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72 章 砂礫拼畫

空澗飛湍 | 2021-09-22 08:10:01 | 巴幣 22 | 人氣 57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燿凌回了自己房間看書。
隔了會,有人敲門,燿凌開門,這次來的是普勤。感覺普勤有話要說,讓普勤進來後,燿凌關了門。

普勤:「我在賽場中第五區遇到了萊麗雅、提姆和雲曦秋。他們知道您給了我第五區的安全地圖,問我,是否萊麗雅和提姆可以跟著我一起走,好讓雲曦秋去第六區。我想,他們不是跟我要地圖,只是想跟著走,就答應了。我這樣做可以嗎?」
燿凌:「這次沒什麼關係,幫助他們也不錯。以後若你有別人沒有的東西,考慮下事情大小和對方人品,某些情況,小心懷璧其罪,斟酌著辦就是了。」頓了頓,覺得普勤現在可能不太好判斷,加了句:「你不確定的話,可以再來問我。」

普勤:「請問懷璧其罪是什麼意思呀?」
燿凌:「財不露白,免得引起別人覬覦,給自己帶來危險。」
普勤:「是。」
燿凌:「繼續說吧。」

普勤:「萊麗雅和提姆堅持要給魔晶砂礫當作帶路費,本來想繳給您,但是後來在賽場中都沒有遇到您,他們就交給了我。他們本來想付五分之一的分成,因為是拿給我,我沒敢收,後來他們堅持付了十分之一,一共是3768 顆砂礫。這有辦法轉給您嗎?」
燿凌:「不用想辦法轉給我,你留著拼圖。」

普勤:「這樣嗎?」
燿凌:「嗯,圖給你了,你運用就是。」
普勤搔頭:「喔,……是。」

***

行程順利。
對於同學的死亡,紫星瑪、文漢、普勤的心情恢復迅速,只有古騏一直鬱鬱。

三月一日早上八點,眾人返抵白翼學校。
迎賓館的一間大交誼廳中,出現了一片大光幕,學生們可以按照格式,寫上自己想換取的砂礫種類、可以提供的砂礫種類以及聯絡方式,比如住宿房號,好方便大家互相交換、各取所需。
當然,同學們私下易物也行。只要是等量的魔晶砂礫交換,即可。

現在是大家自由創作、將砂礫排成圖畫的時間,直到三月四日早上十點。
對於要排什麼圖案,不少學生在前一日已有構思,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動手拼畫。因此,好些學生已知缺少什麼,下了飛船後,直奔交誼廳,準備交換。
自然,也有不少學生,正在構思、嘗試,探索著不同可能。他們下船後,或靜靜回房獨自思索,或呼朋喚友彼此交流,或校園遊蕩尋找靈感,不一而足。

燿凌立於桌前,排置推演,彷若行兵佈陣,又似卜算天機。
雁寒坐在樹林邊,摸著小灰,看蒼茫天地、風捲流雲。
走廊上,普勤走來走去,忽而皺眉苦思,忽而怔怔發呆。
雲曦秋在窗前凝眸沉吟。
紫星明面對畫板,眼睛咕溜溜地轉。
紫星瑪看了手上的短信,悄悄外出。
迪克在交誼廳大聲吆喝:「我想換些雷系砂礫。」
……。

中午,燿凌約了雁寒、普勤吃飯。他們連約了三天中午,三人各請一場。
燿凌、雁寒讚美普勤的表現時,普勤的臉再度紅透。還好,這次燿凌有及時拉住普勤,沒讓他再摔一跤。
由於要忙拼圖,吃完飯聊了下,三人便各自回去幹活。

雁寒回宿舍。燿凌、普勤也往自己住的迎賓館走,快到門口時,恰好見到古騏魂不守舍地出來。
普勤遲疑:「這兩天古騏好像心情不好。」
燿凌沉吟:「普勤,你先回去。我和古騏單獨說幾句話。」
普勤:「是。」

燿凌走向古騏,道:「古騏,借步說個話。」
古騏原本沒注意到有人,看見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燿凌,嚇了一跳:「啊!喔,好的。」
燿凌:「到你房間談。」
古騏:「喔,好。」

到了古騏房間,燿凌關了門窗,再加了個隔音咒後,坐了下來。
燿凌:「你這兩天狀況不對。」
古騏低頭,似乎想說什麼,又閉上了嘴。

燿凌:「是因為江鴛的死?」他有些疑惑,雖然之前江鴛時常拉著古騏,但是兩人不像是有很深的交情。
古騏全身一震,脫口而出:「是我害死她的嗎?」眼眶紅了起來,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

燿凌大概知道是什麼情況了,問:「你為什麼這麼想?」
古騏哽咽:「如果……如果當時我沒有離開,她或許就不會死?」
燿凌:「不。如果當時你沒跟我走,她還是會死,而且你會跟她一起死。」
古騏呆呆地看著燿凌。

燿凌:「你可還記得你當時是什麼情況?」
古騏:「……脫力,帶傷,無自保之力。」
燿凌:「那你覺得,你當時留下能有幫助?難道是,捨身餵魔獸,先讓魔獸吃飽?」
古騏:「這……。」

