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打工的風俗娘女大生其實是JK?(18) 風俗娘被捲入遺產事件(下)

河合艾梅莉 | 2021-09-21 08:44:01 | 巴幣 2596 | 人氣 688

連載中打工的風俗娘女大生其實是JK?
資料夾簡介
誰說JK一定要搞援交的?難道當風俗娘就不可以嗎!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河合艾梅莉所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二早上更新


順著擔任宅邸的大正女僕-志兔友紀的指引,多繪里和若木夫妻倆躲在廳室隔間的暗房,那是間用來放置打掃器具的儲藏室,他們就這樣偷聽著室內的談話。
 
……
 
怎麼?快點簽啊!妳再不簽我就把妳賣淫的事情到處散播,這樣在學校肯定會被霸凌吧~搞不好還會有一堆男生排隊想幹妳~哈哈哈~
肥胖的中年女人尖銳的笑聲。
欸?她那麼髒,和多少男人搞過了自己都不記得吧?髒兮兮的,正常人才不會想和她做啦!
聲音比前者年輕,但是話語也是很低俗。
嗚嗚……
星戀哭泣的聲音。
好啦,別哭了,乖啦,好歹我也算是妳的親爹,這里有30萬,拿去花花吧,然後趕快把字簽了就好了啊。
這回則是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星戀這才好不容易簽完放棄遺產聲明。
……
 
聽到這裡,多繪里再也忍無可忍,她衝了出來。
 
剛好她出來的位置在和布刈家的人的後方,沒有讓任何人發現到,這也讓她馬上就看到了星戀所處的位置。
 
星戀!
 
咦、多繪里媽媽!?
 
衝上去一把將星戀抱入了懷中,然後瞪著和布刈家的人。
 
我不准你們欺負星戀!
 
喂?!你們從哪裡進來的?
 
繼母愣愣地看著她和隨後冒出的若木。
 
唉呀,這不是不請自來的養父母嗎?我早就調查過你們了,不過就是領死薪水的庶民,而且房貸還沒繳清的窮鬼,也只有你們會領養這種只會對男人打開腿然後一點用處也沒有的破抹布啦!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搧在姑姑的臃腫臉上。
 
罵我沒關係,但是我不准妳侮蔑我們的女兒!
 
任誰都看得出多繪里現在相當怒不可遏。
 
妳、妳這區區的庶民也敢打我!?
 
姑姑驚訝地瞪大雙眼撫著自己的臉頰,並不是因為疼痛,而是不敢相信眼前這庶民有多不識好歹,現在在這個上一代當家喜一郎老爺過世的和布刈家,實質上自己就是這家族的權力頂點。
 
你們不過就是有點錢,幹嘛要這樣?星戀她有做錯什麼嗎!
 
多繪里歇斯底里地咆哮。
 
多繪里媽媽……
 
星戀淚眼汪汪地看著為她挺身而出的多繪里,那個嬌小的背影此時卻是如此的巨大、厚實。
 
多繪里這回怒視著和布刈祐介開口:
你就是星戀的親生父親?
 
祐介迫於多繪里的氣勢,默默地點頭。
 
你算什麼男人!拋棄星戀和她母親,還故意找她來羞辱嗎!
 
她氣得把自己的包包往祐介臉上一扔,
 
嗚喔!
 
直接命中。
 
瘋女人!這裡輪不到妳說話!
 
說著,姑姑也要回敬剛才的巴掌,卻被眼明手快的的若木一把抓住。
 
做、做什麼!還不快放開我!信不信我叫保全來把你們全部都轟出去!
 
姑姑氣急敗壞的吼著。
 
保全人很多嗎?
 
這宅邸起碼有配屬二、三十個吧!
 
喔,他們如果一起來,而且是訓練有素的人的話,我想大概可以堅持三分鐘吧?
 
哼!會怕就好!
 
姑姑很得意地哼了一聲。
 
「不,我是指妳家的保全只能堅持三分鐘,希望待會妳的臉不會因為保全都倒下了而被變成鼻青臉腫,要是那樣的話妳臉上那層油漆都會掉下來了,不曉得那層油漆下面是多麼恐怖的皺紋喔。」
 
若木冷笑著,其實他指的油漆就是指姑姑臉上的粉底。
 
皺、皺紋!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
 
「對啊,被一堆肥肉堆積起來的皺紋。」
 
什麼!氣死我了!真是氣死我了!簡直欺人太甚!來人啊!
 
