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三一章:新的亂流(二)

歷史謎團 | 2021-09-21 20:08:00 | 巴幣 1230 | 人氣 294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另外這篇有五千字喔,很多喔。請自行勘抖要不要看。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三一章:新的亂流(二)

***

當會議劃下句點,在場的人類代表們全部離去之後,時間竟已是下午三點多。太陽雖還沒有落至地平線的位置,卻開始有了西斜的跡象。

「哎,都已經這個時間了!」我邊說邊扒在地上,再伸直雙腿撅起臀部,使勁拱起背部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居然從早上開會到現在,全身上下都好僵硬啊。」

「哼,你明明都坐在平坦的草地上,還敢出聲抱怨喔?」

這時候奧絲雅撲通地從橡樹上跳下來,以瀟灑的姿態著地。

「哪像我和海倫娜在開會時必須坐在樹上,屁股又酸又疼的。」這名金髮女騎士雙手叉腰,一臉不滿道:「為什麼我們兩非得這麼做啊?」

「當雄獅坐在大樹下方商討正事時,他的母獅們則會坐在樹上,不時提出建言或展現影響力協助......」

「這我早就知道了,你不用講第二遍。」奧絲雅說:「這場會議開始之前,那個冷面女僕就事先告訴我和海倫娜這件事,並且準備梯子讓我們爬上這顆橡樹。仔細想想,果然還是很奇怪的文化......」

「會嗎?我反而認為妳很適合當母獅耶!」

「你沒頭沒腦的說些什麼啊?」她皺起眉頭問。

「我記得你曾經告訴過我,這棵樹是由本地的第一任領主所種下,至今有將近兩、三百年的歷史了。而妳的家族同樣打從一開始就保護著這片土地。也就是說,這棵樹陪伴了奧絲雅的家族已經有那~麼久的時間了」

「的確,我小時候就聽過長輩講過許多有關於這棵橡樹的傳說故事。」

「不論對於妳、妳的家族或這片領地而言,這都是一棵非常神聖的橡樹喔!而且妳曾告訴我妳父親的家徽就是橡樹的圖樣,沒錯吧?如今妳成為我的母獅後,坐在這棵意義重大的橡樹上俯視這片土地、保護這片土地,不覺得非常合適嗎?儘管跟過去身分不太相同,奧絲雅依然是這片土地的保護者喔!」

「這、這樣啊......」

不曉得為什麼,奧絲雅轉過頭避開我的目光,雙頰還微微泛紅 ;或許是我太過步步逼近的緣故?

「那個,不好意思打斷兩位......」

突然間,輕柔但帶了一點尷尬的嗓音自我和奧絲雅背後上方響起。

「啊,海倫娜,抱歉抱歉!」

我差點忘了海倫娜還坐在橡樹上,雙眼皆盲的她無法像奧絲雅一樣自己跳下來。

其實就算眼睛看得見,海倫娜也只是一個柔弱的修女,根本沒辦法和奧絲雅這樣的女騎士相比。就算在雌性人類當中,奧絲雅都算得上稀有種,因為雄性人類通常不會讓雌性人類練武或戰鬥。

「我這就叫吉莎拿梯子過來。」我喊道。

「不用麻煩了。」奧絲邊走到樹下邊說道:「妳就這麼跳下來吧。記得把雙手舉高,像是歡呼一樣。」

「沒問題。」

「咿!」

當我發出怪叫的同時,海倫娜想都沒想便直接從兩層樓高的橡樹上跳下來。而站在樹下的奧絲雅正好接住對方,雙臂環緊緊抱住海倫娜的腰。

「又不是你跳下來,叫那麼大聲幹嘛?」奧絲雅白了我一眼,同時放下海倫娜。

「嚇死人了啦!」我道:「妳們兩個最起碼也從一數到三之類的,好讓我有心裡準備。」

「因為我相信奧絲雅。」海倫娜一邊笑瞇瞇地邊說著,一邊靠上奧絲雅的肩膀上。「她一定不會失誤,也不會讓我摔在地上。」

「這是當然囉,我不會讓海倫娜受到一丁點傷害!」奧絲雅拍胸保證。

「倒是妳總是把自己弄得全身是傷。」

「啊哈哈哈......」

「所以我也會盡全力治療妳,放心吧。」

「那種奇蹟還是少用為妙,我一點都不喜歡看見妳因我而受苦。」

「謝謝妳的關心,奧絲雅。」
我呆望著這兩名雌性人類親昵的模樣,發覺自己沒有介入她們之間的餘地。而且當奧絲雅與海倫娜緊緊貼在一起嬉鬧的時候,我不禁注意到她們兩個的胸前又大又軟的那個貼在一起、還蹭來蹭去......不行不行!我在想什麼啊,前面的尾巴竟然差點又有反應了!

我一邊猛搖頭一邊想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畢竟母獅彼此間就是要親密又融洽才好,這樣才能夠算得上一個團結強大的獅群。

可惜的是,我母親與其他母后完全不是這樣子,結果害得我必須活在兄長和姊姊們的陰影下!

