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6

阿曦 | 2021-09-21 17:34:30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2月18日,晚上十點,宗教人文藝術D區,黑教堂


默默跟在「小舅舅」身後,檸檬環視四周,只能說黑教堂的名字讓它被小看,因為除了賴家人,還有許多的神職人員擔任行政職,這些人大多從基層的神父做起,因為表現優秀而被重用,他們的家人也能搬進黑教堂,與賴家人享受同樣的生活起居,所以,黑教堂其實是一棟擁有三百多人、涵蓋工作與居住場所的超大規模建築,分為北棟與南棟。南棟主要是行政單位,北棟則是大家生活的地方,剛剛賴霜原迎接檸檬的大門位於南棟,北棟則是後門,也是賴梓柔與李晴煬碰面的地點。

此刻賴冰河與檸檬走的,是從南棟前往北棟最快的一條路,儘管如此,路途依舊十分遙遠,檸檬走了十五分鐘還沒抵達,沿路遇到好多穿著黑色教服的人,大家都投以好奇的眼光,但一看到賴冰河,又立刻收回視線、低頭走自己的路。

「……。」

可想而知,這位小舅舅不只長相兇,在賴家也是令人畏懼的存在。賴冰河沒有賴霜原的好個性,地位又僅次於教主,大家會害怕也不奇怪;檸檬也真是籤王,黑教堂三百多人,偏偏抽到最恐怖的那一個。

「到了。」

北棟總共十六層,賴家人的房間都在高樓層。賴冰河拿出一串有著雕花、看起來很像十四世紀出土的鑰匙,打開了房間。

「這是妳媽媽生前的房間,現在換妳使用。」

賴冰河把鑰匙交給檸檬,「明天八點半我會過來,不准賴床。」

說完,賴冰河就走掉了。檸檬不知道賴冰河是對每個人都這樣,還是對她特別不友善,至少自己不怕他──跟尼可拉斯相比,賴冰河根本不算什麼。

走進房間,打開燈,一個約半個籃球場大的房間映入眼中。這裡被打掃得很乾淨,但讓檸檬引起注意的,是房間裡的東西。

「……?」

賴家給她的不是空房間,而是一個充滿生活氣息的地方。沒有用完的化妝品、衣櫃裡的女性服飾、一疊燒肉店的折價券、明顯被翻過很多次的漫畫……檸檬想起賴冰河剛剛的話,這是賴雪檸生前的房間,沒想到過了四年,她的東西都還在原位,彷彿在等待主人回來。

「……。」

檸檬沒有見過媽媽,但看著這些,她心中湧起一股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離母親近了一些,知道她喜歡穿雪紡紗的衣服、是個超級肉食主義者,還有桌子上的玻璃罐,裡面裝著大大小小、各種顏色的石頭,應該是去世界各地旅行時、帶回來的小收藏品。


里奧那句「她會一直在妳身邊」,檸檬似乎明白了意思。


「……打擾了。」

說完,檸檬打開行李箱,開始整理行李。她盡可能不去移動雪檸的東西,將自己的物品放在剩餘的空間,同時,檸檬也發現壓在玻璃桌面下的照片──怪不得大家都說自己長得像媽媽,但看著笑容燦爛的雪檸,檸檬知道自己的個性一定來自爸爸,畢竟這樣開朗的笑容,她不覺得自己有辦法展現。

明天八點半要起床,比平常在神與畜的起床時間晚了一個半小時,檸檬覺得自己不用這麼早睡──她的身體已經被訓練到不需要太多睡眠,她決定慢慢洗一場澡,什麼也不想,讓自己的腦袋休息。

「呼……」

洗完澡,檸檬換上平常在神與畜會穿的睡衣,原本打算開電視、看她最愛的古裝劇,殊不知,一抹陌生的身影出現在房間的窗台,她嚇得繃緊神經、後退三步,但她沒有尖叫,依舊保持冷靜。

「……。」

那個人帶著武士刀,坐在房間內的窗台,閉著眼睛,頭和背靠著窗戶左側,雙手抱在胸前,修長的雙腳放在窗戶右側,一隻伸直、一隻彎曲,整個人呈現一種違背人體工學的V字型,可見此人筋骨柔軟,能適應各式各樣的姿勢。

檸檬琉璃色的眼睛瞪著他。奇怪,這個人的五官怎麼跟派翠克一模一樣?但頭髮和衣服都是粉紅色系,是粉紅色版的派翠克。

「你是誰?」

檸檬開口,那個人張開眼睛、看向這裡。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在檸檬心中湧起,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種感覺,明明他們是第一次見面。