她被若木激的立刻按下了呼叫鈴。
 
 
此時在一樓貴賓室等候的金隈稔吾和他的秘書志兔,看到宅邸正騷動著。
 
稔吾先生,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難道說會是星戀他們出什麼事嗎?可是那裡有鬼生川在……啊、難道說他要把和布刈家拆了嗎!
 
總之稔吾先生,我們也趕快跟上去看看吧!
 
說的也是!
 
兩人取得共識後,也跟著保全們一齊來到了樓上。
 
 
倏即,一堆保全湧入了廳室內
 
阿青!這女人還有這男人剛剛對我動粗!給我教訓教訓他們!
 
被稱做阿青的保全正想發難時,看到了若木的臉─
 
鬼、鬼生川!?
 
隨即轉向姑姑緊張地說道:
 
不行啊,和布刈小姐,這萬萬使不得,他們對您動粗的事就算了吧!
 
阿青你在說什麼?你有毛病是不是?不保護我們還請你們保全幹嘛?
 
其他保全一個作勢要上前,卻被阿青攔住。
 
都別動手!這男人是鬼生川家的!他不是你們可以應付的角色!
 
青哥,你在說什麼?我們有這麼多人還配電擊棒,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輸吧!
 
其中一名年輕的保全開口。
 
不,那是你不懂,我以前還在長崎混黑道的時候和這男人交過手慘敗,那時候這男人還只是個高中生就幾乎把我們組全滅了!
 
阿青回想起八年前在長崎港的毒品走私事件,高中生的若木當時的暴行歷歷在目,現在他還成年了,恐怕只會比以往更強……
 
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當年綁架學姊的浪平組幹部啊,怎麼?不幹黑道反而當起保全了嗎?
 
此時若木也憶起了阿青的臉,雖然自己當時沒有下重手,但阿青也是少數能和自己交手還能撐過3分鐘的男人。
 
啊,鬼、貴生川先生!如有得罪還請多多包涵!
 
面對口氣有些傲慢的若木,阿青稍息挺直了腰桿低下頭,用了黑道式的道歉。
 
啊啊!夠了!你們再不上就全部炒魷魚!
 
姑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她拼命地踱著腳怒吼。
 
此時的保全除了阿青以外,將若木和多繪里還有星戀團團圍住。
 
被這麼多彪形大漢包圍,星戀哪裡看過這種大場面,當場有些害怕的瑟瑟發抖,都是因為她的關係,才害得多繪里和若木這對養父母被捲進來……
 
「多、多繪里媽媽……我、我們就道歉吧……」
 
「傻孩子,要是對這群人讓步他們只會越來越過分,讓若木教訓教訓他們也未嘗不可~而且,媽媽也是很厲害的喔~」
 
多繪里抱了抱星戀後也站了起來。
 
結婚後,她總算知道當年自己之所以會這麼容易獲救,全是若木一個人剷除浪平祖的真相。
 
「學姊,沒有竹刀妳還行嗎?」
「哼哼~沒問題啦,我有這個~」
 
多繪里將左手一直握著的棍棒拿到了前面。
 
咦?這是剛剛放在裡面的掃把嗎?
 
對呀,我把掃把頭去掉後,就是一根很好用的竹刀了。
 
「呃……請小心別把人打死了啊,學姊。」
 
「安心啦~我不會下重手的。」
 
眼見若木和多繪理一派輕鬆,姑姑那張臃腫的臉頓時變得十分扭曲。
「給我痛打他們一頓!」
 
喀-喀-喀-
 
正當雙方人馬準備一觸即發時,傳來皮鞋的踏上地板聲響。
 
明明是如此劍拔弩張的情況,但該腳步聲卻顯得十分從容、且穩重。
 
慢著,方便讓我講幾句話嗎。
 
接著,皮鞋聲音的主人從門口傳了過來,那是沉穩地的男聲。
 
男人身穿義大利的Stefano Ricci高級西裝,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渾身散發著與若木不同類型的霸者氣息。
 
金、金隈先生!?會面的時間不是還沒……
 
一見到稔吾,姑姑完全沒有剛剛囂張的氣焰,反而畏首畏尾了起來。
 
不過稔吾沒理她,走到星戀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從胸口的口袋掏出一條名貴的手帕。
 
星戀,眼睛都哭腫了,這妳先拿去用吧。
 
稔、稔吾先生?
 
