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48)

戴斯蒙 | 2021-09-22 17:14:40 | 巴幣 2572 | 人氣 208


  雖然被埋在胸部之間,應該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我現在更關心的是瑪蘿的狀態,原本還能看到瑪蘿的臉的,但我被她緊緊抱著後,眼前就只有胸部,其他甚麼都看不到,只能隱隱約約的從頭上感覺到滴落的水,以及細微的啜泣聲,來猜測瑪蘿是不是正在哭泣。

  「瑪蘿?妳還好吧?」我如此問著。

  她緩緩的鬆開了手,接著將我的頭放回了身體上,可以看的出來,她現在真的在哭泣,眼淚還在從眼睛內流出,想必是我現在的模樣讓她嚇到了吧?

  以至於在放回腦袋的時候,還放錯邊了。

  我手動把腦袋轉回正面,轉身看著正在哭泣的瑪蘿,伸出手將她抱入懷中,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背。

  一旁的費拉斯科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將武器給收了起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吧,瑪蘿的狀態才回復了一點。

  「所以,你為什麼會這樣?你這樣的情況,我只有在死亡神的那些祭司下看到,而且他們也不是活著,而是死了才可以把頭砍下來。」

  我想一下要怎麼解釋才好,不死身是天罪給予的,那時候她只是覺得好玩所以才讓我擁有不死的能力,那麼要照實跟瑪蘿說嗎?應該沒關係吧!天罪跟瑪蘿也都認識的。

  「簡單來說,我被詛咒了,受到詛咒的我得到了不死的能力。」

  咦咦咦咦?我的嘴巴怎麼說出來的東西跟我想的不一樣,是天罪不想要曝光嗎?

  「被詛咒了?」瑪蘿說完就閉上了眼睛,將她的臉靠在我的胸膛上。「沒有......我沒有感覺到詛咒的氣息,但是你的狀況又說明了確有其事,是誰詛咒你?」

  「我不知道,可能是侵蝕吧?我只能知道是被人詛咒了,但不知道是誰詛咒的。」

  瑪蘿陷入了思考之中。

  「施提芬,你這個不死的能力有多強?」費拉斯科走了過來問。

  「什麼意思?」

  「你現在砍掉頭還能活著,那麼就算被刺穿心臟也能活著對吧?」

  「喔!你是要問怎樣的傷害我才會死是嗎?」

  「恩。」

  「就算被火燒成灰燼,我依然還能活著。」

  「那身體呢?」

  「會長回來。」

  「......簡直就像傳說中的不死鳥一樣。」在我懷中的瑪蘿突然出聲,她結束思考了是嗎?

  「是啊!就像不死鳥一樣......

  不死鳥,那是種存在於傳說中的魔物,擁有超越龍的強大力量,具有不死不滅的特性,傳說中牠的羽毛可以讓人復活,浸泡牠的血液可以讓人得到不死的能力......

  而且當這種魔物死亡的時候,牠的身體會燃燒起熊熊的烈焰,然後從灰燼之中再次誕生......

  只不過這只是傳說中的魔物,實際上根本就不存在。

  「施提芬會不會是無意間泡過了不死鳥的血液呢?」

  「不.....應該不可能吧?我可沒有那種記憶......而且那只是傳說中的魔物不是嗎?」

  「雖然是傳說中,但是生命教會有保留著有關於不死鳥的紀錄喔!」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不死鳥是實際存在過的魔物,所以你有沐浴過牠的鮮血,這件事情並不是不可能的。」

  但,事實上就是不可能的,我是因為天罪才......不知道為什麼天罪要阻止我說出實情。

  「是的,我想這件事情也許要調查一下,如果真的是不死鳥的血液......

  「等等等等等!不管是不是不死鳥的血液,現在的重點是讓我成為理想鄉的誘餌吧?」

  「但是施提芬,不死鳥的血液可以做成傳說中的聖藥,能夠讓死去的人復活,那個也很重要的。」瑪蘿如此說著,還好另外一人支持著我的意見,認為理想鄉的事情比較優先。

  「瑪蘿,那件事情之後再說吧!先考慮理想鄉這件事情比較重要,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可以知道施提芬是不會死的,這樣一來就算當誘餌那也沒關係了,反正人不會出事,這樣的話,我支持施提芬成為誘餌。」

  抱著我的瑪蘿想了一下,然後說:「我也可以同意你成為誘餌,只不過我還要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要對你施加一種追蹤用的神術,這種神術很難被人發現,可以確實的定位你現在在哪裡,如果你同意的話,那我也會同意你成為誘餌。」

  不知道為何,瑪蘿的臉看起來有點紅潤。

  「我想我應該沒有拒絕的理由,有這個神術在我身上也能方便你們來支援我。」

  「呵呵!施提芬,你這樣就太單純了,那個神術的持續時間......

  費拉斯科話講到一半就被瑪蘿瞪了,什麼持續時間?時間怎麼了?難道說......

  「時間會持續很久嗎?」

  「沒意外的話,大概是你一輩子的時間吧?」

  「也就是說,這一輩子瑪蘿都知道我在那裡囉?」我低頭看著我懷中的少女,瑪蘿害羞的將頭埋入我的胸膛中,看起來似乎是這樣呢!不過這又有甚麼關係呢?

  「沒差吧?」

  「你確定嗎?我是覺得不太好......

  費拉斯科如此說著,但如果是瑪蘿的話,我覺得就算被掌握了行蹤也沒關係。

  「那、那就這樣了。」
  
  說完後,瑪蘿就閉上眼睛開始禱告,但很奇怪的是,這次瑪蘿的身上並沒有出現任何光芒。

  一會之後,瑪蘿再度睜開眼睛,並且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嗎?」

  「神......祂沒有回應我的祈禱,也就是說祂並不希望我對施提芬使用神術。」

  「這樣啊......是因為還在鬧彆扭嗎?」

  對於費拉斯科的問題,瑪蘿搖了搖頭。

  「我倒是沒那個感覺,感覺上好像是祂覺得不應該這麼做......不應該對施提芬使用這種神術的樣子。」

  「祂可能覺得這樣不太好吧?畢竟那也涉及了一個人的隱私......

  「費拉斯科?」

  「痾!瑪蘿......妳不覺得掌握著另一半隨時都在哪,是一件很病態的事情嗎?同時也不太尊重對方。」

  聽完費拉斯科的話,瑪蘿陷入了沉思,接著她閉上眼睛再度禱告,這一次,神回應她了。

  「看來你說的對......對不起施提芬,我剛剛的主意......

  「沒關係的,我也不在乎,那妳現在的神術是?」

  「是能在短時間內得到你位置的神術,我做過隱藏了,理想鄉的人應該沒那麼容易發現才對。」

  「恩,那就可以了。」

  「那麼要小心點,知道嗎?」

  「恩,我知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