「我們終於見面了。」

窗台上的人收起雙腳,從V字型變回一般的姿勢,坐在窗台上。

「我的名字是羅笙。」他開口:「妳也可以叫我紅鶴。」

「……!」

聽到名字的瞬間,檸檬提起三百倍的戒心──敵人!這是敵人!她決定先發制人,然而羅笙伸出右手的食指,下令:

「乖一點,去床上坐好。」

「唔!」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檸檬竟然違背意願、身體自己動了起來。她的雙腳不聽使喚地走到床邊,如羅笙所願坐到床上,但四肢動彈不得,好像被石化一樣。

「我不會對妳做什麼,要殺妳的話也早殺了。」

羅笙看著檸檬震驚又迷茫的臉,再環視整個房間。他不敢相信自己來到賴雪檸的房間,還在跟她的女兒說話。

「你為什麼在這裡?你的目的是什麼?」檸檬壓低聲音:「還有,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為什麼我會依照你的意思行動?」

「妳很會問問題,四個問題的答案是同一個。」

說完,羅笙從窗台上下來,走到檸檬面前、俯視著她。他發現自己挺喜歡檸檬這種介於疑惑和緊張之間的表情,向來面無表情的羅笙竟然笑了,原來掌控一個人是這麼有趣的事。


「妳是我的『眷屬』,我一直想跟妳見面。」


羅笙講了一個檸檬聽不懂的單字。她正想問,羅笙彎下腰,把臉湊到檸檬耳邊。

「妳體內有我的蜘蛛糖,妳是蜘蛛的一份子。」

「……!?」

兩句話毀掉檸檬的三觀,「不可能……!」她猛烈搖頭,「我是懷特,我繼承『白兔』的水果塔……!」
「妳還是嬰兒時,我將微量的蜘蛛糖送到了妳體內。」羅笙說:「妳哥哥尼可拉斯也在場,不信妳可以問他。」

「……!」

尼可拉斯?尼可拉斯讓她注射蜘蛛糖?為什麼?哥哥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

「蜘蛛可以操控自己的眷屬。」羅笙說:「我叫妳來床上坐好,妳也乖乖照做了──這就是證據。」

「……。」

「妳可以告訴里奧,但妳要有心理準備。」羅笙的聲音很溫和,話語卻令人心寒:「高宇維如果知道妳是蜘蛛,他絕對會殺了妳,不管妳是誰的女兒。」

「……。」

這一切終於得到解釋──為什麼她比同齡的小孩聰明早熟、為什麼她能承受尼可拉斯的訓練、為什麼她始終無法和「白兔」共鳴──因為檸檬體內根本沒有水果塔,而是與之對立的蜘蛛糖。這項事實毀了檸檬對自我的所有認知,也毀了她對自己未來的想像。


她根本不是神與畜。

她沒有資格當神與畜。

她必須隱瞞,不能讓高宇維知道──否則自己死路一條。


「……。」

然而,不知道是里奧的基因導致,還是體內的蜘蛛糖大方承認──檸檬很冷靜、非常冷靜。雖然一開始很震驚,但她冷靜下來的速度比自己預期得要快得多。她的腦子快速運轉、思考,釐清自己現在的處境,然後,睜大琉璃色的眼睛,看向紅鶴。

