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四章 爭辯(1)

草士 | 2021-09-20 19:00:03 | 巴幣 0 | 人氣 45


第三百四十四章 爭辯(1)

只見方才那長老又道:「大長老,你能這麼說,足見你為人義氣,這些年來,大長老你一心為了幫派,這點幫中上下人人皆知,無庸置疑,老夫欽佩無比。但這袁昊究竟是何人,值得大長老你如此相重?他不過執者三脈的境界,先不說萬花幫看不看得上他小子,咱們還得一探這小子虛實。」

顧老六皮笑肉不笑,道:「八長老的意思,可是篤定袁小兄弟是那位奸細?」

八長老冷笑道:「篤定倒不敢,不過事情真真假假,虛實難料,未必不是他。」

顧老六嘿了一聲,笑道:「這麼說來,適才八長老親自出手,也是事出有因,一切都是本座錯怪八長老?」

七名長老紛紛凝目看來,他們武功境界和顧老六相當,如何聽不出那笑聲背後的隱隱怒意?一旁的劉長老面有窘色,和幾名長老目光一對,均不知該如何開口勸慰才是。

袁昊始終在觀察這位說話不客氣的長老,一聽「八長老」三字,猛地精神一振,見對面那人六十來歲年紀,黃髮垂髫,目光逼人,一張黑黝黝的馬臉,頜下留鬍,一身紫色長袍,正冷冷盯著顧老六。有時他目光一轉,還會停留在自己身上,眉頭卻皺得更緊。

袁昊本來還在心中打量這位八長老,和對方目光一碰,亦是和對方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讓誰,此時一聽到剛才出手想傷他之人,便是這位八長老,一股怒氣直衝胸口,叫道:「好哇!原來就是你這老王八蛋,好不要臉。」

眾人聽到袁昊的清脆罵聲,紛紛循聲看去,不少人下意識縮了縮脖子。經過群英樓好漢口耳相傳,短短一日不到,紅瓔幫高層多已知曉這袁昊嘴巴何等厲害,要他們這些漢子殺人打架均不在話下,可是一論及說話的功夫,就是少沖境武者,也難敵袁昊一張小嘴。

此刻就見袁昊目光到處遊走,雙手幾欲伸出,一副要找東西便扔出去的模樣,根本不管八名長老的視線,又是大大開了眾人眼界。

本來顧老六還心頭有怒,見到袁昊衝了上來,一時間倒也忘了憤怒。他知袁昊脾氣和張大狂有幾分神似,一旦被惹怒就不會輕易放過對方,苦笑道:「小兄弟,冷靜,冷靜。」

袁昊哼了一聲,罵咧咧道:「顧大哥,我昨晚不都說了,講道理是對好人講的,對王八蛋用拳頭就夠啦,我和您說,要不是我手短拳頭小,本小俠二話不說,第一個衝上去揍人。」

八長老聽袁昊罵聲,倒也不怒,只見他眼睹微微一瞇,從懷中取出一粒小石子,在掌中打轉,冷笑道:「小子,方才是念在你小小年紀不懂事,沒傷及你性命,否則你還能在這活蹦亂跳?你不知感恩戴德也就罷了,還敢出口罵人?」

袁昊細想當時情景,單憑石子上的暗勁就足以打碎自己腦袋,何從談及手下留情?這八長老得了莫大便宜,還要袁昊開口感激對方,他愈想愈怒,罵道:「武者之間比武,向來忌諱以大欺小,暗算他人,你個老傢伙一次犯了兩個大忌,不以為意,實是為人不齒。老王八蛋教出一個小王八蛋,怪不得你乖孫兒讓張三哥砍了一胳膊,可惜張三哥力氣小了,沒使盡砍,不然從此爾後,你乖孫兒就得改名叫『獨臂王八蛋』,哈哈,哈哈。」

八長老性子極為能忍,臉皮甚厚,只不過任他再能忍,一被觸及過往心事,尤其還是三年前張大狂當眾砍他孫兒一事,那事向來被他視作奇恥大辱,絕不許任何人提及,如今袁昊當眾再提,等同抽他一大嘴巴,這讓他如何不怒?但見他雙眼瞪得老大,厲聲道:「小子找死!」

顧老六見八長老欲要動作,猛然大喝一聲,道:「大膽!」這話卻不知是對袁昊還是對八長老罵道。

八長老冷哼一聲,臉色重新歛下,低頭道:「大長老息怒,老夫絕無那個意思。只是……只是此子來歷不明,卻口出惡言,重傷他人,實在叫人生氣。」

袁昊早打定主意,見八長老一動,轉眼已然躲在一名長老身後。那名長老嘴角抽蓄,一臉哭笑不得模樣。直到袁昊聞得顧老六罵聲,抬頭一看,才知曉八長老沒敢出手,自覺討了沒趣,嘴中念念有詞,回到顧老六身後。

顧老六擺了擺手,道:「罷了,這小兄弟脾氣如斯,他非本幫之人,本座也拿他沒轍,你接著說。」

八長老冷冷瞪了袁昊一眼,道:「大長老,此子一到群英樓便和萬花幫黃家兄弟鬧出不快,接著又在酒館和劉振天大打出手,這黃家兄弟、劉振天皆為萬花幫骨幹,位高權重,卻相繼現身,此事未免也過於巧合?」

顧老六沒好氣道:「有何巧合?那萬花幫的眼線無處不在,咱們出現在哪,他們人馬隨時就到,此點你我皆知。」

八長老突然微微一笑,道:「大長老所言甚是,萬花幫確實有眼線在,諸位長老,你們也聽見,連大長老也認為,昨晚的事情和此子有關。」

顧老六微微一愣,目光飛快掃過幾名長老,見他們神色變化不定,連那位劉長老亦是神情不善,心想昨晚還能有甚麼事情?

八長老臉上冰冷無比,道:「大長老,昨晚夜半,幫中弟兄在巡邏之際,在南邊不遠的石崖下,發現三具冰冷屍體,有人認出那是咱們幫內的弟兄,而且三人都是執者境十脈的武者。」

顧老六聽到此話,腦袋宛若遭晴天霹靂,嗡嗡作響,只聽磅的一聲,太師椅向後重重一倒,他整個人幾乎是用跳得起身,喝道:「甚麼,是誰幹的?查出來沒有?」情不自禁間,動用了少沖境的原本修為,整個執法堂轟聲作響,頭頂有塵沙紛落。

他連問三聲,七名長老都未作聲,而是靜靜注視著袁昊。他愣了一拍,恍然過來,喝道:「八長老,那些弟兄是執者十脈的武者,袁小兄弟僅是執者三脈,絕無可能是他下的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