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從死亡開始的哈利波特奇幻之旅》廿二、更衣室裡的肌肉與見鬼

冰瑤 | 2021-09-21 07:07:00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廿二、更衣室裡的肌肉與見鬼
 
──無論是勇氣還是逃避做出的選擇,我們都必須為此負責。
 
以撒與雅蔱回來後,達安娜迅速的穿好短襪與鞋子,與西追兩人一人披一條浴巾向魁地奇球場走去。
 
很快的,達安娜就看到前方不遠處有高高的圍牆與一排插著彩色旗幟的瞭望臺。
 
「那就是魁地奇球場了。」西追溫和的介紹道,「比賽時兩隊伍會從兩端的入口入場,瞭望臺上會有播報員,現在你看到的高牆則是觀眾席。」
「然後我們的西追殿下可是赫奇帕奇最優秀的搜捕手~」以撒歡樂的緊接著說道,「想看我們迷人的西追大人的英姿就絕~對不能錯過喔。」
「以撒你就別打趣我了。」西追無奈的說。
「順帶一提,雅蔱是追球手兼搜捕手候補,我是打擊手呦~比賽的時候記得來幫我們加油~」以撒摟過西追的肩膀說道,對達安娜拋了一個媚眼。
「以撒……我身體還濕的……」
「有什麼關係,我們可是好朋友,當然要有濕同當……」
 
「別在意,以撒就是那樣,也是因為都是室友太熟了。放心吧,他不會突然就襲擊你的。」看著被以撒半拖半摟著向前行臉色無奈的西追,雅蔱對著落後半步的達安娜說道。
 
「這就是魁地奇更衣室了。」西追轉過身來對達安娜說道,在眼前的,是棕色與鵝黃相間類似蒙古包的帳篷式建築。開鎖撩開門簾後,達安娜發現裡面空間比看起來更寬敞----休息室光是外表就看起來不小了。
入門右手邊牆上掛著一塊大大的黑板,上面還有粉筆殘留的隊形圖,黑板前面有一張大桌子,桌子前面放了兩張寬寬的長板凳,板凳旁有幾個大衣櫃並排,衣櫃旁還有各種魁地奇裝備擺架,後面則有一區布簾圍起的區域。
 
拉了拉一條長繩,天花板中間頂部區域開了一圈開口,未開燈的室內頓時亮了起來,微風徐徐吹進室內,既通風又不會太冷。
 
西追打開手上的手提布袋準備換衣服卻停下了動作,三個男孩們我看著你你看著我,頓時室內陷入一片寂靜。
 
「……我出去等!」不明所以的達安娜在眾人視線聚集在自己身上後才終於反應過來,連忙抬腳往室外移動,卻被西追拉住了手。
 
「怎麼可以讓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吹風等候!而且你身體不也是濕的嗎?」
嘴上這麼說著,堅持不讓達安娜出去的西追,面色為難的看著布簾之後,遲遲無法踏入。
 
「……?」達安娜有些不解的看著西追。
「那裡是女性隊員更衣處。」雅蔱對著疑惑的達安娜說道,「西追大概是不好意思進去吧。」
「那我進去吧!」這回達安娜不用人提醒,一溜煙地衝進了布簾裡。
 
布簾裡靠牆放置了一張長板凳,牆上還有幾個掛勾。達安娜坐在板凳上,脫了鞋子屈腿抱膝,盯著自己反覆屈曲伸直活動的腳趾。
 
「……不管看幾次都這麼覺得,西追你的肌肉真漂亮!教我怎麼練嘛!」布簾外,傳來以撒直率開朗的說話聲,以及手掌直接拍打在肌肉上的聲音。
「……」
達安娜低頭檢查了自己肌肉的狀態。
 
「……我換好了。」布簾外傳來了低語,聲音十分的近,聽起來像是西追躲在出入口處悄悄的低訴。
 
達安娜走出布簾,西追已換上一身乾爽的衣服,似乎對於沒有辦法也幫達安娜帶一套乾衣服感到抱歉,髮梢一滴水珠順著頸部優美的肌肉線條滑進衣領。
 
 
「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此時,達安娜的肚子發出響亮的擂鼓聲。
 
「……」
「……」
「……」
「……」
 
「喔,雅蔱,以撒,我們去廚房吧,我肚子餓了。」西追微笑的說著帶一行人回城堡。
 
 
回到城堡,走下階梯,達安娜一行人來到了地下室,轉角處邂逅了血腥男爵巴羅。
 
「血腥男爵是史萊哲林的幽靈,」以撒對達安娜介紹道,西追與雅蔱則不著痕跡的移動到達安娜前面與身側,讓達安娜不用與幽靈近距離接觸。「他不會傷害學生的,相反的,如果你被皮皮鬼捉弄了,可以報上他的名號喔。」
 