「所以,」檸檬變回平時的表情,問羅笙:「你之所以現在出現,因為我不在仙境大樓?」

「江云格的耳朵令人厭惡。」

檸檬無法解讀羅笙的表情,但羅笙可以──他很訝異檸檬用這麼短的時間鎮靜下來,光憑這點,羅笙就知道他當初的決定非常正確,檸檬一定能成為出色的蜘蛛。

「那,」檸檬再問:「你為什麼這麼做?」

「妳指哪個部分?」

「給我注射蜘蛛糖、把我變成『眷屬』。」檸檬說:「我知道你的最終目的是消滅艾莉絲體系,但短期來說,你想利用我做什麼?」

羅笙不是話多的人,但如果多說一點,能拉近自己和檸檬一點距離──哪怕一奈米也好,這一切都很值得。

「很簡單,妳能幫我拖住高宇維、爭取多一點時間。」羅笙停頓,「雖然嚴格來說,這不是我的目的。」

「什麼意思?」

「之後再聊吧,小天使(Little Angel)。」

這是繼李晴煬的「小檸檬」後,檸檬又一個新的綽號,但被羅笙取綽號的感覺,沒有李晴煬稱呼自己時那麼糟,可見李門小少爺做人多失敗。

「我們應該把重心放在妳的任務。」

「『我們』?」檸檬對羅笙的主詞感到困惑。

「沒錯,『我們』,我會協助妳。」羅笙說:「憑妳現在的實力,在賴家確保自己的安全不是問題,但想從賴家拿到違抗艾莉絲體系的證據,妳想都別想。」

「為什麼?」對方的話讓檸檬有點生氣,「你憑什麼認為我做不到?」

「首先,這裡到處都有攝影機。」羅笙說明:「妳來自神與畜,絕對是被監視的首要目標,光憑這點,妳就無法自由活動。」

「我可以避開攝影機。」檸檬反駁:「這點事情我還是會。」

「等妳找出黑教堂的所有攝影機,妳就準備過聖誕節了。」

羅笙講得毫不留情,檸檬聽得很不高興。

「第二,黑教堂非常大,人非常多,高層的口風都很緊,情報蒐集非常困難,何況這裡沒有妳能信任的人──」羅笙停頓一秒,「除了我。」

「你?」檸檬尾音上揚,夾帶幾分含糊的怒意,「殺死我媽媽的兇手、擅自給我注射蜘蛛糖的──你?」

「聰明的小天使,妳不可能沒聽懂我剛才的話:我要利用妳拖住高宇維,所以我現在不會殺妳,也不會讓妳死在這座腐敗的教堂。」

羅笙伸手,指尖滑過檸檬的眼角──那雙和里奧一模一樣的眼睛,光看就令人火大。

「我們站在同一陣線。」羅笙告訴檸檬:「只要妳善用蜘蛛糖的能力、善用我們之間的連結,完成這個任務一點也不難。再說一遍:我是來協助妳的。不是敵人,是妳的同夥。」

「……。」

檸檬陷入很長的沉默。羅笙的話很有道理,但檸檬真的、真的,很難接受自己是一隻蜘蛛。用蜘蛛糖的能力完成神與畜的任務,這件事讓她感到荒謬、羞辱,卻無法否認──羅笙很強,他能讓檸檬變得更加強大。有他在,根本不用擔心任務能否完成,但羅笙想要拉攏她、讓她加入蜘蛛的陣營,而照目前的狀況來看,羅笙能對自己的「眷屬」為所欲為,檸檬沒有反抗的權力。


「……你先放開我。」


無論如何,此時此刻該做什麼、要怎麼做,女孩都再清楚不過。檸檬看著羅笙,「你想合作,起碼給我基本的人身自由,這要求不過分吧?」

「只要妳乖乖的,我就不會做妳討厭的事。」

說完,檸檬的四肢被解放。她摸了摸自己僵硬的手腕,「你打算怎麼協助我?」

「我會一直跟在妳旁邊,但不是物理上的那種。」

「???」

檸檬有聽沒有懂。下一秒,羅笙伸手,將手掌放在檸檬的頭頂──也是一瞬間,檸檬耳邊閃過一堆雜音,彷彿一道電流從羅笙的手流到她腦中,檸檬嚇得「啊!」一聲,將羅笙的手推開,整個人倒在床上。

「哦──」

羅笙歪頭,表情和聲音都非常得意,「妳也會發出這種聲音啊?」

「……!」

檸檬想揍人,但她發現,羅笙剛才說那句話時,嘴巴並沒有打開。


「這麼生氣?看來是聽得見了。」


羅笙依然沒開口,但他的聲音就這麼出現在檸檬腦中。


「這是蜘蛛的『頻道』。」


檸檬腦中的聲音告訴她:「我們可以透過頻道溝通,不需要依靠文字。」

「……。」

檸檬眨了眨眼。震驚歸震驚,但聰明的女孩似乎抓到什麼訣竅,微微瞇起眼睛。


「我不喜歡這樣。」


檸檬的聲音也在羅笙腦中響起。她也沒有張開嘴巴,卻能明確地傳達給羅笙:「我不想和你有這種連結,一點也不想。」

「但妳必須承認,這是非常方便的功能。」

羅笙轉身,再一次坐回窗台上。

「妳看,不論我們距離多遠,我們都可以交談。」羅笙用頻道告訴檸檬:「我不會一直跟在妳旁邊,但只要妳透過頻道呼喚我,不管我身在多遠的地方,都能立刻趕來找妳。」

「我也會這樣嗎?」檸檬反問。

「是的,這是蜘蛛的特性──但放心,我不會隨便找妳。憑妳現在的本事,呼喚妳也幫不了我什麼。」

檸檬露出超級不開心的表情,羅笙直接忽略。


「還有,為了表達我的善意,這個給妳。」


說完,檸檬的腦中又閃過一個聲音──但這次不是羅笙,而是一個沒有起伏、猶如機器人般的女人聲線:


「報告:是否接受來自母體『羅笙』的資料?」


檸檬眨了眨眼,眼前彷彿出現投影視窗、出現綠色的英文字,但其實不然──這些文字只有她自己能看見,好像浮在她的眼球上。

「這是……?」

「我們的『系統』,幫忙作出判斷和給予建議。」

「聽起來好像機器人。」

「相信我,小天使,比起變成擁有水果塔的怪物,機器人好多了。」

羅笙非常厭惡水果塔,檸檬從他的許多語句都感覺得出,但是為什麼?明明他以前是Knight、是里奧的好朋友,為什麼最後選擇當大家的敵人呢?

