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偽娘殺手與白兔幼女(5) 我本來想拒絕的,可是她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亞龍蝦 | 2021-09-20 22:35:01 | 巴幣 204 | 人氣 59


本章正名〈月光消失之夜(5) 是我的錯〉

既然任務時長到隔日六時,那麼動手也不急於一時。嫦娥決定帶白菟先品嚐完為宴會特別訂做,平日難見,哪怕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的精緻美食。

考量到白菟的年紀,以及發生在她身上的悲劇,她應該跟自己一樣,對這些珍饈佳餚同樣感興趣才對。

於是,在這杯影錯雜、笑語鶯燕的戰場上,一幕有趣的場景發生了。

大手拉著小手,仙女牽著玉兔,擠過一群群相談甚歡的婦人們,在她們被打斷的怒目下,視若無睹地夾起一塊塊甜點堆上小女孩手中越疊越高,搖搖晃晃的盤子。

嫦娥的身手如同跳舞般輕盈,她牢牢守護著白菟,穿過那些香氣濃烈的女人身邊時恰到好處擦身,歛藏起的惡意來不及侵身,那隻純潔的小動物立時躍到了遠方。

嫦娥在放滿糕點的長白桌邊繞來轉去,不斷挑選食物的動作卻不讓人反感,纖長指節認真揀選蛋糕的姿態,彷彿古時母儀天下的后妃,端莊大氣,好像能入她的眼本身就是至上榮幸。

白菟一口接著一口慢慢啃著嫦娥為她拿的滿滿一盤蛋糕,女孩甜蜜地笑著,酒渦將她此刻的幸福無聲表述出來,白菟想不通為何這個姐姐對她的愛好如此熟悉,不過這並不妨礙她品味那位漂亮姐姐送給她的最後晚餐。

真正瑰麗的美,反而會令人自省於身。蹲在白菟身側,也細嚼慢嚥一塊巧克力蛋糕的嫦娥身邊不斷有人來來去去,從白菟的身分,她們能輕易推測出嫦娥出席所代表的人物,雖然那個女孩是即將被捨棄的無用之物,但是這名女子,卻值得拋下成見結交。

然而她們卻想得太美了,嫦娥本就跟那名令她反胃的委託人毫無干係,此刻聽到那些「臃容猾貴」的婦女一口一個稱讚白女士的話,她頓時噁心得想吐。真是糟蹋了這塊蛋糕,嫦娥煩躁地想。

但也不便意氣用事動手,於是嫦娥決定不理會那群搭訕的蒼蠅,拿起一根叉子,將蛋糕切成小塊,一口接一口餵著小兔子。

兀自講了一堆東西,回神一瞧,卻發現對話對象只顧餵食兩頰塞得滿滿的小白兔。自討沒趣這麼久,卻礙於身分不好發作,貴婦死死捏著掌中素色手帕,力道大得全身都在氣憤顫抖,猛力從鼻孔噴出怨恨的氣息,大踏著步伐遠離這對讓人糟心的組合。

終於沒有人來打擾了,嫦娥擦去額邊不存在的汗珠,腮幫子滿得跟倉鼠一樣的白菟非常善解人意,她知道這個姐姐不想跟那些討厭的人交談,只是一時沒有好方法才會不停把蛋糕塞進自己嘴裡......

「擠姐,柯移噗要餵辣麼朵馬?窩快兔惹。」

「抱歉抱歉。」嫦娥笑得很自然,笑靨明亮得和滿月似的「以後我會注意妳的感受的,這種事之後不會再發生了。」

「以後......」白菟低語,咀嚼聲將她的願望完全吞沒。

{\__/}
( ・×・)

滴答滴答流逝,時間已近午夜,宴會角落的兩人享受了好長一段沒有不識相的人打擾的相處時光。

嫦娥親眼見證白菟動作緩慢卻實在地將那座嘆為觀止的蛋糕山一口又一口送進嘴裡消滅,直到剩下壓在最底下的最後一塊巧克力口味。

嫦娥不禁困惑地看向白菟依舊平坦的小肚腩,想不通那些令人聞之色變的熱量都跑到這個小女孩的哪裡去了,難道這就是妖怪的神奇之處?

白菟停止吞嚥,已經做好準備了,嫦娥正想張口,甜中泛酸的聲音卻毫無自覺擠入凝重的氛圍。

「跟仙女一樣美的打扮、臉上遮了還不如不遮的淡黑薄紗,還有那身輕飄飄衣裳底下若隱若現,明明是個男人卻羨慕死一狗票女人的細長白腿。」

「再加上那副對任何人都不屑一顧,月中美人那樣出塵絕世的冷漠。」

「嫦娥,果然是你。」

被叫破身份,嫦娥卻毫不顯窘迫與驚慌,將為吃東西而卸下的黑紗面罩再次掛上。

「喔?姐姐知道我會來?」

「那當然啊!一年一度的中秋月圓,好長一段時間不愁吃穿的超級大單,再加上這個只限女性親友陪同的晚會,簡直集齊了所有召喚你的條件。」

「那麼姐姐,如果你知道我會來的話......為什麼要來跟我搶單啊!你明明知道我一個月只賺這一筆,要是我沒錢買新衣服了怎麼辦!」嫦娥打趣地追問,五指卻悄悄伸入袖中暗袋,只待時機。

「我本來想拒絕的,怎奈何委託人給的實在是太多了。」那名女人搖頭歎道,眼裡卻完全沒有對嫦娥的愧疚或抱歉。

「沒錢買衣服那還不簡單?」又一個聲音忽然插入對話之中「可以來我家啊,包吃包住喔。」

「姐姐......怎麼你也來了?而且妳難道想包養我?」嫦娥此時有些慌張,對手多她並不怕,但是她們卻都有堪比可可的身手。

「還不只我喔,你們說是不是啊姊妹們!」

「當然!」剎時間,此起彼落的贊同聲響遍整個庭院,嫦娥已經保持不了臉上的冷靜,震驚地看著那些不久前調戲過自己的女人一個個卸下連自己都嫌棄的化妝。

「只需要你住的時候偶爾付出一點體力活喔,很划算吧?只是可能會有點忙就是了。」

嫦娥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赫然發覺當她和白菟愉快餵食彼此時,會場不知何時已經變了個模樣,先前那些即使不是主角,也至少在邊角佔有一席之地的孩子們早已不見蹤影,歡聲笑語攀談的女人們,氣質也與數小時前大相逕庭。

「咻~~~~砰!」

夜空中綻放的璀璨花火,照清不甚明亮的夜宴會場,那一雙雙繪上眼影的各色眸子,散發出同樣的殺意。

「嫦娥,你怎麼還有閒情雅致欣賞煙火呢?不好好盯著那隻可愛的小白兔,萬一被別人拐走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妳!」一口胃酸逆流而上,嫦娥猛地嘔出滲著紅的黑蛋糕。

「先把最有威脅的敵人除掉,這才是讓任務成功的有力關鍵。」

「而我只是搶先下手罷了。」

「竟然如此大意,不是平常的妳啊,嫦娥。難道,是因為那個可愛女孩亂了妳的心神?」

「放心吧,我不打算取妳的命,這種毒只要妳乖乖躺著半天就能自然代謝掉了。但如果妳執意尋死,活動幅度越大,毒素蔓延越快,到時我可不能保證解藥還有效。」

白菟呆呆望著沙地上混雜著盤子碎片,剩下半塊、沾上血跡,自己親手餵到嫦娥口中的巧克力蛋糕。

是我的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