達安娜笑著謝謝以撒友善提供的情報,幽幽的看著血腥男爵往他們行徑的相反方向離去。
 
「你都不怕嗎?真勇敢呢!」西追的聲音輕輕地傳來,雅蔱拚命的點頭,「我一年級開學時可是被嚇得不輕呢!」
「怕……嗎?可是以撒不是說他不會傷害學生嗎?」
「說是這麼說啦,但是即使是腦子裡知道,會怕的東西還是會怕嘛。」以撒大剌剌的說道,倒是一點也不顯得害怕。
「還有一種說法,」西追輕聲說道,「說是幽靈們都是沒有勇氣走下去的靈魂,我倒是覺得沒有真正經歷過的我們不應該隨意下定論。」
 
「勇敢……勇氣嗎?」達安娜目光悠遠的呢喃複誦。「什麼是勇敢,什麼又是勇氣呢?」達安娜輕聲的詢問,臉上一片迷茫。
 
「我覺得不能用片面單一的結果判斷是否有勇氣呢,真正的勇士,是知曉恐懼與懦弱,並且努力面對、克服的人。比起不知曉幽靈為何的我,你們更勇敢多了。」
 
「欸……居然有人稱讚我們勇敢,而且還是我們坦承自己怕幽靈的時候,小妹妹真是個怪人。」以撒有些害羞的說道。
「不能用片面單一的結果判斷是否有勇氣……舉例來說呢?」雅蔱若有所思的問。
 
「舉例來說,面對食死徒的恐怖攻擊,挺身而戰與立刻潛逃的人,哪個更加勇敢?」
「那當然是……挺身而出……的人?」以撒反射性的回答,中途像是想起了現在的話題,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答案。
「那如果選擇戰鬥的人只是因為害怕被恥笑為懦夫,立刻潛逃的人是判斷自己力有不逮而趕緊去討救兵呢?」達安娜對以撒點了點頭給予肯定後,頓了一頓提問道。
「我有異議!即使是害怕被笑,戰鬥的人還是正面對抗了那些人,冒著生命危險戰鬥了啊!而且肯定也有因為他的戰鬥才得救的人!」以撒大聲的說道,像是要為戰士們辯護一般。
 
「是啊,所以說,什麼是真正的勇氣呢?」達安娜看向早已沒有幽靈身影,通向地窖的走廊。
 
「然而無論是勇氣還是逃避做出的選擇,我們都必須為此負責。無論是因為強烈的依戀而畏懼死亡,或是未竟的使命使他們留下,幽靈們都再也碰觸不了曾經珍愛的一切了,只能默默的見證時代的變遷……」
 
被時間遺忘,永久的停滯,稍稍想像就讓達安娜打從心底的害怕,凝視著幽靈,彷彿窺見了遺憾與悲傷的深淵。
 
「不過……如果幽靈就是靈魂的話,研究幽靈是否就能更加了解感覺如此虛無飄渺的靈魂究竟是什麼呢……」
 
聽到達安娜流露出口的疑問,三個男孩面面相覷。
 
「總覺得……我好像知道他是什麼學院的學生了……」
「真巧,我也是。」
 
 

人家是轉角遇見愛,達安娜是轉角見到鬼(≧▽≦)
結果過了兩回,達安娜還是沒得吃……
肚子好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銀血糕!(陰寒襲來!血腥男爵在你身後……
作者也寫文寫得好餓,先去找吃的了(被毆
描寫赫奇帕奇三人組,總覺得老朽不存在的少女心都復活了(*´ω`*)(ʘᴗʘ✿)(◍•ᴗ•◍)
下回,達安娜能順利吃到東西嗎?敬請期待( ╹▽╹ )
 
p.s.為了描述西追的仙男特質,還特別去刷了未定事件簿的劇情陶冶一下性情(這明明是推理破案遊戲!沒辦法...純愛的玩不下去嘛……啊~少女心~你在哪裡~~~
少男少女如何慕少艾~如何心較比干多一竅~問世間情為何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