雖然好奇,但現在不是聊天的時機。她抱著懷疑的心情選擇了「是」,下一秒,排山倒海的資訊灌入檸檬腦中。她睜大眼睛,眼前出現一張平面地圖,詳細到連家具擺設都寫了出來,攝影機的位置用紅色標記。


「黑教堂各樓層的地圖,還有──」


羅笙邊說,檸檬的眼前又閃過三百多條人事檔案。賴家所有人的名字、出生年月日、職階、親屬關係、過去曾經做過什麼……每個細項都像按快門一樣快閃而過,但檸檬全部記了下來──羅笙傳來的資料,竟變成她知識的一部份。


「黑教堂362人的基本資料。如何?我還挺有用的吧?」


羅笙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檸檬問他:「你是怎麼……?」

「輕而易舉喔。」羅笙說:「蜘蛛糖能做到的事,比妳想像中還多。」

檸檬停頓,「那,這裡的攝影機……」

「還沒破壞,不過,保全系統已經被我入侵了。」羅笙閉上眼睛,「透過攝影機,我能看見黑教堂的每個角落,再透過攝影機的影像數據,繪出剛剛給妳的平面地圖。」

「你花了多少時間?」

「三秒。」

三秒……檸檬非常震驚,也終於明白艾莉絲體系為何如此忌憚蜘蛛糖。它不像水果塔分成好幾種,蜘蛛糖沒有種類,單一一個就能做到非常多事。光一個羅笙就這麼難纏,要是哪天蜘蛛的勢力壯大,別說神與畜,恐怕連第一代水果塔都難以對付。

然而,伴隨畏懼而來的,是難以言喻的興奮。羅笙可以,意味著檸檬也辦得到,只是她還不知道怎麼做。如果真有一天像羅笙一樣、掌握了蜘蛛糖的所有力量……檸檬無法想像,那時候的自己會達到什麼境界?


「如前面所說,我不會一直在妳身邊,但因為是『眷屬』,妳的所有行為和想法都在我的監視範圍內。妳可以呼喚我,或當我覺得必要時,我會出現,並指導妳該怎麼發揮蜘蛛糖的力量;但相對地,如果妳做出不利於我的舉動,我也會毫不猶豫把妳殺死,妳最好謹記在心。」


羅笙的頭往後一靠,露出那漂亮的下巴和頸部線條,同時,檸檬發現羅笙戴著一對粉紅色的耳環、垂掛在兩側,樣式雖然偏女性,卻意外地很適合。

「我明白了。」

檸檬把視線從耳環移開,「現階段,我會按照賴家的安排去做,先讓他們適應我的存在──至少降低他們對我的警戒。」


「那妳該睡覺了。」


羅笙這話不是透過頻道,而是張開嘴巴。

「妳不是八點半要起床嗎?」羅笙表示:「我不是妳的保姆,別奢望我會叫妳。」

「不需要。」檸檬也開口:「你在這裡我睡不著。」

「我每天晚上都會在這。」羅笙表示:「妳必須適應我的存在。」

「我不……唔……」

眼前一片天旋地轉,檸檬的頭突然好暈、眼皮好重。她扶著頭,模糊的視線隱約看見──羅笙又對她伸出食指。


「睡、覺。」


羅笙故意放慢語速。檸檬在心裡罵了聲該死,無法反抗地閉上眼睛、倒到床上,陷入毫無防備的熟睡狀態。

「小孩子真麻煩。」

羅笙碎念著,從窗台上下來、走到床邊。確認檸檬真的睡著後,原本打算離開的羅笙似是瞄到什麼,他往桌子的方向看去。

「……!」

玻璃桌面下壓著一張很久以前的照片。照片中的雪檸掌鏡、站在最前面,對鏡頭比了YA的手勢;在她後面的人是高宇維和里奧,以及……不喜歡拍照、別過頭的自己。

「……。」

羅笙根本不記得那張照片。為了姊姊,他捨棄掉所有回憶,只記得自己殺死雪檸的那一晚──明明受了傷、痛到發抖,雪檸的手卻死死護著肚子,因為裡面有一個即將誕生的生命。


就在那裡。

羅笙看向躺在床上、熟睡的檸檬。

她長得好像雪檸,該死的相像。


「……呵。」

羅笙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笑,可能是諷刺、是後悔、是感傷。等他意識到那是什麼情緒時,羅笙赫然發現──自己的手正抓著棉被,替檸檬蓋上了被子。






-

(小說更新通知、阿曦拉哩拉喳的閒聊、二十二世紀角色&世界觀介紹、神與畜各章病例回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