沒事了,我們改天有空再一起去喝咖啡。
 
和布刈家的人看到稔吾和那個他們瞧不起的星戀,居然有這樣親暱的互動,紛紛眨了眨眼睛。
 
正如你們的保全所說,這個男人是貴生川家的人,他現在還沒發火已經是夠給你們面子了。
 
接著又回過頭看著多繪里他們。
 
多繪里小姐,能請妳看在我的面子上,和妳先生還有星戀到外面等我嗎?剩下的事請交給我來處理。
 
這個提議讓多繪里思考了半晌的時間,最後她將充當竹刀的掃把放下,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開口:
 
唔,既然金隈先生都這麼說了……我們走吧,若木。
 
「嗯。」
 
多繪里牽起星戀的手,和若木三人穿過一眾保全走出廳室。
 
然後,稔吾正色掃過在場的和布刈家的每一個人,最後視線停留在姑姑的身上。
 
咕……
 
那種被注視的感覺,只能用不寒而慄來形容。
 
只見稔吾伸出兩根手指。
 
我啊,這輩子有兩種人是最討厭的。一種是沒水準的人;另一種是不長眼的人。而現在的和布刈家剛好完全符合這兩點,沒想到喜一郎先生的後人都是些庸碌之輩,可嘆啊。
 
稔吾之所以在北九州會找和布刈家當商業往來的對象,全都是因為上一代家主喜一郎老爺是個眼光獨到又腳踏實地的優秀商人,而今他已經不在了……
 
等、等,金隈先生,話不能這麼說啊……
 
祐介慌忙想要澄清稔吾對他們的負評。
 
一群大人欺侮一個女高中生,那是沒水準;然後敢得罪貴生川家,那是不長眼。
 
稔吾眼神的冷峻,讓在場和布刈家的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管是黑道還是警界高層,甚至連縣知事都要看他們貴生川家的臉色,真虧你們膽敢這樣和他說話啊,我看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可不想陪你們淌這灘渾水。
 
「……」
 
和布刈家的人被稔吾這樣數落,完全不敢吭一聲。
 
總之,我最討厭你們這種沒水準又不長眼,還自以為有錢的人了。關於這次的收購案合作,就當作沒發生過吧,我以後也不會再與你們和布刈家有所往來了。
 
稔吾說完轉過身,提著公事包頭也不回的離去,而殿後的志兔則是撂了話:
 
事業做這麼大,好歹也去黑白兩道打聽一下嘛,不長眼真的很危險喔,今天要不是稔吾先生幫你們講話,你們隔天就全都泡在關門海峽裡了吶,人要有點水準,那麼,貴安。
 
和布刈家的人被稔吾和志兔這樣涮了一頓後,全都傻愣在那兒。
 
他們現在只知道,那個幾十億的大型收購案已經化為泡影,以及日後想靠金隈財團的斡旋來進行貿易也是不可能的事了,損失無可計量。
 
 
志兔一邊走下二樓的華美加大版樓梯,一邊撫著自己豐滿的胸口,長舒了口氣。
 
「那就是鬼生川的壓迫感嗎……還真是可怕,呼……對吧?稔吾先生……」
 
「怎麼辦怎麼辦……」
 
「稔吾先生……?」
 
「志、志兔啊,我剛剛應該沒冒犯他們吧……突然就擅自搶鋒頭說讓我來處理什麼的,啊、我是不是太得意了!?」
 
「……」
 
面對現在才開始覺得緊張的稔吾,志兔只覺得耐人尋味,估計稔吾是下意識的出面維護星戀的吧……
 
-果然這兩人有戲呢~
 嘿嘿~
 
志兔想到這裡,因為實在是太有趣了,這讓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也不禁抿起嘴偷笑了起來。
 
 
多繪里帶著星戀以及若木,在庭院裡的洋風涼亭等待著稔吾他們。
 
學姊真是的,差點又給我找了大麻煩,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若木搖了搖頭。
 
以前哪有給你添很多麻煩,若木你亂講!
 
