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隨機最終導向同一/5-1 異味肆虐

奇箱 | 2021-09-19 22:40:13 | 巴幣 4 | 人氣 51


 
        贏不了。
 
        男人顏面扭曲,眼前的螢幕呈現的棋局中,他沒辦法再進一步向對手進逼。
 
        雖然只是中盤,但男人已經心裡有數,這次自己依舊沒辦法挑戰成功。
 
        「比起一年前,真是成長了不少啊。」揚聲器傳出對手的聲音:「不…十六年來的第七次,並且每次取得挑戰機會的時間間隔也慢慢縮短了,這次是十個月的話,下次可能半年就又見面。」
 
        「臭老太婆。」男人咬牙說道:「有時間說廢話,還不趕快下一步。」
 
        「呵呵…對我下令的你,風範也逐漸出來了啊。」
 
        老嫗不疾不徐,點擊了指示。
 
        『waring!黑方自由分三點消耗,棋子升級。』
 
        「果然又是來這套嗎?」
 
        明明在這場遊戲中,『自由分』的使用攸關到棋子的陣型,但這老人卻毫不猶豫地把僅有十五點的自由分在中期就全部用掉了。
 
        『waring!黑方投擲了一次十面骰,面值三。』
 
        面值三的話,升級強化後的棋子對現況還沒有足夠的威脅。
 
        「我看了這陣子你的工作表現,總是預留數人保持自由狀態,就是為了讓工作能確實完成,比起以前雷厲風行的性格多了分收斂。但是你也別老惴著那種工作想法來下這局棋啊。」
 
        「死老太婆,你上次不是才批我太衝動嗎?」
 
        男人不馬上點下滑鼠。
 
        這場棋局雖然規定對方一回合要在兩分鐘內下出,但身為挑戰者的男人並沒有這限制,他大可躺在小房間的沙發上睡上一覺,趁對方精神不濟時一舉擊破對手。
 
        然而這策略是行不通的。
 
        因為對手是那個死老太婆。
 
        「上次的那局…最後被命名叫『鐵菱棋』吧,那時的果斷與速攻著實讓我一驚。」
 
        「但我也知道,下快棋決勝負絕對行不通。」
 
        「所以這次你就稍微放寬時間…然而一旦換對手表現果斷些,只需要看準對方不足之處,再一次性做強烈打擊…你看嘛,大樓還是得靠那幾根梁柱才不會塌。」
 
        確實這次無論抽到什麼『棋局規則』,他都打算用約莫一百秒的思考時間來應付,但思考時間的調整只是杯水車薪。
 
        第七次。
 
        規則由中立電腦在遊玩當下立刻擬定的棋局,以老嫗為對手,男人已經挑戰第七次了。
 
        最初幾次的失敗還能說是為了適應對方的作風,但這都已經第七次了,自己在這十多年也不是沒有成長,對方卻依然在極大讓步下,每次都做出凌駕自己之上的戰術。
 
        這種思想的柔軟性,無法想像是出自於九十四歲的老婦人的腦袋。
 
        「這下你該怎麼辦呢?即使半年一次,到我陽壽終了時要贏我一場,應該還是很有難度的吧。」
 
        百秒了。
 
        男人走了下一步。不值得用文字大大形容的一步。
 
        「你已經很努力了,賭局以來十六年,能與我見面七次都是一項壯舉,一個沒落旁系家族的乞丐能纏鬥到此,要我再開先例也不是不行。」
 
        「…妳很囉唆。」
 
        「但這就是你,你們的『命運』。只要一出生就決定的氣數。」
 
        老婦人動了下一步,深入打進對手棋陣的中心。
 
        男人知道這不得不處理,但那枚棋子明明沒升級過,卻像萬夫莫敵的將軍一般,單單這一動便限制了男人三分之一的戰術效果。
 
        雖然還不至於落敗,但這場棋局,男人已經沒辦法再次打入對方的陣地中。
 
        「不過今年才剛開始,花十個月總能再挑戰一次。而且我有自信能再活十五年。」老婦人輕快地說道:「being的後繼者也是時候要選拔了,按道理來說你要開始忙起來,畢竟總是有人會想趁機搞點事情呢。」
 
        「…你果然知道了?」
 
        男人私下協商的事情被發現了,但卻沒有東窗事發時的慌張情緒。冒出更多的反應是『理所當然』的感覺。
 
        「 i 的事情,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你高興好了。就當作是我這老人給後輩的新年禮物吧。」
 
