想,第一名跟第二名的差距真大啊……明明都是第二名了,還得擔心第一名不認帳。
  「蘭蘭每次都怒氣沖沖的。」楊全嘆了口氣,「就算真的那樣,回頭我再給你送過去不就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光天化日之下,慕容蘭上門討東西卻被掃地出門,哪怕後來澄清是場誤會了,面子上也十分不好看了。
  只要楊全的腦袋有一點點是站在慕容蘭的立場想,他就說不出這種輕飄飄的話。
  不過慕容蘭之前跟楊全也是差不多性質的人,高高在上,不把人當人,這點還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馬凡想,這就是現世報吧。
  「楊全!」慕容蘭怒道,不想再同楊全囉唆,「令牌給不給?」
  「我還沒有要回去,自然是不給的。」楊全笑道,「蘭蘭放心,我保證你們不會被掃地出門的。」
  「你的保證就跟青樓娼妓說情一樣可笑。」慕容蘭冷道,「行,不給也可以,簽契約,若是發生這等荒謬之事,你得在東昇堂當著所有人的面向我的人道歉。」
  楊全頓了一下,為難道:「不至於吧?」
  大秦第一西出楊,給慕容家的食客道歉,這說出去怎麼聽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