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1-10.人因選擇而偉大

CE | 2021-09-22 12:00:07 | 巴幣 20 | 人氣 72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獲得了「假設世界」之後的故事。


  以維基百科查詢我爸的生平,得知原來這個世界線的父親居然是那麼有成就的人。這個世界的我爸根本就是商業鬼才,幾乎就是人生勝利組。

  這個男人——富有世界的我父親自從恆鋼企業案開始後,命運彷彿一帆風順。他的事業橫跨了許多版圖,扶持了許多家企業生長,幫助難民與需要幫助的人……完全不敢相信原本世界開計程車兼職當作業員的我爸,在這個世界線裡居然是那麼出色的人!

  但是,「恆鋼企業案」這五個字聽起來耳熟,這不是原本的世界我的父親不時會提出的那五個字嗎?我有好幾次聽見父親曾經提起這個企業案,因為當初的詐騙電話而放棄標案。他曾說道,如果當初不要理會詐騙電話的話,說不定這個企劃案就會標到了,我們也沒有必要去承受那些龐大的債務,母親也不會離開我的父親。

  也就是說,這裡就是我爸當初沒有放棄標案的世界線對吧?

  我的父親,無論是哪一個世界線的父親,都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恆鋼企業案」與「詐騙電話」之間的抉擇,這個轉捩點,決定了讓我爸在十幾年後成為許多家企業的董事長,或是一個沒有任何成就,身負巨額債務的計程車司機兼作業員的命運。

  就結論來看,當初如果我爸沒有因為當初的詐騙電話而放棄標案的話,那麼就不可能會這麼富有了。

  得知結論以後,我消沉了好一會兒。

  有一句格言是說:「命運不是機遇,而是選擇」,選擇,能讓自己擁有不同的命運。比對著貧窮與富有的命運,卻是簡簡單單的一個選擇而造成的。

  唉,我爸真傻。

  如果我爸沒有傻到聽信詐騙電話的話,那麼我們現在過的生活就不會那麼拮据。每天都要擔心生活開銷與負債,整天跟錢過意不去。

  因為假設世界讓我來到富有的世界線,讓我得知這麼殘酷的消息,我居然連一句感想都說不出來。

  呵呵,我的父親,真的是可悲啊。


  這時,一通電話響起,是時空課老師打來的電話。

  「喂,陳世超嗎?」

  「是我,老師。」

  「這個時間應該是早自習吧?」

  「你要跟我說什麼理論嗎?」

  「嘖…雖然我已經知道你不喜歡聽大道理,我好像還沒有跟你說要怎麼讓假設結束對吧?」

  「只要在原地說假設什麼的結束就行了,不是嗎?」

  「你覺得『原地』會是哪裡?」

  「不就是我現在所待的地方嗎?」

  回答之時,我覺得答案沒有想像得那麼簡單。不然老師就不會這樣問了。

  「不是。如果要取消假設,你必須要在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線的地方,向『假設』提出取消假設的請求。你還記得你這次許下假設的地方在哪裡嗎?」

  「在我房間的臥室。」

  「那就好,多虧你還記住。」

  「你是把我想得多笨啊?」

  「陳世超,你的記憶是有可能被『這個世界的陳世超』覆蓋的,雖然沒有看過例子,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必須要這樣問你。」

  「這樣也太恐怖了。」

  「如果真的發生這個事情,我一定會用權限或想盡辦法中斷實驗的。到時候,所有的事情就會變得沒有發生過一樣。」

  「原來老師也有解除假設的權限啊?那麼為什麼第一次實驗『在教室產生旋風』的時候,你不自己解除呢?」

  「…因為這麼做就沒有意義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參與這個實驗。不說這個了,你知道為什麼需要在原地才能解除假設嗎?你有沒有發現到,你許假設的時候,周圍的環境並沒有特別的變化?」

  「這麼說來——」

  第一次被老師慫恿許下假設的時候,是在教師辦公室裡。第二次對世界許下假設時,是在我房間的臥室裡。這兩個的共通點是,當「原本的世界」變成「假設的世界」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原地,指的意思原來是那樣啊。」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觀測者』的說法?奧地利物理學者薛丁顎在十九世紀提出一個量子力學的假設:在隨機與未知的汪洋大海之中,觀測者揭曉結果之前,任何事物的狀態皆為未知的狀態。在觀察之後,就已經註定了這個事件的定局——」

  「…」

  「嘖…我看我直接長話短說吧。假設世界的規則之一:『世界更易於所見的視界,須以所見的視界回溯至原始世界』。」

  「一下子世界來世界去的,我更聽不懂了。而且你也沒有給我印一份假設世界的規則,隔著電話跟我說這一個規則,我哪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麼說也對,我們的對話根本沒有字幕。」我能聽得見他長嘆了一口氣。他接著說,「假設世界的實驗,就是以事件與人生的經歷作為藍圖,改變生活的任何機率事件而誕生的世界。現在的你是一個假設世界的『觀測者』,『觀測者』的身分是決定世界更易的人,在世界相對論的影響下,必須要在最小的異動環境下減少對世界的還原門檻值。如果你聽不懂的話也沒關係,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

  即使老師對自己的領域嘮叨不已,我還是聽不太懂,但老師刻意在最後強調的那一句話,讓我嚥了口水,分明是要我集中精神注意聽似的——

  「假設世界的實驗在哪裡開始,就要在哪裡結束。」

  「…」

  「你該不會是睡著了吧?」

  「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答話好嗎?我在哪裡開始假設實驗,我就要在哪裡終止實驗,你要表達的意思是這樣吧?」

  「沒有錯。那麼,你有在找你父親為什麼會這麼有成就的原因嗎?我記得我昨天曾說過類似的話,你覺得你父親那麼富有,是偶然的嗎?」

  「我應該已經知道原因了。這就是所謂的『事出必有因』沒錯吧?其實,我所假設的世界,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回答正確。那麼,就不打擾了,好好享受這個世界線吧!」

  電話掛斷了。

  聽完時空課老師的嘮叨,不想睡也難,只是,這個關係到我的生活的假設實驗,必須要多放一些心思在與老師的對話上面,不好好聽從實驗規則的話,想回去原本的世界都不行了。

  話說,我的母親在哪裡呢?畢竟單親家庭的生活已經習慣了,已經習慣與我的父親——與唯一的親人過著的生活了,到現在才想念我母親的事情也不奇怪。

  我的母親,在原本的世界裡,因為知曉父親放棄了標案承受了不少債務,跟我父親吵了好幾個禮拜而選擇離婚。十多年至今,都沒有收到任何與母親有關的消息。跟我爸問了好幾次母親的去向,我爸只說她很健在,給我看她的生活照要我不用擔心她,簡短的幾句話就打發了我。

  那麼,這個世界的我的父親沒有放棄標案,也沒有任何債務,那為何都沒有聽到女僕或老僕人提起母親的事情——這件事情想破頭也沒用,有空的話再問一下老僕人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