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偽娘殺手與白兔幼女(6) 把我吃掉吧!

亞龍蝦 | 2021-09-21 14:15:01 | 巴幣 104 | 人氣 48


本章正名〈月光消失之夜(6) 我身作藥〉


刀光,一縷續一縷,連綿不絕,纏得不給嫦娥絲毫掙脫的漏洞。

毒影,一浪漫一浪,奔流不息,溺得不給嫦娥涓滴喘息的時機。

刀光毒影一相逢,便殺卻人間無數。

嫦娥手腕飛速轉動,手指靈活甩動,指間長短各異的刀匕一一擋下來自四面八方的襲擊,靈巧的指頭甚至還能抓緊空檔滑動彈簧刀,給予來不及撤退的敵人鮮紅的警告。

白菟躲在為她抵抗眾敵的嫦娥身後,賣力把自己縮得越小越好,最好能小到那些可怕的大姐姐們忘記她的存在。

但她卻不敢過份貼緊嫦娥,她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會妨礙到這個苦苦接戰的姐姐,甚至是給她添麻煩,就像那塊她親自送入她口中的劇毒蛋糕。從嫦娥身上濺到砂土的血跡越來越多了,那些不只是她承受攻擊的傷口,還有從嘴角徐徐滴落,黑色越來越濃的毒血。

嫦娥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了,肌肉也不時痙攣,若是狀態良好,她能應付比現在更激烈百倍的戰鬥,但是此刻她感覺眼前的敵人數量越來越多了,並不是更多援軍被喚來,而是嫦娥的注意力逐漸渙散,使得她眼裡人人都好像習得分身術一般。

萬幸的是,瞧見嫦娥逐漸不敵的踉蹌姿態,本來同仇敵愾的敵人們也紛紛轉變目標,將攻擊對象對準其他尚有競爭力氣的對手,以一擋百的壓力稍稍減輕,場面漸漸轉變為混戰,使嫦娥稍微得以喘息。

嫦娥的右手伸向背後,白菟的掌心濕透了,卻完全不嫌棄那紅色的血汗,緊緊抓牢嫦娥麻得已無法出力的手。

嫦娥左手仍在揮舞或是折斷、或是鈍剉的短刀,右手感知著從白菟傳來的溫暖與生機,她眼中的世界就好像臉上的面紗被扯到眼睛的位置,只能透過一層薄薄的黑幕勉強探知。

「嫦娥!快停手吧!這種毒不是開玩笑的,再頑固下去,妳真的會死!」

下毒的那人看著嫦娥負隅頑抗的堅決反倒於心不忍了,掙扎脫出重圍替嫦娥分擔揮向她的刀刃,大聲勸著。

但是嫦娥卻對她的好意如馬耳東風,依舊拚盡全力撥開試圖對白菟趁虛而入的襲擊,不惜犧牲自己早已傷痕累累的身體,也要護佑這個女孩周全。

戰鬥過了這麼久,這個位處戰場中心的小女孩竟然反倒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完好無缺的。

「妳到底在想什麼!」再一次挑開嫦娥視線死角的突擊,女人抽空怒目瞪視嫦娥「就算這個女孩再值錢,真有值得妳豁出性命嗎?即使這筆錢只有一人能拿到,妳現在直接把她殺了不就完事了嗎?這種時候還挑什麼良辰吉時?再不動手,等到妳倒下,我能做的就只剩把妳們合葬!」

火光照亮嫦娥的臉,黑色面紗已破爛得不成形,額頂紅血滑過她的右眼,與七竅流出的黑血混合落下。女人看著嫦娥失去焦距的瞳孔,明明正與她說話,目光卻與她站的位置有毫釐之誤,再結合嫦娥方才屢屢失手,只得親身接下一道道傷口,她忽然意識到,此刻的嫦娥已經失去了視力。

各樣毒物製造的環境,連嗅覺也不可使用。

大混戰的吵鬧,讓聽覺也無用武之地。

加上不知哪個瘋子點著了易燃的桌布,惡火向四處蔓延,將本就因人數眾多而顯得狹小的庭院縮得可行動範圍更窄小。

嗆人的煙霧與蒸騰的熱氣,還有超出預想的凌厲鬥爭,逼得不少實力不足的殺手含恨撤退。

留下的,只有真正的高手,以及被貪欲掌握的囚徒。

「鴆姐姐!妳的好意小妹心領了,但是我喜歡的是善良可愛的女孩子!」

即使堪比窮途末路之境,嫦娥竟然還有心思玩鬧。

一道銳利的閃光與咆哮一齊飛向沙坑對面:「嫦娥!你最好還能看見明天早上的太陽,不然明年的今日我就用鴆酒祭奠妳!」

{\__/}
( ・×・)