        螢幕暗下,棋局結束。
 
        這次依舊是落敗的結果。
 
        「第十七年骯髒工作的指揮,依舊多多指教囉,不具名的孩子。」
 
(隨機最終導向同一)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5-1 異味肆虐)
 
        「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整頓一下環境。」
 
        車子該洗了。
 
        0110與0000所待的車子,雖然本來是為0110的父親所擁有,但他失蹤的現在,這台車子已幾乎變成兩人的小型移動基地。
 
        而所謂的洗車也不僅僅指清除外表薄薄一層灰塵,同時也意指車子內部的清潔。
 
        「回想起來,我們每次經過加油站都能夠進去借用清潔用吸塵器吧,強烈主張下次花一小時好好清理前後座…你有在聽吧!」
 
        就算眾多歷練使她年華不再,0110姑且還是個高三少女,要她成天在密閉空間與0000這個臭男人待一塊,沒有引起生理不適已經很了不起了。
 
        「老實說我不想過度接觸其他人啊…」0000一面掌著方向盤,露出一副疲累的樣子:「感覺走到哪可能都會遇到1101,實在恐怖。」
 
        「聽你胡說,要是真這樣認為,你就會認命待在老家不出門了。」
 
        他也沒表現出多大的恐懼,0110不知道他是心中認為1101不會出現,還是早就對此沒感覺了。
 
        「我記得沒錯的話…你似乎在之前,也長時間和technician在密閉空間生活過,照道理來說衛生習慣比我差的technician異味會比我還重才對。」0000滿臉狐疑,不懂0110到底有何不滿:「雙標?還是你因為當時的愧疚心特別看重technician?」
 
        「倒是你有哪方面能讓我把你與technician同等視之?」所謂的雲泥之別正是指這兩人在0110心中的關係:「要不是他們要去避風頭,我或許就會丟下你去抱她的大腿…不,應該說百分之百吧。」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名字被0000這個奇怪的數字所代替。
 
        雖然同樣被數字0110代替名字的女子不怎麼覺得0000是個善類,但自己在現況依舊只能選擇與其一起行動。
 
        「你以為只有你而已嗎?」
 
        「嗯?」
 
        「我也想啊,抱technician的大腿。」
 
        0000稍稍傾斜頭部回答,如果方法分成穩健與冒險的風格,那對他來說夥同technician逐步找出與compubrain有關的線索就是穩健的風格。
 
        而相對的,現在與0110走在一塊,朝未知線索橫衝直撞的摸索,就是冒險的手段了。就連要處處防範暗殺的現在也已是相對安全的日常了。
 
        「哎!總之當初早就商討過, i 很容易就能用電極鎖定我們,有我們兩人在的話反而會更容易被發現。」0110猛抓自己的頭髮:「也不知道戴上子部件的他們有沒有被 i 覬覦著,但他們現況總比多帶我們兩人還安全吧。」
 
        「既然這樣的話,幹嘛還舊事重提?」
 
        閒談的途中,車子已然回到熟悉的市區。
 
        「就是覺得,現在需要一個能讓我心中這份不安放下的證明啊。」
 
        下交流道後,只要開個十五分鐘便能回到0000的大學,再開十分鐘會到達0110的家。
 
        而在兩者之間,會經過technician的舊居處,雖然事到如今才發覺這地理位置是如此的接近,但一想到 i 能刻意控制電極流向的話,這樣選擇擁有者也是能理解的吧。
 
        「那你不妨問問 i ,等到他把人召回夢境去後,祈求他能做個說明吧。」
 
        現在兩人的眼前不遠處,就是technician的舊居所。
 
        如同0000所說,這間屋子顯然受到不法侵入過,恐怕在這時間點警報器都還不見得能起到威嚇作用。
 
        對此technician也早已設想,因此也做了相對應的措施。
 
        「我不覺得,會輕易毀掉人畢生發明新血,甚至抹殺一人在社會上立足點的那個 i 會鬆口,作為讓我們恐慌的要因之一,他不會輕易幫我們消除的。」
 
        Technician的舊居已然付之一炬。
 
        雖然事前早就對重要的資料做了備份,但這間屋子的最後防線終究還是被啟動了,就算毀掉自己也不能讓對方得到一丁點好處,是個很符合technician行事作風的堅壁清野策略。
 