多繪里見到若木在翻舊帳,只好回嘴。
 
有啊,差點被綁架犯侵犯之類的事、還有被黑道抓去差點被迫吃了毒品之類的事……
 
哦~若木是指我是『全世界最棒的JK』那件事嗎?噗噗噗~
 
多繪里嘻嘻地笑著,也把當年若木向她告白的台詞搬了出來。
 
對、對啦!好了好了,不要在星戀面前講這個啦……
 
若木滿臉通紅,怎都沒想到是自己翻舊帳的錯。
 
不會,不要顧忌我,我不會介意的。看到多繪里媽媽和若木爸爸之間感情那麼好的樣子,我覺得很好……啊,稔吾先生!
 
這時稔吾和志兔颯爽的走出來。
 
稔吾先生~我們在這裡!
 
星戀朝他們揮了揮手。
 
星戀,妳沒事吧?
 
志兔走過來,語帶關心。
 
是的,多虧了志兔小姐和稔吾先生!
 
當然被說成那樣不可能什麼事也沒有,但現在的星戀知道必須好好打起精神,才不會讓自己喜歡的人們有過多的操心。
 
不,我們什麼也沒做,妳還是把感謝留給妳父母吧。
 
嗯嗯,我會的。
 
說完星戀就撲抱向多繪里。
 
唉呀唉呀~突然變得這麼會撒嬌啦~
 
多繪里愛憐地撫著她的髮梢,接著看向志兔他們。
 
看你們的表情,事情應該是解決了吧?
 
是,稔吾先生已經給和布刈家最嚴厲的懲罰了。
 
真是謝謝你們,幫星戀出一口氣。
 
多繪里低頭道謝。
 
我原本就想和那種富二代解除契約,幫你們只是順便,可別搞錯了。
 
啊,稔吾先生臉紅了。
 
志兔妳亂講!我才沒有!
 
稔吾立刻別過頭去,搔了搔臉頰。
 
好!既然都來到門司了,我們就去隔壁的下關吃河豚料理吧!
 
多繪里忽然拍了手,露出想到好主意地愉快表情。
 
那正巧,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店,我載妳們一家一起過去吧。
 
志兔也馬上拿出車鑰匙,表示贊同多繪里的提議。
 
呃,那個志兔,之後的行程呢?
 
稔吾覺得現在不是吃河豚的時候,還有很多事等著自己去做。
 
稔吾先生在說什麼啊,接下來的行程當然是河豚火鍋、河豚生魚片、滿漢河豚大餐吃到飽啊!
 
那個,志兔小姐,河豚吃到飽的話有點……
 
多繪里他們的手頭雖然還算寬裕,不過河豚是多昂貴的食材他們也明白,各式料理吃到飽實在是太超過了。
 
沒問題的,不夠的部分稔吾先生會出,畢竟這次的事件我們也有點責任在,算是對星戀一點小小的補償吧。
 
稔吾聽了志兔的話想一想好像確實有點道理,就開口:
 
走吧,我們一起去吃河豚。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不過我知道了,我們就接受兩位的好意囉。
 
雖然不太明白志兔所說的責任是哪部分,不過多繪里還是決定欣然接受他們的好意了。
 
 
過後,女僕友紀來替他們送行。
 
咦?志兔小姐有兩位!?
 
女僕友紀和秘書由紀站在一起的身姿簡直維妙維肖,要不是髮色和服裝不同,根本讓人認不出誰是誰,讓星戀眨了眨眼睛。
 
雖然貴生川夫婦應該知道了,不過就給再向稔吾先生和星戀介紹一下,這位是舍妹友紀,她的興趣是穿女僕裝當女僕。
 
姊,妳不要亂說話,大正女僕才不是我的興趣呢,我是受人之僱不得已的好嗎?
 
女僕友紀立刻澄清姊姊不實的毀謗,稍微鞠躬繼續說:
 
金隈先生和星戀小姐你們好,我是志兔友紀,如你們所見是那位的雙胞胎妹妹,不才老姊給你們添麻煩了。
 
喔,不會,妳姊很優秀。
 
稔吾是真心認為由紀是為稱職的好秘書,只是有些時候好像對自己有某些過激的表現?
 