「果然獅群中的母獅們就是要相親相愛呢,嗯嗯!」我雙手抱胸,自顧自地點頭。

「相親相愛?」海倫娜忽然開口問我。

「沒什麼啦。」我說:「我只是覺得妳們倆都很擅長當母獅,嗯!簡直就像真的一樣!」

「這算什麼微妙的評語啊?」奧絲雅不悅地望向我。

「這是稱讚喔,稱讚!」

「母獅的工作就是平常要幫忙暖床,以及爬上大樹上坐著嗎?」海倫娜一隻手撫著臉頰,露出困惑的神情。

「妳這種講法挺偏頗的耶。」我皺著眉頭解釋:「母獅無時無刻都以獅群為重,並且盡可能保護和維持獅群中的秩序。表面上獅群是由一名雄獅和數名母獅組成的結構,其實母獅才是核心,也掌管著獅群的生活!你知道嗎?獅群中負責打獵的多半是母獅們喔!」

「聽起來雄獅好像什麼都不用做耶?你們也太廢了吧。」奧絲雅說。

「呃......」

我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她才好。

「這麼說起來,吉莎小姐難道不也是殿下的母獅嗎?」這時海倫娜問我:「平常負責照顧殿下起居的都是吉莎小姐,最近她還會打理我和奧絲雅的日常生活。」

「吉莎是我的寵物啦。」我說。

「為何吉莎小姐是您的寵物,而非母獅呢?」

「這、這個嘛......」

對齁,這是為什麼啊?

從小時候開始吉莎就是我的寵物,我好像從沒想過讓她變成母獅什麼的,好奇怪喔。

「我怎麼了嗎?」

好巧不好,宛如銀鈴般清脆卻又冰冷的嗓音在我們身後響起。

我、奧絲雅和海倫娜回過頭,正好看見一名銀髮碧眼的人類女子走入花園內。

吉莎的身上穿著獸族帝國皇家的侍女制服,綁在腦後的馬尾隨著規律的步伐一跳一跳的。胸口上方開開露出豐滿的北半球,寬鬆裙子飄來飄去,讓人看得見兩條長長白白的腿擺動著;這身打扮和人類文化那一種總是包得密不透風的風格天差地遠。

當然囉,因為吉莎這身是獸族侍女的打扮嘛。

只不過,我注意到全都被對方的手上拿著一只金屬托盤,上頭擺放著三塊看似是小點心的方形物體。

等等,那該不會是——

「吉莎小姐?真巧。我們正談到妳。」

一看見吉莎走過來,海倫娜微笑著說道,而奧絲雅則不悅地瞄了對方一眼。奧絲雅和吉莎之間的關係總是很緊張。

「我?」吉莎開口時依然面無表情。

「為什麼吉莎小姐不是殿下的母獅呢?」海倫娜問。

「因為我是殿下的寵物。」

「可是以待在殿下身邊的時間來說,吉莎小姐您一定足以擔當......」

「比起關心我怎麼樣,還不如擔心妳自己能否勝任母獅的職責吧。」面對柔聲細語問話的海倫娜,吉莎冷冷地回了這麼一句。

「具體來講,我該怎麼做才好呢?」海倫娜再問。

「請您對外多說些殿下的好話,好讓神職人員和民眾信任他。」

「聖書有曰:說謊言的嘴,為祂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他所喜悅——我相信,一位好的領導者不需要他人為其宣傳。他為人民所做的一切付出,人民也一定能看到。」

吉莎用她那一對冰冷徹骨的雙眼直盯著海倫娜,而海倫娜則閉著雙眸回報一副真誠且溫暖的微笑。

「總而言之,妳不要以為自己是來白吃白喝的就好。」吉莎二度開口的同時,視線轉向站在一旁的奧絲雅。「就像某人一樣......」

「妳、妳這啥意思!」

奧絲雅正要開始發作,我早就因等不及「另一件事」而打斷她。

「吉莎,盤子上的該不會就是〈那個〉吧!」我直盯著盤子上的點心,口水直流。

「沒有錯,今天是殿下第一次以桑賈克貝伊的身分舉辦會議的日子,我認為相當值得紀念,因而做了〈那個〉來慶祝一下。」吉莎點頭說道。

「〈那個〉到底是什麼?」奧絲雅皺起眉頭問。

吉莎望了對方一眼,然後面無表情回答:「〈那個〉就是——吉莎特製的七大美食之一,〈甜死人不償命且外酥內柔咬下去充滿奶香嘴裡還會發出嘎哩嘎哩聲音的那個〉」

「這個甜點的名字也太長了吧!」

「——簡稱為果仁蜜餅(Baklava)。」

「這名字應該先講吧!」

「太棒了,吉莎!我現在要吃甜死人不償命且外酥內柔咬下去充滿奶香嘴裡還會發出嘎哩嘎哩聲音的——」

「你不要重複那名字!奇怪,我怎麼有似曾相似的感覺?頭好痛......」

我根本沒去搭理自言自語中的奧絲雅,雙手伸入盤中各抓住一個果仁蜜餅,不假思索就直接往嘴裡塞。

牙齒咬下去的瞬間,我頓時感受到包裹住它的酥皮綿綿密密又充滿層次的口感,以及開心果清脆的滋味。與此同時,帶有微溫的蜂蜜與糖漿雙雙融化於舌尖上,濃郁香甜的味道從吞下去後便直到胃中。

「豪好粗喔!」我一邊鼓著臉頰咀嚼一邊口齒不清地說出感想。

「殿下......」

不過一旁的吉莎卻露出比平時還要冰冷的表情,這是怎麼一回事?