「你不去幫忙嗎?」

可可坐在牆上,詢問倚著黑色轎車的胖子。

胖子抽出一根雪茄,想要點火,手卻抖得打火機都抓不牢。

他啐罵幾聲,將菸與火收回口袋作罷。

「我們已經討論過了,這是她的選擇,我必須尊重。」

胖子淡淡解釋,仰天望著直上雲霄的火光,手指卻壓在快速撥號的位置,一刻都不肯挪開。

{\__/}
( ・×・)

天外飛來的子彈,劃出一道血痕,暗處那隻手一陣劇痛,將欲偷襲的刀鋒墜落於地。

下半夜幾乎要終結,這間幼兒園內的激戰也將告一段落,此刻別說站得挺直,所有還待在戰場的人,臉上、手上、身上、腿上,裸露的地方皆是一道道淒厲的傷痕,砂土、毒霧、煙塵黏在衣上、髮上,這些平日打扮得國色天香的姑娘們,宛如浴血奮戰的軍人般,為各自的理想捨身以赴。

高樓上的月桂朝槍口吹了口氣,視線卻不離火光中的白影,現在那裡已經只剩最後一道站著的身影了。

白菟踏著沾血的腳印一步一步走向跪著的嫦娥,那些全都是這名幾乎不成人形的保衛者為她而流的赤血。

嫦娥已經喪失了所有感官,但她知道,自己付出一切守護的人完好如初,而且正站在他的前方。

溫熱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在嫦娥無力下垂卻被捧起的掌心,白菟不嫌血汗與塵土的骯髒,伸出小舌頭崇敬地舔去嫦娥手掌的汙物。

說也奇怪,嫦娥竟然覺得被白菟舔過的地方沒那麼疼了。

「姐姐,把我吃掉吧。」

不可能如此快恢復聽覺的嫦娥,竟然將這句話完完整整聽了進去。

嫦娥猛然抬首,白菟紅色的眸子專注地與她對視。

「姐姐,妳知道我是妖怪對吧。我知道這裡每個人來的目的,那個女人為了除掉我什麼手段都敢做。」

「其實,妳應該在我們見面的時候就乾脆一點把我殺掉的,這樣......這樣......這樣......這樣我就......就不會......這麼......這麼難過了......」

白菟透著哭腔的聲嗓逐漸遠去,嫦娥想抓住她,但那隻小白兔早就跳開了;嫦娥想站起身,卻像是被釘在地上般無法移動。

「我身體裡流著玉兔的血,即使沒有學過任何妖術或是製藥的方法,但是至少懂一項與生俱來的煉藥方式。」

嫦娥將頭擺向白菟聲音傳來的地方,那裡是狼藉的會場中,唯一頑強燒著烈焰的火堆。

「以身作藥。」

白菟口中是超出這個年齡的絕意,別說她這麼小的年紀,即使是行將就木的老人都不會輕易有如此堅決的死志。

「姐姐,我好喜歡好喜歡妳。」

「我好高興好高興在最後遇見了妳。」

「我好謝謝好謝謝妳願意為我做這麼多。」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連續不止的無聲懇求,卻根本傳達不到她的長耳朵中。

抽泣聲伴隨著踏步聲,一腳一腳走向火坑。

白菟不顧嫦娥挽留她的那隻死命伸長的鮮血淋漓手臂,與她那位神話中的先祖超越時空重疊了身影,做出了與故事中一模一樣的選擇。

「原來,我不是沒有人要的。」

「原來,有人會為我的死亡哭泣。」

形單影隻的白兔子毅然跳入火堆,笑著奉獻出自己的所有。

火光吞噬自願獻出的生命之時,月破疊雲,明如朝日,光耀大地。

「兔兔!」


P.S.如果有人有在看的話,可以告訴我你腦中有沒有浮現出畫面嗎?畫面又是否順暢呢?感謝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