志兔小姐一直以來都幫了我很多忙!我很感謝她!啊、兩位都是志兔小姐……
 
星戀左看右看,一下子改變不了叫法。
 
是嗎?承蒙你們包容了。
 
女僕友紀再次鞠躬,那頭翠綠色的美麗髮絲也垂了下來。
 
友紀,妳還要繼續在這邊做嗎?雖然和布刈先生對妳有恩,但不是已經……
 
秘書由紀望向她的妹妹,這裡的和布刈指的是已逝世的喜一郎老爺。
 
大概再把老爺的一些東西整理好,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呢,畢竟老爺所牽掛的事,也已經圓滿解決了呢。
 
女僕友紀目光柔和的看著星戀。
 
可、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爺爺、不認識他……甚至也不知道要回來參加喪禮……
 
星戀大概也感覺到女僕友紀的意思,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關係的,老爺也是在逝世前一週才知道有妳這位可愛的孫女,他要是知道妳現在的身邊有這麼多愛妳的人們,一定會開心的。
 
女僕友紀轉述著喜一郎臨終前的掛念,同時也是為了告訴在天上的他不用再牽掛了。
 
爺爺……
 
儘管素未謀面,但星戀還是紅了眼眶。
 
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再帶妳去老爺的墓前吧,他一定也會很想看看妳的。
 
女僕友紀就不說喜一郎是從風俗娘的目錄上,認出自己孫女的這回事了。
 
嗯,好,到時候我一定會去的!
 
星戀用力的點了頭。
 
接著,女僕友紀看向了稔吾,又鞠了躬。
 
稔吾先生,之後還要請您多多指教了。
 
喔。
 
雖然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不過稔吾還是點點頭。
 
就這樣,女僕友紀目送著他們的車輛離開了和布刈家的宅邸。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為了不使鬼生川若木奪走了本作男主角的光環,因此我向艾梅莉提供了以下策略(詳情自己看他後記─
***
後記B:
日安,河合艾梅莉的說。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符合大家的期待,但我還是用了金老師開齁的方法,讓多繪里(先發制人)以及若木(站樁施壓)加上稔吾(主攻)最後志兔(補尾刀),這一系列的攻勢來解決和布刈家的遺產事件,最後的最後再讓友紀向星戀透露阿公對他親情的表現,來個圓滿收尾。若木真要認真起來的話和布刈家肯定被掀掉了吧,但是太搶戲了,所以還是用商人的手法。
至於預告下一回算是讓星戀跟稔吾加深感情的一回吧,畢竟隔壁棚的蕗O都在約會了,那這邊也該要約一下了。

創作回應

夜之使者零之月
水啦!這群垃圾有處理好了,其實利用金畏的能力,直接把這班垃圾放進關門海峽餵河豚會更好(x
2021-09-21 23:03:40
河合艾梅莉
我也覺得把他們直接扔進關門海峽餵河豚應該不錯,感覺肉很多
沒啦開玩笑的,我們要理性一點(´・ω・`)
2021-09-22 00:06:59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對付賤民就要用對付賤民的方法
2021-09-22 10:44:32
河合艾梅莉
需要給和布刈家來點教訓![e14]
2021-09-22 11:48:43
weiting
後面這沒有連上線的三方會談 有點好笑
2021-09-22 17:45:49
河合艾梅莉
這是一種默契[e19]
2021-09-22 17:55:36
Gcat
可惜這部的主角不是若木他們 不然就可以看到夫妻開無雙了 這個場面肯定很精彩

人啊 真的要知道看臉色阿 而且調查能力弱爆了 真的以為他們只是一般普通的庶民而已ww
2021-09-22 23:46:56
河合艾梅莉
差點變成手起刀落不眨眼的屠殺事件了,還好主角是稔吾和星戀(´・ω・`)

姑姑只查調表面的資料而已,就認定貴生川夫婦只是普通人
2021-09-23 00:31:56
あさひ
經濟制裁還行啦。不過個人是差一點看到要彈出刺客的袖劍去突破次元,行使刺殺(本人是刺客粉絲

河豚吃到飽......身為一位普通人,我只想吃......九州豚骨拉麵 XD
2021-09-23 17:11:26
河合艾梅莉
友善的經濟制裁就好(´・ω・`)

好河豚不吃嗎(舔舌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9/d74f764f60e1224fb81efae4c19648ea.JPG
2021-09-24 01:08: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