        要是沒有這些事件的話,她本能永遠的沉浸在自身發明的世界與世隔絕,多少有些能理解為何roommate的自責心如此龐大,雖然似乎有些個人因素在其中,但換作是自己,或說是稍微有些責任感的傢伙設身處地想的話,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噯呀,你怎麼老是把問題帶到嚴肅的話題上,回歸正題回歸正題。」0110偏向自己的窗戶,看著街道說:「又不是像被轟炸過的市區百廢待舉,民生用的設施還是能用,我們不需要考量那麼多吧。」
 
        「呃,你不會是覺得在加油站借個吹風機,就能把車子整頓乾淨吧。」
 
        「但這間車子已經開始發出異味了,就算沒甚麼效果,至少也要清一清吧,你把陪伴我十多年的回憶當作甚麼了?」
 
        「啊啊,我知道了,又沒說不要清理車子。」雖然使用是畢不得已,但自從1101的追殺以來,0000似乎就把自己當作這台車的車主了,自然也注意到三餐在車上處理的弊端:「我指的是要清理的話,回到妳家後再好好從裡到外清一次就行了,不用顧慮時間限制又能好好保養,不是一舉兩得?」
 
        「分明是不想要遺失我家的資料才這樣做…」0110早就看穿0000另一層心思:「我看你十有八九把洗車放到調查後,說不定還偷偷給忘了。」
 
        「你這樣一說,是在提醒我要這樣做嗎?」雖然0000自己早打算必要時刻就得立刻離開,但他本不打算過早離開此處:「趁這次回來的機會,想順便多收些有用的器具…沒辦法,多去打點一頂帳篷和一些簡易清潔用品吧。」
 
        「真的?說實在話你在我心裡實在沒多少信用。」
 
        「這話從擅自離開飯店後被1011抓的你來說真是百般合適。」
 
        實在是很難從0000的言行判斷對方是否認真對待此事。雖然0110知道0000最終目的是要摘除自己脖子上的東西,但只要接下來的事情與此無關便難以去揣摩0000在想些什麼。
 
        這次說要補足額外物資,應該是能相信的吧。0110已經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只是與人互動而已,為甚麼還要做出一系列類似爾虞我詐的心理活動。
 
        「嗯…停在這就好了吧。」不愧是源自0000的知識,一個右轉很精準的嵌入停車格中:「你該不會在猜我會把洗車的事情都丟給妳做吧。」
 
        「我什麼都沒說啊?」
 
        「放心,如果車子有異味的話,0000的電極會一直跳出解釋特殊氣味成分的訊息出來,這對我來說也是件壞事。」
 
        「是說還真有這種事…」
 
        雖然是可控的,0000能夠配合感官去判斷對象物質,而這功能就像當時0110使用監視功能那樣,要是不小心意識到臭味的話,電極0000便會自動分析,進而把結果自動呈現於腦中,這種騷擾無疑是對0000的一大不便。
 
        0110倒是對這種無法控制的騷擾心有戚戚,這分話的信用程度又客觀的上升數分。
 
        「不過為什麼呢,雖然你舉的證據確鑿,說的很令人信服,但我就是不覺得你會乖乖做事…該不會最後要把車子都丟給我處理吧?我對這方面可沒有經驗啊。」
 
        「雖然你現在還是0000的功能,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差錯,但我還是很怕你一不小心就把車子拆了或是零件泡水之類的,我可沒多少錢能搞到一部新的啊。」
 
        還有這種說法啊,0110雙眼眨眨,看來自己得適時裝的無能一點,未來才好讓0000主動參與勞動。
 
        「不過這又是多久沒回來了…總覺得不只是車子,屋子離開前也要整理一下啊。」
 
        兩人一面說著,一面來到了0110的家門前。
 
        女子掏出家裡的鑰匙,輕輕打開大門。
 
        好像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家了,要是一開門會有家人來迎接的話那該多好!0110淡淡的落寞一笑,他是真希望這種奇蹟在這裡發生。
 
        「這是怎麼回事啊。」
 
        不過現實總是毫不留情地甩0110一個巴掌。
 
        開門後,迎接0110與0000的並不是家人。
 
        「看樣子,這次要清理的不單是只有車子了。」
 
        0000摀住口鼻,這異常的情況他透過電極已然知悉一二。
 
        百科的功能意識到屋內氣味成分異常而自動解析,並導向唯一結果。
 
        「這還真是第一次啊…實際上聞起來,屍體放久了還真是臭得要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