燿凌:「你傷好後,自己在第三區游刃有餘。可記得,為什麼在試煉第二天就弄成那樣?」
古騏:「……因為,江鴛毀了魔獸巢,殺了幼獸,導致兩隻魔獸發狂。……。」
燿凌:「她已經害你傷成那樣,你覺得,還要陪她死了,才對得起她嗎?」
古騏:「……但是,……。」

燿凌:「當時,不願意帶她的,是我,不是你。你覺得是我害死她的嗎?」
古騏一愣,搖頭:「當然不是。」
燿凌:「為什麼?」
古騏想了想:「雖然是同學,但是你並沒有義務要保護她,或者保護我。你肯幫忙的話,是好心,但是,不是責任。」
燿凌點頭:「既然我沒有這個義務,為什麼你有?」
古騏一愣,無法回答。

燿凌:「何況,當時有給她別的選擇。是她自己不選,硬要待在她實力不到的地方。」
古騏慢慢平靜了些,但是仍然懊悔:「如果……如果當時我傷好了,就趕快去尋她,會不會有可能救到她?」

燿凌冷笑:「習羅說,死在她旁邊的,還有兩個學生。聽名字,我沒記錯的話,是她當時投奔的那兩人。那兩人也死了,你覺得多一個你,就救的了人?更大的可能性,是旁邊再多一具你的屍體。」
古騏:「……這……這樣嗎?」

燿凌:「當然,當時如果多一個你,是有可能讓她們活下來,雖然那個機率不大。但是,她們出事時,才第五天。即便撐過了這一次,你覺得之後又能再活幾天?」
古騏:「呃,……。」
燿凌:「如果你和江鴛情誼深重,願意陪她赴死,我沒意見。但是,如果認為她的死是你的錯,那大可不必。」
古騏:「這,……。」

燿凌:「我走了。你別鑽牛角尖了。」
古騏忽然意識到什麼,鞠了半個躬:「謝謝你。」
燿凌:「不客氣。」起身要走。
古騏悵惘:「如果早知道……。」

燿凌淡淡地道:「如果早知道,我也不會帶她同行。當時,不是沒有生路給她。除非你能說服江鴛離場,不然,結果也不會改變。」
古騏驚訝:「啊!……」
燿凌向古騏點了下頭,開門離開。

***

晚上普勤和萊麗雅、提姆、迪克聚會慶祝。
燿凌和雁寒、小灰吃飯聊天,當然,小灰只用甩尾巴參與。
路上再遇到古騏時,古騏的精神好多了。

古騏見到燿凌,快步過來打了個招呼,眼中有崇拜欽佩,另有幾分親近信任,也有幾分畏懼糾結。
燿凌回應招呼,兩人並沒有多說什麼。
回到迎賓館,燿凌去看了下交誼廳的光幕,發現奧爾瑟雅想換三千顆雷系砂礫和兩千顆暗系砂礫。在眾人注目中,燿凌迅速離開,然後私下聯絡奧爾瑟雅,換給了她。

***

三月二日,早上,雲曦秋預先邀約燿凌、雁寒、普勤、萊麗雅、提姆、迪克,於三月四日交出成品後的晚上一起聚餐,眾人都欣然答應。雲曦秋和萊麗雅、提姆三人也在昨日中午一起慶賀過。
古騏現在專心拼畫。
萊麗雅另外找了燿凌,問:「請問,有個朋友想換雷系砂礫,大約五千顆,可以找你換嗎?」
燿凌:「好。」

然後,萊麗雅和提姆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引來了迪克。旁邊跟著糾結不安的普勤。
萊麗雅笑瞇瞇地道:「迪克,帶你去見一個人。」
迪克笑道:「好啊,誰呀?」
普勤:「是男生,是好人。」

萊麗雅笑容甜美:「你想換雷系砂礫,對吧?有個同學可以跟你換。」
迪克笑道:「這樣呀,謝囉!我想換五千顆,他願意和我換幾顆?」
提姆笑瞇瞇地答:「他雷系砂礫很多,可以和你換五千顆。」
迪克笑道:「太好了!我一直沒換到。」

普勤叮囑:「千萬記得,你待會見到的同學是男生!是男生!」
迪克笑道:「你說過,我記著呢!擔心什麼?我像是分不出男女的人嗎?」
普勤:「……。」
萊麗雅、提姆表情有些特別。

迪克笑道:「我說,你們三個,今天怎麼怪怪的?」
提姆:「這個,……。」
萊麗雅眨著雙眼:「有嗎?」
普勤:「……真的,你等會見到的人是男生!別看錯。而且,他人很好!」
迪克笑道:「……你們是想惡整我嗎?我可不怕。」

四人走到燿凌門前。
普勤:「千萬要記得!」
迪克:「記下了……。」
敲門。
門開了。
優雅美麗的燿凌出現在四人面前。

時間,彷彿靜止了三秒鐘。
陡然間,走廊響起迪克的大叫:「哇!是那個可惡的女生!救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