算了,反正她總是一副人眼看獅低的樣子。

「最後一塊也歸我囉。」

我伸出手要抓住托盤上最後一塊果仁蜜餅,吉莎竟很快地出手打一下我的手背,打得我都感到微微麻痺和發疼。

「痛、妳幹嘛啊!」我怒吼道。

「我特別花時間做果仁蜜餅,您以為是為什麼?」吉莎問我。

「是給我的獎勵呀,妳剛剛自己講的。」

「我特別盛上三塊果仁蜜餅,您以為是為什麼?」吉莎再問:「您一口就吞掉兩個甜點,現在要怎麼分給其他兩名母獅?」

我來回看著奧絲雅和海倫娜,最後低下頭、垂下耳朵和尾巴。

「對不起嘛......」我低聲說道。

「殿下現在不只是一名男性獅人,也是一支獅群的領袖。今後請您多以獅群中母獅們的利益考量,知道嗎?雖然在遠古時代皆是由雄獅先進食,但這不代表身為獅人的您能毫不考量獅群成員。」

「好好好。」

「好說一次就行了。」

「好!」

被吉莎念過一輪後,我只好伸出爪子將最後一塊果仁蜜餅分成兩半,然後再遞給眼前的人類女騎士和人類修女。

「喏,奧絲雅、海倫娜。這塊給妳們吃。」

「還有向自己的母獅們道歉。」吉莎提醒我。

「對不起,下次我不會再一股腦自己吃掉了。」我說。

她們兩人倒沒有露出不開心的模樣,奧絲雅伸手拿了半塊果仁蜜餅並吃下肚,但海倫娜卻沒有動作。

一開始我還以為她沒看見......或看不見,可是我隨即回想起海倫娜能夠在旁人協助下製作手工藝品、編織衣物、抄寫書本。而且她的耳朵和鼻子特別靈敏,不可能沒發現自己眼前有塊美味的果仁蜜餅!

「謝謝您的好意,殿下。」果然,海倫娜開口說道:「我就不用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地吃——」

「這塊果仁蜜餅亦是修行的一部分,海倫娜閣下。」吉莎當場打斷我,她轉向海倫娜說:「嘗過甜美的事物後卻仍能不忘本心、恪守苦道,也是上帝給予妳的試煉之一。」

「呃,但是......」

「難道說您遵守苦行的決心僅有這點程度?還是您對自己的信心如此不足,認為吃了塊點心後就會變得貪婪又充滿慾望呢?」

「才不是這麼一回事!」

「那就證明給我......喔不,證明給您的神看。」

「嗯,我知道了。」

語畢,海倫娜抓起果仁蜜餅往嘴裡,她就像是小動物般小口小口啃著。

「好軟、好甜......真好吃。」她小聲呢喃,不過仍被我一對獅耳聽見了。

「這就對了。」吉莎鄭重說道:「殿下,請您今後多替自己的母獅著想。奧絲雅閣下和海倫娜閣下,請您先以母獅的身分來行事。」

我們三個紛紛點頭——奇怪,吉莎怎麼比我還要像獅群領袖?

正當我以為今天的午後會這麼平靜地過去的時候,一陣急急忙忙的腳步聲從花園出入口處傳來。

「殿下,大事不好了!殿下!」

一名獅族守衛氣喘吁吁地來到我面前,

「幹什麼呀?沒見到現在氣氛正好......呃!」

就在我想要隨口打發掉這一位獅族守衛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來自奧絲雅和吉莎的視線。喂, 就算我是獅人,就算我的野性本能十分敏銳,你們兩位也別老是用狠瞪來糾正我啊!

「你為何如此慌張,是發生什麼重大事件了嗎」我立刻改口說道。

「稟報殿下,就在剛才〈白城〉內發生暴動了!」

「什麼?究竟是誰煽動的!」

獅族守衛緊張兮兮看向我,又看向奧絲雅。

過了一會,他才像是下定決心喊出口:「是人類的女騎士!」

那一瞬間,我看見奧斯雅的臉「唰——」地變得慘白。

創作回應

鴞吉
「我、我也想要那甜死人不償命,又大又軟貼在一起,還蹭來蹭去,嘻嘻哈哈的……」
「什麼東西,講重點!」
「就、就是百合呀!看那傲嬌雅跟羞女抱在一起,難道不香嗎?都覺得旁邊的獅子有點多餘了」
2021-09-21 20:26:54
歷史謎團
咕桑說得真好XD
2021-09-25 20:56:06
歷史謎團
所以我就把幾句話給加入內文中了wwww
2021-09-25 20:56:15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貼貼~~貼貼~~(起鬨
2021-09-21 20:47:48
歷史謎團
貼 都貼!
2021-09-25 20:56: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